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冷君系妾心 > 第十一章

冷君系妾心 第十一章

作者 : 殷亚悦
    “我劝你最好放我走,要不我不会让你们好过!”

    被一群土匪掳回山塞的慕容凤鸢,小脸高高仰起,美眸恶狠狠的瞪着伫立在身前的土匪头子。

    男子蓄着一脸落腮胡,居高临下的望着一脸倔强的她,勾起的薄唇露出讽刺的笑。

    “小美人,也不想想妳现在是在谁的地盘上,居然敢命令我?”

    “呵!”慕容凤鸢缓缓站起身,与男子面对面直视,冷笑一声,清晰而冷冽的道:“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而我也不会乖乖任你宰割!我警告你,最好快点放我离开,要不然你会后悔惹上我!”

    之前她曾听小天竟说过,村子不时会有土匪跑来抢劫,闹得人心惶惶,如今她既然被这帮土匪捉到贼窝来,她就不能让恐惧击败,她必须保持冷静,想法子逃离这里,然后教官府好好查缉这帮人。

    “妳这个小贱人!”被一个女人当众唾弃,土匪头子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恼羞成怒的狠甩她一巴掌,将慕容凤鸢打得跌在地上,脑子一阵晕眩。

    一旁的小喽啰见头子生气了,连忙陪笑道:“老大你息怒、息怒!这小妞儿也只有现在可以耍嘴皮子,等会儿你就可以将她整得死去活来啦,你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

    土匪头子想了想,接着扬起邪气的笑,“你说得对,何必跟她一般见识。来人啊,把这个小贱人带到我的房里去,等等我就要她哭着向我求饶!炳哈哈……”

    慕容凤鸢瞪大星眸,咬牙忍住浑身不断涌出的恐惧。

    不,她不能退缩,必须撑到有人来救她,才有办法将这群为非作歹的土匪一网打尽,因此即使她害怕得想落泪,她也必须鼓起勇气跟这群凶神恶煞虚与委蛇。

    想起在她在心中浮现的容颜,那是她的夫君,曾经对她冷情以待,冷嘲热讽的男人,如今却让她忍不住想投入他的怀抱,希望他安抚她恐惧的心。

    慕容凤鸢被动的任人带走,脑海里不断回想这些日子海天麒对她的好。

    他认真的倾听她说话,嘴角总带着淡淡的笑意,望着她的眼神温柔得令她心折,在冷泉畔的激情以待,甚至为了她对小天竟发脾气……这些点点滴滴,都让她的视线越来越无法从他身上移开。

    不管这些日子他对她的温柔是真是假,抑或只是一场梦,在她的人生中已经留下美好的回忆。

    他知道她被人捉走了吗?那么,他会不会为她担心,会不会为她焦虑不安呢?

    揣测着海天麒现在的心境,慕容凤鸢赫然发现,她竟开始在乎自己在他心中的份量有多少。

    曾经自以为可以潇洒的将自己保护得很好,可以不受任何情爱的牵绊,如今,她却在乎一个男人的心中是否有她的存在。

    现在,她甚至好想、好想他……

    ******

    黑夜笼罩整座林子,一大一小的身影在树林里飞快的穿梭。

    夜风吹乱了海天麒的发,却吹不散他心中的牵挂。

    当他回到矮舍,乍闻妻子被土匪掳走时,觉得犹如一道闪电狠狠的劈向他,令他无法思考,若非小天竟提醒他该做什么,或许他已经慌乱得失去该有的冷静。

    她现在一定很害怕吧?毕竟那么娇弱的人儿,怎么可能抵抗得了那些凶神恶煞?

    不安的感觉袭上心头,霸占他的思绪,令他惶恐,提心吊胆,整颗心都只想着娇弱的她该如何自保。

    那是一种牵挂着一个人才会有的恐惧,他不敢停下脚步,就怕稍晚一步,她就会遭到不测。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她在他心中究竟占有多重的份量,他想,这一生他永远也不会想放开她……

    ******

    慕容凤鸢忍住浑身不断窜起的战栗,勇敢的抬头迎视站在房里另一头的男人,心底不断思索着该如何逃离这里。

    她被送到土匪头子的寝房,从眼前这男人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看来,不难知道他准备对她做什么。

    她堂堂的公主,竟沦落到这种下场。

    “我倒要看看,妳那张厉害的小嘴儿待会儿怎么哭着求饶!”土匪头子扬起邪恶的yin笑,一步一步逼近她。

    慕容凤鸢沉着的应付,他进一步,她就退一步,目光一边不断寻找屋子内有没有任何可以防身的利器,一边小心他会突然扑上来。

    瞪着土匪头子色迷迷的脸,她有种想吐的感觉,但她忍住欲呕的冲动,不断往后退。

    “你带领的山寨,少说也有上百人吧?你们都是靠劫掠老百姓过活吗?”

    她忽然开口问。

    土匪头子一愣,“妳问这个做啥?”

    “没做什么,只是很好奇你既然能成为山寨的头子,想必也是有别于一般人,可谓聪明绝顶吧?”她刻意拖延时间,并试图找出破绽逃出这里。

    “那当然!”土匪头子以为她是夸奖他,沾沾自喜的道:“我身上可是流有皇族的血,自然比其他人还要尊贵。”

    慕容凤鸢顿时一愣,“你说,你的身上流有皇族的血?”

    “我想,妳应该听说过十多年前那场皇位的纷争吧?”那场纷争差点让天不改朝换代,相信应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慕容凤鸢点点头。

    她确实曾听父皇谈起,但每当父皇提起这件事时,就相当痛心自责,因为据说当年,余姨娘为了保护父皇,曾委屈自己成为慕王的小妾,以保全父皇的性命。

    “不错,我就是当年慕王爷的后人。”土匪头子神色一凛,眼中充满强烈的恨意,愤恨的说:“当年慕容浚灭我全家上下,甚至连稠褓中的婴儿都不放过,如此心狠手辣之人不配当皇帝!”

    慕容凤鸢拧眉不语,想起过去父皇曾提起当年的事件时,眉宇间充满沉重的神色,可见那件事情在他心头留下不小的阴影。

    “我想慕容浚肯定不晓得,当年被他诛杀的慕王府上上下下,竟然还有人在那场屠杀中存活下来……”

    他忽然一个箭步扑向慕容凤鸢,反应不及的她立即被他牢牢的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而我,慕景阳,就是那场屠杀中唯一存活的人!我想慕容浚肯定没有料到,已经被诛杀的慕王爷一家人,竟然还有幸存者改名换姓后藏在离京城这么近的地方!我的存在就是要为慕王府报仇,让慕容浚也尝尝与亲人死别是何种滋味!”他猖狂的大笑,眼中充满肃杀之气,以及赤luoluo的欲望。

    “放开我!”慕容凤鸢极为惶恐,用力的推拒着他。

    “妳这个小贱人,我愿意碰妳,妳还应该跟我磕头道谢!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慕景阳残暴的狠甩她一巴掌,将她柔嫩的脸颊打得红肿,制止她反抗。

    慕容凤鸢脑子一阵晕眩,顿时失去抵抗能力,接着衣襟忽然被人猛力的扯开,露出肚兜。

    “不要!”胸口一阵凉飕飕,令她的脑袋恢复些许神智,骇人的凉意流窜全身,她忍不住放声尖叫。

    “妳给老子闭嘴!”慕景阳的大掌摀住她的小嘴,制止她刺耳的尖叫声,另一手则用力拉扯她的衣服,迫不及待要占有身下的绝色美人。

    “唔唔……”慕容凤鸢拚命抵抗,但她毕竟是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怎么也抵挡不了男人的兽性,恐惧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天麒……她的夫君呢?为什么还没来救她?他知不知道她好害怕呀!

    衣物被撕裂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紧缩在胸口中的那颗心不断颤抖,恐惧感凌迟着她,已经彻底将她的冷静击溃。

    她无法再冷静的与土匪头子周旋,如今她唯一的希望,就是等待她的丈夫出现来解救她。

    海天麒有没有发现她被土匪掳走了?如果发现了,那么他会不会来救她呢?

    他会担心她的安危吗?还是……只当她是个可有可无的陌生人,就算她横尸山野也无所谓?

    “唔唔……”她恐惧的想尖喊出声,但嘴被慕景阳的大掌摀住,不管她怎么抵抗,仍抵挡不了这个如野兽般的男人,甚至察觉到私密的腿间被他用力的揉弄。

    “哈哈哈……妳尽避哭、尽避叫吧!在这里我是老大,没有人可以救得了妳!”慕景阳狂妄的褪去她身上最后一件衣物,张口啃咬她细致的肌肤。

    他的碰触令她恶心欲呕,她终于忍不住张嘴狠咬捂在她嘴上的手掌,几乎使尽全身的力气。

    “啊……”房里顿时响起惨烈的痛呼,慕景阳吃痛的收回手掌,发现右手虎口处的肉几乎被咬下来。

    慕容凤鸢见机不可失,用力推开压在她身上的慕景阳,慌乱的爬起身欲逃出去。

    “妳这个该死的贱人!”慕景阳急怒攻心,强烈的怒意熊熊燃烧着,伸手抄起搁在一旁的大刀,猛力往她身上一挥。

    “啊!”

    慕容凤鸢的小手才碰到门闩,还来不及打开房门逃出去,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烈痛楚顿时自背上传来。

    鲜红的血瞬间喷溅在墙壁与地上,将屋内染成血淋淋的一片,令人沭目惊心。

    “天……天麒……”强烈的痛楚几乎夺走她的呼吸,在残存的模糊意识中,她依然记得有个笑得温柔的男人,是她的夫君。

    那个在新婚之夜,以低沉温醇的嗓子轻慢的逗弄她,将她惹恼的夫君。

    那个质疑她不贞,不断对她冷嘲热讽,冷情相待的无情夫君。

    那个在冷泉畔对她做尽所有羞人的事,对她柔声轻哄的温柔夫君……

    她要见他……她不能就这么死在这里……她要见到他,然后告诉他,她有多么爱他……

    慕容凤鸢咬紧下唇,强撑着沉重的身子,颤巍巍的拉开房门,在眼前逐渐模糊之际,她似乎见到了心中最渴望的那个人,也彷佛听到有道熟悉而激动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于是她露出安心的笑,缓缓的合上双眼。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冷君系妾心最新章节 | 冷君系妾心全文阅读 | 冷君系妾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