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冷君系妾心 > 第十章

冷君系妾心 第十章

作者 : 殷亚悦
    慕容凤鸢欣喜的望着从帘子后方走出来的妇人,见到那张熟悉的容颜后,忍不住落下激动的泪水。

    “余姨娘……妳真的是余姨娘!”她欣喜若狂的上前紧紧抱住熬人,嗓音中有着掩不住的激动。“我是鸢儿,妳还记得我吗?”

    余娘抱住怀中的慕容凤鸢,胸口一阵温热,眼中涌起水雾。

    “我记得,姨娘一直记着妳!”畲娘捧着她的脸,那双历经风霜的手隐隐颤抖着,仔细端详着她,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鸢儿好想妳……”慕容凤鸢哽咽的倾诉思念之情。

    “妳这孩子,快别哭了。今儿个能再重逢是件好事啊,怎么哭得这么伤心呢?”余娘的双眸中同样泛着泪光,唇边扬起温柔的笑意,拭去她不断滑落的泪水。

    “因为我好想姨娘……”慕容凤鸢还是无法将泪水止住,毕竟分隔了十年之久,如今能再见面,她完全无法压抑激动的情绪。

    “姨娘知道,姨娘也想鸢儿。快别哭了,妳再哭下去,可要被竟儿取笑了。”余娘微笑道,然后拉过呆立在一旁的小天竟,“竟儿,来,这位是你的大姐姐,快喊她一声。”

    小天竟拧起浓眉,年纪虽小,但浑身已经散发出一股非凡的气势,他抬头望着母亲,疑惑的开口:“娘,她真的是竟儿的姐姐吗?”

    “当然是真的,竟儿快喊声姐姐呀。”余娘催促道。

    “可是……他们将咱们家的门给踹坏了。”小天竟指着地板上支离破碎的木门,有些不悦地道。

    慕容凤鸢顿时一脸尴尬,正要赔不是时,始终沉默的海天麒开口了。

    “门是我方才不小心弄坏的,我会负起责任。”他淡淡地道,一双黑眸悄悄的观察眼前这对母子。

    从慕容凤鸢喊这名妇人姨娘来看,她极有可能是皇帝的妃子,但怎么会流落在民间呢?

    余娘这才将视线挪到海天麒身上,“鸢儿,这位公子是?”

    慕容凤鸢略带羞涩地道:“姨娘,他是鸢儿的夫君。”

    “在下海天麒。”他朝余娘点点头。

    余娘闻言,眼底掠过一丝震惊,神情复杂的望着海天麒平静的脸庞,唇办开启又合上,欲言又止的模样完全落入海天麒眼底。

    “原来是鸢儿的夫婿啊!我听闻皇上将妳嫁给一名平民男子,本来还替妳觉得惋惜,但今日一见,我已经没有这种想法了。”余娘笑了笑道……

    她曾经以为,皇上是因为鸢儿过去的遭遇而草率的将她嫁给寻常百姓为妻,如今见到海天麒,她便明白皇上是用心良苦。

    皇上为鸢儿选了个器宇不凡的良人,无论他的眉宇抑或举手投足间都充满了一股霸气与自信,这样的男人绝不会亏待他所爱的女人。

    再说,从他不着痕迹的挺身维护鸢儿的举动看来,鸢儿确实嫁了个疼她的丈夫,她着实为鸢儿感到欣慰。

    慕容凤鸢羞怯的抿唇一笑,没再继续这个令她别扭的话题。

    ******

    经过几天舟车劳顿,加上慕容凤鸢与余娘多年未见,在与海天麒商量以后,两人决定在这儿休憩几天。

    天色逐渐转暗,已是酉吋。

    慕容凤鸢主动帮忙余娘做饭,但从未下过厨的她几乎是帮倒忙,不是不小心踢到搁在一旁的水桶,就是连端个盘子都会摔破,最后连小天竟都看不下去,直接将她请出灶房,还撂下一句,“不会做饭的女子,怎么做人家的妻子?”

    一句话说的慕容凤鸢面红耳赤,难堪的离开灶房,一个人怏怏不乐的在屋舍附近闲晃。

    她知道自己公主的身份让她与一般百姓不同,无法立刻融入他们的生活,却没有想到她会觉得这么难过。

    因为打从心底喜欢海天麒的家人,她想更融入那个家庭,不想让自己显得与其他人格格不入,但不管她多努力,却老是遇到挫折。

    “夫君不晓得上哪儿去了?”她喃喃低语,在心情沮丧的时候,她好想要跟他撒娇,希望他可以安慰她。

    不久前,当安顿好她以后,海天麒只说要去附近办点事情,要她等他回来,不过,他都已经出去两个多时辰了,仍不见他的踪影。

    “抢劫……土匪又来抢劫啦……”

    忽地一道凄厉的喊叫声划破宁静的夜空,凌乱的马蹄声逐渐逼近,来不及回头,慕容凤鸢娇小的身子霍然被一只健臂从后方捞起,转眼间,她已被按在马背上。

    一阵天旋地转,她还来不及看清楚发生什么了事,耳边便传来一道浑厚的笑声。

    “瞧我逮着什么了?是个小美人呢!”马背上的男子粗鄙的笑着。

    “这女人生得真是国色天香,主子肯定可以尽兴的玩了。”

    摇了摇晕眩的脑袋,当慕容凤鸢睁开双眼时,立即被眼前的景况震慑。

    十多个骑着马的男子,以蛮横的姿态,抢掠无辜村民的财物与食粮,无力反抗的村民只有被欺压的份儿。

    “大胆!快放我下去!”她愤声大喝,转头威怒的瞪着将她掳上马的男产她眉宇间透露着令人敬畏的威严以及与生俱来的贵气,令那名男子不由得一愣,但也只是短短的瞬间。

    “这小美人真是呛辣,我看老大肯定爱得紧。”男子说得yin邪暧昧,与一旁的土匪哈哈大笑。

    “快放开我!”慕容凤鸢不断扭动身子。

    没想到在京城附近竟有这种恶劣至极的匪徒,筒直是目无王法!

    村子里哀号声四起,毫无反抗能力的村民只有任人宰割的份,眼睁睁看着自家的干粮、牲畜被恶贼夺走。

    “鸢儿!”余娘远远的看见被土匪掳在马背上的女子正是慕容凤鸢,惊慌失措的朝他们奔去,心中慌乱。“我的老天啊!你们快放开她!”

    鸢儿可是皇上最疼爱的女儿,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要她如何面对皇上?

    “姨娘,妳别过来,快回去呀!”慕容凤鸢没想到余娘竟会不怕死的朝她飞奔而来,生怕这群视人命如草芥的土匪会伤害余娘,于是她大声喝止她靠近。

    “鸢儿!”余娘心急如焚,却无计可施。

    追在后头的小天竟早一步抱住娘亲的腰,拚命的制止她继续往前奔去。

    “娘,别再过去了,这样下去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小天竟一边施力制止不断想往前解救慕容凤鸢的娘亲,一边大声的提醒,“我们应该要尽快找到海大哥才是啊!”

    村子里没有人敢招惹这群凶神恶煞,现在唯一的寄望就是海天麒,他们必须留下小命,将慕容凤鸢被土匪掳走的事情告诉他。

    “可是……”

    “娘,妳不能去,咱们得快去找海大哥才是啊!”小天竟冷静的作出决定,死命的将娘亲往反方向拖。

    “天哪……”余娘眼睁睁的看着慕容凤鸢被一群土匪掳走,却无能为力,悲伤的落下泪来。

    她要如何向皇上交代呀?

    ******

    为了早日找出慕王后人的藏窝处,海天麒在安顿好妻子后,独自一人上山探个究竟,路途中却意外下起滂沱大雨,他只好打消念头。

    循着原路下山,雨水使地面泥泞不堪,导致回程行走困难,当海天麒回到余娘母子的住处时已是亥时。

    “太好了,海公子你可回来了!”余娘急了一夜,看到海天麒归来,慌乱无措的心总算安定下来。

    海天麒望着屋子里里外外混乱的状况,浓眉拧起。“为什么村子里有些人家大半夜还在整理东西?”

    此刻已是亥时,通常这时候家家户户都已就寝,为何他回来时沿路还看到许多人家忙着整顿家当?

    利眸迅速的扫过屋内各处,海天麒没有看见应该在屋子里等他归来的妻子。

    望着余娘与小天竟忧愁的神情,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他急躁的问:“鸢儿呢?为什么她不在屋子里?”

    “鸢儿姐姐被土匪抓走了!”小天竟大声嚷道,“两个时辰前,那群土匪突然来将村子里值钱的东西、干粮还有牲畜都抢走,连鸢儿姐姐他们也不放过,将她掳走了!”

    “那些土匪好可怕,每个人手里都握着一把大刀,三、两下就把人砍伤,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余娘越说越难过,语气哽咽,担忧慕容凤鸢会遭到不测。

    海天麒瞪大双眼,“你们说什么?”鸢儿被土匪掳走了?

    “那些土匪生性凶残,我怕鸢儿会遭到不测,你快去救她吧!”余娘焦虑极了,泪水扑簌簌的直落下。

    “海大哥,你快跟我去救鸢儿姐姐,那群土匪就住在山里头!”小天竟当机立断的拉着海天麒往外奔去,“我知道他们的贼窝在哪里,你快跟我来!”

    之前有一次他上山拾木柴,不经意间发现那群土匪的窝藏处,他赶紧报官,想将这帮恶贼逮捕,还给村子宁静的生活,但官府却以草率的理由拒绝他,甚至说是他是小孩子胡言乱语,捉弄大人,令他十分生气。

    虽然他还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但他想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娘亲,守护他重要的家人。

    娘亲说,鸢儿是他从未见过的亲姐姐,那么他理当也该保护她才是。

    娘亲为鸢儿姐姐哭得伤心欲绝,他也要用自己的力量,将鸢儿姐姐从那群土匪手中救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冷君系妾心最新章节 | 冷君系妾心全文阅读 | 冷君系妾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