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冷君系妾心 > 第九章

冷君系妾心 第九章

作者 : 殷亚悦
    在追查到慕王余党的线索之后,海天麒不再多作停留,也没有和家人多作解释,便与慕容凤鸢返回京城。

    坐在马车里,慕容凤鸢对于海府的人很是想念。

    “夫君,为什么我们不能在苏州多留一段时日?”她好喜欢他的家人,因为跟他们相处,她感受不到丝毫的算计之心,只感受到他们的真诚。

    和他们生活在一块儿,她不需要担心自己是否会遭暗算,亲切的他们更将她当成家人,让她心里充满温暖。

    好不容易她终于逐渐敞开心胸融入那一家子,海天麒却没有说什么便向家人告辞,令她感到相当惆怅。

    海天麒看着她,她那张小脸上有着明显的失落。

    “妳舍不得他们?”他笑问。

    “是啊,我很喜欢大嫂和冷梅,她们教我好多东西……”慕容凤鸢点点头,从袖袋里拿出一个香囊,递给他。

    “你瞧,这是大嫂教我做的。你知道吗?这是头一次有人教我做这些小东西。以前在宫中,我要什么有什么,从来不需要自己动手,可是大嫂和冷梅让我知道,自己用心做出来的东西,更值得让人珍惜。”

    她的语气里有着落寞,就像个被遗弃的孩子,渴望着某种东西来填塞心口那块缺角。

    “在宫里,妳似乎过得很不快乐?”接过她递来的香囊,海天麒望着她。

    她眼中的孤单和落寞着实教人心疼。

    过去他入宫见到她时,她坐在她父皇身边,小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淡漠清冷得像个局外人般。

    或许是因为她浑身散发出的气息冷傲而淡然,才会令他印象深刻。

    慕容凤鸢垂下眼,神情里有一丝黯然,唇角弯起嘲讽的笑。

    “在那里,我不晓得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混乱得教人看不清也猜不透。我很庆幸父皇将我嫁出宫,让我远离那个纷纷扰扰的地方,我不必再担忧明天或许我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

    即使父皇再怎么保护她,百密也有一疏,只要有心人存在,那么她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活在宫中。

    “跟我的家人在一起,妳不必提心吊胆,因为他们都是善良的人。”海天麒揉揉她的发,将她抱入怀里。

    他的臂膀强健而有安全感,无形中安抚了她最孤独的心灵,给了她一颗定心丸似的,令她感到无比心安。

    她要的真的不多,只要有一个真心相待的良人就够了。

    而他,会是她冀盼的那个人吗?

    几天的路程过去,马车终于行驶到京城外的峰山下,在经过一处农庄时,慕容凤鸢忽地要海天麒停车,接着飞也似的奔下马车,朝不远处的一间矮舍而去。

    “妳要去哪儿?”海天麒瞪大眼,有些被她莽撞的举止吓着,停罢马车后立即跟上她的步履。

    一会儿后,慕容凤鸢奔进那间矮舍的前庭,庭院里有几只鸡鸭,而她的目光紧紧锁着关上的木门,眸中闪烁着期待的光彩。

    从她被父皇接回皇宫以后,她已经十年不曾见过余妃,因此当马车行经这座村庄时,唤起她记忆深处中最想念的一段时光,她才会奋不顾身的冲下马车,朝这间矮舍直奔而来。

    这么多年未见,不知余妃过得如何?她还记得那时候的余妃已身怀龙种,不知那孩子是不是平安长大了?

    跟上来的海天麒,安静的在一旁望着她,看见那张小脸上有着他从未见过的期盼。

    似是近乡情怯,却又难掩期待,抬起的小手微微颤,终于下定决心,慕容凤鸢敲了敲略显破旧的木门。

    “是谁?”

    破旧的木门被稍稍开启,一名约莫八、九岁的男孩探出脑袋,清亮的黑眸带着惊惧的神色,来回望着他们两人。

    这阵子村庄时常被土匪侵扰,土匪不时来打劫粮食、牲畜,已经把村里闹得人心惶惶,因此只要有陌生人来敲门,他都会特别小心。

    慕容凤鸢一见到男孩,难掩激动的神情,她略微施力欲推开木门,却被男孩奋力挡住。

    “你们要做什么?是不是又要抢劫?我……屋里已经没有半点东西可以让你们抢了!求求你们饶过我们……”男孩叫嚷着,不断以身躯抵抗,将破旧的木门推得嘎吱作响。

    “我们不是土匪,我是来找余姨娘……”慕容凤鸢着急的澄清,忽地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往后倒去。

    海天麒眼捷手快的接住被推倒的人儿,担忧地问:“有没有伤着?”

    “我没事。”她扶着丈夫的手臂,站稳身子,抬眸望着已被关紧的木门,不放弃的想再上前敲门。

    海天麒长臂一伸,将她挡在身后,“我来就好。”

    他话才落,慕容凤鸢便错愕的瞪大双眼,看着夫君以极凶猛的力道踹开那扇木门。

    破旧的木门不堪被人猛力的一踹,立刻裂成两半,屋内的男孩目瞪口呆的望着海天麒阴沉的神情,压根儿忘记此刻他应该赶紧该找个地方躲起来。

    海天麒像拎小鸡似的,一把抓过呆在原地的男孩,凑近男孩的脸,拧起的眉宇间有着明显的怒意,不悦的沉声道:“你差一点就撞飞她了。”

    男孩被他阴狠的神情骇着,但这份恐惧没有持续太久,他便奋力的扯着海天麒的手,张嘴高声叫嚷着。

    “放开我!我警告你,你们这些土匪最好快点给我滚,要不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快滚……”他声嘶力竭的吼着,高亢的嗓音吼得两人耳朵一阵疼痛。

    “闭嘴!”海天麒迅速的掐住男孩的双颊,制止他再继续发出尖叫声,拧眉瞪着他。“我们并不是土匪,你不需要害怕。”

    慕容凤鸢这才明白原来海天麒会这么生气,是因为她方才差点摔倒。

    红唇因这个发现而微微弯起,甜蜜的滋味在心头蔓延,她上前制止丈夫粗暴的行径。

    “夫君,是我自己没有站稳,不是这孩子的错。还有,我真的没事。”她再一次提醒,望着他的眸中有着温暖的笑意。

    海天麒这才发觉自己似乎太过激动了,脸庞瞬间僵住,放开那个男孩后,转身踱到一旁,掩饰心中的尴尬。

    他竟然失控的要伤害一个年幼的孩子,而那个令他极端愤怒的原因,竟是因为她与男孩推拒时差点不慎跌倒。

    海天麒郁闷的偷觑着一旁的妻子,看见她正温柔的安抚那个受到惊吓的男孩,那柔软的嗓音,竟令他心底瞬间涌起一股酸意。

    “对不住,夫君他只是担心我,没有恶意,你别生他的气,好不好?”她轻轻拍抚男孩的背,安抚他受惊的情绪。

    男孩惊魂未定的瞪着海天麒,确定他不会再有伤人的举动,才将目光落在慕容凤鸢的脸上。

    “妳说你们不是抢匪,那么你们是来做什么呢?”男孩半信半疑的瞪着眼前温柔的她。

    “我是来找人的。你娘呢?在屋子里吗?你娘是不是姓余?”慕容凤鸢眼眸晶亮,宠溺的望着男孩,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多年未见的余妃。

    她曾经误以为余妃就是她娘,将余妃吓得差点摔倒,但对她来说,余妃就像她的娘亲一样的重要,在她空白的童年重新开启一道门,尽心的引导她走入全新的生命,更像亲娘一般疼爱她。

    距离当初分离至今已经有十年之久,她想知道余妃还好吗?父皇的小皇于是否平安长大?

    而眼前这个聪慧灵敏的男孩,是否就是父皇与余妃的小皇子?

    “妳找我娘?”男孩神情戒慎的瞪着她。“妳找我娘有什么事?”

    “你别怕,我是……”看出男孩的眼神里充满戒备,慕容凤鸢急忙想解释,却被一道熟悉的嗓音打断。

    “妳……妳是鸢儿吗?”伴随着不确定的问话,一道纤细的身影从一旁的帘子后走出来。

    余娘疑惑的望着屋里的一对陌生男女。

    她原本正在屋后的菜园里施肥,听到小天竟的叫嚷声便立刻奔来。

    当她看见屋门被破坏时,以为又是那群凶神恶煞要来抢劫,本想返回后头拿锄头来防身,却在听见女子开口询问她的姓氏时瞬间愣住。

    多少年过去,当年她离开皇宫隐居乡间,只求平安度日,没想到皇上还是找来了,是吗?

    在这个村庄,她刻意隐姓埋名,没有人知道她姓余,只除了皇上与当年曾被送到这儿避风头的慕容凤鸢。

    余娘愣愣的望着眼前的女子,记忆中稚嫩的轮廓逐渐与眼前的女子重迭,那曾经误喊她娘亲的女娃儿,如今再度站在她面前,生得气质出众,落落大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冷君系妾心最新章节 | 冷君系妾心全文阅读 | 冷君系妾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