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冷君系妾心 > 第十二章

冷君系妾心 第十二章

作者 : 殷亚悦
    “不……鸢儿……”

    当海天麒找到慕容凤鸢时,她浑身赤luo且身上染着鲜红的血,虚软的缓缓的在他眼前倒下。

    “不……鸢儿……”他悲愤的怒吼,飞快的抱住欲坠地的娇小身子,脱下外袍覆盖在她身上,痛苦的望着她闭着双眼的小脸。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鸢儿妳醒醒,我是天麒啊!妳快醒醒!”怀中的人儿苍白得教人害怕,一股强烈的恐惧笼罩他全身,令他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

    然而不管他怎么喊叫,她就像个布娃娃般,静静的躺卧在他怀中,小脸惨白,彷佛失去了生命。

    “鸢儿,妳别吓我了!快醒醒啊!”海天麒越喊越心慌,一股酸涩充斥鼻端,几乎令他窒息。

    “你是什么人?”慕景阳握紧手中的大刀,喝问道。

    海天麒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颤抖的抱起逐渐失去生命力的妻子,黑眸悲愤的瞪着手握大刀的慕景阳。

    那把亮晃晃的大刀上正滴着鲜红的血,灼痛了海天麒的心,也染红了他的眼。

    “你竟敢拿刀砍她?”他步步逼近,眼底满是赤红,浑身怒意张狂,凌驾了他的理智,要他立刻杀了胆敢伤害他妻子的恶徒!

    跟随在一旁的小天竟见状,用力的拉住已经失去理智的海天麒。

    “海大哥,现在最重要的是救鸢儿姐姐要紧,再拖下去,恐怕鸢儿姐姐会有生命危险啊!”

    “我要杀了他!”他海天麒绝不饶他,绝不饶他──

    连一向为非作歹惯了的慕景阳也不禁被海天麒骇人的怒意吓着,不由得倒退数步。

    “你……你要做什么?”慕景阳害怕的吞了吞唾沫,双眼不断朝外头张望,希望有其他手下来帮腔,好为他壮胆,然而他并不知道,那些小喽啰早就被海天麒一一摆平了。

    “你竟敢拿刀砍她?你竟然敢伤害她?”

    海天麒愤声怒吼,彷佛要将胸中的不安与恐惧宣泄出来,双眸蒙上浓浓的杀意。

    “海大哥你快住手!”小天竟用力的朝海天麒的臂膀挥拳,试图打醒他,焦急的喊道:“现在救鸢儿姐姐要紧,你看她的呼吸好浅,好像就快要断气,再迟就来不及了!”

    海天麒黑眸一瞠,愣望着小天竟焦急的神情,当视线再往怀中的容颜移去,那几无血色的娇弱容颜和紧锁的眉头,狠狠的拧痛了他的心。

    他妻子的生命正在他怀中一点一滴的流逝!

    ******

    海天麒抱着奄奄一息的慕容凤鸢,一路施展轻功直奔京城而小天竟则快马加鞭的在后头追赶。

    一路上,海天麒不时查探她是否还有气息,每当发现她呼吸短浅,他就立刻为她灌入真气,如此反复数次,当他到达宫门前,已经几乎筋疲力竭。

    他掏出令牌表明身份,顺利进入宫中,飞快奔往太医阁,并要人前去通知刘太医。

    刘太医一接获通知,立即着手准备,当他瞧见几乎快没呼息的慕容凤鸢,有些诧异的望着一脸呆滞的海天麒,之后立即开口:“驸马爷,快快将大公主放在床上,让我们瞧瞧。”

    海天麒赶紧将妻子放在床榻上,一路抱着她直奔回宫的双臂早已筋疲力竭,正隐隐发颤,伸不直也弯不了。

    “海大哥……”小天竟拉着发愣的他,吶吶地开口唤道,却唤不醒茫然不安的海天麒。

    他愣愣的望着太医们不断来回在屋子里穿梭,为虚弱的人儿医治,随着床上的人儿呼吸越来越浅,他的心也不断往下沉。

    那是他的妻子。

    即使面对他冷情相待和言语嘲讽,仍充满朝气的与他抗衡的妻子,如今竟面如死灰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海天麒茫然的颓坐在地上,脑海里不断重复着她奋力推开那扇门,瞧见他出现时露出的安心笑靥。

    她是那么的信任他,在面临危险的处境,一看见他出现就全然放心的模样,令他震撼不已。

    她是那样的信任他啊!

    为什么他却无法保护她,让她遭遇这种危险?

    为什么他要到了这种时候,才发现自己有多在乎她?她对他而言已不仅仅是个妻子而己啊!

    眼睛越来越酸涩,阵阵的湿意出现在脸颊上,海天麒看不消楚屋子里的一景一物,伸手一摸,才发现脸庞早已不知何时沾满了泪水。

    原来……他海天麒也会为一名女子牵挂,为一名女子担忧落泪……

    本以为这辈子他应是无情无欲的,孑然一身的享受此生,老天却将慕容凤鸢推进他的生命中,在他平静的心湖掀起惊涛骇浪,让他懂得为一个女人笑,也为一个女人哭。

    海天麒闭上双眼,唇边勾起自嘲的笑。

    皇上千方百计要将鸢儿赐婚给他,是否就是看准他压根儿无法一生冷情的对待鸢儿,势必会被她的聪慧与美丽所吸引,往后甘愿鞠躬尽瘁的为朝廷效力?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场战役,他彻彻底底的输了。

    因为,他竟为了她不由自主流露从来不曾表现出的情绪,所有的喜悦与悲伤都因她而起。

    真是可笑至极……他竟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一生了无牵挂,就算娶了慕容凤鸢,也无法改变他飘泊天涯的打算,所以才会一再忽略心底因她而起的涟漪,对她总睁着一双期盼的眼,渴求他能多看她一些、多疼她一点视而不见。

    为何他要让自己陷入如此懊悔不已的境地?

    “海大哥……”小天竟担忧的望着沉默的海天麒,发现了他正隐隐颤抖的双臂。“方纔你一路抱着鸢儿姐姐,手臂都伤着了,我替你捏捏可好?”

    没等他回答,小天竟已经张开手掌,贴心的揉捏着他僵硬的手臂。

    海天麒依旧沉默不语,睁开的双眼失神的望着前方。

    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手臂有没有受伤,此时此刻,他只在乎鸢儿是否已清醒。

    如果她醒来了,那么他绝不会再隐藏心中的渴望,他会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他有多喜欢她,有多在乎她。

    只要她能醒过来,要他做什么都可以!

    这一刻,海天麒只能无助的祈求上苍,将他还未来得及好好珍惜的妻子完好的还给他。

    ******

    慕容凤鸢奄奄一息的被海天麒抱入宫里,这个消息立刻惊动了慕容浚,他飞快赶来太医阁一探究竟。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慕容浚一看见脸色惨白,浑身是血的女儿,不禁又惊又怒,立刻冷声质问。

    “回皇上,大公主身受重伤,背部有一道从右肩胛延伸至左腰侧的刀伤,伤处深可见骨,目前微臣已经为大公主止住了血。但由于失血过多,现在大公主仍昏睡着,微臣己要人煎药,尽快让大公主服下。”刘太医道。

    海天麒愣愣的望着一脸铁青的慕容浚,抿唇不语,但眉宇间的沉痛的神色泄漏出他此刻的情绪。

    原本正为海天麒揉捏手臂的小天竟,看到身穿龙袍的男子严厉的眼神往这儿望来,马上机灵的退到远处。

    慕容浚拧眉走近床边,正忙着为慕容凤鸢医治的刘太医原要退至一旁,却被慕容浚制止,“刘太医尽避医治鸢儿,可别为了朕而延误救治。”

    “回皇上,目前大公主虽然已经止住血了,但由于失血过多,仍须静等她苏醒,方可脱离险境。”

    刘太医心中叹息。虽然大公主的呼吸已经渐渐恢复平稳,但是苍白无血色的模样还是十分令人担忧。

    “朕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无论如何,朕就是要鸢儿活着!”慕容浚严厉地道,黑眸中流露出沉痛与不舍。

    “是,臣等必当全力医治大公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冷君系妾心最新章节 | 冷君系妾心全文阅读 | 冷君系妾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