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悍将诱花 > 第五章

悍将诱花 第五章

作者 : 柚心
    不知是天色渐晚,或是主子即将娶亲的事让她备受打击,由旧宅回新宅后,蝶双便觉气候又凉了几分。

    深秋的凉风穿透衣服窜进心底,教她打了个冷颤。

    其实她心底明白,袭逼全身的寒意与天候无关,一切皆因主子而起。

    她告诉自己,毕竟主子年纪不轻了,娶妻成家是天经地义不过的事,她实在不该介怀,应该全心全意帮楚夫人办妥交代的事。

    她努力宁定心思,一进府便往主子的兵器房而去。

    从第一日开始,她便接手处理主子的兵器,就算迁到新宅,她也不忘每日拨空为主子的兵器上油去污。

    当兵器凛凛锐利的光芒闪入眼底时,她不由得忆起头一次为主子整理兵器的过往。

    头一回她还被划了个伤口,没想到上手后,熟练得可以闭着眼做事了。

    往后,待主子娶了妻,她离开楚府后,这曾经棘手的麻烦事,或许也会成为最珍贵的回忆吧?

    在她幽幽恍恍沉思之时,兵器房的门咿呀地推开了。

    因为过分静寂,那声响令蝶双不由得一凛。

    会进兵器房的人除了她只有主子,她还没做好见他的心理准备,也还没想好怎么同主子说,要他娶妻的事。

    心里的哀号未尽,楚伏雁面色凝重地走向她,问:“蝶双,你……要走了吗?”

    “什么?”不明所以地望着主子,她一头雾水。

    “我听总管说你回旧宅见我娘,谈卖身契期满的事。”

    今日他难得早归;一回府却听说蝶双回旧宅谈卖身契的事,便没来由地心烦意乱。

    他已习惯身边有她打理大小事,没有她,他的心、他的生活如何安定?

    迎向主子藏不住沉郁的神情,她的心又不争气地起了波澜。

    主子向来沉稳内敛,可一听到她可能会离开,竟会露出这般焦虑的神情?

    主子在乎她会不会离开,或许只是因为习惯她的服侍,也或许是主子关怀下人的反应吧?

    她幽幽地想,好半晌才吐出轻柔的话语。“卖身契是满了期,但奴婢……还没打算走。”

    她是否要告诉主子,夫人与她的约定,等他成亲后,她就会离开了。

    楚伏雁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如果你真的走了,我会很头痛。”

    “就算没有奴婢,大少爷身边还是会有新人伺候的。”她柔笑着开口,心却像是被谁紧紧掐住似的,疼得无法呼吸。

    “我只要你服侍。”

    习惯了她的细心,没有她,他的日子会大乱吧?

    这样的念头掠过,楚伏雁不由得讶异。

    蝶双在他身边才两年,他竟已依赖她到如此地步?

    耳底落入主子坚持的语气,她的心蓦地一抽,突然有些恼起来。

    她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情感,却还是难舍这份恋慕,不自觉中,她的心已经被他困住,他成了她的羁绊,倘若将来他娶妻了,她该何去何从?

    而他,为何总要对她说这样的话,惹得她更伤心难受?

    思绪百转千回,她该一直恼着,偏偏义为他的话感到欢喜。至少,主子需要她啊……

    知道自己被主子需要,恼他的情绪不争气地消失,这样的自己……奴性是不是很坚强?

    这想法才闪过,话便脱口而出。“如果可以,奴婢愿意伺候大少爷一辈子。”

    话一出口,她便懊恼地咬了咬唇,确信自己奴性坚强。

    “就这么决定了,你就跟我—辈子吧!”楚伏雁笑道,一时没意识到这句话像承诺,会让倾心于他的姑娘真的付出青春,没名没分地守在他身边却甘之如饴。

    “奴婢怎么能跟大少爷一辈子呢?大少爷终究是要娶妻的……”

    虽说她可以一辈子留在楚府当奴婢,但要她看苦心爱的男人和他的妻子恩恩爱爱……这对恋慕主子的她是一种折磨呀!

    与其如此,不如早些切断那份得不到的恋慕。

    楚伏雁敏锐地侧眸瞥了她一眼,沉声问:“我娘同你说了什么吗?”

    迎向主子陡然沉下的神色,蝶双的心没来由地窒了窒。

    她知道主子不爱人叨念催促娶妻之事,她也私心地不愿主子身边多个女子,但不得不呀!

    只是主子对成亲如此敏感,她怎么开口?

    瞧她模样,楚伏雁了然地皱眉,沉声开口。“若真是我所想的那件事,你就不用说了。”

    朝廷不时有新任务派给密卫部执行,他不以为自己有时间心思去陪妻子,当个好相公。

    “大少爷……”

    “我还没有娶妻的打算,以后别再提。”

    她跌至谷底的心被他的话拉起一分,她心底欢喜,却不能展露,只能无奈地当个尽责的好丫鬟。“夫人的担心没错,大少爷这年纪是该为自己打算、打算了。”

    瞧着主子阴郁的神情,她说出违心之论。

    他抬起锐目瞪着她,一双浓眉纠结。“这年纪?我有多老了?”

    “大少爷当然不老,但和一般男子比起来,大少爷这年纪未娶妻生子,的确是晚了。”蝶双如实转达楚夫人的想法。

    他目光移到她身上,若有所思地问:“晚?说起来,你似乎也过了该嫁人的年纪了吧?”

    矛头突然转到自己身上,她面露难色,迟疑了一会儿才苦笑回应。“奴婢要伺候大少爷一辈子,没想过嫁人。”

    她极力让自己再回到初来时的淡定,只要能守住自己的心,当离别的那一日到来,她心底或许会少些惆怅与难舍吧!

    听不出她语气藏着多少情绪,可楚伏雁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自私。沉思片刻后,他语重心长地温声道:“你若有喜欢的男子,可以嫁人,不必非得伺候我一辈子。”

    说话的同时,他心中除了不舍,还漫起一种说不出的复杂。

    再怎么习惯她的存在,他的蝶双终有一天要离开的……

    他的话教蝶双的心窝一阵紧揪,她既苦又闷地嚅声道:“奴婢……明白。”

    虽然她告诫自己得谨记楚家恩情、遵从夫人的叮嘱,心却是禁不起主子待自己的好,依然偷偷妄想能得到主子的爱。

    这下不用问也不需猜想,她懂了,也该醒了。

    “总之这事我会同我娘说,以后你别和她瞎起哄,再拿这事来烦我,知道吗?”他开口,低沉的嗓音有着不容反驳的坚决。

    她敛眉,顺从答道:“奴婢知道了。”

    瞧她乖顺的模样,他忍不住唤:“蝶双……”

    “是。”

    “若你想离开楚府,记得提早告诉我。”

    说得轻松,心里却因为她可能离开的事实,泛着说不出的落寞。

    不知主子的真正感受,蝶双幽幽扬唇,淡道:“奴婢如果想走,会提早知会大少爷的。”

    这答案教楚伏雁的胸口像压了块巨石,压得他难以呼吸。

    蝶双为何能这么平静地说出要离开他的话?难道她对他这个主子没有一点依恋?

    依恋……

    心头浮现这个字眼时,他的心不禁一震。

    是否他对蝶双的依赖不单是习惯,还多了点喜欢?因为对彼此有着不舍与依恋的人,是自己啊……

    在主仆俩各怀心思的情况下,日子又过了大半年,来到盛夏时分。

    这段时间,楚伏雁依旧为部务忙碌,回府后依旧接受蝶双无微个至的服侍。+

    他们的日子看似平常;但不知为何,在与她谈过娶妻的事之后,他总觉得蝶双似乎有些不一样。

    她依然是尽心尽力,但伺候他的态度却不如以往,恭敬有礼得让他莫名烦躁。

    他尚未静下心好好思考对她的心情;她已经在两人间隔出防线,不让他靠近。

    那道无来由出现的防线,与前所未有的僵凝气氛,让他的心越发惶恐。

    蝶双没了卖身契约的束缚,随时可以走,而他竟然找不到能顺理成章留她在身边的理由。

    他身处密街部,不知遇过多少难解的惊险状况、解决过多少危机,偏偏就是没办法处理她的事。

    这是他头一次为时间感到恐惧、无所适从……抑下又要脱口而出的叹息,楚伏雁掐了掐眉心。

    自从心里悬着这件事后,他变得不像自己了。

    蝶双一走进寝房前的小厅,便见着主子抚额掐眉的疲惫神态,不假思索地走向他,立在他身后,为他按压头颈穴道。

    楚伏雁回过神。“蝶双,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思绪悬在身后的姑娘身上,他向来敏锐的心思竟然因此迟钝了。

    若是身在任务中,他很有可能因为这时的失神,丢了性命。

    “奴婢刚进屋没多久。”

    她柔声应,冰凉的纤纤十指准确无误地落在男人的头颈穴位上。

    随着她的按压,楚伏雁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紧绷的身体放松,自然而然地往后靠在她身上。

    这样太亲密,他却自私地舍不得移开。

    蝶双身上有股让他熟悉的安心味道,身子娇软得像一片蓬软的云,惬意舒服得让他舍不得移开。

    主子一靠过来,身体密密地贴着她的,她有些小舒服,却又恋上他的依赖与这分亲密。

    如果可以,她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滞在这一刻。永远不必往前。

    那么,她也不必面对现实,能够一直留在主子身边……

    “蝶双,你今晚陪我出门一趟吧!”

    愈是想不通要怎么做才能留住她,那份将她带在身边的渴望便愈强烈,到最后,他只能顺从心底的想法。

    在部里难得放松的聚会,他希望她也能伴在身边。

    “出门?”

    “部里晚些在‘集餐堂’有聚宴,你同我一起出席。”

    没想过主子会带她出席宴会,蝶双受宠若惊,有些难以置信,却将兴奋的情绪抑住。

    “是。”她撤回手,柔声道:“奴婢去帮大少爷取件适合的衣衫换上。”

    听着她柔雅恭谨的语气,楚伏雁又无来由地烦闷起来。

    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错?她更乖顺,但为何他在她身上再也寻不着那份让他心安的沉定呢?

    焦虑紧紧攫住他,他张声唤:“蝶双……”

    蝶双旋身望向主子,笑问;“大少爷还有什么吩咐?”

    她嘴角噙着抹恬淡的笑,什么情绪也看不出来。

    两人间诡异的气氛,真是他的错觉吗?

    “没、没事,你去忙吧!”唇边扬起苦笑,他微微一叹。

    耳底接收主子的叹息,蝶双凝了他若有所思的神情一眼,心中生起一股怜惜。

    不知主子最近为何事烦心,那不经意显露的怅然,让她不由得忧心。

    她想问,却没资格过问,分担不了主子的忧、解不了主子的愁,她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更加尽心伺候主子。

    思及此,她幽幽地敛眉。

    对一个奴婢来说,能做的也仅是如此啊……

    夜幕降临,京城的集餐堂外守卫森严,堂里觥筹交错,气氛热闹非凡。

    蝶双睁大双眼,亦步亦趋跟在楚伏雁身后,心底雀跃不已。

    她不知密卫部为何办聚宴,但身为一个丫鬟能有机会参与,崇拜、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头一次见着向来谨守本分的蝶双露出如此兴奋的神情,楚伏雁心中莫名一动。

    他一直知道蝶双生得清丽,但这些年他只顾着依赖她,没发觉她已出落得娉婷动人。

    此时,站在身边的她难掩欢喜,脸上绽着光彩,明丽得教他火为惊艳。

    宴席间,蝶双虽然好奇地打量着四周,心里却不忘主子。

    一下子怕他多喝,向跑堂小二要了热茶,让他随时可饮,一会儿借水拧帕子,忙得不可开交。

    太习惯蝶双的侍候,楚伏雁任她忙着、张哕着,凝视她的眼神变得更加迷离,心不由自主地为她柔软了几分。

    见向来沉肃的右副统领脸上流露温柔,坐在他身边的部员穆刚毅忍不住问:“楚爷,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楚伏雁仓惶地收回视线,喝了口酒,掩饰不自在。

    “原来楚爷身边有这么标致的丫鬟,难怪不上青楼、不喝花酒。”仗着今几个的场合热闹随兴,个性豪迈的严硕调侃起平日严谨的右副统领。

    “别乱说话。”楚伏雁冷瞪了他一眼,目光却情不自禁移向朝他走来的女子身上。

    即便部员们相处的时间远比自家人来得更久,但这样失常的楚伏雁,他们还是第一次见着。

    穆刚毅与严硕的视线不约而同落在蝶双身上。

    “小丫头,我也想喝一杯热茶。”严硕不知死活地对她说。

    蝶双尚不及反应,便听楚伏雁沉声低喝:“严硕!”

    杀人般的目光投射而来,严硕识趣地笑了笑,正巧部里指挥宫的两个侄女见着他,硬拉着他说话,让他适时躲开楚伏雁。

    见他被主子斥喝走,蝶双才呐呐地说:“那爷若想喝热茶,奴婢可以再去——”

    “坐下!”楚伏雁直接推开一旁的穆刚毅。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觉,他对蝶双有股莫名的占有欲。

    在府里时,她只对着他一个人,眼底心里只有他。

    一离开府,瞧见她对别的男子好、对别的男子笑,便燃起护火,把该有的沉稳理智烧得半点不剩。

    突然,被他赶走的穆刚毅折回来,在他耳边沉声嘟喽了句。“楚爷,你这么紧张你的丫头,还是赶快让她变成你的女人比较好,否则依她这么可人的模样,若成了别人的娘子,你不扼腕吗?”

    话才落,楚伏雁立即暗赏他一拐子。

    但他浑沌的心思却因为穆刚毅的话,理出了头绪。

    他的确喜欢蝶双,若让她成了他的人,是不是就不会离开他了?

    这念头才闪过,他又连忙抑住。

    姑娘家的清白何其重要,若因为他的私欲强要了她,让她留在自己身边,他办不到。

    他得好好想想办法,该用什么方法光明正大地留下她!

    不知主子为何气恼,再看着莫名其妙被赶走的穆刚毅,蝶双嗫嚅着。“可是……奴婢是奴婢,怎么可以和大少——”

    猜她又要端出那套“主仆有别”的说法,楚伏雁沉声打断她。“坐下。”

    她还来不及拒绝,手中已多了双竹箸,眼前多了一个堆满食物的碗。

    错愕看着眼前那碗食物山,她惊慌得想起身。“大少爷……奴婢……不能……”

    她是下人,怎么能与主子同桌而食?

    “吃。”无视她的惊惶,楚伏雁落下命令后,迳自饮酒。

    “大少爷……”

    瞧主子坐得挺直,语气威严,令人心生畏惧。她虽已习惯主子这模样,但也不能大胆违背主子的意思,只好将到嘴的话吞下。

    “带你出席聚宴就是要你尝尝集餐堂的好菜,今夜你不用伺候我,只管好好喂饱自己就对了。”

    这话虽不悦耳,却藏不住对她的关爱。察觉这一点,她胸口涨着满满的暖意,心情却复杂到了极点。

    主子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呢?

    这样的温柔,教她如何能抵抗?

    终有一天,她还是得离开,他对她愈好愈温柔,只是加深她舍不得离开主子的心啊……

    思及此,蝶双坐立难安,也没有心思品尝眼前的美食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悍将诱花最新章节 | 悍将诱花全文阅读 | 悍将诱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