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悍将诱花 > 第四章

悍将诱花 第四章

作者 : 柚心
    在被主子那一抱之后,蝶双沉定的心绪犹如被拨乱的水,撩动得彻底。

    她仿佛感觉到自己呼息间还留有主子的气息,贴靠在他胸膛的每一寸身躯,依稀留着他的体温。

    难不成主子的阳刚气息在瞬间有了生命,抱住她的那一刻,便悄悄地窜入四肢百骸、沁入骨血?

    每当芳心为主子起了骚动,她总怕被主子察觉这不该存在的情。

    “怎么了?嘟喽什么?”

    昏昏沉沉地让大夫处理好那该死的伤口后,楚伏雁又熟睡了一个时辰才醒来。

    再醒来,烧退了,感觉也好了许多。

    听到声音,蝶双心一凛,心虚地道:“没、没事。”

    看銎炷:子的神情,她很确定,主子抱着她的举动,只是高烧引起的行为罢了。

    清醒后,他沉竣的脸上有些恍然,却没提出疑问。

    她不确定,主子是不是还记得那腧矩的行为……思绪至此,心里还是被淡淡的失落与惆怅占据。

    纵使明白自己与主子之间不可能有些什么,她还是忍不住去想啊……

    不知丫鬟起伏的心思,楚伏雁面容平静,其实内心波动不已。

    方才他似乎作了个梦,在梦里,他似乎抱了蝶双……但,是梦吗?他仿佛感受到她娇软的身躯贴在怀里的滋味……

    一思及这让他心神动摇的感受,他赶紧抹去不该有的念头。

    蝶双虽是他的贴身丫鬟,毕竟是个姑娘家,他前非谦谦君子,却也懂礼自制,应该不会做出唐突她的失仪之举。

    暗暗打住思绪,他起身道:“蝶双,来帮我更衣,我该回部里。”

    “是。”

    敛住啊荡的落寞,她赶忙取出衣袍,站在主子身前替他着衣。

    以往刻意压抑的心思,这会儿让她替主子更衣也成了问题。

    两人靠得极近,蝶双甚至感觉得到他温熟的吐息轻轻落在发顶。

    那细微的接触让她脸发烫,心跳飞快,手指也禁不住轻颤。

    察觉自己下争气的反应,她暗暗斥着:柳蝶双,你到底在妄想什么?

    发现她的动作失了利落,楚伏雁垂眸,盯着她的发项问:“蝶双,你怎么了?”

    打理衣衫的动作微乎其微地一顿,她强自镇定地解释。“奴婢只是在想,天候似乎又冷了点,是不是该帮大少爷找件厚实的外袍。”

    一个尽责认分的丫头不该对主子动情,她不希望让主子瞧见她脸红心虚、为他着了魔的模样。

    楚伏雁信了她的说法,毕竟自她来到身边,做任何事全是以他为考虑。

    “还未入冬,这点风不算什么。倒是你,若是怕冷就多添几件衣衫,别受寒了。”他蹙眉说着,一双手不自觉握住她凉透的小手。

    蝶双替他着衣时,她的手不时与他有所接触,那双手凉得让他忍不住皱眉。

    没料到主子会突然握住她的手,蝶双浑身一颤,慌忙地想抽回手。“大少爷……”

    老天!他做了什么?

    楚伏雁看着蝶双窘红了脸,这才发觉自己的唐突,暗咒一声,连忙尴尬地抽回手。

    松开手的瞬间,他忽地意识到,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蝶双与其他丫鬟不同,似乎没想过爬上他的床、诱惑他,试图成为他的女人,加上这两年来她专心一志地把他当主子,让他一直忽略她是个姑娘家的事实。

    直到今日。

    发觉主子松手,蝶双赶紧抽回手。“奴、奴婢去帮大少爷找件厚一点的外褂。”

    不待回答,她转过身,踉跄地跑出寝房。

    看着她花容失色的反应,楚伏雁懊恼地叹了口气。

    他是怎么了?主仆两人相处了两年之久,他从未有过如此举动,蝶双会不会认为自己被轻薄了?

    他……吓着她了吗?

    楚伏雁未能多想,便见她捧了件外褂朝他走来,清雅的脸上已无方才的惊慌失措。

    是他多虑了吗?

    带着满心疑惑,他回到密卫部,脑中全是蝶双受他唐突时惊吓的反应。

    他浑然未觉,这是自己的心思头一回被姑娘占据了……

    晌午方过,金阳白云间露了脸,洒下融融暖意。

    幽雅的雅致庭园在金光下交织成宜人秋景。

    秋风一吹,园里的绿叶、红枫、黄叶翩然飘落,天地像在瞬间下了场叶雨,加深了秋意。

    怔怔杵在树下,蝶双神思幽幽。

    那日……主子为什么要握住她的手呢?

    从主子回密卫部后,这个疑问便盘旋在脑中。

    当时她心慌意乱,连抬头看主子一眼都不敢,遑论要弄明白向来沉稳的主子怎会握住她的手?

    想不透、理不清,思绪愈搅愈乱,她镇日心神不宁,全然没了平时的沉敛。

    庆幸主子接连几日没回府里,否则她满腔的春情该怎么藏?

    “蝶双姐、蝶双姐……”

    她恍惚回神,望向有些急切的声音来源。

    小丫头用不解的眼神看着她,报告:“夫人派过府的轿子已经在外面候了好一会儿了。”

    不知能干的管事在树下待了多久,发上肩上竟落了好几片叶子,小丫头正犹豫着要不要替她拾落叶,却被她的惊呼给吓着。

    “糟糕!我居然给忘了!”

    几日前,楚夫人让旧宅的下人送主子的药补食材过来时,顺道给了口讯,要她今日回旧宅一趟。

    楚夫人体恤她,特地派了轿子到新宅接她,这会儿,轿子正在外头候着。

    而她居然在这儿发愣,顾着回忆主子那不经意的举止,差点忘了轿子就在府外候着她。

    “小挑.我回旧宅一趟,有事就找总管。”

    蝶双赶忙敛下思绪,加快脚步,匆忙离开。

    柳蝶双,别胡思乱想了:主子握住你的手只是关心,是对下人的关怀,是你的福气啦!

    说服自己抑下妄想,可她的心思依旧幽幽恍恍,直到轿子停在楚府旧宅,她飘荡的思绪才回到现实。

    回到旧宅,看着熟悉的景致,她心中充满惦念与感触。

    自从跟着大少爷迁至新宅后,除了过年过节跟着主子回旧宅,平时回来的机会并不多。

    毕竟是待久了的老地方,瞧见记忆中的景物,总能勾起回忆。

    “蝶双,还杵在这儿发什么愣?夫人在凉亭候着你,还不快走。”

    唤她的是楚夫人的丫鬟晴心,在她被派到大少爷身边后,便是由晴心接下她的工作。

    回过神,她赶忙跟在晴心身后。

    片刻,两人来到凉亭,见着气质娴雅的美妇,蝶双立即恭敬问安。

    岁月仿佛不曾在楚夫人脸上留下痕迹,纵使是年近五旬的妇人,瞧来竟与她头一次见着时的模样相去不远。

    一见蝶双,楚夫人漾开笑,朝她招了招手,道:“好蝶双,终是等着你来了。”

    自从把蝶双派到儿子身边后,她难得见着这贴心的丫头。

    一进凉亭,一股暖意迎面扑来,蝶双脱下身上的连帽外氅交给晴心,不自觉地开口:“晴心,麻烦你再提一只小炭炉过来好吗?亭子里不够暖,夫人的腿怕是受不住。”

    虽然“易主”许久,她还是没忘记夫人年轻时腿部曾受过重伤,每至天寒有雨时,腿部总会发疼。

    看这随侍多年的丫头没忘记她这个“前”主子,楚夫人若有所感地拍了拍她的手,语气温和地道:“晴心已经让求安去取暖炉了,你坐下,同我好好聊聊。”

    若不是为了儿子,她还真想把这丫头留在身边一辈子。

    依言坐下,蝶双有些不自在。“是奴婢多事了。”

    楚夫人柔声笑斥。“这哪是多事?你的多事倒是证明心里还有我这个夫人,教人欢欣得很哪。”

    蝶双闻言,柔柔地扬唇微笑。

    能卖进楚府为奴婶,是姨娘为她做的最好打算。

    她的命运因为楚府、因为楚夫人的爱护有了转交,对于这一点,她心怀感恩。

    这也是她始终将对主子的情意藏在心底深处的原因。

    她不想让最照顾她的夫人失望,只想尽心尽力为夫人服侍她视如珍宝的长子……

    意识到思绪又不由自主转到主子身上,她暗叹口气,心底五味杂陈。

    那日后,她喜欢主子的心情越发泛滥。

    最近面对主子,脸红心跳是家常便饭,教她只能用更加谦恭的态度伺候,以掩饰不该有的心情。

    不知她起伏不定的心,楚夫人暗暗打量着眼前的女子,讶异她的转变。

    年纪尚小时,这丫头总是扬着唇角甜甜灿笑,年纪渐长后,还是能见着她的笑,但悬在唇边的笑意却变得内敛。

    兴许是她沉静内敛的气质使然,有她在身边伴着,便让人感到安心。

    不过这或许也是儿子中意她乖巧听话、心灵手巧,一直将她留在身边的原因吧?

    可惜啦,这丫头的卖身契期满了,也不知她是不是愿意重新拟约,继续留在儿子身边伺候?

    不动声色地抑下思绪,楚夫人开口问:“知道我今天找你回来的原因吗?”

    蝶双心头微震。“奴婢知道。”

    一晃眼,她卖给楚府做丫头的契约期满,且逾了近半年之久。

    她自己明白,却没想到要回旧宅讨回卖身契。

    她甚至天真地想,若无人记起她的契约已满期,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也挺好的。

    因为在不自觉间,能伺候大少爷,为他打理一切,似乎已成为她最重要的事。

    楚夫人无限感叹地开口。“岁月不饶人,一晃眼,你都长这么大,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了。”

    若不是卖身契上白纸黑宇写定了,她实在舍不得放这么个好丫头离开府里啊!

    “奴婢变大姑娘,但夫人的容貌还是与从前无异,让奴婢瞧了羡慕。”

    楚夫人被她逗得眉开眼笑,好半晌,才敛住笑意,问:“蝶双,你还记得我是在这儿帮你取新名字的吗?”

    蝶双的目光落在凉亭外,思绪随着夫人的话回到初夏的那日。

    “奴婢当然记得那一日……”

    记得那一日风暖日丽,亭外的垂柳随风摇曳,蝴蝶在柳树边翮翩飞舞,楚夫人就是瞧了那情景,才帮她取了这么个不像奴婢的名字。

    “蝶双,离开楚府后,有什么打算?”

    打算?

    事实上,她没细想过将来。

    到大少爷身边伺候的那一年她曾想过契约期满后的日子,但随着时日过去,那分憧憬与想望渐渐淡了。

    真要说,其实她变得害怕这一天的到来。

    她幼时就进了楚府,与姨娘一家早断了联络,她根本不知道契约满了离开楚府后,要何去何从?

    每每思及将来,她心底只是茫然又慌乱,不知如何是好。

    见她久久未答,楚夫人便开门见山地问:“倘若你还没做打算,再多留一些时候,好吗?”

    蝶双不解地看着楚夫人。“多留一些时候?”

    “嗯。”楚夫人叹息地说:“阿雁和你一样逾时了,不同的是,他逾的是该娶妻的时候。”

    忽然听闻夫人提起主子要娶妻,她心一紧,一股酸苦滋味狠狠地冲上喉头。

    她是想过主子迟早会娶妻,却没想到这一日会来得……这么快。

    她抑下心绪,小心翼翼地问:“夫人为何让蝶双多留一些时候?”

    “纵使咱们喜欢你,恨不得你一辈子留在楚府,但若你有打算,做主子的也不能巴着你不放,但就当夫人同你讨这—年的恩,你就留在阿雁身边继续替他打点,等到将来他娶了妻再走,好吗?”

    说到底,这还是为娘宠儿子的私心。

    这么多年来,儿子身边有蝶双打点琐事,若她走了,儿子身边少了个人侍候或换了别人,她也放不下心。

    同蝶双提起往事,为的是提醒她记得楚府的恩情,这丫头向来聪颖,相信她绝对懂得暗示。

    或许暂时留下她的做法太自私,但蝶双忠心耿耿、安分守己,在儿子身边两年没发生什么荒唐事,她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更适合留在儿子身边的人选。

    “夫人……”蝶双看着楚夫人,惊愕地说不出话。

    依大少爷的年纪,尚未娶妻真的晚了,但这些年来,他一直以密卫部为重,她以为主子或许会晚个几年再办终身大事。

    到那时,她早已因为契约期满离开楚府,见不着这让人心酸的事了。

    但这会儿,楚夫人却要她留到主子办完终身大事再走,着实为难她。

    亲眼看着主子与其他女子成亲,不摆明了要让她心酸嫉妒吗?

    见她欲言又止的为难神情,楚夫人接着又说:“我这要求是自私了,但你若允了,楚府绝不会亏待你。到时我会多给你一些银子,你若想自力更生做点小生意也行,或者让我帮你觅门亲——”

    蝶双一听,连忙表明心意。“夫人,蝶、蝶双不准备嫁人。”

    这是很要不得的想法,但她无法想象要与楚伏雁以外的男人共度一生。

    楚夫人没好气地笑道:“说起来你的状况比阿雁糟糕,很多姑娘在你这年纪都是一、两个孩子的娘了,也是该帮你打算、打算。”

    她愈听心愈慌。“其实奴婢……没想过离开楚府后的打算,更没想过要成亲的事,夫人不必为奴婢费心。”

    “说什么话?姑娘家毕竟是要嫁人啦!”

    “奴婢的亲事就等大少爷的亲事办妥了再说。目前奴婢别无他想,只想好好替夫人伺候大少爷。”

    “好吧!你的事儿暂且搁着,至于阿雁那头,得由你帮忙了。”

    “帮忙?奴婢能帮什么忙?”没料到楚夫人会提出这要求,蝶双的心沉了。

    “我已经请媒人介绍几个合适的人选,你找个时机探探阿雁的意思。”每每提到娶妻,儿子不是用忙当借口,便是打马虎眼蒙混过关。

    这回她想,还是请蝶双探探儿子的意思,再决定是否要媒人送女方的八字庚帖过府。

    心隐隐作痛,蝶双为难地咬了咬嫩唇。

    主子要成亲的事带给她的打击够大了,现下居然还要她探探主子的意思,对她会不会太残忍了?

    发觉她脸色有异,楚夫人忍不住问:“怎么?你不愿意吗?”

    “夫人,这事……怎么会让奴婢开口问呢?”

    虽说这些年她伺候主子的真心与夫人不相上下,但她毕竟是个下人,干涉到主子的婚事,似乎有些过头了。

    楚夫人却不是这么想。

    “这两年你在阿雁身边服侍,或许比我这个当娘的还了解他,你先同他提,再尽量说服他,知道吗?”

    真不知道楚府风水是出了什么问题,两个儿子都到了成家的年纪,偏没一个愿意娶妻,教她头痛极了。

    蝶双为难地咬唇,低嚅半响才闷闷开口。“奴婢虽在大少爷身边伺候,但奴婢真的没听过大少爷提过属意哪家姑娘的话。”

    这是实话。在主子身边伺候了两年,她未曾从主子身上闻到困脂水粉的味道。

    主子只有练武、回密卫部、出任务及不时带伤回府,一切全与姑娘沾不上边。

    “唉,就是这样才让我头疼啦!”楚夫人揉了揉额角,语重心长地叹道:“若放任他继续这么下去,我几时才能盼着他成家?你就帮我这个忙,成吗?”

    瞧着楚夫人殷殷期盼的神情,蝶双不自觉生出几分怜悯。

    她可以理解夫人的心情,因此纵使不愿意,还是硬着头皮应允。“奴婢会和大少爷提……”

    闻言,楚夫人点头微笑。“好蝶双,有你的应允,我就放心了。”

    蝶双苦涩地扬了扬唇,沉默不语。

    之后楚夫人对她说了什么,她已没印象,唯一记得的是,微扬的唇角仍旧悬着浅浅的笑意。

    没人知道,她的心已坠入见不得天日的黝黑深渊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悍将诱花最新章节 | 悍将诱花全文阅读 | 悍将诱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