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悍将诱花 > 第六章

悍将诱花 第六章

作者 : 柚心
    待蝶双解决完碗里的食物了,才发现主子已喝得晕茫。

    瞧着主子微红的峻脸,眼神迷茫,她一方面懊恼自己失职,一方面向部里大人们辞行,在宴席未散时,便让部员帮忙搀着主子上轿。

    回到府里,将主子搀上榻,她抚了抚他烫红的脸问:“大少爷……您还好吧?”

    感觉到一阵凉意,楚伏雁睁开眼,直直瞅着她。

    迎向他那双醺茫的黑眸,蝶双的心跳得好快。

    因为醉了,主子那双眼犹如深潭,透着朦胧的柔和,一对上,便难以移开视线。

    两人的目光纠缠,好半晌,楚伏雁忽然伸手覆住她贴在脸上的小手,含糊暗哑地问:“蝶双,你……你会离开我吗?”

    他微拧浓眉,目光少了平时的锐利,让冷峻的脸多了股化不开的忧郁。

    她不知道主子喝了多少酒,也看不出主子到底醉了几分。

    “大少爷……让奴婢去帮你拧条帕子,好吗?”

    “你会离开我吗?”

    思绪因为酒意而迷茫,恍惚间,他又陷入蝶双带来的难题之中。

    他还能霸占她多久?

    一向懂得如何解决危机的他,竟然想不出留下她的方法。

    在这样的不安中,穆刚毅的玩笑话忽地出现在耳边——

    你这么紧张你的贴身丫头,选定赶快让她变成你的女人比较好,否则依她这么可人的模样,若成了别人的娘子,你不扼腕吗?

    扼腕!他当然扼腕!

    但他真能这么卑劣吗?

    不懂主子为何这么问,蝶双试着抽出被他的大于覆住的手。“大少爷……你醉了。”

    “嗯。”他轻应,顺着她的挣扎,将脸靠在她的掌心,眷恋地磨蹭。

    肌肤被主子的短髭磨得热热刺刺的,让她的心也跟着热麻起来。或许主子真的醉了,因为只有醉了,他才会做出如此失仪的举动。

    她该推开,但心底恋慕他、渴望贴近他的贪婪冒出,令她没再抗拒。

    就让她放纵这片刻吧!

    她柔情似水地定定望着他,柔声呢喃。“其实,奴婢也希望能一辈子留在大少爷身边……”

    捕捉到她的低语,楚伏雁抬头瞅着她,不确定地问:“真的?”

    得到主子重视自己的反应,她的心失了控制。

    主子的酒真的喝太多了,否则怎会如此显露需要她、害怕失去她的慌乱呢?

    她愈想,心愈是柔软,该有的坚持与顾忌全抛了开。

    “奴婢……舍不得大少爷……”仗着主子醉了,她坦承内心的渴望。

    “那就一直留在我身边。”

    蝶双是他的!

    他想紧紧拥着她纾柔的身躯,想感受她的温暖,让她身上令他安心的香味萦绕自己……在强大的渴望下,他抛开心里的顾忌,只想将想法付诸行动。

    一阵强烈的酒味扑鼻而来,当男人有力的唇衔住她的,蝶双震惊地瞪大了眼眸。

    怎么会……主子怎么会吻她?

    她想推开他,却撼动不了他半分,因为惊讶而微启的唇,反而迎入更多属于他的气息与酒味。

    “唔……大少爷……不行,晤……”

    他的舌尖顺势窜入,缠搅着她稚嫩的丁香小舌,亲密得让她无法思考。她想挣脱,但男人蛮横地占据她的唇舌,吞噬她的声音,燃了她的意志,让她无从抗拒。

    他的吻由狂暴转为柔情,那温柔吮吻让她只觉脑中一片空白,浑身发热,像是要融在他怀里。

    “蝶双……你是我的……”尝够了她的味道,楚伏雁俊挺的鼻抵着她的鼻尖,反复低哺。

    他是醉了,但还不至于醉到全无知觉。

    或许,这份想拥有她的渴望始终蛰伏在心,直到被她将离开的恐惧唤醒,他才认清。

    他要蝶奴完完整整属于自己——

    这时,蝶双被他的吻扰得心头大乱。

    太亲密了……主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大少爷……奴、奴婢是蝶双啊!”她紧张地开口,试图唤醒主子的理智。

    “我知道。”

    幽柔的烛光肆无忌惮地晃荡,让她玉白的脸笼上一层温润柔光,那被他蹂躏过的唇,透着妩媚的嫣红色泽。

    她眼儿茫然的娇怯模样,让他心神一荡,浑身热了起来。

    见主子用一种教人心颤的目光深深凝着自己,蝶双的心不由得发颤。

    他仿佛恨不得马上将她吞吃入腹似的,危险又诱人得教她心慌意乱。

    “蝶双。我要你。”

    见她似乎想从怀里挣脱,他将她圈得更紧。

    一双小手抵着他密密贴近的胸膛,蝶双颤声提醒。“大、大少爷……”

    她的话瞬间又没入楚伏雁口中。

    “唔……”

    他顺势将她压上榻,抽掉她的腰带,衣襟敞开,微微露出粉色抹胸。

    粉色衬托出她无瑕的雪肤,看在楚伏雁的醺然眸底,形成勾人的香艳色泽。

    “好美……”

    他受了蛊惑般的手探进她松开的衣襟间,直到握住她饱满绵乳,满掌滑腻让他心里一阵激荡。

    “大少爷……”蝶双粉脸羞得通红。

    一般大户人家里多少藏着见不得人的丑事,主子强要婢女清白也屡见不鲜。

    她很幸运,伺候主子两年,遵循礼教的主子从来没对她做出欺负人的事。

    但此时,他眼神灼热,热烫细碎的吻沿着她的下颚,一点一点滑落在她每一寸娇嫩的肌肤之上。

    她该抗拒,但随着他似啃似吮的吻,肌肤像被火灼烧般疼痛难忍,身子也泛着热烫麻痒的感觉,几乎夺去她的理智。

    一个从未流连烟花之地、只对练武有兴趣的男人,会做这般狂态的事吗?

    他的每一个动作,轻而易举地挑拨得她浑身发热、意乱情迷。

    她虽然未经人事,也懂得男人与女人间是怎么一回事,知道任情势发展下去,可能会有什么事。

    但……倘若主子真的想要她,那就让他要了她吧!

    虽然她卖身契约已满,但根深柢伺的观念纠缠着对主子的爱恋,教她走不开,此时的她更像扑火的飞蛾,明明知道下场,还是义无反顾地投入主子的怀抱。

    她明白自己就算保有清白之身,将来也不会任其他男人走进自己的生命里……不如依了主子,让自己在离开前,留下一段拥有主子的回忆。

    笃定了心思,她羞红着脸,怯怯地在他耳边呢喃。“大少爷,可不呵以对奴婢……温柔一点?”

    “别怕……”他沉声低哄,手指绕过她玉白颈后,轻轻扯下肚兜绳结,那藏在衣衫下的一身细腻白嫩逐渐袒露,令他下腹升起一股强烈的欲望。

    他从不知道,他的蝶双竟有如此诱人心魂的一面。

    “蝶双,你好美……”

    凉意随着脱落的肚兜袭来,主子的眼神更加狂炽、火热,她全身发颤,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

    不习惯让主子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勾住他的颈项,求道:“别说……”

    鼻息满是男人身上的酒味,但她不怕,因为她相信,最爱的大少爷不会伤害自己。

    当她柔软的身子紧紧贴上自己肌理分明的躯体,楚伏雁情不自禁滚出一声呼吸浊重的喘息。

    “蝶双……别怕。”

    褪下亵裤,他分开她嫩白的腿,将自己勃发的欲望挤进她腿心。

    “啊……疼……“

    撕裂般的痛楚让她倒抽口气,清澈的眸子蓦地圆瞠,眼泪跟着进出。

    察觉她痛得不住颤抖,楚伏雁吻去她眼角的泪水,柔声安抚。“乖,别绷着身子才不会太疼……”

    芳心因为他温柔的安抚而热了,却无法消弥娇嫩的她被侵入的痛意。

    “大少爷……唔……”

    “嘘……别哭……”

    他听见她哭了,看她白皙的小脸胀得通红,额间冒出细小汗珠,却无法忽略埋在她体内深处的感觉,教他亢奋得几近失控。

    他几次想开口安抚,快感却取代理智,让他忘了怜香惜玉,忘了她初经人事,放肆地冲刺。

    感觉主子被欲念控制,蝶双咬着嫩唇承受主子火热饱满的力量,直到那痛楚澎渐变成异样的快感。

    楚伏雁分神凝望她的模样,那张清雅的脸蛋因为被他疼爱着,透出娇艳动人的红晕。

    他缓下身体,心疼地轻吻她的眼眉,直到彼此攀上**的高峰……

    天色方亮,烛光在蝶双醒来的前一刻完全熄灭。

    时刻尚早,但习惯早起干活的她自有意识地醒了。

    当她睁开迷蒙的眼,只觉得身子酸痛得不像是自己的。

    她拧眉发出一声痛吟,迷迷糊糊地想下榻,却赫然发现腰间多了双肌肉贲起的手臂,玉润雪白的小腿被强健的腿紧紧夹住,而男子赤luo精壮的身子与她毫无遮掩的娇躯亲密紧贴,凌乱的床榻留有昨夜纵情的痕迹……

    所有的一切唤起她的回忆。

    她很快明白这儿不是自己的房,横在腰间那只手是主子的手。

    一瞬间,昨夜与主子火辣缠绵的一幕幕,清晰地闯进脑海,她一张脸红得发烫。

    虽说是想在离开楚府前留下与主子的回忆,但她是不是太不知羞耻了?

    主子喝了酒,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该阻止,而不是自私地利用主子,为她留下回忆。

    她愈想愈羞愧,气恼自己终究还是压抑不了对主子的倾慕,放浪地爬上主子的床,愧对楚夫人对她的期许。

    思及此,她鼻头发酸,捂住嘴,掩去细微的低咽。

    主子浅眠、警觉心高,她不能发出会吵醒他的声响。

    若让主子发现她luo着身子躺在身边……蝶双猛地敛住思绪,不敢想象下去。

    她小心翼翼地挪开男人压在身上的手,抽回腿,轻手轻脚地下榻。

    庆幸,主子睡得极熟,她迅速回到自己的房里,把昨夜发生的一切当成一场旖旎春梦。

    但……倒映在铜镜里的女子鬓发散乱,清澈的双眼似乎还残留激情后的余韵,整个人散发着属于女人的娇媚气质。

    “天啊!”

    看见镜中绽放娇媚风情的自己,她红着脸,转身背对铜镜,心虚地不敢面对自己。

    真正把身子给了主子后她才发现,她根本没办法那么潇洒。

    说什么要留下一段有主子的回忆,其实是内心渴望被他抱住的想法作祟,让她卑鄙地利用主子酒醉的机会,圆了心愿。

    她后悔了。

    她怎么会傻得以为只要被主子抱过、爱过,便能借此一辈子追忆呢?

    这会儿,光是想着昨夜的点滴,她便心颤不已,渴望一直赖在那温暖的怀抱里。永远不离开——

    如此贪恋,将来离开楚府、离开主子,她该怎么办呢?

    “唔……该死!”一被大亮的日光唤醒,楚伏雁起身坐在杨边,头痛地低咒。

    原以为小酌几杯更好眠,没想到失常地作了整夜春梦,而春梦的对象,竟然是蝶双……

    他是喜欢蝶双,心也因为她而起了骚动,但让她成为他春梦里的女角儿,难道是因为近日来,他总是烦恼该用什么方法把她留在身边的结果吗?

    他愈想便觉头疼欲裂,困倦不已。

    “该死!”

    他拧眉揉了揉发痛的额角,蓦地,一声怯怯的轻唤响起。

    “大、大少爷,奴婢帮、帮您梳洗。”

    他抬眼,只见一个陌生的身影捧着铜盆布巾,迸房准备侍候他梳洗。

    “蝶双呢?”没见到蝶双进屋,他皱起浓眉。

    见着主子冷峻的脸,小丫头唯唯诺诺道:“蝶、蝶双姐说她不舒服,想歇息一天。”

    “不舒服?”

    蝶双在他身边两年,没有一日因为身体不适而不来伺候。

    就算是铁铮铮的汉子也难免会有抱恙之时吧?他曾笑她比部里的男人还强,但也因为如此,没她在身边,他浑身不对劲。

    “有差大夫进府诊治吗?”

    “蝶双姐说她躺躺就好……”小丫头摇了摇头嗫嚅,脸上有着惶恐不安。

    “就这么由着她?”

    “啊……”被主子锐利的眼冷冷一睨,小丫头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捧着铜盆的手忍不住发抖。

    谁都知道,蝶双姐不比寻常婢女,不但深受夫人疼爱,调到大少爷身边两年,亦备受王子仰赖及倚重,她一个小小丫头怎么敢管她呢?

    “放下东西出去,不用你伺候了。”

    他有这么可怕吗?暗暗觑了小丫头见了他像见鬼似的,楚伏雁没好气地开口。

    “是!奴婢马上就出去。”小丫头不敢迟疑,马上恭敬地退出寝房。

    楚伏雁梳洗完毕穿好衣服,准备走出内寝时,目光不经意被凌乱的杨褥与一抹褐红给吸引住。

    不知怎么的,那床凌乱与那抹褐红,让他脑海依稀闪过一幕幕男女交欢的激情画面……

    是他太久没女人了吗?否则怎么会作了场活色生香的春梦?

    罢了,晚些蝶双会帮他换套新榻褥,这点小事,他也无须挂心。

    思绪一定,他便往蝶双的房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悍将诱花最新章节 | 悍将诱花全文阅读 | 悍将诱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