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易命 > 卷末  取舍

易命 卷末  取舍

作者 : 楼雨晴
    “所以,她就决定要跟自己喜欢的男孩子交往了?”

    “嗯,她是这样告诉我没错。”回家小睡了一会儿,薛舒晏醒来后神清气爽,早先的不适咸尽数消除。

    丈夫今天回来得比较早,在她醒来前,父女俩正比手画脚无声进行只有他们俩才知道的哑剧游戏,而且完全没惊扰到她的睡眠。

    这家伙把戏很多,无时无刻都有不同的花样让自己不无聊,女儿居然也能配合无间,或许年龄相仿的同模拟较好沟通吧……唉!

    她难得偷个小懒,趴卧在床上看父女俩玩耍,顺道聊聊生活琐事,聊啊聊的就谈起稍早的事来。

    “她说人生苦短,她要把握当下的快乐,不想再考虑太多。”

    “听起来好扯,不过我同意人生苦短这句。”

    她斜睨他。“你不是一直都很及时行乐吗?”

    他嘿嘿干笑,相当有自知之明老婆说这四个字的潜在台词叫“不思进取”,立刻识相地低头继续逗女儿,以免自找死路。

    “不要鱼鱼。”递。

    “不能挑食喔,樊圆圆。”为父的义正词严教育女儿,难得那个超级溺爱女儿的人竟没有陪着胡闹,严正表明立场。

    “不吃鱼鱼。”很坚持。

    “樊嘉微,我说过了,从今天开始你要饮食均衡,我不会再纵容你了,偏食是不好的行为,再不听话把拔生气喽!”

    “不吃鱼鱼……”眼儿浮起两泡泪,可怜兮兮。

    真难得,此人今天如此具有长辈风范、如此坚定立场、如此威严帅气……不过……白痴!那是动物造型鸡蛋糕耶!这样也叫挑食吗?他根本是存心惹哭女儿!

    接收到太座警告的眼神,某人立刻收敛,不敢再玩。“好好好,那鱼鱼我吃,你吃狗狗。对了,龟龟要吗?”

    要吗?她偏头想了想,一时遇上人生最大瓶颈,难以抉择。

    不愧是樊圆圆的爹,很快便帮她想到解决方案。“不然我吃一半,龟头给你!”

    话未说完,一只抱枕丢来,正中脑门。

    “你在乱教女儿什么鬼?”什么……头啊!简直不堪入耳。是能跟两岁小娃说这个吗?有这种父亲……唉,她真的好替女儿未来的教育担忧。

    “乌龟的头咩……”他好委屈,这样也不对喔?

    女儿捂着小嘴,秀气地偷笑,显然看父亲挨打很乐。

    “樊圆圆!”他咬牙。“这是麻吉该有的反应吗?”起码也该替他哀恸几秒,抱个屈什么的嘛……

    这个人,都会恶搞到女儿的名字上头了,还想要人家有什么反应?

    大家来评评理,任何正常的人,谁会给女儿取名叫“圆圆”的?

    “哪里没有?还是中国史上的大美人,还拐到一尾笨蛋为她冲冠一怒呢!叫你读书不读书,学识贫瘠,这样我出去怎么说你是我老婆!”

    “……”

    由于她以死相拚,说什么都不肯让女儿取这个会从出生被一路笑到进坟墓的名字,他勉强让步,改换第二方案。

    “可是樊嘉微笔划好多。”她依然有意见,很怕女儿学写字时会生气地摔笔,从此怨恨父母。

    “不爽她还是可以叫樊圆圆啊!”本来就圆还怕人叫喔?他们是老实人,表里如一,不行欺世盗名那套。

    哼,讲得冠冕堂皇,明明就是记恨父母给他取的名字,也以牙还牙,报复到下一代身上。

    拗不过他的强辞夺理,她也认了,各让一步,就叫樊嘉微,小名圆圆。

    笔划多总好过和熊猫同名,她再也不能要求更多了。

    当娘的一把辛酸泪,如是想道。这个人完全没有一点父亲样,薛舒晏见他这副德行,愈想愈觉得无法信任,于是问:“你刚刚在跟圆圆说什么?”

    “你想知道吗?”那简单,才刚被修理过的人立刻忘记前车之鉴,朝女儿勾勾手指头,一副哥俩好的依偎姿态。“来,告诉妈咪,你刚刚跟谁一起玩?”

    “派大星叔叔!”答得好快乐。

    薛舒晏皱眉。“谁?”他们巷子里有这个人吗?

    樊君雅白她一眼。“你是不看电视的喔?女儿,告诉她!喔,是谁住在深海的大菠萝里?”

    “海绵宝宝、海绵宝宝!”

    “方方黄黄伸缩自如?”

    “海绵宝宝、海绵宝宝!”

    二部合唱,默契满点,薛舒晏却听得脸上黑线掉三条。

    “好?停!”她决定放弃,自行理解。“临江?”

    他们跟隔壁朱小姐依然不太熟,但是和朱小姐的男朋友熟到不行,这是极诡异的状况,但事实就是如此。与朱宁夜在街头巷尾遇上,最多问候几句:“你好。”、“吃饱没?”、“吃了。”、“谢谢。”再想谈下去就会冷场。

    可是和临江就不一样了,他也是话不多的人,可是她家白目的老公最懂得怎么调戏老实人,有办法连昨天晚上的菜色到床上用什么姿势都问出来,临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以致被认定呆到与派大星划上等号也不是没根据的。

    樊君雅双眼一亮。“老婆,我发现我们愈来愈有默契了耶,这是爱的证明。”

    不,这只是我太了解你痞性的证明。

    他眼中过分明亮的诡黠笑意,让她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他接着指向自己。

    “海绵宝宝。”小的那只继续回答,好快乐地手舞足蹈。

    他再点点小家伙鼻尖。

    “小蜗!”海绵宝宝最爱的宠物。

    他指指巷尾那个前任屋主兼巷内房东的住所方向。

    “蟹老板。”有够嗜钱如命又刻薄。

    又指了指前头神情复杂的女人。

    “章鱼哥!”好乖巧、好纯真,完全不知其父死期将至。

    什么?他居然跟女儿说她是章鱼哥?那个心肠歹毒的章鱼哥?那个阴险狡诈的章鱼哥?那个总是欺压海绵宝宝的章鱼哥?那个——

    秀致脸孔愈见扭曲,名为理智的那条弦终于宣告断裂,她忍无可忍扑上前去,气愤地张口便往他肩颈狠咬。

    “这就是传说中的家暴吗?圆圆快帮把拔打165——”

    “那是反诈骗。”他是笨蛋吗?

    “就是诈骗啊!有人骗了我的财还骗我的色,用合法的诈骗手法——唔!”好痛,腰也被掐了。

    “你真的嫌命太长了是不是?”

    她气得张口又想咬他,从很早以前就有被虐倾向的男人低低轻笑,准确无误地凑上前噙住朱唇。“圆圆说,想要一个弟弟。”

    “你想得美!”反正她是只会欺负他的章鱼哥嘛!

    樊君雅不理会她的推拒,坚定噙吮柔唇,轻尝舔弄,臂膀接抱住娇妻。“我对生不生第二胎是没什么特别的坚持,不过考虑到独生女会很寂寞,生一个给她玩也不错。”

    生一个给她玩?!有人宠女儿宠成这样的吗?

    “晚上哄睡小圆仔,来把那本剩下的招式练完吧!”

    “你的腰?”

    “……你就不能忘记它吗?”他悲情地弱了声音。

    年幼稚儿不解父亲悲愤,兀自天真地啃啃啃,发现小乌龟快被她啃过头,很守承诺地将掌心抓扁的半块鸡蛋糕递去。

    “吃。”

    “恶心死了,樊圆圆,谁要一颗满是口水的龟头啊!”

    “再让我听到那两个字你就死定了。”她阴沈地警告。

    他赶紧抽了张面纸帮女儿擦嘴,顺手捞起娃儿出房门,一面还传来父女俩正在上演的对峙。“吃。”

    “我才不要,来洗手。”

    “吃。”小小年纪的圆圆非常重承诺,说好的事情就一定要办到,她会很执着。

    “勋,你有够卢耶,这个性到底是遗传到谁呀……”

    还能有谁?她可不记得自己有这种一旦坚持就完全无法沟通的性子……

    她随后跟着走出房门,靠近楼梯口时,稍早的晕眩感再度袭来,像是被人掐住心脏般疼痛得无法呼吸。

    她蹙眉,难受地大口喘气,前头的樊君雅察觉到她的异样,回头瞧了她一眼。

    “怎么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她伸手抓住他,他一脚踩上女儿随手丢置在楼梯口的小布偶,失去平衡的身体被她向后拉,一起跌坐在阶梯间。下意识紧护住女儿的樊君雅,惊魂甫定地张大眼,与怀中人儿对瞪。

    “樊嘉微,我是不是警告过你,自己的玩具要收好,不能乱丢?”差那么一点点,要真跌下去,不头破血流也满天金条,要不是晏晏及时——

    他这才发觉她的异样,脸色苍白得全无血色。

    “晏晏,你怎么!”

    回应他的,是失去意识软倒下去的身躯。

    “我们发现樊太太左脑下方有块不寻常的阴影,目前仍无法判定是何原因,必须做进一步的详细检查,等报告出来才知道。”

    樊君雅坐在病床边,凝视妻子熟睡的容颜,医生的话一遍又一遍在脑中迥绕,无法控制内心涌上的惶惧。

    不管她脑子里那个不寻常的东西是什么,一旦脑部出现异状,都不会是简单可以处理的问题,他真的害怕……

    几乎是从他有记忆以来,他的身边就有她了,她很凶、脾气又不好、爱管东管西,不过只会针对他这样,他也习惯了什么都听她的,除了求婚那天。那一天,他告诉她:“只要今天听我的就好,以后我什么都会听你的。”

    于是,往后的每一天,冠上樊太太头衔的她,管得更严。

    管他日常作息、管他花钱方式,管他每天抽几根烟、管他口没遮拦、管他不准欺负隔壁的派大星、管他……

    她真的管很多,尤其在掌管家中财务上头,他一点藏私房钱的机会都没有,简直和巷尾那个嗜钱如命的蟹老板一样,有时都觉得自己很可怜。但是,也因为她缜密有条理地收支调节,他们在今年还清了房屋贷款,也开始规划了圆圆未来的教育费用,这些从来都不用他操心,他只要负责玩小孩就好。

    她凶归凶,他遇上低潮时,也看得到她温柔的一面,无论得意失意,她总在他身旁,甘苦与共,不离不弃!在她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时。

    她每次都不准他胡闹,那套“人生得意须尽欢”的说词全然不被采纳,可是在闺房情趣上,她也是尽可能配合他男人的下流幻想,只要不是变态得太离谱。她用这种方式在宠他。她是个好老婆,无可挑剔。他完全无法想象,樊君雅的人生中没有她会是怎样。

    一直以来,她都在为他付出,他知道自己孩子气、玩心重,让她太辛苦,如果不是选择了他,她可以过得更好,他真的亏欠她很多……

    就在他指尖轻触沈睡面容,爱怜而缓慢地抚过眼睫时,她睁开了眼。

    “怎么了?”他的表情很少如此严肃又正经的。

    “我一直没有问过你……”他顿了顿。“嫁给我,有让你幸福吗?”

    不会吧?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他竟然会问这种问题。

    “你不是总说,你年轻、帅气、潇洒、体贴又多金,嫁给你是三生修来的福气,要我有空时偶尔感恩一下吗?”

    “那,你幸福吗?”他完全不为所动,专注又问了一遍。

    既然他都问了,那她就不客气了。“你这个人,说话不正经,乱教小孩害我时时要担心圆圆的身心发展,还很爱欺负邻居,你不知道我每次看到朱小姐都很心虚,然后工作压力大就抽烟,每次说那是摧残健康你都阳奉阴违,比圆圆还难教;还有上次那个囚犯与典狱长的角色扮演真的很低级,为什么不是你穿囚衣被铐在床头动弹不得,这样我至少平衡一点!”她停了下来,对方难得不回嘴,认真聆听的模样让她好不习惯,再也批斗不下去。

    叹了口气。“但是,你很爱我、爱家、爱小孩,出门从来不用担心你会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交代的正事你都会做到,虽然爱玩爱闹却也懂得分寸,尊重我的想法还有我做的每一个决定,如果不是你,今天不会有这个在教育界做自己喜欢的工作的薛舒晏。”

    “所以?”

    她轻轻笑了。“当然幸福啊,笨蛋!不幸福干么要嫁给你。”

    “我以为是为了圆圆。”

    “不。是因为我看见你的决心,那种想改变自己,带给我幸福的决心。”结了婚都能离婚了,谁规定有小孩就非得在一起不可?如果他仍是原来的樊君雅,她不会与他复合,当时的分手绝非跟他闹着玩。

    显然这个答案让他满意多了,他轻笑,俯低了身子亲吻她,在她耳畔悄声说:“下次换我被铐在床头,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她笑捶他肩头。“我才没你那么变态。”**狂。

    “我只对你变态,其它女人,我一点幻想都没有。”

    “我知道。”要不然她打死都不会去配合那种一整个就很低级的游戏。

    “现在,可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老公是她的,稍微不对劲她随便一个眼尾都能瞄得出来。

    他身躯僵了僵,坐起身,思忖该如何欧口。

    “没关系,你就直接说。”

    “我……那个……刚刚医生……”

    “要不要我来说?”像是抓准了时机进场,孙旖旎推开病房的门,完全没有打扰到夫妻间的情话绵绵,又能准确切入关键话题的开端。

    樊君雅皱眉。“你怎么会知道?”啊,对了,他将小孩托给隔壁照顾,应该是临江说的。

    “我知道的事情比你以为的还要多更多。”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一刻,怎么可能轻易错过。她大步上前,指了指薛舒晏脑门。“你这里,有东西。”

    “你不能婉转一点吗?”樊君雅不爽地瞪她,一脸忧心地偷瞄老婆,怕她承受不住。还有,医生刚刚才跟他说的事,她怎么会知道……

    “你偷听!”

    “这么没品的事,我以为只有你才做得出来。”

    “不然……”

    “你们!可以稍微停止一下吗?”床上的患者开口请求。虽然每次见面都会例行性的斗几句,她只打断这一次不为过吧?

    “我到底怎么了,谁能说得更清楚一点?”

    “没怎么样。”孙旖旎抢先回答。“我知道我说的话你们很难相信,但这是真的,是医学也没有办法解决的事。你脑袋里的东西,不是具体的形物,而是一种能力,一种能够回溯时空的能力,不过它本身并不是属于你的东西,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人寄放在你这里的,因此你无法驾驭它。但是当你情绪非常强烈时,有可能会不由自主地引发它——”

    “你该吃药了。”樊君雅忍不住打断。从头到尾没一句听得懂,果然44巷愈来愈多疯子,他开始考虑要不要搬家了……

    “不然你怎么解释中午、还有今天下午的事?如果不是你老婆用这种能力救了她学生,她会成为植物人,如果不是你老婆,你会骨折躺一个月的病床……她的能力太微弱,只能回溯到她身边前几秒的事情,再多就没办法了,但是这种能力不是她能承载的,每发生一次就会耗损自己的寿命与体力,更别提是一天内用两次,会头晕目眩,虚弱到昏倒并不意外。”

    “你愈说愈玄了。”也让他更想按铃请精神科医生过来了。

    孙旖旎彻底放弃那个老是和她唱反调的男人,转头问当事者。“你呢?相不相信我?”

    “坦白说,这种事真的让人难以置信……”但是,她没有办法怀疑她。而且对方能点出她身边所有发生的事情,连她会头晕目眩的虚弱感都说出来了,尤其后面这一点,她并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我……相信你。”

    “我还是不懂,你干么要跟我们说这么多?”樊君雅忍不住又插嘴。这好像不关她的事吧?她那么努力说服他们要做什么?

    “你以为我想啊?”不提还好,一提就满肚子不爽,孙旖旎逮到机会就开始靠夭。“你们这对有多难搞你知道吗?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去帮愚公搬那座山都不想管你们的事,谁教我家主子刚好把东西寄在你老婆身上,就算是寄放,也已经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她不同意谁也拿不回来啊……”

    “是怎样?把我老婆的身体当寄物柜了吗?”听起来让人乱不爽一把的,尤其那个东西还会危害到她。

    就理论层面而言,是这样没错。不过他没资格不爽,严格来说他还是受惠者,有什么立场表叫?

    “那现在是怎样?到底要不要让我拿回来?”

    樊君雅看了看妻子。“假设她说的是真的,那我不希望你留着这种你自己也无法控制的事物。或许那可以替我或圆圆化解一些灾难,但如果要用你的寿命来换,说什么都不值得。人生嘛,本来就有一些自身无法掌控的小灾小难什么的,偶尔流点血还可以促进血液循环、新陈代谢,而且也只有几秒而已,又不能回头去买这一期的乐透开奖号码——”

    “好了、好了,闭嘴。”就知道他感性不了多久,为免他愈说愈不象话,薛舒晏哭笑不得地阻止。“我知道你的意思,没有什么会比让我好好活着和你白头到老更重要,这样就可以了。”

    “所以,你是同意让我取回那样物品?”

    薛舒晏想了想,相信她好像也没什么损失,于是点头。“我该怎么做?”

    “你什么都不必做,我来就好。”只要她同意,就没问题了。

    也不给人喘息或后悔的机会,孙旖旎双手结出一朵状似盛开的莲花,迅速变换了几道手势。就在樊君雅思考她手指怎么都不会打结的时候,浅浅的光亮在她指尖聚集,缓慢凝成愈来愈明显的柔光。

    他实在很不想象个乡巴佬一样张口结舌,这种把戏有点功力的魔术师也能变出来……就在他还在自我说服的当口,一颗圆形的透明小球已然凝聚成形,落在她摊开的掌心之间。那颗小球中心,缓慢浮现某个像是中文的字体,他正待看清,孙旖旎迅速收进掌内,回瞪他一眼。“看哈!”

    好歹它也在他老婆身上寄放了这么长一段时间,看看都不行?小气巴拉……

    “终于又搞定一个了。”她吐出长长一口气,有够累。

    又?一旁的樊君雅不经意捕捉到孙旖旎的细喃声。

    所以他老婆还不是唯一被寄放的那个?他开始有一点点同情她了。

    “你那哈主子的一定很恨你……”一记杀人般的目光狠瞪过来,他无辜地耸耸肩。“本来就是咩,这摆明了就是存心要整人……”铁定恨很大。

    孙旖旎愤愤地转身,走人!

    樊君雅不确定该怎么看待这件事,不过后来为求保险起见,他让薛舒晏做了一连串精密的检验,医生说她确实无任何异状,健健康康帮他生第二胎都没问题,他才安心。无论真相究竟为何,总之老婆没事就好。

    不过说出去的话,他就一定会做到,于是他找了一天,向她兑现那个在医院许下的蹂躏计划。

    “快,尽你所能,粗暴地摧残我吧!”被反铐在床上的男人,浑身赤luo,非常兴奋地期待着。

    这男人真的很变态……哪有人反铐自己,求对方凌辱他的?

    薛舒晏轻笑,并没有如他所愿地粗暴,而是俯身温柔厮磨,啃咬他下唇。“什么叫粗暴?”

    “你很朽木耶!”枉费他调教了这么多年,一点变态手法都没学会。他好心提醒她。“抽屉里有教学示范,第七十八页,参考一下。”

    连页数都背起来了?

    薛舒晏好奇地依言打开抽屉,翻开那本情色书籍导本之鬼畜篇,那些撕扯啃咬啦、挑逗折磨又吊着对方不让人得到满足……之类的内容,她才看两页便丢到旁边去,选择用自己的方式,轻柔地抚触、亲吻。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怎么做能够令他得到快乐。

    他闷哼,硬是压下呻吟。“老婆,这样太温柔了啦!”没有人蹂躏会这么怜惜又服务周到的,而且……天!灼烫欲望几乎在软软掌心的服务之下缴械投降的当口,他真的丢脸地呻吟出声了。

    “你不喜欢吗?”她笑容愉悦地问。

    “喜欢。”就是太舒服了才不对啊,这不是他的本意。“我本来是……”

    “是你说要让我为所欲为。”掌下灼热的身体,正因强烈的渴望而隐隐颤抖,她没折磨他太久,缓缓地将他纳入柔润身躯——这就是她想要的为所欲为。

    他畅意地吁了口气,迎合她身体厮磨的步调,共舞出缠绵入心的欢爱旋律。

    “我平时很白目,常惹你生气,你不想乘机发泄一下吗?”他以为她至少会小小恶整他一下,报报那个章鱼哥之仇。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

    “你还是可以蹂躏我。”现在后悔的话,不会太晚喔。

    她轻轻笑了,拿钥匙解开床头的情趣手铐,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他停下动作,全无心理准备地愣住。“你说什么?”

    她又说了一次,附加一句更长的解说。

    得到自由的双手,死命地抱紧她,翻身压住她,狠狠地、疯狂地与她彻夜纠缠——

    也是在那一夜,他们制造出第二颗小圆仔来。

    只因为她状似不经意,又像是早已酝酿许久,只待适当时机吐出的话语!

    我爱你。

    还有更长的那句——

    我爱你,君雅。你曾说过,我从来没有对你讲过这句话,其实从你十八岁第一次向我告白时,它已经在我心里说过千万遍了,你知道吗?如果人生没有早知道,那么这一刻,我必须让你知道才能无憾的,是这句话——

    我真的,很爱你。

    全书完!

    编注:

    *关于白狼临江与朱宁夜的故事,请看【绮情之等待篇】橘子说789《换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易命最新章节 | 易命全文阅读 | 易命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