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易命 > 番外之一 爱与恨

易命 番外之一 爱与恨

作者 : 楼雨晴
    好东西要跟好朋友分享,临江相当奉行这一点。宁夜今晚煮了好吃的奶油海鲜烛烤面,他想到旎旎一个人住,有好吃的都会多准备一份给她送过去。

    到了门口,大门没有关,他就自己进去了。

    他常常来这里,几乎是他第二个家了,所以她都不关门的,反正小偷要偷东西也不会来44巷,想劫财劫色的遇到旎旎算对方没长眼。

    他放下食物。因为客厅没开灯,他轻易便能察觉卧房透出的光亮,而且不太像是一般日光灯或苹果光之类的光线,却是带些萤白的亮点。他好奇地走上前,以为她在施什么法术。

    但是没有,她趴卧在床上,望着玻璃瓶。他从来没有看过她如此郁郁寡欢的模样。那只玻璃瓶里,装了几颗透明小圆球,精准点形容,有点像是他上次经过公园,看见小孩子在玩的那种肥皂水制造出的小泡泡,透明的,由不同的角度看会有不同的光彩色泽。

    不同的是,旎旎的比较漂亮,还带点晕黄色的光芒,包裹在光芒里的是一个中文字,每颗都不一样。

    “旎旎。”他蹲到她身边,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不过他就是觉得她似乎心情很不好。

    孙旖旎指了指玻璃瓶内的小球。

    “如果是你,这些字会怎么排列组合?”

    临江依言又看了一遍,很认真地思索。

    有“你”、“我”、“寻”、“怨”、“莫”……

    它们在眼前飘来动去,他看得眼花撩乱。

    “很难吗?”她将头枕在手臂上,表情好泄气,闷声道:“我找了好久,真的好久,整整一千年了,才找到这些,他只留给我这些……”她……不会是要哭了吧?

    临江惊慌失措。“可是,他有留讯息给你啊,那就表示他应该是希望你继续找下去吧!”

    “我以前也是这么想,可是现在……”樊君雅说的没错,其实她心里早就有答案,只是不想面对而已。

    他在恶整她,因为不甘心,因为怨恨,存心要她像无头苍蝇一样忙得团团转,又净将它寄托在一些很棘手的人身上……

    临江知道她说的人是她的主子,除了他身上的元灵丹以外,她一直在寻找主子最后留给她的讯息,而且自责是自己害得主子几乎元神四散,灰飞烟灭。

    那个人!不,不算人,是神,她说被她害得很惨的神。

    “莫寻,我怨你。”排起来挺顺的。

    “可是我觉得,应该是:『你莫怨,寻我。』说不定他在等你。”

    孙旖旎哼笑。“有时候真羡慕你。”总是活得那么乐观。

    “我和宁夜等了一千年才等到这辈子,随便一个人听了,都会觉得这是在恶整我们吧,可是如果没有那么深的感情,我们怎么等得到?所以你家主子敢放心让你四处寻找他留下来的讯息,就是肯定你会愿意为他奔波啊,这难道不是感情和信心吗?而且,他都快元神散尽了,还把最后的法力用来保存这些字,寄托在不同的人身上等你发现,怎么看都觉得满用心良苦的。”

    她笑了笑,没反驳他。

    他现在和朱宁夜在一起,满脑子都是甜蜜的粉红色泡泡,能够这么单纯乐观也算难得,她并不想戳破他那份纯真,说她和主子其实不是他想的那样。

    那个人,绝对绝对不会对她有那种临江所想象的感情存在……

    可是,她还是得找,那是她欠他的。

    叹了口气,她认命地继续思索下一个该如何取回。

    要到什么时候,她才能拼凑出完整的句子?他难道不知道,中国文学就这么奥妙!

    移个标点符号意思就会完全不同了,何况是拼凑句子?可恶,这真的很恶整呀——

    附录〈绮情街秘史〉

    〈秘史一〉

    临江为本巷人气王,几乎从老人到小孩、人类到兽类、有形体到无形体的……涵盖范围百分之百,或许因为他憨厚耿直又善良无伪的性情,让人无法不喜欢。

    平日看起来很喜欢捉弄他的樊君雅,也见不得别人欺负他……不过除了樊君雅,事实上也没人会欺负他。

    欺负例子如——

    家里妻管严,不准抽烟,于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樊君雅自己蹲到门口偷抽两根,刚好临江回来,抓包个正着。

    “那个……舒晏说,要是看你抽烟要告诉她耶。”临江好心先告知。

    “你想当抓耙仔?如此没格,我对你太失望了!”

    “可是……”受人之托不是应该忠人之事吗?临江顿时陷入天人交战,左右为难。

    樊君雅不由分说,拉下他齐齐蹲萝卜坑。“来来来,我们聊聊。你都不觉得我很可怜吗?”

    “哪里可怜?”他觉得舒晏人不错啊,娶到那么好的老婆,应该很幸福才对。

    “我不说你都不知道!我家那婆娘管我多严你知道吗?赚的钱要上缴国库,一点藏私房钱的机会都没有。和狐群狗党出去都得由皇太后先批准,拜托,那是男人正常的社交应酬,她懂什么?不能抽烟、喝酒不能超过三杯,这样一点都不MAN好不好,全世界都知道我妻管严,男人的面子往哪摆,你家婆娘会这样要求你吗?”

    你家婆娘……他发现他喜欢这个词。

    临江嘴角咧开大大的笑容。“我家婆娘不会管这个啊。”

    啧,笑得像个呆瓜,每次一提到朱宁夜就这样,没救了。

    “看吧,所以我就说我比你可怜……”

    “因为我都会自己把薪水交给她,去哪里都会带着她,她不去我也不想去了,酒和烟我也不喜欢……所以我也不晓得她会不会管耶!要问她吗?”

    樊君雅张口结舌。

    妈呀,这是哪里来的怪物……

    尚未从震惊中回神,他耳尖地听到屋里头传出的脚步声,已来不及将香烟熄掉,就算熄掉残留的味道也瞒不过……在他想出该怎么办时,人性黑暗面已先替他做出决定——

    薛舒晏一打开门,看到的便是蹲在门口与邻居聊天的丈夫,好难得没欺负人家,一副哥俩好似的态度有够亲切,而临江嘴上叼了根烟,一点都不符合他平日朴实憨厚的形象……

    “老婆,出来倒垃圾啊?我来,我来,你休息。”樊君雅态度自然无比,全无一丝心虚,后头那人简直无法置信。

    你嫁祸!临江瞪大眼,错愕的眼神流露控诉。

    兄弟,你就担待点,我不想回去又被铁沙掌伺候。

    而后,好死不死像约好似的,朱宁夜也开门想找他回家吃饭——

    “你抽烟?!”她好惊讶。他什么时候学会的?她一点都不知道。

    “啊!”临江惊吓得烟从嘴巴掉下来。

    如果抽烟是会让舒晏生气的事的话,同理可证,宁夜应该也会不高兴。他顿时慌了手脚。“宁夜你听我解释……”

    “进来再说。”

    这样是表示……生气还是没有?

    临江好忐忑,进屋前回望一眼对他满脸抱歉的樊君雅……

    旎旎,你说的没有错,人类真的好邪恶!

    〈秘史二〉

    樊君雅生平最讨厌的事情有两件,一是拍他的头叫他小弟弟,二是以嘲笑的口吻喊他——

    “张君雅小妹妹,你老婆叫你回家呷泡面。”

    就是这句。

    他随便丢去一眼,回道:“我姓樊。”

    “喔。樊君雅小妹妹,你老婆叫你回家吃泡面。”从善如流。

    恨,真的好恨。

    拍这支广告的人是跟他有仇吗?

    从这款泡面上市以来,他的名字已经达到人见人笑的地步,更恨的是厂商愈赚愈多,还得寸进尺地给他出点心面,一直捏、一直捏、一直捏……

    连他女儿都爱吃。

    樊圆圆!你为什么不爱王子面、不爱科学面,偏要爱见鬼的张君雅?害他时时要听老婆说:“君雅,去买张君雅给圆圆吃……”呜!连老婆都嘲笑他。樊圆圆我恨你,明天我立刻去户政事务所改名,让你也被笑一辈子……

    此恨完全让他达到失去理智乱迁怒的地步了。

    “嗨,张君雅,来买张君雅啊?”好错乱的语法……

    今天已经受够刺激的某人,没精打采地瞄了眼跟他打招呼的44巷美丽双胞胎,好无力地说:“我姓樊、我姓樊,我真的姓樊!还有,我不是小妹妹……”停了下,他补充一句:“也别叫小弟弟。”

    “原来你是人妖?!”双胞胎姊妹花好惊讶,真的看不出来耶。

    “……”为什么会这么难沟通?

    马的!他要搬出绮情街!

    〈秘史三〉

    这是未证实的传言,却已行之有年。听说啊听说,朱宁夜、临江、孙旖旎在玩三人行呢!虽然是住在朱家,不过临江常往孙家跑,而最神奇的是大小老婆还处得很好,能够妥善分配时间,都不会争风吃醋,两个女人都待他极好,真是太神奇了。

    在外人看来,44巷的居民,每个行径、想法都让人难以理解,因此,雾里看花反而更挑起好奇心,茶余饭后总要聊个几句——

    不过,反正绮情街未证实的传言有太多太多了,也不差这几项,当然也没人会无聊地想去求证就是了。

    于是,传言依然是传言,传言依然有很多,传言依然未证实……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易命最新章节 | 易命全文阅读 | 易命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