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易命 > 卷十 婚姻

易命 卷十 婚姻

作者 : 楼雨晴
    三年后

    上完今天最后一堂课,薛舒晏回座位整理私人物品。下学期换研究室,几名男、女同学自告奋勇要来帮忙搬书,目前已大致整理就绪,就剩两箱用不到的书和杂物要搬回家。

    自从毕业后,她接受母校聘任,成为系上最年轻的女讲师,平易近人的个性加上年龄相近,一直深受男女同学喜爱,女同学会来找她谈感情事,男同学的情书也收过不少,公开已婚事实后,碎了不少纯情少男心。

    “师丈会来接你吗?”书由男孩子搬,女孩子手上只帮忙捧几迭期末报告往校门口走,一面闲聊。

    “应该会吧。”薛舒晏思忖。刚刚通电话时,他已经往这里来了。

    “你有见过师丈喔?”不例外也啃到几片香蕉皮的男孩子,好奇一问。

    “有啊,超帅、超年轻,而且是很红的时尚Model兼广告明星喔。”那骨架、那身材、那脸蛋,整个没话说!孩子,你死得很瞑目啦!

    “意思是我很老?”薛舒晏斜睨满脸梦幻兼冒粉红色泡泡的女同学。

    “啊,不是不是,我是说老师思想前卫,也赶上姊弟恋风潮,可见得老师魅力无边,才能将这么帅、条件优到爆的男人套得牢牢的,对你死心塌地啊!”为了期末三学分,极尽狈腿之能事。

    薛舒晏浅笑不语。

    “老师,可不可以拜托你帮我要张师丈的签名照?”吃不到,贴上床头流流口水兼养眼也好。

    她沈吟了下,很保留地说:“我问看看。”主要是不想让某人太自恋。这些人要是知道他私底下的真实面目究竟是什么痞德行,包管少女迷恋的梦幻泡泡尽数破灭,连个渣儿都不留!

    说说笑笑中,接近大门口时,男同学止住步伐,像看到外星人似地张大了眼睛,表情极错愕。

    “那不会就是师丈吧?”真的……出乎意料的年轻!而且手臂上还攀了只甜美可爱的小女娃,甜美圆润的苹果脸,让人看了就喜爱得想捏两把。

    答案揭晓——

    抱着女娃儿走向他们的樊君雅,扫了纸箱一眼。“怎么不叫我过去帮你搬?”

    薛舒晏笑睨他。“你前天不是才闪到腰?”

    话尾一落,樊君雅呆愕,男、女同学浮现一丝同情。“是喔?师丈体力好像不太好?”

    也对啦,时尚气质男模嘛,天生是走伸展台的,完全没办法想象那双优雅修长的手来当苦力。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宛如利箭的话语插进某人受创而鲜血淋漓的心窝。

    “老婆你好过分!”樊君雅一脸悲愤,似是男性尊严深受羞辱。

    薛舒晏完全不理他,径自招呼学生将纸箱搬进后车厢。“那师丈为什么会闪到腰?”有人好奇道。

    “不要问!”某人突然展现生平仅见的男子气概,喝然阻止。

    “为什么?”

    “……”因为很耻辱。呜……

    人类劣根性就是这样,愈叫他不要问,就愈会问。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啦!”

    薛舒晏似笑非笑,瞥了丈夫哀怨的表情一眼。“没什么,搬东西闪到的。今天谢谢你们的帮忙,后天见。”

    挥别学生后,樊君雅要死不活地,将车钥匙抛向她,一点都不觉得让女人开车,自己赖进后座纳凉逗小孩,在外人看来是多怪异的画面。

    他们家圆圆非常爱把拔,有他在就不会安分让妈妈抱。

    系好安全带上路后,她调整后视镜,分神瞥他一眼。“干么呀你,那是什么表情?”

    “你打算要拿这件事来嘲笑我一辈子吗?”呜……

    哪有一辈子?也不过就前天晚上才出炉的笑话,原则上还在新鲜赏味期。事实的真相为何?不用VCR倒带,几句话就可以交代完。

    一切皆起因于前日夜里,哄睡了娃儿,准备进行夫妻之间的亲密情事,某人白目个性又发作,觉得他们的房事过于制式化,提议来点不一样的。

    “你又想搞什么了?”之前上网买一堆护士服、兔女郎装之类的哄她穿,以满足男人变态的想象欲,这她都认了,有一次做到一半还下床拿小黄瓜进来,她当下整个变脸,直接一脚朝他踹过去。

    他敢拿那种东西靠近她,她就立刻让他死!

    “我只是肚子饿。”他好委屈地揉揉小腿瘀青。“我想说你现在应该没心情帮我做生菜色拉,想直接啃几根补充体力再战。你是想到哪里去了?”

    “最好是,有本事你就给我一边做一边啃你的小黄瓜。”

    做就做,还怕你不成?老婆的战书,没有不接的道理。

    于是,他还真的一边和她在床上激战得风云变色,一边啃两口小黄瓜,偶尔还问她:“你要不要吃一口,今天的小黄瓜挑得好,很新鲜。”“……”此人之白斓,已经无法让她精准地用中文来形容了。他这个人性子痞、玩心重,就算让他活到一百岁也不会改变,而这样的特质用到夫妻情趣上头时,一整个就是变态又下流。

    不过,那也仅止于家庭生活的情趣,在正事上他懂得拿捏轻重,因此在可以配合的范围之内,她也会尽可能地满足他独特搞怪的夫妻情趣。

    这一次,则是他心血来潮,拎了本《**姿势100招大汇集》的情色绘本回来,兴冲冲地邀她来实地操演。她推拒了一个小时,实在拗不过他百折不挠的缠功,哄睡了女儿后,勉为其难被他拉回卧房。

    成功让他尝试了几个姿势,当然也有几个真的太不象话,后脑勺挨了她几掌,然后就在进行到火车便当式时,惨剧就这么发生了……

    闪到腰。

    天哪!有哪个男人在爱老婆时会闪到腰,两个人摔成一团的?!丢脸丢到太平洋,上中医诊所推拿问诊时,他一整个支支吾吾,全程含悲带辱。最后,还被她的学生质疑体力不好……这绝对是他毕生抹不去的耻辱!

    “我说过,是被蟑螂吓到,是蟑螂!它如果不要从我脚边爬过去,我本来可以把那一百招都试过一遍的!”他再次用力重申。怎么可能体力不好?他体力好得很!再战个三天三夜都不成问题!

    啧,男人,一提到体能问题,就像被踩到尾巴的老鼠一样吱吱乱跳,这时候不顺他的毛摸,她就没得安宁了。

    薛舒晏无奈地轻瞥他一眼,如他所愿地改口。“我知道,是那只蟑螂不对,破坏你一展雄风的机会,否则我真怕明天我会下不了床。”唉……够卑微了吧?很多时候她常觉得自己是两个孩子的妈……

    “知道就好!”他扬着下巴轻哼。

    怀中的女儿似乎觉得他这个表情很有趣,也学着他插腰。“哼哼——”

    “臭圆圆,干么学我!”

    “学学!”小娃娃重复,被哈她痒的爹地逗得直发笑,凑上嘴啾了他一口。

    “唉呀,这是你妈咪的权利,不可以乱亲!你要知道,她醋劲很大的……”

    到底是谁醋劲大啊……还不是为了满足他大男人的虚荣心,完全不吃醋的话,她家老爷又会很受伤……

    唉!不着痕迹再叹一口气。她真的是两个孩子的妈,而且大的那个更难养……

    见那对父女又玩成一团,她摇头轻笑,心房漾满柔软浪潮。

    回想当初意外怀孕时,她虽然措手不及,却也很快便调适好自己的心情,做了迎接新生命的准备。

    多了这个小孩,原先的规划全被打乱,都得重新再计划。

    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结了婚,他除了工作之外的时间,几乎都陪在她身边,怀孕期间,小心翼翼呵护她,不敢让她有丝毫的不顺心,事事周全得几乎要把她奉为皇太后,他总是说:“你不开心的话,宝宝也会不开心,宝宝不开心,生出来就会不可爱喔!”

    然后出生那一天,他由护士手里抱过宝宝的瞬间,满心的期待霎时被震惊给击垮,他无法置信地看着怀中那个圆圆的大眼睛、圆圆的脸蛋、圆圆的小手、圆圆的身体、还有他怀疑根本就有○型腿的圆圆的小腿,从头到脚一切都是圆圆的……当下,他便崩溃地喳呼!“怎么可能?!这颗圆圆的小球是哪里来的?我这么帅气,女儿怎么可能长成这德行?她一点都不像我,老婆你一定有讨客兄……”

    她阴沉沉地看过去。“你想死就再说一遍没关系!”女儿长怎样是她能决定的吗?讲这什么浑话!

    虽然说是这样说,但樊君雅真的很疼爱女儿,而且到目前为止,完全没有再生第二胎的打算,一副就是只要有这个宝贝就够了。

    她想,他之所以爱死了女儿,应该是觉得当初就是意外有了圆圆,她才会答应回到他身边吧!

    她始终没有跟他明说过,孩子其实根本不是主因……

    看到前方“绮情街”的路牌时,她熟练地转动方向盘,将车开进44巷里,另一手启动遥控开启车库铁卷门。

    房子是在生了圆圆之后的某一天,他突然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一路上神秘兮兮,怎么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重回到这扇门前,他才将钥匙交到她手中,轻轻对她说了声:“欢迎回家。”

    她无法形容那一瞬间的感受,震撼、心悸、感动……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你说,要我想想你要的究竟是什么。我想了又想,终于明白,你要的只是一个家,一个安稳的家。当初离开这个家时,难过的不是只有我,你也一样。所以,不只为你,也是为我自己,我找回我们共同的家,也找回记忆中的幸福。”

    44巷绝对不是极阴极煞的不祥之地,这里埋藏了太多快乐的岁月记忆,也是他未来要创造幸福的地方——与她一起。

    他想,做了再多浪漫举止,都不及给她一个家重要。

    上天对她并不公平,她小小年纪便失去双亲,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对她来说,是何其珍贵,他却一直都没有想通这一点,总是做一些白目的事情惹她伤心难过。

    她后来才知道,他那么拚命工作究竟是为了什么,而且还猛向她抱怨:“那个姓孙的前屋主简直是狮子大开口,没人性极了!像是算准了我非买不可似的,有够诡异,买得我心好痛……”

    明明是两人私底下的谈话,竟不知怎么地传到那位孙小姐耳中,对方得知后,也回呛他:“加上我劳心劳力的演出费用,还算是杀必思友情价给你了!不知感恩的小表!”

    “谁是小表?”他已经沦落到连个二十出头的小女生都可以这样呛他了吗?大爷他这辈子最恨人家叫他小表。

    “姊姊我叫你小表还算抬举你了!”叫他喊声姑奶奶都不为过!

    “……”一旁的她完全插不上话。

    这两个人只要凑在一起就会斗个几句,而且愈斗到后面,内容愈无脑。

    薛舒晏停妥车后,后座的男人已经先行抱女儿进屋,再将后车厢的纸箱一一搬进去。她随后要关门时,隔壁的住户也正好回家。

    是个生面孔,以前没看过。

    她笑笑地打招呼。“嗨,你是新搬来的?住敖近吗?以前没看过你。”

    男子下意识退开一步,旋即又困惑地抓抓头,像是不明白自己退开做什么,她又不会咬人……

    她好奇地打量他。“你住棒壁?”她记得隔壁住的是一名单身女子,个性矜冷,很难熟得起来,所以虽然只有一墙之隔,对她的熟识也仅止于:女子叫“朱宁夜”,目前27岁,单身,容貌标致,没有男朋友,也不曾见过她带异性回家或与谁交好,就这样。

    也因此,这名男子竟能拥有她家的钥匙,还登堂入室,怎不教人好奇万分地多看几眼?

    像是要对自己方才的失礼做些补救,对方惑直一笑,还多礼地鞠了个躬。“你好。我叫临江,姓……孙吧,应该。”

    应该?

    不得不承认,44巷奇人异士真的愈来愈多了。

    她轻咳一声,重新堆起敦亲睦邻的亲切笑容。“我住56号,就在你隔壁,有问题的话可以来找我,我叫薛舒晏,丈夫姓樊,你也可以喊我樊太太。”原因是她家那个幼稚鬼很爱别人这样喊她,听了可以心花怒放一整天。

    “好的。那我要回家陪宁夜了,再见。”

    这个新邻居,比朱宁夜亲切好多,这两名个性南辕北辙的人,究竟是怎么凑在一起的?

    走了几步,像是在思考什么,临江搔搔头,有些迟疑地回过头问她:“我们以前……是不是有见过?”总觉得……很面熟的感觉。

    “应该没有吧。”薛舒晏浅笑。她自认自己的记性还算不错,像临江这种气质特殊的人,如果见过一定会有印象。

    “是吗?”临江偏头想了想。

    或许真的是错觉吧。他转身进屋,本来就不会想太多的单纯个性,很快便将这个小小的疑惑抛诸脑后。

    又是新学年的开始,送走了旧生,迎来新生,再看着他们在大学生涯中由青涩中逐渐蜕变、成长……

    薛舒晏觉得,教学真的是一门很有意思的职业,她在这份工作中找到热忱与趣味。而被她教过的学生中,有不少在毕业后的几年都还会回来探望她,与她聊聊近况,像眼前这个就是——

    “所以,你现在在这两个男生当中犹豫,不晓得该接受哪一个才好?”

    “对呀。”女孩摸摸发尾,表情甚是苦恼。“同事大我五岁,个性稳重,对未来很有规划、也很会照顾人,跟他在一起真的很轻松,什么都不用烦恼。然后同学是四年相处下来的,也追我追得很诚恳,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他总是知道怎么逗我开心,跟他在一起很快乐,不过他对未来好像没什么想法,个性又痞,是比较及时行乐的那种人。”

    薛舒晏面带微笑,耐心地侧耳倾听。“那你比较喜欢哪一个?”

    “痞子同学。”女孩连考虑都没有。

    “你有没有想过试着改变他呢?”选择稳重成熟的同事,是比较省事轻松,但是她会犹豫,就表示对痞子男还有感情,舍不下。她并不是十八岁的梦幻少女,当然也知道现实生活的重要,但如果是以一辈子的幸福做为考虑的话,要相处一生的人,若无相当的感情基础,幸福并不完整。

    “如果连未来的保障都不能给你,那还谈什么爱情?如果他真的在乎你,就应该要为你做到这点最基本的改变。”

    女孩思索着她的话,反问:“那老师,师丈小你四岁,你曾经也面临过类似的取舍吗?”

    “当然。”两人一同走出教学大楼,女孩非常尊师重道地走在前头帮她开门。

    “我曾经有很多机会可以离开他,选择更轻松的人生道路,但是最后我还是留在他的身边,因为我在关键时刻看见了他的改变,也看见他努力想给我的未来,但是最重要的原因是我自己知道,就算我可以再去喜欢另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像爱他那么地爱。

    “所以你应该想的,是你对他有多爱?爱到能够包容、努力到什么程度?一百分喜欢却只有五十分满意度的男人,和一百分满意度却只有五十分喜欢的男人,你要怎么取舍?我选择了只有五十分满意度的男人,然后努力将它提高到七十分。”而且这辈子再也不能要求更高了,回忆那个男人一连串的白目事迹,她颇心酸地想。

    女孩专注思索着她的话,行经施工中的地带,顺口回问一句:“女生宿舍要整修啊?”

    “嗯。前阵子近七级的大地震,墙壁有龟裂痕迹,基于安全上的考虑,再加上女宿近几年床位一直不太够,楼管方面提出后、校方通过决议大范围整修扩建。”

    女孩点头。“那天晚上的地震真的好恐怖,所以说啊,早知道就多享受几年,人生苦短,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谁知道,把自己搞得那么辛苦干么……”

    “是啊,早知道。”

    可惜世上没有早知道,很多事情,发生就是发生了,千金也换不回早知道,否则人生又怎么会有这么多遗憾……

    女孩清扬的笑声在她耳边回荡,接着,耳边一阵轰然巨响,笑声停止。她只觉眼前一阵昏暗,九月天艳阳依旧暑气逼人,但她雾茫的视线几乎看不清楚……

    痛。紧紧掐住胸口的痛楚,几乎令她无力承受。早知道,如果早知道,只要一伸手就可以……

    “老师?”轻柔的呼喊近得恍若就在耳边。她甩甩头,视线恢复清明,女孩清秀的脸庞倒映在眼瞳。

    刚刚……怎么了?

    她思绪一阵恍惚,彷佛有一段衔接不上的空白……

    “……所以说,早知道就多享受几年,人生苦短,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谁知道,把自己搞得那么辛苦干么……”

    她莫名地神经一阵紧绷,说不上来的冲动,让她伸手抓住女孩手臂,紧得掐痛了对方。

    “老师?”被迫停下脚步的女孩,显然对她的举动感到无比困惑。

    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举动,薛舒晏亦茫然自问:我在做什么?

    她正欲张口,前方一阵轰然巨响,震痛了耳膜,也震得两人瞬间呆滞。

    望向眼前成堆倒落的钢筋,两人面面相觎,好半晌无法从诡异的沉默中顺利开口。

    “我刚刚……是不是死里逃生了?”努力挤出声音,女孩干涩僵硬地问。再晚个几秒,她应该会和那堆钢筋躺在一起,不死也重伤……如果不是老师及时拉住她的话。

    “似、似乎是。”薛舒晏的错愕并不下于她。

    只是这么一伸手,三秒钟的时间,挽回了一条豆蔻年华的生命。

    “哇!”慢慢反应过来,短瞬间情绪大起大落的女孩惊叹道:“老师,你救了我一命耶!是未卜先知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伸出手?她自己也无法理解,愈去思索,脑袋愈昏头好痛!

    “所以我就说嘛,人生苦短,以后的事情谁知——老师,你还好吧?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可能……有点中暑吧。”

    头愈来愈晕了,她好想吐。

    “那不然,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一下,我请您吃饭?”

    “嗯。”她闭了下眼,视线恢复正常,轻轻吐了口气,决定将无法解释的困惑抛诸脑后,不再去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易命最新章节 | 易命全文阅读 | 易命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