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娘子晚安 > 第六章

娘子晚安 第六章

作者 : 可乐
    因为雨势,加上淹水的关系,季泽翔又多绕了十几分钟才回到诊所,车子一停进院子,他回过头却发现女人仍坐着,但身子半倒在一旁。

    心一凛,他下车冒着雨冲到后座打开车门,却看到她又突然坐了起来,白里透红的粉脸染上两酡嫣红地微眯着眼,对他傻笑。

    这小丫头不会第一次喝酒吧?

    季泽翔懊恼的想,却感觉她抱着他脖子的力道大到让他一时间在这个半弯着腰、钻进后座的姿势下,无法挣开。

    他只有任她紧勒着,大手轻拍着她的背安抚。“没事没事,那只是感觉,你不会真的飘出去的……”他边说边抱着她退出后座。

    雨仍下着,他抱着乔昕棠冲进屋子才发现屋里一片黑暗,连平时晚上会点上的夜灯都没亮。

    “震爷你在吗?”

    他疑惑地连喊了好几声没得到回应,正觉得奇怪,便听到乔昕棠嚅着声开口。

    “爷爷……不在……去研习会……”

    得到答案,季泽翔随即回过神,想到乔昕棠一身湿,于是直接将她抱进她的房间。

    季泽翔的脚步一定,让她坐在和式房间的地板上,才开口:“小棠果,没事了,你松手,哥先去帮你放一缸热水让你泡泡澡,你泡完就不飘了。”

    不知道是因为吃了酒糖的关系,还是因为他身躯辐射出的热度,白微感觉身体温暖,舍不得松手。

    当耳底落入他柔软的低嗓,她略松开手,盯着他的脸问:“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近在咫尺的那双眼因为哭过仍带着水气,澈亮却藏着轻愁,定定瞅着,像是坠入那一汪忧郁当中,莫名让季泽翔揪心了起来。

    他像着魔似的拨开她黏在脸上的湿发,露出那张精致漂亮却显得忧郁的小脸,不由得看痴了。

    “我不知道……只是觉得,女孩子就是要宠……”

    他凝着她的目光恍恍,连声音也恍恍的。

    也许是因为家里全是男人,再加上看着爷爷对待奶奶、哥哥对待大嫂的方式,他不自觉受了影响,觉得不管是不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就是要温柔对待。

    也许就是他的温柔,让他成为女人们觊觎的对象。

    听到他的回答,思绪醺醺然的白微却掩不住失落的推了他一把。“所以只要是女孩子你都会对她这么好……”

    想着,属于白微的苦恋滋味窜上心头,眼泪滴滴答答的掉了下来。

    是报应吧?白微太坏了,为了让喜欢的男人爱上自己,干尽了坏事,所以就算她得到重生的机会,却改变不了不被人爱的命运。

    没有人会爱她……

    没有人会爱上一个坏透的女人……

    想到这一点,她的情绪彻底溃堤,再想到自己信誓旦旦的坚持,她心里莫名委屈,哭得更厉害。

    “没有人会对坏透的女人好……是我太坏了……我不值得人爱……都一样……变成她也一样太坏了……”

    因为她的眼泪,季泽翔整个人回过神,惊觉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惹她哭!

    虽然他完全听不懂她哭的点是什么,又或者是真的醉得厉害胡言乱语,什么都搅混在一起一古脑儿的倾诉,他也被她哭得心乱得完全没办法理清地安抚。

    “别、别哭……哥会对你好……”

    她从来就没有被这么低声下气的哄过,这感觉像一股暖流,冲进她混乱的思绪。

    原来被哄着、疼着是这样的感觉……白微止住了眼泪,透过蒙胧泪眼看着他英俊且温柔的脸,心中无由来涌上一股冲动。

    她想知道被亲吻的感觉,想知道被抱在怀里的感觉。

    当这念头在脑中一浮现,她不知由何生出的勇气,捧着他的脸,对准他的唇,就这么亲了下去。

    ……

    一夜雨,在清晨时雨势完全收尽,云层却还是十分厚重,灰蒙蒙的天色给人天还没亮的错觉。

    但即便是如此,已经固定的生理时钟不受影响,缓缓唤醒熟睡的人儿。

    白微醒来,发现自己侧身躺着,睁开眼,眼底一映入男人五官深邃的英俊脸庞,整个人僵愣了两秒,跟着才想起昨晚的事。

    她居然跟一个她不爱的男人……不,正确来说应该是白微不爱,但这具肉身主人乔昕棠默默爱着的男人上床了!

    但……她真的不喜欢季泽翔吗?

    如果不喜欢,她怎么会允许失控的情况发生?

    但……喜欢?她怎么会这么快允许一个相处没几次的男人夺走她珍贵无比的清白?

    虽然他很帅、人又体贴,但也不至于让她这么快心动,所以……她是受原主的情感影响吧?

    白微理出失控的原因,心却莫名慌乱了起来。

    她不能被乔昕棠的感情影响,附在她身上重生后,她便决定再也不爱上任何一个男人,不让自己再陷入感情的漩涡当中。

    至于清白……对生在异世界的乔昕棠来说,能跟自己喜欢的男人上床不是一件多大不了的事,不会有在她那个时空,会因此被冠上yin乱罪名的事情发生。

    这差异清楚告诉她,她也无须过分看重昨晚的一切,再说既然她现在已经成为乔昕棠的一部分,她也该从里到外适应成为这个世界的人!

    白微笃定自己的心情,突地,室内电话响了起来。

    雨后清晨的房中静得落针可闻,再加上乔震国不在家,过分安静的空间无形中放大了电话铃声。

    想到电话铃声可能吵醒季泽翔,她惊慌失措却又小心翼翼想在不惊动他的状况下起身接电话,却发现他的手横在她的腰上,而她是枕在他的手臂上睡着的。

    季泽翔比一般男生白,线条紧实强壮的手臂上红红的抓痕,还有被掐出的印子分外明显,让他看起来很像被……家暴。

    白微尴尬地窘红着脸。

    那是昨夜承受不了时,她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如果她没记错,他的后背应该也有同样的状况。

    但这可不能怪她,他同样也在她身上……还是用嘴,留下许多过度吸吮的痕迹……

    想到这些,白微的心情再次奔腾,却在这时候听到一抹仍带着浓浓睡意的沉嗓响起。

    那瞬间,她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停了。

    季泽翔被电话声吵醒,一睁眼就看到圆瞪着眼看着自己的小女人,嘴角扬起一抹好脾气的苦笑,哑声问:“这么早,要接吗?你要接还是我去接?”

    他对着自己扯出苦笑,但无比慵懒的模样,自然得彷佛两人是关系十分亲密的爱侣。

    这感觉让白微莫名恼火了起来。

    听婆婆们说,他的职业是机师,还是属万人迷型的,目前没女朋友,但倒追他的女人多到可以在诊所绕上个十圈。

    在这个只要看对眼就可以上床的地方,他仗着迷人的外表以及帅气的职业睡了多少女人?面对多少次与陌生女人在一夜欢情后迎接清晨,才能如此从容淡定?

    想到这里,白微心头滚沸着一股说不出的气恼,忍不住便捞起一旁的抱枕朝他砸去。

    “花心鬼!”

    没等他反应,她起身冲出房间接电话,却在那同时发现,她身上已经换了一套睡衣。

    睡衣?

    她似乎还洗过澡了,身上没有淋雨后的黏腻,而是透着淡淡沐浴乳香味的爽滑……

    她一怔,想起昨晚她承受不住的晕了过去。

    在她短暂失去意识后,是他帮自己洗澡、换了睡衣的吗?

    想到自己居然无知无觉再度任他……唔……虽然是乔昕棠的身体……不对……现在可以算是她的身体,她管不住害羞了起来。

    感觉双颊热腾腾的,一颗心在胸口怦怦乱跳,她感到烦躁而生气,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把电话接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无妄之灾让季泽翔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眉目俊朗的帅脸硬生生吃了一记抱枕。

    他没有生气,只是有些纳闷,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她生气了?

    他纳闷的起身梳洗后才走出房间,却没发现乔昕棠的身影。

    上哪去了?

    季泽翔里外走了一圈,发现雨停了,院子里的大树被昨天惊人的雨势摧残,有一根约莫有小孩手臂粗的树枝半断的挂在树上晃荡。

    脑中第一个冒出的想法是,他得处理一下这根残枝,否则掉下来砸伤人可不好。

    想着,他转回屋子里想找锯子和梯子,却在厨房发现乔昕棠的身影。

    他想起自己前一刻还在找她,却被外头宛如台风过境的情景给瓜分了注意力。

    他倚在门边,看着她站在洗碗槽前窈窕的背影,想起昨晚将她压在身下宠爱的情景,心头不由得一热,跟着疯狂怦动了起来。

    是因为昨晚上了床的关系吗?

    以前他对乔昕棠没有任何感觉,但经过昨晚,他却觉得她比他想象中更加吸引他的目光。

    即便现在的她身上穿着睡衣,长长的发只是简单用一条布巾圈绑起来,他还是可以发现,她因为头发绑起,露出的大半截颈部线条有多柔美白皙……当然,这得忽略他昨晚留在上头的暗红色吻痕。

    而要命的是,他因为那些吻痕,竟再度热血沸腾了起来。

    白微洗好米,把锅子送进电锅中,转身便看到倚在门边的高大身影。

    没想到他会这么早起床,再想到刚刚出房间前拿了抱枕砸他,她不自在的赧红了脸,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唉,太为难了,她虽然已经重生为异世界的人,想明白也说服自己昨晚的事不代表什么,却还是尴尬的无法轻松和他说一句早安。

    季泽翔知道乔昕棠和过往那些与他一夜欢情的女人不同,不是随随便便的关系。

    他抑下内心的骚动,看着她微绷着脸,态度冷淡,破天荒地感到心头有一股淡淡的落寞与懊恼。

    他讶异自己居然在乎她的情绪,不想让他们的关系结束在昨晚。

    他好奇,自己和宛如重生后的乔昕棠谈恋爱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季泽翔一向诚实面对自己内心的想法,这念头一涌上,他几乎是马上做了决定。

    他要追这个女人!

    打定主意,他整个人放松了下来,好奇的问:“一大早忙什么?”

    庆幸他开口打破了沉默,白微也做不到无视他的存在,只好不自在的开口回道:“花婆婆不舒服,我昨晚过去看她,答应今早帮花婆婆送早餐过去。”

    重生在乔昕棠身上后,她认识了一群可爱又热情的老人。

    老人家待她极好,她很自然也用相同的心情去回报她们。

    乔昕棠的转变让他感到惊讶,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她许久,才好奇地问:“什么改变了你?”

    她忘了,季泽翔是少数看过乔昕棠个性转变的人。

    “人生苦短嘛!”她避重就轻的带过。

    这样的答案让季泽翔感到讶异,却又万分认同。

    他颔首,伸手朝她比了个赞。

    白微原以为两人的气氛会因为上了床变得更加尴尬,却没想到短短几句话,氛围却愈发轻松。

    她稍稍放松地微笑,还没开口便听到季泽翔又问:“对了,这里有楼梯和锯子吗?”

    人生不是只有谈情说爱,再说这个女人就在这里跑不掉,他可以慢慢来;当务之急是处理好那棵可能造成危险的大树。

    “做什么?”

    “昨晚雨下得太大,大树断了,我修整一下,免得危险。处理完,你应该差不多时间煮完饭,我可以陪你一起送饭过去。”

    “你不用上班吗?”

    “我刚飞完为期十三天的国际线,接下来几天休息。”

    知道他接下来几天休息,白微莫名忐忑了起来。

    她知道他和乔震国关系好,甚至有诊所的钥匙,那……接下来几天他都会留在这里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晚安最新章节 | 娘子晚安全文阅读 | 娘子晚安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