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娘子晚安 > 第五章

娘子晚安 第五章

作者 : 可乐
    【第三章】

    原本七、八月盛夏时节,北太平洋西部海域上的台风生成活跃,让台湾开始进入台风季节。

    机长身分、天生的模特儿身材,加上他不是冷酷型的男人,随时对着人露出一口白牙的灿烂笑容,轻轻松松便成了招蜂引蝶的行动发电体。

    有个嫩嫩的菜鸟空姐壮着胆子走向他。

    季泽翔一眼便认出,那是今年新聘的菜鸟空姐,说起话来有个甜甜的小梨涡,很是可爱。

    “季机长,我们要和学姊去『MOON吧』喝一杯,要一起去吗?”

    季泽翔虽然是宙天航空的大老板兼机长,但十分亲和没架子,加上比偶像明星还帅,重点“未婚”、“没女朋友”,可是许多女人心目中想要擒获的黄金单身汉。

    只是季泽翔也没那么容易成为谁的男人,最后有心思的女人们把他设定为目标,想趁把酒言欢、酒酣耳热之际,爬上他的床,成为他一夜春风的对象。

    季泽翔不是小男孩,他深知自己的条件,很容易找到过夜泄欲的女伴,但在一段荒唐的玩乐后,差一点成为某个女人的老公后,他对于男女关系便节制许多。

    而“MOON吧”是附属在宙天航空的小经营,就开在机场敖近,是许多飞行员执行完飞行任务后,稍稍放松的选择。

    虽说是自家经营,但他不常去,因为知道他是老板又是机长的人太多,一出现便是寒暄与套交情攀关系,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攀谈,反而达不到放松的效果。

    他果断而有礼的拒绝。“抱歉啊!我有约了,你们去,帐记我的。”

    菜鸟空姐虽遗憾,却因为意外帮大家拗到免费酒水,乐颠颠的邀功去了。

    轻松打发掉菜鸟空姐,季泽翔一到停车场便看到穆治航,双手环胸的臭着张脸看着他。

    “真把我当司机了?”

    签派员的工作压力不亚于飞行员,再加上个性的关系,穆治航完全辜负了老天给的那张好面皮。

    季泽翔跟他有十多年的交情,知道他面冷嘴贱却有一颗比豆腐还软的心。

    他捧起穆治航那张又凶又臭的脸,狠揉了几下才痞痞的咧嘴笑。“别不开心,哥买了酒糖巧克力,请你吃。”

    穆治航变脸。“当我三岁小孩……”

    “三岁小孩连巧克力都吃不得。”他咧嘴笑。“所以罗,我请你喝酒,你当我的司机,公平啊!”

    穆治航和季泽翔在一起,总有被当玩具玩的错觉。

    他啐了一声,极不爽的扯开他的手,龇牙咧嘴警告:“小子你是不是欠揍啊?”

    见他发火,季泽翔笑得更乐,“给你点火气,否则总冷冰冰的臭着张脸,交不到女朋友我会很困扰……”

    “我交不交得到女朋友干你屁事!”穆治航横了他一眼,继续说:“再说这么大的雨,我干嘛跟个男人一起喝酒?”

    “那我就喜欢你,想跟你一起喝酒,不行吗?”

    “但我不想。你送我回家,车给你开走,你爱找谁喝就找谁喝。”

    “不想当酒友干嘛在这里痴痴等着我?”季泽翔坐上车,嘻皮笑脸的说。

    穆治航瞪了他一眼。“误交损友,我认命。”

    听他这么说,季泽翔乐得哈哈大笑,侧过眸看他。“我就知道……”

    穆治航连思考都不用思考也猜得出他会讲出什么欠扁的话,嫌弃道:“闭嘴,否则我直接把你丢到『MOON吧』,让那些哈死你的空姐把你生吞活剥。”

    这个威胁很有效,季泽翔不闹他了,这时穆治航把一张名片递给他。“喏,自己去挂号。”

    季泽翔接过名片,上头写着:“永明医院精神科 穆亚弥”。

    他想起来了,半个月前,他在青寿堂遇到乔震国那个鲜少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孙女乔昕棠,与她不经意的交集,他说不出她有什么不对劲,只是觉得她有必要寻求精神科医生的帮忙。

    他想起,穆治航的姊姊是挺有名的精神科权威,所以便跟他要了名片,想介绍给乔震国,只是穆亚弥听说是该院的明星医生,每天的挂号人数多到可怕。

    他打趣的问:“报你的名字可以不用挂号吗?”

    “你说呢?”

    季泽翔见过穆亚弥几次,当时便感叹造物者的伟大。

    穆家的遗传基因很强,两姊弟身上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凛气质,工作起来又分外严肃,不用问也知道,他想帮乔震国靠关系走后门是不可能了。

    他理解,却又忍不住低笑出声。穆治航听见他的笑声,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却还是没忍住,被季泽翔惹得跟他讲起没半点营养的垃圾话。

    半个小时后,穆治航看到家门,立即果断的停车,下车。

    “喂,巧克力酒糖!”

    “还真是买给我的?”

    季泽翔耸肩。“就做做公关……”

    穆治航啐了一声,头也不回的抬了抬手。“那找个妹骗了吃替你暖暖床吧!”

    比起穆治航,季泽翔是稍稍博爱了一点,但已经洁身自爱一段时间了,不再是那种精虫冲脑、没节操的人啊!

    季泽翔脸一窘,闷哝了句,下车冲到驾驶座,开车回家。

    这场灾难性的倾盆大雨下了大半个晚上才舒缓,雨势虽然小了很多,但依旧被归为大雨等级。

    因为轻忽这场雨,白微撑着把伞,走在回诊所的路上吃尽了苦头。

    片刻后,她忍不住顿下脚步,抬起头看着黑幽幽的天空,心想是天空破了个洞吗?

    老天爷这雨也倒得太离谱了。

    收回目光,她就着蒙蒙雨幕,边走边后悔自己不该因为花婆婆的一通电话,就带着针具出外诊。

    出门前其实雨真的不大,但她发现那根本是诱骗她出门的邪术巫雨。

    原本她想花婆婆家离诊所不过十几分钟路程,就算雨大,应该也不至于回不了家。

    但这时,手中这把在这惊人大雨中完全无用武之地的伞,让她身上湿得像是没撑伞一样,她又累又冷,有一种永远走不回诊所的错觉。

    她僵在原地绝望的想,突地,一台车子在她身边停了下来,没多久,男人的声音透过雨幕传来。

    “小姐,需要帮忙吗?”

    季泽翔住的华厦就在青寿堂附近,因为大雨有好几处淹了水,拉起了警戒线,他左兜右绕都回不了家,第一个想法的便是到青寿堂借住一晚。

    车子一驶进熟悉的巷弄,他便看到一抹撑着伞吃力走在雨中的身影,不多想便降下车窗询问。

    白微循声望去,只是雨势太大,她被雨水打得几乎快睁不开眼,看不清楚对方是谁,听到他的问话,愣了一下。

    她现在的确是极需要帮忙,但乔震国出席中医师研讨会,今明两天都不在诊所,防人之心不可无……

    天人交战片刻,她才开口:“不……啊!”

    话才到嘴边,一阵风刮来,白微拿着伞的手已经酸麻,手中的伞就这么被风吹掉。

    虽说伞在此时功用不大,但没了它,少了遮蔽,白微真的是彻彻底底成了落汤鸡。

    季泽翔只看得清楚对方是个年轻的女孩,见她如此狼狈,没多想便下车,将她塞进后座。

    白微既冷又累又狼狈,一进入开着暖气的车厢,还是不得不惊叹,异世界这些惊人的发明。

    男人坐回驾驶座,拿了盒面纸递给她。“车上没毛巾,你先用面纸擦擦。”

    看到男人递过来的面纸,白微收回神,发现自己身上湿得透彻,坐的地方立即形成一滩水。

    她如坐针毡,尴尬不已地开口:“我、我身上很湿,会把皮椅弄湿……”

    见她局促不安的随时要冲下车的样子,季泽翔咧嘴笑,“没关系……”

    白微一看见他的笑容,没等他说完,立即惊讶的开口:“啊……你是那个哥!”

    那一晚,那个自称是她哥、和善热情,泡了碗面给她吃的男子。

    之后她听婆婆们提起过他,名字好像叫……季泽翔,婆婆们似乎都很喜欢他,只要说起他来都眉飞色舞的。

    婆婆们还拿了他拍的航空公司的宣传海报、月历,说他比偶像明星还帅,甚至还有好几个婆婆说要把亲戚家还没交男朋友的女孩介绍给他之类的。

    季泽翔努力打量了她一番,讶异地问:“我们认识?”

    白微细想,距离他们上一次见面已经超过半个月,这段时间她正常吃正常睡,加上诊所的气氛实在太欢乐,她不但胖了、气色好了,也在不知不觉间,把不管是白微或是乔昕棠心里的阴郁全都排除得一干二净。

    或许是因为这样,他才不认得她吧?

    “我是白……不是,诊所,小棠……”白微想着要怎么自我介绍,“我是乔昕棠。”

    季泽翔愣了愣,目光瞬也不瞬地定在她身上。“小棠果?”

    刚醒来那晚遇见他时,她心里有疑惑和浓浓的不安,对素未谋面的男子也充满了警戒。

    这时被他那一双深邃得彷佛残留着前一刻笑意的眼一瞅,她居然感到心跳莫名怦动了起来。

    她暗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点头。

    季泽翔仔细打量眼前的女孩,脸上惊讶的表情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跃然于唇角的笑容。

    “胖了,气色也好了很多……变得很不一样……”

    印象中的乔昕棠阴阴沉沉,总是低着头让长发遮着消瘦的脸,就算抬起头,也让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样。

    现在她的脸长了肉,皮肤依旧白皙却不是往日的苍白,而是白里透红、气色极好的脸色,衬得眉目更加明亮精致。

    这样看来,她厌食与忧郁的病况已经好很多了吧?

    是发生了什么事让她的心境产生如此巨大的转变?

    季泽翔深深凝着她,真心称赞。“这样很好,别让负面的情绪再影响你,辜负美好的人生啊!”

    从第一次见面时,他就是这样鼓励着自己,他的温暖莫名抚慰那个为了某个男子而伤痕累累的灵魂,让她感到莫名的温暖。

    “谢谢,我不会辜负,要好好享受这美好的人生!”

    这女孩真的变得不一样了,应该是不需要找穆亚弥了。

    季泽翔由衷为她感到开心,看着她,忍不住开口说:“现在才知道你这么漂亮。”

    他虽然称赞的是乔昕棠的模样,却还是让白微掩不住害羞的脸红了。

    季泽翔看她腼觍的模样笑了笑,这时目光突然撇到他上车后丢在后座的礼盒,开口说:“对了,拆开来吃吧,我从国外带回来的巧克力酒糖,感觉现在的你很需要。”

    因为局促,加上车上只有彼此,气氛安静让她恨不得找些什么事来掩饰自己的情绪,白微没有推辞,但一看到礼盒的包装,却还是犹豫了。

    “这是要送人的吧?我不吃没关系。”

    季泽翔边注意着路况边说:“没想到要送谁,只是到当地的免税店,遇到认识的柜员捧捧场。你需要能让你吃到,哥很开心。”

    白微由他的声音听出笑意与真诚,觉得自己再推辞好像有点辜负他的好意。

    “那……谢谢。”

    虽然由乔昕棠的脑中接收的讯息知道巧克力酒糖是什么东西,但对白微来说,却是从未尝试过的新奇。

    她现在真的冷,有酒有糖,吃下去会温暖吧?  

    白微想着,拆了包装,默默尝起那新奇的糖果。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晚安最新章节 | 娘子晚安全文阅读 | 娘子晚安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