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娘子晚安 > 第四章

娘子晚安 第四章

作者 : 可乐
    “婆婆们借个光,别堵着,让空气保持流通。”

    白微虽冷情,但毕竟是习医之人,见到这状况,没多想便冲了出来。

    于鹃被她一喊,想起仍躺在地上、失去意识的银桂婆婆,飞快转身去拿乔震国的针具。

    白微由脉象判定,老人家是心疾问题引发的晕厥,她没有任何迟疑的找出穴位准确下针。

    因为诊所医师不在,众人只能将所有希望与目光都放在眼前持着长针的女孩身上。

    众人看到银桂婆婆身上多了好几根微微颤动的长针,全都无意识的屏住呼吸,睁大着眼看着。

    彷佛是眨眼瞬间,又像是有一世纪那么久,银桂婆婆嘴唇一动,一口滞在胸臆间的浊气吐出,接着胸腔开始规律的起伏。

    看着老姊妹恢复呼吸,金桂婆婆摀着胸口,不敢相信的惊呼,“有、有气了……有气了!”

    “天啊!这这这也太、太神奇了!”

    老人家们平时让乔震国针灸全是疏通气脉,达到气不滞,能顺畅运行全身,达到通体欢畅的感觉。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针灸可以救人……

    众人一阵惊奇崇拜后,花婆婆率先回过神看着仍蹲在一旁,抓着银桂婆婆的手腕专心诊脉的女孩,转而看向于鹃,好奇的问:“鹃护士……这位会医术的小仙女是……?”

    众人有志一同的看向于鹃,却发现她像被点了穴似的,瞪大着眼定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鹃护士!鹃护士!”

    于鹃回过神,还有些不敢相信的回答:“乔医生的孙女。”

    她听说过乔昕棠念的是中医,乔震国生平最大的心愿就是让孙女继承青寿堂。

    但这些年来她从没看过乔昕棠施过针,再加上那有别以往印象的模样,淡定从容专注……除了样貌,她整个人散发出的气质,言行,根本与她印象中那个乔昕棠不一样啊!

    一听到那个像仙女一样的漂亮女孩居然是乔震国的孙女,几个老人家原本花花的目瞅瞬间明亮锐利地落在乔昕棠身上。

    “噢噢噢,原来是乔医生的孙女啊!”

    “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医生的孙女医术也不简单!”

    “乔医生也太过分了,这么漂亮、这么厉害的孙女这么藏着掖着是怕被人追走吗?”

    “吼,我来打电话给我大嫂,让我家侄子这个星期六无论如何都要拨空过来一趟。”

    在众人讨论着、甚至迫不及待的想为家里适婚年龄的亲戚孩子牵线的打起电话时,现场再度陷入一片热络,花婆婆却感觉有什么滚到脚边……

    她低头一看,居然是一颗橙子?

    “哪来的橙子?”

    花婆婆疑惑的张望,很快的就看到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口,手中拎着好几袋食材的乔震国僵在原地……一样是被点了穴的石化状态。

    在处理完今早发生的意外状况,为上门求诊的老人家们施完针完成治疗后,乔震国终于闲了下来。

    他走出诊间,回到与诊所只有一门之隔的居家空间,目光落在坐在客厅,正翻着书的乔昕棠身上。

    阳光透过窗格撒入,落在那恬静柔美的身影上头,像披着一层令人瞧不清真实样貌的晕光,让乔震国几乎以为自己是在作梦。

    在儿子媳妇过世接回孙女的头几年,她也是兴致勃勃地翻着他放在书架上的各种医书,她着迷医书的程度给了他描绘未来蓝图的美好远景。

    只可惜,这样的美好只持续了几年,便陷入局势骤变、急转直下的万劫不复当中。

    他在差一点失去孙女的状况下,只好放弃了那曾经疯狂描绘美好未来蓝图的想望。

    再加上一个星期前,季泽翔那臭小子告诉他,那一晚他与孙女发生的事,和孙女说过的话。

    那些让人听来惊心的话让他痛下决心,打算等她体力恢复一点就送她去大医院,彻底治疗。

    但今天乔昕棠的行为举止,却完全推翻了他的想法。

    在将近一个星期的休养,她看起来不一样了,整个人神清气爽,明朗的像庭院里盛开的向日葵。

    除此之外,看到她在遇到紧急状况时,施针急救的那一幕,他的心情再次澎湃热血沸腾。

    他一直相信,孙女是有能力继承他的诊所的。

    但……到底是什么让她的心态起了巨变?

    那晚还发生了什么事是季泽翔没告诉他的?

    乔震国处在原地,心思百转千回。

    白微一见到乔震国从市场回来,应该是见到她施针救人那一幕,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的模样。

    她大抵猜得出来,乔震国为何震惊,因为她在于鹃的脸上也看到了相同的反应。

    那瞬间她有些后悔自己太冲动,毕竟原主乔昕棠是一个由头到脚、由身到心都彻底阴郁的女子。

    那样的乔昕棠与家人的关系,不……严格说起来,是与所有人的关系都不好,又或者可以说是毫不犹豫切断了与外界的交流。

    她冷情归冷情,为了前世爱的那个男人,表面工夫可是做到十足十,想要成为与自己本性南辕北辙性子的姑娘也易如反掌。

    如今重生在乔昕棠身上,除了感激更有了对生命的体悟,想活得真实爽快,轻易就让熟知乔昕棠个性的人看出了这天差地别的差异。

    但转念一想,她若没有冲动的那么做,或许那个婆婆就没救了。

    她心底清清楚楚,但还是管不住心慌混乱,把救醒的银桂婆婆交给乔震国后,闪避了老人家们的热情,回到客厅。

    她随意在书架上抽了本书看,心里却已经做好面对质问的准备。

    感觉到乔震国出现在视线范围里,却是一脸若有所思的定在原地不知想什么,她愈发心慌的放下手中的书,看着他问:“要喝茶吗?”

    乔震国回过神,听见她的询问,居然感觉这些年强抑在心头的万般情绪涌动,让他眼眶发红、瞬间哽咽的回道:“茶……好……好……”

    白微看着老人家强忍着激动,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突然有些同情起他来。

    她附在乔昕棠的身体,接收了这具肉身的情感与记忆,知晓她对爷爷既爱又恨的复杂情绪。

    偏偏原主自身意志不够坚强,忧惧成魔,让乔昕棠封闭起心房,甚至连求生意志都失去了。

    而上天安排她附在乔昕棠身上,难道只是为了让前世那个心头满是歹念的她赎罪?做功德吗?

    白微理解不来,却心软的想要对老人家好一点。

    她凭着原主的记忆,熟悉了异世界不可思议的文明,用称之为茶包的东西泡了两杯热茶。

    乔震国坐在她面前,迫不及待吹凉了一口茶喝下,才神色凝重地看着她,“棠儿……”

    话出了口,千思万绪涌上心头,乔震国却是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

    白微大概能猜出他想说什么、会说什么,索性开门见山说出内心的想法:“爷爷,我想再活一次。”

    为了白微也为了乔昕棠,虽然她这一抹孤魂或许只是这具肉身的过客,但她不想辜负这令人费解的机缘,真真切切的想再活一次!

    无法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乔震国傻傻地重复:“再……再活一次?”

    她自嘲地扯唇,半真半假地说:“你救醒我那一次我见过阎王爷了,他说我阳寿未尽,若胆敢再不体恤上天的好生之德,珍惜生命,就要让我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她的话再一次让乔震国怔住,这一次他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毕竟提及生死,还见了阎王爷……这让老人家的心脏有些承受不住。

    “你你你……说真的?”

    她只是微笑,没回答是或不是,“总之,我会珍惜自己好好过下去,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虚度生命了!”

    她说,也像在对自己说。

    虽然乔昕棠没给他答案,但她的转变已经给了乔震国答案。

    他不是神鬼论者,但一直对鬼神抱着崇敬的心态,或许听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发生在这世间各种光怪陆离的事,根本不是个人的知识可以武断认定的。

    再说,如果没有那样强烈的经历,又怎么会有眼前焕然一新、如获重生的转变?

    他感觉得出乔昕棠的改变不只外表,连内心想法都不一样了……

    或许季泽翔那小子也可以记上一功。

    听说那晚他和乔昕棠聊过,虽没清楚说出细节,但应该也是帮助她走出的助力之一吧?

    乔震国想着,内心充斥着说不出的喜悦与激动,他暗自平复情绪许久,才坚定地看着她开口承诺。

    “孩子,你有这样的想法爷爷很开心,爷爷不逼你了,往后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尽情放手去过吧!”

    白微颔首,心中情绪其实很复杂。

    她坚定了心情,坦然面对此时的状况,但今后她的人生真能如她所愿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晚安最新章节 | 娘子晚安全文阅读 | 娘子晚安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