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娘子晚安 > 第七章

娘子晚安 第七章

作者 : 可乐
    【第五章】

    没让她有时间胡思乱想,季泽翔接着开口问:“今天诊所营业吗?”

    只是锯子摆在柜子最顶端,她垫脚勾手也离目标有一点距离,势必是得拿个矮凳踩着才能顺利把东西拿下来。

    她回过身想找东西,突地感觉一堵结实热烫的肉墙抵在身后,那感觉,让她的身体敏感的一僵。

    季泽翔一进储藏室便看到她踮脚伸长手的动作,不假思索便直接走到她身后,开口:“我来吧!”

    他整个人就近近的抵在身后,不断传来的身体热度让她想到昨夜在他怀里的感觉。

    那亲密的感觉让她一张脸不受控制的发烫,想拉开两人的距离,却因为他伸长着手,身体微微前倾,硬邦邦的厚实胸口热烫的贴在后背,让她僵硬得无法动弹。

    季泽翔人高腿长,长手一勾,轻轻松松便把锯子给拿了下来。

    白微明明背对着他,视线也下意识的半垂盯着自己的脚尖,心想着,等他拿完不过是片刻时间,只要再等一下下就可以摆脱这样尴尬的距离。

    但就是在那么一下下的须臾间,她盯着自己脚尖的目光看到有只蟑螂,默默的由角落钻出,由它的行走路线判定,绝对是会爬过她的脚背……

    这个可能让她全身寒毛立起,她毛得忘了一切,直接转身就想跳开。

    季泽翔才刚把锯子拿在手上,却没想到前方的女人不知受了什么惊吓,惊慌失措的转身狠撞进他的怀里。

    状况来得太突然,她又因为惊吓冲得太猛,季泽翔没稳住,脚一踉跄,整个人往后一倒,撞上身后的铁架子。

    之前几次地震的关系,乔震国把铁架子稳稳地固定在地上,季泽翔后背一撞上,铁架子晃动了一下没倒下,但摆在上头的东西咚咚咚的掉了下来。

    也不知道掉下什么东西,他下意识便把乔昕棠护进怀里。

    白微惊魂未定,回过神发现自己一个反应引发这一连串的事件,可能害季泽翔受伤,心里很是愧疚。

    这想法才闪过脑海,她却感觉他的双臂将她圈紧压进怀里,一只大手护贴在她的头顶,另一手护住她的后脑勺。

    白微紧贴在他强壮温暖的怀抱里,感觉他在危险当下的保护,心头翻腾着说不出的激动。

    这是她第一次被人这么保护着,彷佛她是他珍视的宝贝……这样的感觉在心中激动地滚沸,她却听到他忧心焦急的声音传来。

    “你没受伤吧?”

    白微听到他的声音而仰高脸,一眼就看到他的额角不知被什么东西划出了道口子,鲜血泌出,蜿蜒出一道让人触目惊心的血痕。

    “你是怎么回事?受伤的明明是你,怎么还反过来问我有没有受伤?”她恼声开口,直觉便用手去压他的伤口。

    她板着小脸,那双定定凝着自己的晶澈黑眸里有着掩不住的忧心,让季泽翔感到莫名的暖心。

    他咧嘴笑,清朗的嗓音有着浓浓笑意。“我是男人,这点伤不算什么。”

    看着他满不在乎地笑着扯出一口白牙,白微空着的手忍不住捶了他一下。“这时候还笑?”

    “因为你担心我,我开心。”

    走出房间前,她貌似在生气,赏了他的脸一颗抱枕,之后给他的反应都是淡淡的,彷佛刻意想与他拉开距离的感觉让他有些不是滋味。

    意识到自己居然产生这样的心情他觉得奇怪,甚至莫名的怕她从此以后都会用这样的态度对他。

    这时感觉她的关切、她的忧心,证明她不是外表看起来那么的无动于衷,那郁结在心头的闷气咻得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微窘嗔了他一眼,嘟哝,“是我害你受……唔!”

    也许是不想承认,她唇色粉嫩的嘴微微地嘟起来,吐出一句模糊不清的话,季泽翔盯着她的唇,一颗心骚动得像是要跳出胸口。

    当他惊觉自己采取了行动,吻到那两瓣甜嫩的唇瓣,昨晚美好的缠绵记忆瞬间跳了出来,他已经激动得舍不得放开她的唇。

    ……

    她记得自己还是白微时,积极想要得到心爱的男人,甚至找过青楼女子请益。

    她们告诉她,只要男人尝过女人的身子,便再也离不开了。

    在古代时她始终没踏出那一步,没想到重生在乔昕棠身上,她尝到那滋味,竟也如男子般食髓知味了?

    虽然这一次并没真正交欢的亲密,但其实意义上是相同的。

    她抗拒还是允许季泽翔再度这么做了,自此,她会被他蛊惑着陷入没有爱情,却贪欢逞欲的世界里吗?

    这样的揣想让她感到莫名恐惧,凝重的深思片刻她才开口:“季泽翔……我不喜欢这样……我们只是昨晚不小心那个……但什么关系都不是……我们不能这样一直下去……”

    季泽翔终于平定气息,理智回到脑中,为自己居然如此失控感到愤怒懊恼。

    靠,这状况还真的被穆治航那张乌鸦嘴给说中了。

    他真的用酒糖巧克力骗了个小女人来暖床,甚至……因为出乎意料之外的解放,彻底失了控,成了那种没节操的男人。

    他面对乔昕棠时,理智不存在,而她的话,更加挑起他内心的罪恶感,让他毫不犹豫便说出早早便做好的决定。

    “小棠果……我们在一起吧!”

    在一起……在异世界,是不可能因为上床一次就结婚的,她当然不可能这么要求他。

    但转念一想,她无限惶恐,迳自做了解读。“在一起……这是你可以随时亲我的冠冕堂皇的决定吗?”

    这直白的解读让季泽翔一怔,随即低笑出声。“你要这么理解似乎也没错,但重点是,有爱,所有行为便是爱的体现。我想珍惜你。”

    家里有三兄弟,大哥结了婚但不在了,二哥因为一些意外也结了婚,看他和二嫂恩爱的模样,他心底居然也有了找个伴定下来的想法。

    这样的想法一直在他的脑中回荡,那个伴他也是抱着随缘的想法去等待,却完全没想到会是乔昕棠。

    他认识乔昕棠有段时间了,但对她的了解不深,一深入接触,感觉好得让他动了凡心。

    他说这些话时,态度是前所未有的真诚,一双凝着她的深邃黑眸像夹带着百万伏特的电力,电得她……不是,是乔昕棠无力招架。

    她不得不承认,想被珍惜的感觉挑起了她心底深处强行压抑的想望。

    但这样真的好吗?

    她再一次陷入自相矛盾当中。

    见她一副为难的轻拧着眉陷入沉思,季泽翔苦笑问:“和我在一起这么为难?”

    这些年来,不,正确来说,从小到大,好的皮相,好的家世条件让他身边从不缺女人。

    在他禁欲的这些日子以来,想方设法欲爬上他的床,得到他的青睐的女人多着去了,

    白微红着脸,恼嗔了他一眼嘟哝。“还没关系前就要的那么凶,如果真的在一起了……”光想,她羞得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了。

    季泽翔咧嘴笑,大手贴着心口夸张的吁了口气。“你的为难让我伤了心,但你对我的『能力』的肯定又让我活过来了!”

    他边说边笑,眼眉全融在灿烂笑意当中,把她的坚持也融化了。

    白微暗叹……男色让她太堕落,她如何硬着心肠拒绝。

    她瞧不起这样的自己,烦躁的想揉掉那张笑脸地恼声开口:“别对我笑得那么!”

    话落,她恼推了他一把,季泽翔眼捷手快抓住她的手腕。

    “你上哪去?”

    “你……害我得再去洗一次澡。”

    他咧嘴笑得坦率。“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洗……”

    没等她说完,白微因为他几近无赖的态度,脸上的酡红愈演愈烈。“你、你休想!”

    见她可爱的模样,季泽翔把她重新拽回问:“你还没回答我呢?”

    这男人的怀抱太温暖,可能连呼吸都有毒,搅得她芳心大乱,无法思考,这样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不会是理智的。

    她装傻,挣扎。“说什么?”

    “当我的女朋友……”他将嘴凑到她耳边轻声问,发现她羞得连耳朵都染红了。

    他离得那么近,说话的声音像吹气,轻易就让她起了浑身鸡皮疙瘩,忙一把推开他。“你……你不要又来喔!把这里清一清,我……我还有事要忙。别、别又来骚扰我。”

    见她羞慌的反应,季泽翔反而将手圈得更紧,十足无赖的开口:“那给不给追?当我的女朋友?”

    “等等等忙……忙完再说。”感觉他的力道,她继续挣扎。“你这无赖,快松手啦!”

    她结结巴巴的语气凶巴巴的,但很显然是口不对心,季泽翔也真的怕自己被她一撩拨又失控,只有松手。

    他一松手,白微比看见蟑螂还要惊恐,二话不说的横嗔了他一眼后拔腿就跑。

    这个男人实在太危险,继续被他抱着,她说不定又会被他诱惑得滚上床,这实在太堕落了!

    季泽翔看着她跑掉的背影,晶亮的黑眸与上扬的嘴角是满满的喜悦与说不出的满足。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这个小女人原来这么可爱……他这是走大运,捞到宝藏女孩了吧!

    因为乔昕棠,季泽翔对自己的自制力产生极大的怀疑。

    清里完现场、冲完澡,他一身神清气爽,没敢再去骚扰逗她,认分的去处理庭院的大树。

    将近一个小时的忙碌,他把锯下的木头堆在一起,拿着竹扫把扫着满院子的落叶。

    白微盯着他忙碌的身影,修长挺拔的身材,即便是做着粗活,他还是一样耀眼得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季泽翔扫啊扫,感觉到身后凝视的目光,转过头,看到乔昕棠的瞬间,整个人惊呆住。

    她换了衣服,白色七分袖合身衬衫,下搭着绣着雅致花卉的熏衣草色长裙,一头长发披散在身后。

    这样的穿着不同时下女孩,却衬得她散发着一股濯清涟而不妖的灵秀气质,有如由仕女画里走出的古典美人,更胜他这些年绕遍全球看过的美女。

    白微感觉他瞬也不瞬的灼烫凝视,内心掩不住羞涩,却又万分恼气。

    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非得用那种热烈得想把她吃掉的眼神看着她吗?

    因为原主对他的喜欢,以及他那强烈的吸引力带给她的心动,她几乎已经要抛开自己的坚持,他还时不时勾引她,实在是太恶劣了!

    气不争气的自己,恼恶劣的他,白微冷凝着张小脸走向他,抬高手捧住他的脸狠揉了两下,才开口警告。

    “不准你用那种饥渴眼神看我,更不准对我笑!”

    饥渴眼神?

    他有吗?

    或许吧!自从昨天和她上床后,他的自制力宣告溃决,毫无定力可言。

    而她又是那样与众不同,他会被她迷得成了痴汉完全不意外。

    季泽翔坦然正视自己的转变,那张俊朗帅脸却露出一脸无辜的丢下手中的东西,抓下她的手,反捧住她的脸,开口唱起歌。

    “我让矜持怦然撩起波澜(WuWu)我让麻木盎然撩起梦幻(WuWu)我让人们沸然撩起呐喊(WuWu)哎呀妈呀天哪怎么办,哇哇哇WoW这么好看怎么办……”

    听着他唱着那些让她莫名脸红的歌词,那张阳光帅气的脸挂着爽朗灿烂的笑容,甚至在她面前装可爱、做鬼脸。

    白微原本还有些气闷,却被他无厘头的、夸张的模样逗得啼笑皆非。

    “什么啦!发什么疯!”

    他咧嘴笑着回答:“我的小棠果怎么这么好看,这么好看怎么办?”

    这男人……以前她想都没想过会爱上的男人典型,用属于他的魅力,在她心头掀起惊滔骇浪,彻底击碎前世那个深深伤害着她的那个男人的冷情身影。

    这一刻,她眼底满满都是季泽翔俊朗的笑脸……然后,她发现他宽额的汗,不自觉便抬起手替他擦去。

    “闹什么?这么大个人,流了汗也不擦干,这种忽晴忽雨的天气,感冒了怎么办?”

    季泽翔满不在乎的开口,笑得没脸没皮。“我有强健的体魄,有懂医术的女朋友,真的病了,可以帮我打针可以照顾我。”

    为什么这些话由他嘴里说出来,总有办法让她想入非非?

    她头痛,却不忘纠正。“还不是女朋友。进去把汗擦了,还有额角的伤口找个贴布贴起来,免得感染。”

    季泽翔委屈无比地感叹,“真无情,你还真懂伤我的心。”

    白微看他那模样却忍不住笑了,“我准备好要去花婆婆那里了,你如果想跟就动作快一点。”

    她才说完,便见男人利落的跑进屋子里。

    白微看着他的背影,心想,她真的可以再爱一次吗?

    就算被辜负了、受伤了,当那一个懂得真心呵护她的男人出现了,她是不是应该抛开可能再被伤害的勇气,勇敢接受?

    ※文中引用的歌词,歌名:“我怎么这么好看”/作词:大张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晚安最新章节 | 娘子晚安全文阅读 | 娘子晚安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