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幸得君怜 > 第九章

幸得君怜 第九章

作者 : 阿潼
    【第十章】

    被强制带离的刘织云,回到房后情绪依然无法平复,就像发疯了似的,不断意图攻击人,嘴里更是不停的咒骂着。

    心急如焚的谢宝珠,无法相信刚刚还好好的女儿,转眼间会像是犯了失心疯的模样。

    好不容易,大夫强喂了她安神的药汁,才让她安静下来。

    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儿,谢宝珠冷声询问站在身后的谢振青,“这就是你要的结果?为了一个不贞的下贱女人,你让云云变成这个模样?”

    还好大夫说织云只是一时承受不了过多的刺激而暂时失控,不是真的疯了,不然她也不要活了。

    “姑母……”谢振青愧疚的看着谢宝珠。虽然他并没有与刘织云有过任何承诺,但不可否认,表妹确实是为了他才会变成这样。

    “哼!泵母?我看你眼中只有那贱丫头,哪还有我这个姑母!”谢宝珠冷哼了声,讽刺道。

    “姑母,我不是故意要伤害织云的,我没想到她会……”看到织云躺在床上的模样,他心里也不好受呀!

    “咱们是自己人,你们俩是自小一块长大的,怎么多年的感情比不上一个刘静明?”为了女儿,谢宝珠强压下对谢振青的不满。

    “那不一样。我对织云是兄妹之情,但对静明……”

    “也只有你这个傻子才会拿她当宝!你知不知道,她早就不是黄花闺女了!”

    “姑母,这可不能开玩笑,这关系到女人的名誉呀!”谢振青不相信谢宝珠说的话,脸色更加深沉了几分。

    “开玩笑?我没那个精神说笑!你不相信?”谢宝珠冷笑了声,斜睨着谢振青。

    “我不相信。也请姑母不要再说这种话了。”要他如何相信一个端庄大方的闺阁小姐会做出如此不知羞的事?他认为这是姑母为了要他放弃刘静明而说的谎话。

    “振青呀!你会后悔的。”谢宝珠泛起诡谲的笑容,朝门外唤,“巧巧。”

    站在门外的巧巧听了叫唤,轻轻推开门走了进来,“夫人,表少爷。”

    “把你看到的,全部说给表少爷听。”她交代巧巧后,就转过身看着刘织云,用手轻轻抚着女儿的额头,脸上泛着得意的笑。

    没有一个男人能接受自己的妻子,是个婚前失贞的女子。相信谢振青也不会例外才是。

    谢振青从那日听了谢宝珠及巧巧指证历历的话后,连着几日都没出房门。

    他手上拿着酒壶,一口口的灌着酒,却懊恼自己不曾喝醉,反而神智清醒的让他痛苦。

    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们说的话。也许巧巧是姑母找来欺骗他的人,实际上刘静明还是个玉洁冰清的闺女……可是,他的心不愿意相信,他的头脑却已经接受了她们的说词。

    不然他现在不会如此痛苦难过……

    正当他沉沦在对刘静明的矛盾中时,刘织云推开门走了进来。

    “表哥。”休养了几日,已经恢复神智的刘织云,按捺不住的找到谢振青的房里来。

    她走到谢振青身边,将他手上的酒壶拿开,阻止他再喝酒。“表哥,你不能再喝了,对身子不好。”

    “织云,你告诉我,姑母是骗我的吧?事情不是那样的,是不是?”谢振青伸手抓住刘织云的手臂,向她求证。

    “表哥,你到底喜欢她哪一点?我哪里不如她?你为什么不爱我?”刘织云哽咽的问,泪水早在进门看见他的那一刻就充满了眼眶,现在正随着她的问话,一串串的滑下脸颊。

    “我也不知道……”谢振青不敢看刘织云哭泣的脸,他放开她的手臂,起身拿起另一只酒壶,缓缓的走到窗边。

    “可是,她已经有男人了,她不爱你呀!”她走到他身后,哀哀切切的轻诉。

    听到她说的话,谢振青猛然转过身来,将酒壶朝地上一摔,随着巨大的撞击声,顿时地上满布酒壶的碎片,伴随着酒液遍散地上。

    被谢振青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刘织云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被他用力抓住肩膀,扯到身前。

    “我不相信!这都是你们编出来的谎言!都是谎话!”他红着眼,粗暴的摇晃着刘织云,在她耳边大吼。

    “我没骗你!表哥,我们没有骗你……”看着他凶恨的模样,刘织云心痛万分,泪流满面的反驳。

    “滚!你给我出去,我不要看到你……滚!”他不愿意面对事实,将刘织云硬拉向房门。

    “表哥……”刘织云不断哭着,毫无反抗能力的被谢振青拉到门口。

    谢振青不顾她的哭泣,将门打开,毫不留情的用力将她推了出去,随即将房门关上,不曾再看她一眼。

    刘织云被推倒在地,摔疼的身子比不上心里的疼痛。她看着门被无情的关上,伤心的趴在地上痛哭。

    地上的冰冷渐渐传到她身上,缓缓的浸到她心中……最后她终于停止了哭泣,困难的移动僵硬的身子从地上站起,眼神逐渐凝聚森冷的无情,不再留恋的离开谢振青房前。

    半个多月后,这天一早,刘织云带了几名小厮婢女及一名从府外请来的产婆,冷着脸领着一行人朝刘静明的房间走去。

    到了房门外,她朝巧巧点点头,要她上前去敲门。

    巧巧走上前,在门上敲了两下,就听见里面传来铃铛的声音。

    “哪位?”铃铛一边问,一边将门打开,随即被门外聚集的人群吓了一跳,尤其当她看见刘织云,心跳更是不由自主的加快。

    小姐的伤好不容易才好了,可别又来一回呀!

    她挡在门前,嗫嚅的问,“请问有什么事吗?”

    刘织云没有理会铃铛,面无表情的向身后人下令,“把她给我拉开!”

    两名小厮立即上前将铃铛架住,用力拉出门外。

    “二小姐,你这是做什么?”铃铛惊慌的不停挣扎,想要摆脱身上的钳制。“放开我!放开……”

    在房里的刘静明听到门外铃铛的叫喊声,顾不得自己刚起床还未梳妆,连忙跑了出来,生怕铃铛出事。

    她才刚踏出房门,还未来得及开口询问,刘织云就向站在身边,满脸皱纹、身形矮小的产婆及三名体型壮硕的婢女使了个眼色。

    那四人动作迅速的朝房门口的刘静明移动,两名丫头抓住了刘静明的手臂,不顾她的意愿,硬是将她拖进房去。

    刘静明的挣扎对两个高壮的丫头而言,就像小鸡拍翅似的,一点作用都没有。

    “你们放开我!你们要做什么?”身形娇小的她根本无法撼动抓住她的丫头半分,不一会儿工夫,就被她们带进了房里。

    在门外的铃铛看着眼前不寻常的阵仗,害怕的用力踢踹抓住她的小厮,大声叫喊着。

    “你们到底要干嘛?你们放手呀……二小姐,你们要对小姐做什么?”

    原本刘织云是看着虚掩的门,听到铃铛的嚷嚷,她缓慢的将头转向她的方向,用让人发寒的眼光看着她。

    铃铛被刘织云异常冷酷的神情及眼光震慑住,叫喊的声音立时消失,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惊恐的看着她。

    刘织云吓住铃铛后,倒也不开口,重新专注的看着房门,眼神异常炙热,还透露着期待。

    在房里的刘静明,不论她如何用力扭动挣扎,却还是被强力的按压在床上,两个丫头一左一右的按住她的肩膀及腿,让她横躺在床上。

    她心惊的听到那名老妇人说出可怕的话——

    “把她的亵裤脱下来!”产婆的声音苍老沙哑,就像恐怖的恶鬼般。

    闻言,刘静明的心像被人用力挤压,痛苦得让她几乎喘不过气。她害怕的发不出声音,用力踢着双脚,

    一会儿,那老产婆检查完,她身上的钳制总算放松下来,她就像个破布娃娃般躺在床上。

    产婆等丫头们将刘静明的衣物大略弄整齐后,就领着她们一起出了房门。

    她走到刘织云身边,附在她耳边对她说了句诸,接着就看到刘织云因为产婆讲的话而笑弯了眼。

    “巧巧,多赏点银子给吴婆婆。你替我送她出去。”她心情非常好的对巧巧交代。

    然后她对其余的丫头道,“进去把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拖出来,把她关到柴房去!从现在起,不准给她任何吃的喝的,听到没?”

    看着丫头依她指示向房里动作,刘织云呵呵笑着转身离开。

    这时候,被小厮放开的铃铛,连忙朝房里跑去。

    她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心急慌张的看着自己的小姐被拉去柴房……

    当天稍晚,谢振青铁青着一张脸离开了刘家,回到谢府去,此后,他没有再踏进过刘家一步。

    蜷缩着身子窝在柴房一角,紧靠着堆放在地上的稻草及杂物,好稍稍阻挡从门缝透进来的刺骨寒气。

    她已经快两天没有吃过一口食物、喝过一滴水了,身体虚弱的让她连将手抬起来都要费好一番力气,所以她干脆静静的躺着,好保留所剩无多的气力。

    “小姐……”

    刘静明在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了铃铛的叫唤,她不禁担心起来——忽然发生了这些事,铃铛那个胆小表肯定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想着想着,她又听到了铃铛的呼唤,只是这回更清晰,而且声音也更着急了。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我是铃铛呀!小姐……”

    那声音近得就像在身边,于是刘静明移动虚软的身子,抬起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铃……”她高兴的看着铃铛巴在柴房窗口上的小脸,想响应她的叫唤,但是干涩的喉咙却发不出声音。

    铃铛看着刘静明,哭着道,“小姐,怎么办?柴房锁住了,我进不去……你饿了吧?我拿吃的来了……”

    可是她却只能站在门外,焦急的看着挨饿受冻的小姐……有吃的又如何?她进不去呀!

    铃铛又着急又难过的在门外跳脚哭泣。

    “铃……铃铛……”刘静明努力的要发出声音,沙哑的嗓音像被砂子磨过。

    “小姐……”铃铛听到刘静明的响应,手巴住窗口,努力的想仔细听小姐说的话。

    “回房去……”她还没能将话说完,就被铃铛截断了。

    “不要!小姐,我不要回房去!人家要救小姐出来啦!呜……”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好不狼狈。

    刘静明无力的闭了闭眼。她真是拿这个活宝没办法,也不听完她说的话……要知道她没有多少力气能浪费了。

    “闭嘴!”她努力喝止铃铛的哭诉。

    好不容易,铃铛控制住哭泣,眨巴着大眼看着她,刘静明才再度开口。

    “你听清楚了,回房后……到我的枕下找一个用黄色锦布包着的……”

    她停下来喘口气,才接着道,“包着的一块玉如意。你拿着它到皇闱街允庆王府去,找人来救我……听懂了吗?”

    铃铛虽然无法理解小姐的交代,不过有人能救小姐,要她做什么都没问题。

    “小姐,我到那儿要找谁呢?”铃铛用手背胡乱擦去脸上的眼泪鼻涕,哽咽的问。

    “找那玉如意的主子……就算他不在,那府里的人也会帮你的……”应嵘恐怕是还没从东海城回来,不然不会还没来找她。

    “我这就去!”铃铛拎起裙角,转身就跑走了。

    趁着夜深,铃铛悄悄的从后园爬墙出去,死命向允庆王府的方向跑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幸得君怜最新章节 | 幸得君怜全文阅读 | 幸得君怜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