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幸得君怜 > 第十章

幸得君怜 第十章

作者 : 阿潼
    铃铛走后没多久,柴房的门从外面打开了。

    重新窝回墙角的刘静明抬头看向门口,不意外看见进来的是刘织云。

    刘织云充满妒意的看着身处恶劣环境,衣衫凌乱、头发披散,却依然美丽的刘静明,心中的忿恨更是难平。,

    她站在刘静明身前,居高临下的斜睨着她。

    “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多恨你吗?”她的语气与话中的意思完全相反,异常的轻柔细软。

    刘静明没有回话,只是摇了摇头。

    她真的没想到,在刘织云心中,她的存在不只像一根刺,而像一把刀,时时刻刻刨着她的心……

    “我是正室生的女儿,可是爹爹却不曾好言好语的哄过我、疼过我,更不用说伸手抱抱我……稚龄幼儿时,我尚且不懂你我之间的差异,可当我懂事后,看着爹爹对你的疼惜爱怜,你说,我是做何感想?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同样是女儿,我却得不到爹爹一丝一毫的关爱?”

    刘织云将长年来深埋在心里的痛苦娓娓道来。

    直到这个时候,刘静明才知道,因为爹爹的忽略,妹妹心中竟留下如此深刻的伤痛。

    “你只看到我娘的强势泼辣,你以为你们母女受尽我娘的欺负跟侮辱,是不是?”她冷哼一声,“那你们母女可知道,我娘夜深人静独守空间的孤寂?可知道因为不受丈夫的疼措爱怜,她又是怎样的伤心难过?

    “你告诉我,我娘做错了什么?她当初出嫁时,不也向往着一段恩爱姻缘吗?”

    刘静明只能流着泪摇头。虽然她不曾恨过大娘在爹娘死后苛待她,不过她也不曾想过她做这些事的动机。

    原来大娘也是个可怜人,表面上风光亮丽,背后竟藏着无尽的伤心哀痛……

    刘织云笑了笑,“现在,表哥轻易就爱上见面没几次的你,我在他身边守候了这些年,他却全没放在心里……”

    她说着说着,由轻笑转为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好一会儿,她才再度说话,“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你?”

    “织云……”刘静明泪流满面,为刘织云心疼不已。比她小上两岁,应该天真可爱、活泼不知愁的妹妹,竟然会因为自己而尝到这么多痛苦……她光是听她诉说就觉得心酸。

    刘织云缓缓蹲下身,看着哭泣的刘静明,“姊姊,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杀了你,还是杀了我自己?哪样才能让我脱离这些痛苦?”

    经过多年,她才再度唤出这声姊姊……她的眼睛泛酸发红,却连一滴泪水也流不出来。

    刘静明勉强爬起来跪坐在她身前,伸出双手将脸上显露出强烈哀伤的刘织云抱住。

    她搂住她的肩,手抚着她的后脑,脸靠在她颈侧,痛哭着道,“对不起……对不起,织云,我不知道……我从来就不知道,我带给你这么多痛苦,对不起……”

    刘织云并没有反抗,任由刘静明抱着她哭,就像一只美丽的瓷娃娃,毫无生气。

    她面无表情的听着刘静明一句句歉疚的话语,听着刘静明不曾停止的哭泣。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肩上的衣服被刘静明流下的泪水浸湿,她清楚的感受到身前柔软温暖的躯体散发出的温度,透过她们相贴的身子传到她身上。

    渐渐的,她脸上冰封的表情一点一滴褪去,眼中泛起晶莹的泪光,嘴唇的线条不再紧绷。

    刘织云忍不住口中的哀鸣,紧紧回抱住刘静明,在她的怀抱中像婴儿般号啕大哭,像要将胸口的委屈心伤全都发泄出来一般。

    这时候,火速抵达的应嵘猛然破门而入,柴房的门就像纸做的一般脆弱不堪,在他的踢踹下应声而倒。

    急忙冲进柴房的应嵘,本来以为会看到刘静明被凌虐折磨的模样,没想到映入眼中的,竟是姊妹俩抱头痛哭的场面。

    全身蓄势待发的力量顿时无处宣泄,险险让他被自己的内力所伤,幸好他实时敛下内力,暗自运气放松紧绷的肌肉,才调回身息。

    应嵘只能呆站在一旁,看着刘静明姊妹哭得声嘶力竭,全然无用武之地。就连随后赶到的铃铛及莫家兄弟都不懂眼前上演的是哪一出戏。

    呃……他们不是赶来救人的吗?

    应嵘抱着刘静明,抬起大脚将雕刻着翔龙游云的沉重木门踹开,大摇大摆的走进华美的寝殿。

    他等刘静明哭够了以后,强硬的喂她吃了点粥喝了些参汤,确定地身子并无大碍后,暂时放过刘织云等人,不顾刘静明的反对,硬是把她一把抱起,就带了出来。

    在喂食刘静明的同时,他要铃铛将所有事情都跟他交代得清清楚楚——听完,他强忍着怒火,准备等他安顿好刘静明后,再来好好整治让她受伤的人。

    一路上他也不理会刘静明的问话,带着她飞高跃低的,像风一般急速朝某个地方移动。

    被他抱着的刘静明因为夜风强劲的吹拂,让她连眼儿都睁不开,更别说看看他将她带往哪里。

    直到他踢门发出巨大的声响,才让她惊得睁开眼。

    她还来不及看清到了什么地方,就被一道带着戏谑的爽朗男声吸引了注意。

    “我的门是怎么碍着小王爷啦?”

    刘静明循声看向前方,覆盖着深浅金黄水纱屏幔的锦缎大床,透过半掩勾起的莹面水纱,她清楚的看见躺在床上的一男一女,那爽朗的声音,就是由那名男子发出的。

    当她意识到那男子并没有穿衣服时,连忙将脸转了过来,埋进应嵘的怀里,不敢多看。

    那人接着道,“你瞧,你的粗鲁把朕的小美人给吓坏了。”

    应嵘没好气的看着还在耍嘴皮子的堂兄,粗声响应,“她是被你累坏的,别牵连到我身上。”

    “啧啧啧,咱们小王爷脾气可大着呢。”应昊看得出来应嵘是有事来。

    “虞妃,你先退下吧!”他将身畔的妃子打发走,才起身披上衣物。

    他是不介意让人看啦,不过就怕应嵘那死小子会介意,所以他还是乖乖穿上衣服比较好。

    应昊挥退了一旁被应嵘引来的太监宫女,转身朝软炕走去,不意外的看到应嵘早已端坐在那儿。

    “你还真不客气……说吧!半夜把朕从温暖的被窝里挖起来,到底有什么事?”他舒服的坐上软炕,倚着靠垫,好整以暇的问。

    应嵘紧抱着自从听到应昊自称朕后,就不断挣扎着要下地的刘静明,“让你见见你的义妹!”

    听了他的话,应昊还没搭腔,在他怀里的刘静明先发难,“你说什么?”

    “这就是我上回跟你说的解决之道——请皇帝收你为义妹,以公主的身分嫁给我。”应嵘抚着刘静明的背。

    “我的天!你……皇上……”她完全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半夜随着他将皇上吵醒,将人家的妃子赶出去,而她现在甚至还没规矩的坐在他腿上,没跟皇上请安呢!

    “别害怕,将来他不但要把你当妹妹疼,还要将你当弟妹宠的,所以……来,叫皇兄。”应际像办家家酒似的,说得很轻松。

    刘静明惶惶不安的抬眼看着一脸和善的皇上,就是不敢依照应嵘的指示叫人。

    啧,叫她别害怕?他以为是叫她到市场买根葱还是买只鸡?那人是皇上呀!他以为每个人都能天天见到皇上吗?

    她不禁生气的用手指甲掐着应嵘的手臂。

    应昊大笑出声,“妹妹,你就别再掐他了,再掐他的脸就越来越好笑了。”

    原来她的小动作都落入了应昊眼里,再加上应嵘故作夸张的表情,只要是没瞎的人都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应昊的笑声让刘静明更是脸红不止。

    “叫一声皇兄来听听吧!朕那些皇妹个个娇弱得紧,像风吹就会倒似的,哪有你的可爱……快点叫呀!”应昊和善的催促着。

    尊贵的皇帝放下身段来哄她,她再不开口,就太不识相了。

    “皇兄。”小小声的,刘静明低着头叫了一声。

    “乖!明天朕就正式册封你为合贞公主,你出嫁前就住到宫里来吧!”

    应昊对应嵘笑了笑,看来他这个玩世不恭的浪子堂弟,真的会为了刘静明收心,不再留恋花丛,四处留情。

    “多谢皇兄!”应嵘难得在应昊面前摆出一本正经的神色,为他的帮忙而心存感激。

    “拜托你把脸上那种恶心的表情拿掉……虽然离用晚膳的时间已经过了很久吐不出来了,不过朕不想连今天的早膳都吃不下去呀。”

    应嵘只是笑着,没有搭腔。

    “好了,闹了一个晚上,你们就先在宫里休息一会儿,有什么事等天亮再说吧。”应昊说完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表示他也很累了。

    “走吧!”应嵘拉起刘静明,温柔的搂着她,将她带往门口的方向。

    “等一等,你真是没礼貌……”刘静明小小声的数落,然后向应昊福了福身,“皇兄,静明先告退了。”

    看着她的动作,应嵘不禁翻翻白眼,不过也由着她去。反正等相处久了,她就会明白,他的皇帝堂兄不喜欢这一套。

    “好好休息呀!”应昊向应嵘眨了眨眼,意思是要他控制一下,别让刘静明累过头了。

    应嵘不理会应昊的挤眉弄眼,拉着刘静明快步离开。

    检查过刘静明身上,确认她曾经受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应嵘才将地搂在怀中,安心的躺了下来。

    “早知道会发生这些事,当初我就该强迫你搬到我准备的房子去……也怪你,如果你不反对,也不用受这些皮肉苦与惊吓。”他爱怜的亲了亲她的颊,“所以我说你是磨人精……尽会折腾自己来让我难过。”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没想到铃铛真能把他找来。她以为他还远在东海城呢!

    “事情一办完,我就快马加鞭赶了回来。才刚到门口呢,就看到你的丫头哭得凄惨无比,吓得我差点连心跳都停了,马都没下,连忙就转去找你。”

    他平静的回答她的问话后,眼神突然转为幽暗凌厉,口气森冷,“那些伤害你的人,我要她们加倍的尝尝你受到的痛苦!”

    “不!”刘静明连忙阻止他,“你不要伤害她们……”

    “那是她们应得的!你为什么还要帮她们说话?”他眯起眼,不满她的阻止,将她的身子拉下,让她趴伏在他胸前。

    “大娘从嫁给我爹后,从来不曾得到我爹的丝毫感情。我是女人,我能体会她的痛苦。”她手指轻轻抚着他的胸膛,头枕在他的肩窝,轻声向他解释。“假若你娶了我却不爱我,那我会活不下去的……”

    应嵘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他马上说出爱语,向她保证他的真心。

    她娇美的笑了,抬起头来,手支在他胸口,看着他的脸道,“你没说过……”她将脸凑上前,用柔软的唇啄了下他的嘴角。“可是我感受得到……所以我多幸运呀!将来我会有一个爱我的丈夫,不是吗?”

    看到他想开口,刘静明将手覆上他的嘴唇阻止他说话,然后继续说,“听了织云的话,我才知道我真的很幸福。虽然我爹娘死得早,但是我却拥有他们全部的爱。”

    她的眼睛开始泛红,“我爹因为爱我娘,所以将所有的父爱都给了我……这对织云多么不公平,她也是爹的女儿呀!只因为她的母亲不是父亲所爱的女人,所以父亲不曾对她付出一丝关爱……你要她如何不埋怨,如何不难过?

    “从懂事起,她就被父亲排拒在外,而我却将属于她的……”想到妹妹的伤痛,刘静明忍不住落下泪来,连话都说不完全。

    应嵘拉下她的手,擦拭着她的泪。“别哭,那不是你能控制的,那不是你的错……”

    她的视线被大量的泪水弄得模糊一片,但她可以感受到他看着她的眼光是多么深情、多么温柔。

    “我知道不是我的错……可是,我心疼我大娘,心疼我妹妹呀!”她大声哭了出来,脸伏在他的颈间,让泪水尽情的奔流。

    应嵘知道如果不让她发泄心中的痛楚,这事将永远折磨她,所以他不再劝她止住哭泣,反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静静的陪伴她。

    “她们也没有错……呜……”她一边哭,一边口齿不清的嚷嚷。

    “好好好,你们都没有错。”她说一句,他就配合的回答一句,安抚着她的伤心。

    直到她哭累了,发泄完心中的情绪,才在他的哄诱下渐渐入睡……

    【尾声】

    在皇上的作主下,刘静明风风光光的以合贞公主的身分,顺利的嫁进了允庆王府。

    同时应嵘也依了刘静明的请求,不再追究谢宝珠及刘织云所犯下的过错。但他还是无法和颜悦色的面对她们母女,每次见面,都摆出冷酷无情的面孔。

    当然,在刘静明的撒娇及坚持下,他没能冷酷多久,一年多后,他脸上的冰霜就在妻子的快乐及喜悦下慢慢的溶化了——不过他偶尔还是会戴上冷酷的面具来吓吓人。

    那次在柴房中与妹妹抱头痛哭后,刘静明与她们母女的关系有了明显的改变。

    刘织云在刘静明的怀抱中将一切不满完全发泄了出来,不再怨恨刘静明,也不再对过去有所怨怼,抛开了不如意的情伤,重新绽放出符合她年纪的快乐与活泼。

    而谢宝珠也因为女儿的改变,放弃了对刘静明的迁怒,接受了遗忘过去,放开胸怀面对将来的生活。

    刚开始她面对刘静明还有点儿别扭,不过随着日子过去,慢慢的,她有了身为大娘的架势。

    直到刘静明替应嵘生了个可爱白胖的女儿后,更让谢宝珠完全除去心中的芥蒂,甚至愿意到王府去替刘静明做月子,一天到晚抱着让她疼入心坎的宝贝外孙女。

    此后,他们的日子圆满了起来,幸福正式的留住在他们心中,不曾稍离……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幸得君怜最新章节 | 幸得君怜全文阅读 | 幸得君怜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