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幸得君怜 > 第八章

幸得君怜 第八章

作者 : 阿潼
    【第九章】

    谢宝珠不敢置信的看着谢振青,希望刚才是她听错了。

    谢振青站在谢宝珠面前,耐心的等待她的响应。

    谢宝珠看着表情坚决的谢振青,再次确认,“我没听岔了吧?你说你要娶刘静明?”

    “是的,姑母,你没听错,我想娶静明表妹。”他肯定道。

    “她不是你的表妹!你的表妹只有织云一个!”谢宝珠怒不可遏的拉高音量,手拍了下桌子。

    “希望姑母成全。”谢振青不对谢宝珠气忿的话语有所反应,只是坚定的重申自己的要求。

    “成全?你希望我成全?那你要织云怎么办?”他讲得轻松!那她的女儿又该找谁成全?

    “姑母,我一向都将织云表妹当作妹妹一般看待,并没有其它心思——”

    “你不用跟我说这么多!就算你对织云没那个意思,我也不会同意你娶刘静明那贱丫头的!”谢宝珠怒极反笑,“那丫头的娘不过是个低三下四的青楼伶妓,那种下贱的出身,也值得你将她娶进门?别说姑母不同意,就连你爹都不可能乐意的,这可是会辱没了咱们谢家的身分呀!”

    “我不在乎。反正将来谢家的家业是由大哥接手,我可以带着静明表妹搬出去,不会坏了谢家名声的。更何况,我并不觉得她的出身下贱,她母亲是她母亲、她是她,这是两码子事。”谢振青反驳道。

    “振青,这不是你在不在乎的问题。除非今天你不是谢家子弟,否则你别想由着自己高兴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也在商场上混了这么久了,这道理还不懂吗?”

    她再接着劝道,“听姑母的话,忘了那贱丫头……咱们织云有哪点比不上她?你可别犯傻呀!”

    “姑母,您为什么……”虽然他到刘家五年多了,可他真的不知道她们到底有什么样的过节,让她如此厌恶刘静明。

    “别再说了,你自己想清楚什么对你最好,别忘了你身为谢家人的责任。下去吧!”谢宝珠头疼不已,挥挥手要谢振青出去。

    “振青先告退了。”谢振青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不过他看到谢宝珠的脸色后决定先缓缓,等日后再说服她吧!

    看着谢振青出门后,谢宝珠烦恼不已。

    刘家的事业完全是仰仗谢振青处理,本来她打算让他与织云成亲,就是为了将来他能继续掌管刘家的事业。

    再怎么说,他是自家人,总好过由外人来插手,万一将来刘家的家产全都落到外人手里,那可就不好了。

    啧,早知道那贱人的女儿会惹出今天这些事,当初就该把她赶到山上去当尼姑,省得今天来坏她的事!

    “惜娟!”她开口叫唤站在房外的婢女。

    听到叫唤,惜娟立时进门来,恭敬的站在谢宝珠面前等待指示。“夫人。”

    “去请小姐来一趟。”先把事情让织云知晓,看看接下来她们该怎么做才对。

    “是。”惜娟应了声,就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儿工夫,刘织云就领着巧巧来到了谢宝珠房里。

    一跨进门,刘织云就甜甜的叫着,“娘找我有什么事?”

    谢宝珠看着眼前爱娇的女儿,心里是又难过又心疼……她要怎么对她开口?

    刘织云纳闷的看着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的母亲,“娘,您是怎么了?您看我的眼神好奇怪哦!”

    “云云……”谢宝珠叫了女儿一声,却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伸手轻轻摸了摸女儿的脸。

    “娘,怎么了?谁惹您不开心了?”刘织云脸上的笑容,因为母亲不寻常的反应而稍稍收敛。

    “娘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说什么?”刘织云眨着漂亮的眼睛,里面充满了疑问。

    叹了口气,谢宝珠决定直接说出来,“振青上我这儿来,说是要向刘静明那贱丫头提亲。”

    听到娘亲的话,刘织云脸上的笑意完全褪去,她颤抖着双唇,想开口说话,却没能发出声音。

    等到确实消化自己听到的话后,她脸上浮现出勉强的笑容,“娘,您别逗我了。”

    女儿的故作镇定让谢宝珠心疼不已,她摇摇头,“娘没逗你,振青是认真的。”

    “那我呢?我怎么办?表哥……表哥怎么可以娶她?怎么可以……”刘织云失神的低喃,眼泪随着她摇晃着头滴落下来。

    “你别急着哭,把眼泪擦干。”谢宝珠拿起手绢替女儿拭泪。

    “可是……”刘织云想说话,可是声音却梗在喉问,让她无法将一句话讲完。

    “别伤心,我们先想想有什么法子能打消振青娶她的念头。”谢宝珠安慰着女儿,轻轻拍拍她的背。

    一旁的巧巧听了谢宝珠的话,踌躇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开口了。

    “夫人……”

    “怎么了?”谢宝珠一面安抚女儿,一连问了句。

    “奴婢……奴婢……”巧巧支支吾吾的,就是说不出口。

    “你没看到我正心烦吗?有什么事就快说,别拖拖拉拉的。”谢宝珠心烦不已,哪有耐心由得巧巧拖拉。

    “可是,奴婢不知道该不该说……”巧巧低着头,不敢看谢宝珠凌厉的眼神。

    虽然她平时仗着二小姐的纵容,在府里狐假虎威仗势欺人,可是倒也不曾真的做出什么害人的事,现在她真的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看到的事说出来。

    “奴婢在半个多月前,在大小姐住的院落外,瞧见……瞧见……”

    自从得知谢振青时常送东西给刘静明以后,她因为刘织云的交代,而开始留心刘静明的动静。本来她也只是有事没事悄悄过去看看,倒也从来没能瞧见什么。

    偏偏那一晚,她半夜去上茅房,也不知是心血来潮还是鬼迷了心窍,迷迷糊糊的,她就走到后园去了。

    当她猛然回神,才发现自己已经快走到后园底刘静明住的院落。她吓了一跳,连忙想向回走。

    正当她准备回房时,眼角忽然瞥见一道黑影由刘静明的屋子出来,她惊惧不已,差点要叫喊出声,接着看清了那是一个高大的男人,很快的,他就消失在后方的墙头上。

    之后她安下心来,仔细回想当时的情景,才明白原来刘静明真如传言所说,还未出阁就与野男人在一起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看起来像个大家闺秀的刘静明,骨子里竟然是个风骚**的女子,莫怪夫人常说她是个下贱丫头,就跟她娘一样。

    可是她也不敢将这事儿拿来说嘴,毕竟那不是可以随便乱说的——外面的传言大家不会当真,可要是她真的说了出来,是会害死刘静明的。

    虽然她是伺候二小姐的,平常也没多尊敬大小姐,但是人家也跟她无怨无仇,何必去蹚那淌浑水?平安过日子也就好了。

    而且,万一事情不是她想的那样,不是平白惹来一身腥吗?

    只是今日看着二小姐伤心难过的模样,她才忽然想起了这事儿来。

    如果能指出刘静明不贞,也许就能让表少爷打消娶她的念头……

    精明如谢宝珠,一听巧巧支吾几句,心知事情的转机,也许就得靠巧巧现在要说的话了。

    于是她先不急着催巧巧,反而向伺候自己的惜娟交代,“先扶小姐回房去。机伶点!”

    “是。奴婢知道。”惜娟连忙上前,准备搀扶哭泣的刘织云。

    “云云,你先回房去,娘会帮你想办法的。你先别哭了,听话。”谢宝珠轻声的劝着女儿。

    等惜娟搀着女儿出去后,谢宝珠便专心的看着巧巧。

    “巧巧,把你看到的说出来,一点儿都不许隐瞒。”她对低头绞着手的巧巧道。

    巧巧怯生生的抬头,面有难色,“可是,奴婢不敢确定。万一是奴婢看错了……”

    “没关系,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你说,不要害怕。”谢宝珠亲切和蔼,好声好气的劝道。

    她看巧巧仍然踌躇不安、犹豫不决,再度开口,“巧巧,咱们刘家待你可是不薄,小姐平常也宠着你,没让你吃过苦、受过委屈……”

    谢宝珠停了停,观察着巧巧的反应,“你是个聪明丫头,你也看见了,现在小姐有多伤心,如果你有办法帮她,将来咱们也不会亏待你的。”

    闻言,巧巧心中暗暗思量着——撇开以前小姐对她的好不说,光是将来她能得到的好处,肯定就能让她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

    她握了握汗湿的手,下定决心将头抬起来,将那天夜里看到的情景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了谢宝珠。

    谢宝珠听完她的话,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连眼儿都弯了起来。“巧巧,这事先别声张,免得打草惊蛇。”

    太好了,没想到她当初随意散布的流言竟有成真的一天!这下别说谢振青不可能娶她,那死丫头这辈子都没指望了!

    “奴婢明白!”奇怪的,把话说出来后,她的心不再紧张不安,反而稳定了下来。

    因为她知道,从这一刻起,不管刘静明有没有失德,都将只有一种结果,而她,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已将自己的良心卖给了谢宝珠……

    谢宝珠点点头,“事情结束后,如果你还要留在府里,我就把你升为总管丫头,将来等着接管事嬷嬷的位置。如果你想回乡下老家去找个人嫁了,我会替你办好嫁妆,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反正你后半辈子都不用愁了。”她许了巧巧两条路,而不论是哪一条,对巧巧来说都是天大的好处。

    “谢谢夫人。”巧巧完全忘了方才的不安,为了自己的将来而开心,笑咧了嘴。

    另一头,被惜娟带回房去的刘织云,坐在椅上哭了好一会儿。

    她越想越不甘愿……凭什么刘静明才与表哥见过两次,就能让表哥为她着迷?而她多年来对表哥的付出,他都视而不见……

    强烈的不甘心涌上,让她怨恨的全身发抖,“她凭什么?她凭什么轻易的夺去我在意的人?凭什么?!”

    在一旁努力劝慰着刘织云的惜娟,看着不但没有停止哭泣,反而情绪激动起来的刘织云,听到她嘴里在说话,可是又听不清楚,于是上前碰了碰她的肩膀,“小姐,你说什么?”

    话声方落,刘织云忽然起身,推开挡在她身前的惜娟,就要往外走。

    看情形不对,惜娟连忙跟上前,着急的问,“小姐,你要上哪去?小姐……”

    刘织云不顾身后惜娟的叫喊,快步朝后园的方向走去,一心要去找刘静明。

    小跑步的跟在二小姐身后,惜娟心慌不已。她看得出来,现在二小姐的模样很不对劲。

    叫也不停,唤也不听,嘴里又不断喃喃自语……她又不能不跟着,怕万一出了事儿,不能向夫人交代——

    房里,刘静明坐在床沿,手中握着一样物事,想着心事。

    一连好些天,应嵘都没上刘家来找她。他说过要到沿海的东海城,去替皇上办事,可是算算日子,他也去了好些天了,说真的,她还真想他呢!

    她将应嵘送给她的龙纹玉如意拿在手上,考虑着要不要到允庆王府去一趟探探消息,好让自己安心。

    反反复覆的,她将玉如意收好又取出,不知道如何是好。

    正当她再次打消去允庆王府的念头,刚把玉如意收回枕下时,门扉被人用力的推了开来。

    她原以为又是铃铛生气的从外面回来了,连忙将枕头放好,站起身来,没料到她还没能站稳身子,左脸颊就传来热辣辣的剧痛。

    从门口像风一般朝她迫近的,竟然是刘织云。

    而迎面的这一耳光,将她打得差点儿仆倒在地,白皙的脸颊上立时出现触目惊心的红肿掌印。

    “啊……”她堪堪扶住床架,才没摔倒在地上。

    她被打得晕头转向,眼前一片昏黑,脑袋昏昏沉沉的,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刘织云再度上前,用手抓住她的头发,凶狠的捶打着她,嘴里不住咒骂道,“你不要脸!不要脸!”

    她像发了疯似的,不停的攻击毫无抵能力的刘静明,“下贱的狐狸精!不要脸!”

    刘静明反射性的用手挡住她的攻击,却没有任何作用,因为刘织云根本是没头没脑的乱打,她只能一直处在捱打的地位。

    这时铃铛从外边回来,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房内不寻常的骚动,她还看到谢宝珠房里的丫头像被鬼追似的,从她们的院落朝前院飞奔而去。

    她心里顿时涌上了不祥的感觉,一边儿喊着自己的主子,一边拎起裙角朝房里跑。

    “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铃铛一进门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连忙跑上前想要扯开刘织云。

    “二小姐,你这是干什么?你放手!放手……哎呀!”

    铃铛拉不住失去理智的刘织云,反而被她打了一拳,向后趺坐在地上。

    “救命啊!二小姐发疯了!你不要打了!快来人啊!”铃铛从地上爬起,再度上前意图解救刘静明。

    她扯着嗓门大声喊叫,随即绝望的想起她们住的院落平常就没人会经过,现在怎么会有人来救小姐呢?

    她上前硬是挤到刘静明身前,用身体阻挡刘织云的拳头。

    背后被刘织云打得疼痛不已,她被吓得不住哭泣,眼泪鼻涕流了满脸,但她仍忍着疼痛,坚决的挡在刘静明身前,守护着她。

    刘织云红了眼,不管铃铛的阻挡,仍想攻击她身后的刘静明。“你给我出来!出来!”

    “二小姐,你不要这样……”铃铛哭着哀求刘织云。

    刘织云逮到一个空档,硬是抓住了刘静明的头发,想将她从铃铛身后拉出来。

    刘静明被头皮上传来的灼热痛感给逼出了哀叫声,“啊……”

    铃铛见状,边哭边伸手抓住刘织云,要不然以她现在的力量,刘静明的头皮怕会被她给扯下来。

    正当铃铛用力扳着刘织云的手时,谢振青从外面跑进来,阻止了疯狂的刘织云,解救了她们主仆。

    “织云,你这是做什么?还不快放手!”他一个大男人竟然都无法立时将刘织云拉开,可见失去理智的刘织云力气有多惊人。

    他从后面将她抱住,用力抓住她的手腕,逼使她不得不松手。

    谢振青努力的控制住不停挣扎、疯狂扭动的刘织云,将她拖离己瘫软在地的刘静明。

    谢振青大喊着跟他一起进门,呆站在一旁的小厮,“阿牛,你还发什么愣?还不过来帮忙!”

    被他一喊,吓傻了的阿牛才回过神,连忙上前帮忙制伏刘织云。

    当谢振青将刘织云拉开后,铃铛哭着跪到软坐在地上,脸上身上伤痕累累、狼狈不堪的刘静明身边。

    她看着嘴角流血、双颊红肿的主子,手却不敢伸上前碰触她,怕会碰疼了她,只能六神无主的在一旁大哭。

    “小姐啊……”

    从头到尾没吭过一句的刘静明,完全感受不到身上的疼痛——她被这突来的意外完全吓住了。

    眼前脱序的景况让她反应不过来,她就像看着别人发生的事一样,愣愣的看着仍然不停疯狂叫嚣挣扎的刘织云,脑袋暂时失去了判断能力。

    她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之后刘织云被人架出房去,室内少了咒骂叫嚣,只剩下铃铛的哭泣声音。

    渐渐地,她意识到在哭泣的人是铃铛,这才缓缓眨了眨眼,将焦距移向身旁哭泣的铃铛身上。

    她伸出布满抓痕的手,摸了摸铃铛被泪水浸湿的脸。“怎么了?你哭什么?”

    铃铛闻言,哇的一声,抱住刘静明放声大哭。

    她的小姐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人这样欺负,这样打骂?

    谢振青暂时将场面控制住后,连忙上前看望刘静明。

    “我的天,你……”

    他看着刘静明,不敢相信刘织云下手竟然如此狠毒,光是看得到的地方,到处都有指甲抓出的血痕,脸上更是红肿不堪。

    都是他害的……谢振青后悔不已。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他一定不会如此轻易的把话说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幸得君怜最新章节 | 幸得君怜全文阅读 | 幸得君怜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