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幸得君怜 > 第七章

幸得君怜 第七章

作者 : 阿潼
    【第七章】

    睡着的刘静明,被唇上的轻吻唤醒。

    ……

    【第八章】

    “小姐,表少爷又来找你了,你见是不见?”铃铛进了房来,小小声的对刘静明请示。

    “又来了?他到底想做什么?”她真的想不通,从那天起,谢振青送了几次贵重物品来,本来退回去也就没事了,可他变成三天两头就上这儿来找她,他到底意欲为何?

    “这很明显了嘛!他就是喜欢上小姐了,所以才会跑来想要见你一面。”铃铛一副“我早就跟你说过”的表情。

    “跟他回了,就说我身子骨不舒服,在休息。”只要能打发他就好。

    铃铛不以为然的道,“小姐,你忘记前一回用这个借口的后果吗?”如果小姐忘了,她可以提醒她,保证她不敢再用这个理由。

    刘静明被铃铛这么一提醒,头痛的想起来前次发生的事。

    上回她也是用身子不舒服的理由回了谢振青,没想到他竟然要赵总管赶忙出府去,请了城里有名的大夫来,说是要为她看诊,怕耽误了病情。

    这一来,本来没事也被弄得好象生了重病似的,她不得不在床上装病,好顾及谢振青的面子,免得让他丢人。

    而后,送到房里来的滋补食品就更多了,让铃铛退得手脚都软了。

    “铃铛,我到底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做,他才会死心,不再上这儿来?”烦恼不己的刘静明不禁开口向铃铛求救。

    “小姐,我看表少爷是真的对你有心,你何不试试与他相处看看呢?”铃铛鼓励刘静明,要她放开心试着接受谢振青。

    刘静明没好气的瞪了铃铛一眼,“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忘了,是你跟我说谢公子是织云的意中人,你竟然鼓励我跟他相处看看?”

    “管她去的,反正她与大夫人也没把你当作一家人看待,表少爷有才有德,做生意又一把罩,既然他喜欢你,那你干脆心一横,嫁给他算了,也好过就这么胡里胡涂的耽搁下去。”干脆豁出去赌他一赌,搞不好小姐会找到一门好姻缘也不一定。

    “我是可以不在乎大娘和织云,不过,你就没想过我可能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她稍稍试探铃铛的反应。

    “小姐,你别开玩笑了,你哪有什么喜欢的人呀?”铃铛好笑的嗤道。“难不成你真的像外边传的,跟野男人厮混吗?”要找理由,也要找象样点的吧。

    是呀!她是真的跟男人在一起厮混没错呀……刘静明想说的话全含在嘴里,不清不楚的嘟囔。

    听不清楚的铃铛追问,“小姐,你说什么大声点儿,我听不到。”

    刘静明还真的说不出口,所以翻翻眼儿,“我没说什么。反正我不管了,随便你用什么理由,把他打发走就是了,别让我心烦!”

    “啊?”又是她?每次都这样,这种不讨好的差事都要她去做。当小姐真好,做丫头的可就倒霉了。

    “啊什么啊?叫你去就去,快点儿,别让人家久等了。”刘静明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事情交给铃铛去解决。

    “好啦,去就去嘛!”不去也不行呀,总不能叫表少爷站在外边罚站吧?

    铃铛出了房门,就看到在门外殷殷期盼的谢振青。

    他有礼的站在原地,静待铃铛走上前才开口,“静明小姐可愿意见我?”他的语气中满含期待。

    铃铛干笑了声才回答,“表少爷不好意思,我家小姐昨晚看书看晚了,精神不好,所以她用完午膳后就睡下了……我刚刚进去看过,还没醒呢!”

    谢振青闻言虽然失望,但也没办法,总不能非要铃铛把刘静明叫醒吧。

    于是他笑了笑,对铃铛道,“没关系,多休息点是对的。你替我跟她问候一声,我先离开了。”

    “表少爷慢走。”铃铛福了福身,目送谢振青转身离去,心中不禁替小姐惋惜。

    真不知道小姐在坚持什么……这么好的男人也不好好把握,真是的!

    就快过四月了,杏花已从盛开灿烂渐次转为凋零衰败,趁着尚有一些晚绽的花朵,刘静明支开铃铛,自己到后园去,好将这一季的杏花回味一番。

    脚下踩着落英,感叹着花朵的易谢,她刚走进杏花树浓密之处,立即看到谢振青的身影。

    她转过身,准备不出声息的离去,偏偏脚下刚巧踩到一小截枯枝,发出的声响引得谢振青回顾。

    他一回头,见她正欲离去,他不肯再度错过这次的相遇,于是快步上前,顾不得男女之别,情急的伸手捉住她的手腕,阻止她的去势。

    “别走……”他嗓音沙哑的请求她留步。

    刘静明被他猛地一扯,脚步踉跄了下,一边儿努力平衡身子,一面慌乱的想要挣脱他的拉扯。“你放开我!放开……”

    “好好好,我放开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要跑走。”他失了平时的温文有礼,改而要胁。

    刘静明因为他的抓握而无法退离,用衣袖遮掩住自己的脸儿,“你先放开我……”

    她完全没发现自己对谢振青及应嵘的差别待遇。

    当初应嵘的孟浪,并没有让她有丝毫的抗拒及排斥,但是现下,不过只是被谢振青拉住手腕,她就无法忍受,只希望能快点儿脱离他的掌握。

    谢振青试探的稍稍放松钳制,看她并没有大动作,才完全将手放开。

    他一放开,刘静明立刻将手藏入袖中,向后退了两三步,拉开与他的距离。

    谢振青着迷的看着她低垂着的美丽脸蛋,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该怎么称呼你?”

    依照规矩,他是该同织云一样,唤她一声表妹的,不过他们又不是真有亲戚关系,这样叫,又挥不去怪异的感觉。

    所以他还是开口问刘静明的意思。

    没想到他会问她料想不到的问题,刘静明略微错愕的看了看他,才开口,“我们毕竟算是亲戚,你又年长我一些……还是唤我一声表妹吧!”

    “那我就唤你静明表妹。”说了这句话后,谢振青也不知该说些什么;纵然对她倾心不己,却无从诉起。

    沉默再度蔓延四周——

    是他硬把她留下来的,可是留下她后,又只是看着她发呆,也不说话……刘静明觉得气氛很尴尬,于是开口打破沉默。

    “谢表哥如果没事,我就先告退了。”她真不想面对这种场面。

    “我……从第一次见面,我就……”

    不等他说完,她立即截断他的话,“请你不要继续说下去了。”

    他要说的话,让她心中泛起不安。

    她不否认,在铃铛面前,她是在装傻。

    她并没有迟钝到完全感觉不出他眼中的热情,只是她不希望面对这种事,只要他一把话讲出口,她就连装傻都没办法了。

    所以她不让他将话说完。

    “请你给我机会,让我把话说完。”他情深意切,一鼓作气将对她的倾心诉说出来。“从第一次在这杏花林遇见你,我没有一天不想着你。”

    刘静明叹了口气,抬起头直视着他。

    “那又如何?”既然他话已出口,她也不能再闪躲,大家把话说开算了。

    “如果你愿意……我就跟姑母提亲,可好?”谢振青红着脸,将心意向刘静明表明。

    “提亲?”他疯了吗?才见第二次面,他就想娶她?

    “是的。你可愿意?”他热切的回答,并没有看出刘静明脸上的拒意。

    “我愿不愿意?”她轻轻的笑了笑,“那我直接告诉你,我不愿意。”

    没料到她竟如此决绝,他呆愣了会儿才开口,“为什么?我有哪里不好?还是……”

    她叹了口气,捺着性子,“不关你好不好,而是——请容我提醒你,我们只见过两次面,你了解我吗?我是什么个性你清楚吗?为什么如此轻易就决定要娶我?”

    如果是这个问题,那好解决呀!

    他笑开了,“这不是问题。哪一对夫妻不是凭媒妁之言?有些人连一面都没见过就成亲了。等成亲后,自然就会了解了……如果可以,我们可以经常见面,这样一来,我就能了解你了。”

    就算这样,也不代表她就得嫁吧?他也未免太一相情愿了。

    “问题不在那儿……”她不知道该如何说才不会让他太难堪,所以支吾了起来。

    “问题是出在哪儿?你说,我一定做到。”只要她肯说,他一定配合。

    刘静明深吸口气,决定不再客气,“你不会不知道织云喜欢你吧?”

    “我是知道。但我对她只有兄妹之情,并没有男女之爱呀!”他纯粹视她为妹妹而已。

    “你以为我大娘不知道她女儿心系于你吗?”刘静明再道。

    谢振青立时点了点头,“姑母应该是知道的。”

    “在大娘的立场,她会希望你娶织云,好继承刘家家业,这点你也应该知道吧?”

    谢振青没有答腔,但是看他的神色,应该很清楚谢宝珠母女打的是什么算盘。

    “那你还想去跟我大娘提亲?除非你提亲的对象是织云,否则我劝你别去碰钉子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不会不明白吧?

    “不。如果我不愿意娶织云,没有人能左右我的决定,就算姑母也不可能。”他坚决的道,要让刘静明知道他的决心。

    刘静明并不想管其它人的感情事,尤其是刘织云的。

    现在她更觉得自己犯傻了,干嘛跟他扯这些?他与织云之间的事,由他们去操心就好,她做什么多嘴多舌,到时候还惹夹一堆麻烦,不是自找苦吃吗?

    于是她不再赘言,只说了一句,“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这个理由应该能让他死心了吧?

    听到她这句话,谢振青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他认为这是刘静明忌惮谢宝珠及刘织云,才故意说出的推诿之词。

    “请你不要用这种理由拒绝我。我知道你顾及织云及姑母的想法,我请你给我一个机会,不要将我推于千里之外。”

    刘静明摇摇头,她有喜欢的人,真的是如此无法置信的事吗?为什么他和铃铛都不相信她说的话呢?

    “我的个性中并没有委曲求全这一项,如果我真的喜欢你,我就不会在乎她们。”她看着他的眼睛,清楚的道。“我是真的有意中人了,不是推托。请你打消娶我的念头吧!”

    “不,我不会放弃的。你别担心姑母及织云,我会——”

    “我想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因为你完全听不进我说的话,一直用你自己的想法来解释我的意思。既然如此,多说也是无益。”刘静明真的受不了他们之间全无交集的谈话,忍不住冷下脸孔。

    说完,她不再理睬谢振青,也不再等他开口说话,转身快步离去。

    而被她撇下的谢振青,则因为刘静明的脸色太过冷清淡漠,而不敢再次挽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幸得君怜最新章节 | 幸得君怜全文阅读 | 幸得君怜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