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幸得君怜 > 第六章

幸得君怜 第六章

作者 : 阿潼
    “小姐,前屋又送来了一堆东西。”

    铃铛捧着一个紫心木托盘进来,上面放着精选燕窝和几只装着香料、香油的玉瓶子。

    看了一眼铃铛放在桌上的托盘,刘静明将手上的书放下。“跟前两次一样,退回主事房去!”

    她对这些东西一点都不希罕——再名贵再值钱又如何?反正她又用不到。再加上无绿无故的,人家为什么要送她这些东西?

    “又要退回去呀?”这可都是些好东西呢……铃铛不像主子那样不把这些东西看在眼里,心里有点舍不得。

    “铃铛!如果你让我知道送回去的东西缺了一丁点儿,你就仔细你的皮,听到没?”刘静明告诫着。好端端的,尽送些贵重东西,谁晓得人家存的是什么心?

    “人家才不敢不听小姐的话呢!”铃铛一向最清楚小姐的脾气,只是嘴上讲讲罢了。她才没胆偷留东西下来呢!

    她将托盘拿起,放到房门口连的小几上,准备待会儿就将东西退回前屋去。

    铃铛走回刘静明身边,将桌上散乱的书册大致整理,排放整齐,嘴里不得闲的说道,“真是奇怪了,我们又不认识表少爷,他干嘛三天两头送这些珍贵东西到这儿来?”

    害她还要特别跑到前屋,把东西拿回去,这样很烦耶!

    每一次到前屋去,她都要担心会遇上二小姐房里的巧巧。巧巧既泼辣又坏心眼,跟她伺候的主子一个样,而且她仗着自己是二小姐的丫头,

    总爱欺负人,所以她巴不得永远不上前屋去。

    “谁晓得是怎么了?”嘴里是这么说,不过她不得不想起那天杏花林里的巧遇,却也想不通他的用意——难道是为了弥补这些年来,对她们用度上的亏欠?

    “小姐,你说表少爷送这些东西来,大夫人知道吗?”铃铛心想,依照大夫人对她们主仆的苛刻,断是不会高兴自己的侄子对她的眼中钉如此慷慨大方吧!

    “应该不知道吧!”否则她们的院落现在还会如此平静?怕不早闹翻天了。

    “我想也是……小姐,你老实告诉我,表少爷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铃铛脑中忽然闪过这个想法。搞不好是表少爷见着小姐漂亮,喜欢上小姐,所以才会突然对她好。

    刘静明看了铃铛一眼,没料到她突然机伶了起来,老实回答,“在杏花林里见过面。那时候你刚好回房拿伞去了。”

    “哼,我就说嘛!哪可能来了咱们刘家五年,现在才对长期忽略的我们送东送西的……原来是看上小姐了。”铃铛不屑的撇撇嘴。

    “别乱说!让人听见了不好。”刘静明轻轻的告诫,免得无事生非,徒然惹来一身腥。

    缩缩肩,铃铛吐了吐舌头,将声音压小,“小姐,我告诉你喔,如果让二小姐知道这事儿就该糟了。”

    “嗯。”她想也是。反正刘织云同样看不得她好,所以她也不觉得铃铛这么讲有什么不对。

    瞧了瞧小姐的神色,觉得她并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铃铛又用神秘兮兮的口吻道,“小姐,你一定不知道,二小姐很喜欢表少爷喔。”

    “你从哪儿听来的?”刘静明跟着好奇了起来。

    “厨房的小倩告诉我的。她姊姊是伺候大夫人的,说听过大夫人跟二小姐谈起过表少爷的事……大夫人私底下问过二小姐的意思,二小姐也有那个意思。”

    刘静明不解,“有什么意思?”

    铃铛三八兮兮的掩嘴笑了笑,才道,“大夫人的意思是,如果二小姐愿意,就让他们表兄妹亲上加亲。”

    她讲完后又加了一句,“这事刘家上下都知道呢!”

    “那很好呀,谢公子本来就将刘家的生意经营得有声有色,娶了织云,刚好名正言顺的帮忙打理岳家事业,不是吗?”

    “是没什么不好,只是也要表少爷愿意娶二小姐呀!又不是二小姐自己想嫁,人家就得娶。”

    依她们这些下人看来,八成是二小姐自己一头热,人家表少爷对她一向不冷不热,也不像是中意二小姐的样子。

    刘静明听铃铛讲的话也不无道理,不禁点了点头。

    铃铛接着道,“现在要是让二小姐知道表少爷对你献殷勤,恐怕她会打翻醋坛子,到时又上咱们这儿来寻晦气。”

    这才是她最担心的。不然在她来说,如果表少爷真的喜欢小姐,那可是好事呢!

    因为大夫人恶意散布流言,让想上门为小姐说亲的人都打了退堂鼓,所以今年小姐都十七了,却还没有婚配……

    “小姐,你觉得表少爷怎么样?”铃铛将心里所想的问了出来。

    “什么怎样?”刘静明不解的问。

    “哎哟,我的意思是,表少爷各方面部好,你可以把握机会,嫁给他也不错呀!”再误下去,就要变成老姑娘了。

    “你的脑袋里到底都装了什么?一天到晚想这些馊主意。”没想到铃铛竟会打这种主意,刘静明是又好笑又好气。

    看来她与应嵘的事该找个机会让铃铛知道了。

    “哪里是什么馊主意,我觉得很好呀!因为大夫人的关系,从你满十五岁后,连只小猫都没来给你提过亲……”铃铛忍不住又开始叨念谢宝珠的不是。

    为了让耳根子清静,刘静明不得不出声打断她的话。

    “那些我已经听你说了无数次,都会背了。请你闭上小嘴,先把这些东西退回去可好?”先把她支开,好饶了自己的耳朵。

    铃铛哀怨的看了刘静明一眼,才回过身朝门边的小几走去。“每次都这样!人家是替小姐担心啊……”

    她一边走,嘴里还不停的嘟喽着,直到出了房门,才没了声音。

    铃铛到了前院,刚要踏上总管主事房的阶梯,就看到从主事房走出来的巧巧。

    她心里直叫糟——看吧,好的不灵坏的灵,心里越不希望见到的人,反而更是故意让她撞见。

    她低着头,想快步从巧巧身边经过,赶快进主事房,却被眼尖的巧巧拦了下来。

    “你走那么快做什么?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呀?”巧巧眼儿扫过托盘上珍希的物品,不怀好意的道。

    巧巧虽然长得清秀漂亮,不过却被她脸上尖酸的刻薄表情给破坏了。她伸出手挡在铃铛前面,将铃铛拦下。

    “我哪有做什么亏心事!我要进去找总管,你让让……”看着巧巧不善的脸色,铃铛没出息的声量渐小,话尾嚅嚅的消失在嘴中。

    “我为什么要让?”巧巧泼辣的将双手叉在腰上,狂妄的站在她面前,挡住她的去路。

    “你……”铃铛生气却又不敢发出来,只能瞪大眼,瞧着恶形恶状的巧巧。

    “看什么看?你说,这些东西是哪来的?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在大夫人刻意的纵容下,任谁都能欺到刘静明主仆头上,那个破败的院落,平常更是无人闻问。

    别说鱼翅燕窝了,就连好一点的白米都没给过她们,现在铃铛手上却捧着上好的燕窝和几只小香瓶,这实在太奇怪了。

    “这是……是……”铃铛支支吾吾的,不敢老实说是谢振青送给小姐的。

    “哼!看你那副心虚的模样,东西的来处肯定不清不白。”巧巧道。

    “谁说的?这是别人送给我家小姐的!”被人怀疑操守,铃铛沉不住气了。

    “别人送的?是谁?你说呀!”巧巧咄咄逼人,不肯放松的逼问。

    “我……是……”铃铛心里急得不得了,连话都不会说了。

    “你再不说出来,我就叫夫人来问你,看你说是不说!”巧巧出言恐吓,作势转身欲走。

    铃铛一听到巧巧要去找谢宝珠,随即脱口而出,“我说!你别去找夫人。”

    巧巧得意的笑着回过头,斜睨着铃铛,“那你还不快说?”

    “是……是表少爷送的。”铃铛嗫嚅的道。

    “死丫头,交代不出东西的来处,竟然拿表少爷充数?”巧巧不相信,啐了她一句。

    “我没拿表少爷充数,真的是表少爷送给我家小姐的!”铃铛立刻反驳。

    “你真是皮痒了是不是?还不老实说?!”她就不相信,从来没见过刘静明的表少爷,会无缘无故送这些珍贵的东西?

    “你不信可以去问赵总管呀!我这已经是第三次拿东西退回来了。”生怕会被惩罚,铃铛完全不敢有所保留。

    “不是头一回?”看来有些事正悄悄的发生着……巧巧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铃铛看巧巧似乎是相信了她的话,连忙朝她点头,向她强调自己并没有说谎。

    “算了!这回就饶过你。”巧巧也顾不得继续找铃铛麻烦,急着回二小姐房里去把这事告诉她。

    “什么?你说表哥怎么了?”与刘静明有几分神似的刘织云,讶异自己适才听到的话,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说表少爷拿了好些珍贵的香料和燕窝送给大小姐,听铃铛那丫头说,已经送了三次。”巧巧再次重复。

    “你没弄错?是表哥送刘静明的?”自从刘镇死后,刘织云就不再称呼刘静明为大姊,而直呼其名。

    “是真的。我从赵总管那儿出来时,正巧遇上铃铛捧着东西朝主事房来,我把她拦下来问清楚的。”巧巧向主子保证消息的正确。

    刘织云沉下脸,眼中含怨带怒。

    怨的是,她对谢振青千般温柔、万般讨好,却没见他送她半点小东西,没想到他竟然对刘静明如此大方,就连人家不领情,还送得如此起劲。

    怒的是,为什么她永远无法摆脱刘静明的阴影?从小爹爹就只疼爱刘静明,好吃的好玩的都先给她挑过,剩下的才想到她,连对她说句贴心话都没有,好象只生了刘静明一个女儿似的,彻底的忽视她。

    现在,就连她心仪的表哥都对刘静明另眼相待,这怎么不让她更加讨厌刘静明?

    到底表哥是什么时候见到刘静明的呢?

    照理说他们没有机会打照面呀!

    现在她到底该怎么办?对表哥的喜爱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打从懂事起,她就喜欢上温柔英俊的表哥了。

    她巴望着能嫁给表哥的梦想,绝对不能毁在刘静明手上!

    “巧巧,从现在开始,你给我盯着那边,有一点风吹草动都要让我知道,听懂了吗?”她绝对不要再输给刘静明了,绝对不会让她将表哥抢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幸得君怜最新章节 | 幸得君怜全文阅读 | 幸得君怜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