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王爷的买卖 > 第九章

小王爷的买卖 第九章

作者 : 萧宣
    【第七章】

    “见宁!你在哪儿?见宁!见宁!”天水匆忙穿过马群,来到对街后,却不见见宁的身影。

    “老天!方才真是太危险了!”跟着冲过马群的李芊,见天水平安无事,不禁掏出手绢拭着额上的冷汗。

    “我看到我妹妹了。”天水心急如焚地左右张望着,“奇怪……怎么才一眨眼的工夫,见宁就不见了?我明明看见她了……”

    “你会不会认错人了呀?”李芊也跟着没头没脑地左右张望着。

    姑娘满街都是,李芊也猜不出哪个才是天水正宗的妹妹。

    “那是和我一块儿玩耍到大的妹妹,我怎么可能会认错?”天水不信邪地满街找人,然而,她走遍附近的大街小巷,还是找不到见宁。

    天水急喘着气,心头逐渐被不安取代。

    因为见宁应该待在皇宫里才是,想当初她们三姊妹约定要一块儿抓蛇到皇宫里放,她却不告而别地径自逃出皇宫,如今在洛阳城里发现见宁的踪迹,她当然会感到万分的困惑。

    她远在洛阳,完全不晓得宫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见宁会在洛阳?除非她是真的看走眼了,那个人根本就不是见宁。

    “咦?这不是天水姑娘吗?”一个男人靠近她身边,用疑惑的口吻问道。

    天水心慌的目光迎上那人的眼,她蹙起眉,眼前的人看起来有点儿面善。“你是……”

    “小王妃,你忘了吗?这狗奴才名叫皇甫郎,是魏爷身边的小厮。”李芊愤恨地瞪着皇甫郎。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眼前的仇人,他是杀她哥哥的凶手,她的小命也差点就断送在皇甫郎的手上,要不是小王爷及时出手救她,她早就成了皇甫郎的刀下亡魂。

    “天水姑娘有礼。”皇甫郎必恭必敬地向天水行了一个礼。

    怪不得觉得面善,原来是魏奴儿的人!天水对魏奴儿印象深刻,只是没好印象,尤其是杀人不眨眼的皇甫郎。

    “有事吗?”天水保持风度,语气客气地问道。

    皇甫郎偷偷瞄了一眼她身边的李芊,有点讶异地眯起眼,随后故作镇定地弯着腰笑道:“没什么事,只是上前来问候天水姑娘。”

    天水回他一个淡笑,“你太客气了。”

    “天水姑娘,魏爷就在附近,不知你是否愿意……”

    皇甫郎话还没说完,天水就不耐烦的地断他的话,“不了,改明儿个晚上,我再上魏府拜会魏爷,现下我还有事要忙,对不起,小女子先告辞了。”

    皇甫郎却伸手挡住天水的去路,“何必这么见外呢?天水姑娘,咱们魏爷日日夜夜思念着姑娘你呢!”

    天水以绣了水鸳鸯的丝帕掩住半边美颜,嫌恶地退了一步。

    “咱们小王妃不见你家那个妖怪爷,你是没听懂吗?”李芊不客气地道。

    以前因为李家欠魏奴儿金钱才受魏奴儿摆布威胁,被安排到赌场去做“外鬼”,和她的哥哥来个里应外合,如今曲曜堂大发慈悲,帮她把债还清,自债务清偿那日起,李芊就再也不是魏奴儿的手下,自然也不必再看皇甫郎这狗奴才的脸色做事,更不必刻意去讨好魏奴儿了。

    以往,李芊一天至少有三次要往魏府里跑,魏府里的大小芝麻事她都略知一二,尤其攸关魏奴儿的私生活,早就传得沸沸扬扬,谁都知道魏奴儿是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妖怪。

    而这个狗奴才皇甫郎更是胆大妄为,当着小王爷的面杀了她的哥哥,现下还在光天化日之下对小王爷未来的妻子说出如此不知羞耻的话,李芊顿时瞪大清亮的眼儿,立刻把天水拥进怀中。

    皇甫郎急着办正事,懒得和李芊一番见识,正打算向前走近天水,李芊立刻挡在天水面前,紧紧护着天水。

    “有了新主就忘了旧主啦?李芊,看不出来你这丫头还挺现实的。”皇甫郎冷冷地挖苦李芊。

    “关你什么事!”李芊从以前就觉得皇甫郎简直比苍蝇还要讨厌。

    皇甫郎笑出一口白牙,“中秋前夕,皓月当空,花好月圆,奴才只是想邀请天水姑娘陪魏爷泛舟罢了,你这多事的丫头,没事滚远一点,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小心我到魏爷面前告你一状。”

    “你少在这儿耍嘴皮,我再也不是魏奴儿的手下,不必再听命于你这狗奴才!走开!别挡咱们的路!”李芊气愤地吼。

    “小芊,休得无礼。”天水想息事宁人,按住李芊的手背低语。

    “他杀了我哥哥,我这样对他,还算客气!”李芊气喷地一手叉在腰上,另一手指着皇甫郎的鼻子叫嚣道:“你还不快滚?让开!”

    身怀绝技的皇甫郎,忽然把手一扬,掌风一出,李芊的小手忽然失控地举在半空中,狠狠往自个儿的脑袋打下去,幸好她手里没有半件武器,要不然她的小命恐怕要丢了。

    皇甫郎的动作又快又狠,下一刻,大手伸向天水,一把握住她纤细白晰的皓腕,在两人还来不及反应时,天水赢弱的身子便被拎到半空中。

    皇甫郎足下一蹬,瞬间消失在街道上。

    “小王妃——”恐惧感顿时涌上李芊的心头,眼泪一下子受控不住地泛滥开来,“糟了!怎会这样呀?回去怎么跟小王爷交代呀?万一小王妃出了什么差错,我小命也不保了呀!”

    李芊蒙住脸,无助地哭了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她该怎么办才好?

    哭着哭着,忽然有串来自地狱的邪恶声音响在她脑海里——

    “当然是不能向小王爷禀报此事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除非你能够否认你心里一点都不喜欢小王爷,当小王爷拥着天水,你一点都不在意吗?不,你其实比谁都清楚,你很羡慕,但你心里头的嫉妒事实上多过于羡慕,因为你爱慕他,你当然在乎,然而得不到他却是教人伤感的事实。

    “还有,明天就是他们拜堂成亲的日子了。你不可能会忘记,小王爷最近忙得昏天暗地是为了什么?现下你若是回去通风报信,让小王爷去把天水给抢回来,岂不是成全了一椿美事?

    “到时你真能无动于衷吗?你保证不会暗地垂泪到天明?如今天水被皇甫郎掳到魏奴儿身边,只要你不说,就没人知道。待天水成了魏奴儿的女人,你想小王爷还会要她吗?这一切的变化对你岂不是成了一椿难得的新局面?你还在等什么呢?

    “没错,你的命是天水续的,你的良知告诉你不能恩将仇报,不能用这种方式背叛天水;然而,良知可能替自己争取到幸福吗?当然不能!既然不能,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何不放手去做,此时正是你取代天水在小王爷心中地位的最好时机。你知道该怎么做,你会知道的,去吧!李芊,为爱放手一搏!”

    “救命啊!”天水被皇甫郎挟持在怀,惊恐万分地尖声狂喊着。

    皇甫郎以轻功飞跃过树梢,被一窝蜂曾经受过天水恩情的乞丐帮子眼尖发现,又听见天水的求救声。

    “咦?天水姑娘?!大伙儿快来!那是天水姑娘!她正在喊救命,她落难了!”

    “咦?好像是被挟持了!”

    “那还等什么?快追!”

    大伙儿统统丢下饭碗,十万火急地追了上去,直追到魏府去,却在魏府门口被奴才给挡了下来。

    “臭乞丐,你们一个个贼头贼脑的是在看什么?全都滚!”

    砰地一声,大门合上了。

    “大伙儿,现下怎么办?”三十几个乞丐紧张地围蹲在墙角边讨论起来,“大伙儿全都亲眼看见天水姑娘被魏府里的狗奴才给掳进魏府了吧?天水姑娘对咱们恩重如山,现下天水姑娘有难,咱们怎可视而不见?就算拼了咱们这几条老命,也要想办法把天水姑娘给救出来。”

    “没错!为天水姑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众乞丐情绪激昂地齐声吼道。

    “事不宜迟,万一天水姑娘被那姓魏的妖怪给欺负了,那大事就不妙了。”

    这群丐帮的头子立刻以树枝在沙地上画出攻坚图,“现下两两一组,分别找出魏府里各入口处后,以吠叫声做作暗号,然后大伙儿一起攻坚进去,无论如何,拼死拼活也要把天水姑娘给救出来!大家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

    “好,开始行动。”讨论过细节后,丐帮头子一声令下,各人拾起各人的武器,打算入府抢救天水。

    初更了,小王府里的奴才们仍勤快地忙着干活儿。

    大堂里,丫鬟们忙着四处张贴双喜字,有的忙着布置礼堂,有的忙着纳喜事宜;膳房里,厨娘忙着再三检验小王爷选焙喜宴的菜色;后院新房里,大伙儿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打算赶在五更前完成所有的大小事。

    曲曜堂倒累了,去澡堂沐完浴后,返回厢房之内打算上床休憩,小厮进屋替他解下王冠,放下过腰的长发,又解去外衣,仅留白色绸衣。

    曲曜堂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呵欠,倏地,远远的打更声传了过来,一更天……

    曲曜堂蹙起剑眉,转头问身边小厮:“小王妃去东湖泛舟还没回来吗?”

    “回小王爷的话,还没。”小厮据实答道,不敢怠慢。

    不安悄悄笼罩住曲曜堂的心,“你去门口等着,小王妃一回来,就立刻回禀。”

    “是,小王爷。”小厮弓着身退出厢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王爷的买卖最新章节 | 小王爷的买卖全文阅读 | 小王爷的买卖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