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王爷的买卖 > 第八章

小王爷的买卖 第八章

作者 : 萧宣
    【第六章】

    接下来的日子,天水尽一切所能地暗中协助曲曜堂控管身边的人。

    她的表现一直都没让曲曜堂失望,凭着她敏锐的洞悉力,仿若能够知过去、测未来,颇为出色的致胜奇招,确实帮曲曜堂解决不少头疼的问题。

    扰扰攘攘地忙了几个月,曲曜堂终于盼到皇帝的诏书,事情果然不出他所料,皇帝在详阅曲曜堂的奏折后,不但没龙颜大怒,反而为了维护帝女名节,不惜御笔一勾,准他俩择日成亲。

    人生四大乐事: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金榜题名时,而洞房花烛夜更为其甚;曲曜堂的洞房花烛夜行之在即,自然乐不思蜀地放下手边工作,请来上人帮他挑了良辰吉日。

    日子定在八月十五日中秋节,离今不远,曲曜堂忙着重建后院新房,又忙着写喜帖、挑礼服。

    这是他一生中最有意义的大好喜事,他不愿意假手他人,于是连小细节都要自个儿计划筹备,天天这么忙下来,压根抽不出空闲陪天水去游山玩水。

    天水很不开心,虽然她和曲曜堂的日子已定,而李芊也服侍了她几个月,不曾再亲近曲曜堂,但天水的心就是没由来地感到忧虑和烦恼。

    也许是犯忧郁的缘故,天水经常攒眉,食量明显变少,也不常笑。天知道她是怎么了,她只知道她的心头一直都很不安。

    只要太阳西下,天水的心里就涌上孤独感,因为她心里很思念曲曜堂。

    她为他心醉神迷,与曲曜堂多相处一天,心里便多一分爱意,倾慕他的心愈来愈深,朝思暮想着他的人,搁不下对他的情,放不下对他的爱、对他的痴。自她第一次见到他,或许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一直不愿承认罢了。

    可是他一点都不明白她的心思,不明白他这个小女人只要能待在心爱男人的身边,就算只能望着他,她心里也能得到安慰;反而让她想见却不得见,只能在白天苦苦等着被他召见,而他召见她的绝大部分理由都是为了公事,换句话说,她只有在帮他办事时才有亲近他的机会。

    曲曜堂忙到几乎快忘了她,这让天水的心里很不好受,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感觉好像随时都有事情会发生。

    尽避父皇在圣旨上答应不追究天水的过错,甚至破天荒地御赐驸马,然而尘嚣中的烦心依旧难以在尝试沉淀的心情下一点一滴地消失不见,为此天水感到相当忧郁苦闷。

    这天是八月十四日,明日就是洛阳中秋泛舟赏月的日子,亦是他们拜堂成亲的好日子。

    府中上下奴仆全都相信小王爷和天水是前世注定的姻缘,是以,早已改口唤天水为“小王妃”,因为帖子已经发了。中秋未到,登府拜谒的达官贵人络绎不绝,几乎踏破了小王爷府的门槛,陆续送来的月饼礼盒多到吃都吃不完。

    华灯初上,天水坐在庭院里品尝中秋月饼。

    李芊站在一旁服侍着她,贴心地把月饼切成八等份,好方便天水随手捻来就是正好一口。

    “小芊,你别老是站着,坐下来陪我吃月饼谈天。”天水温柔地抬起头来看着李芊。她心里疼爱着李芊,怜悯李芊孤苦无依,所以从未把李芊当丫鬟来使唤;但李芊知本分,半点儿也不敢逾越主仆之间的关系。

    “奴婢不敢。小王妃,你吃就好了,小芊喜欢伺候你。咦?小王妃,你不多吃一些吗?”李芊见小王妃近日来的食量明显减少,不禁有些担忧。

    李芊能有今日,全靠天水的帮忙,是以李芊其实很高兴能够服侍着天水。尽避天水一直把她当姊妹看待,李芊仍不敢和天水平起平坐,所以虽然她的心里至今仍深深爱慕着曲曜堂,也不敢违背良心去勾引曲曜堂而背叛天水,抢夺天水未来的夫君。

    发生在几个月前的那一场误会,已让李芊的良心很不安了,李芊不希望再惹天水伤心,她决心要好好服侍天水,好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心情始终闷闷不乐的天水,才咬了一口月饼就不吃了。“我独享月饼,这味道尝起来就是不美味。小芊,我不吃了,你全替我吃了。”

    “我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啊!”李芊见她满脸愁容,便提议道:“不然这样好了,小王妃,东湖已经开始举办祭月活动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奴婢陪你出去走走,散散心。”

    “哦?好玩吗?”天水头一遭在洛阳过中秋,不禁好奇起来。

    “很好玩哦!祭月是咱们洛阳一带的中秋盛事。每年用不着等到中秋之夜,便开始有人在东湖泛舟,而且有许多文人雅士聚集在湖畔旁吟诗作对,互相唱和,到了中秋之夜会更热闹哦!”李芊说得绘声绘影,乱吸引人的。

    “那咱们去看看。”天水想去凑凑热闹,“等等,我约小王爷一块去。”

    天水真是闷坏了,很希望曲曜堂能够带她出去散散心,陪她泛泛舟也好。

    李芊挽着天水离开庭院,绕过假山假水,步进了厅舍。

    忙于筹备婚事的曲曜堂正和专办喜宴的人讨论明天饕餮宴的各项细节,专注到连天水已经挨近他身边仍没察觉。

    “曜堂。”天水轻唤着他。

    曲曜堂抬起头来,一见是天水,笑着伸出手臂搂住她的腰,温柔地把她拢进怀里,“怎么啦?”

    天水在他腿上坐下,满脸娇羞地道:“我有话跟你说。”

    李芊红着脸痴痴地凝望着曲曜堂,她心里还是忘不了他,尽避她不只一次逼自己要切断对他的爱慕之情,仍然难以把爱收回,只叹自己用情太深。

    像是怕被天水发现她心事似的,李芊匆匆偷瞄了天水一眼。

    但眼前这位娇娆的王妃眼里只有曲曜堂,她坐在曲曜堂的大腿上,滑润如玉的小手勾着他的颈子,像个依偎在夫君怀里的幸福小娘子,令人称羡。

    李芊心里实在羡慕天水可以得到曲曜堂的龛爱,但一想起自己的身分,就落寞地垂下头,暗叹自己命不好……

    “啊,一会儿再说,先看看这个,这些全是先生近几年来所研发的新菜色,有许多花样,既然你来了,就顺便多挑几样……”曲曜堂指着陈列在纸上的饕餮图,话语未罢,就被天水打断。

    “我不想再听你啰唆这些了,我要你陪我出去散散心,我听小芊说,东湖的祭月活动已经开始了,你陪我去泛舟,带我去见识洛阳文人雅士的风采,好不好?”最近这几天,曲曜堂几乎都在忙结婚事宜,根本没空陪她,好不容易有活动可以参与,天水实在不想再听他啰唆那些有的没有的,她觉得很烦。

    曲曜堂满脸遗憾地说:“不行,今儿个晚上我实在抽不出空闲陪你外出,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咱们就快拜堂成亲了,你的心思怎还能被其他琐事惊扰,随便浪费光阴呢?再说,中秋过后仍然可以泛舟,仍然有机会欣赏洛阳文人雅士的风采,你不必急于一时,待咱们拜了堂、成了亲,再去也不迟。”

    “曲曜堂,你实在很扫兴耶!”又来了!一天到晚都见他在忙,气得天水立刻跳下他的大腿,找借口和他吵架。

    她伸出纤纤小手,摆到他面前,毫不客气地道:“拿来!”

    曲曜堂慢条斯理地瞄了瞄她的小手,“你要什么?”

    “连这个你都忘了?!”天水更恼了。

    曲曜堂根本丈二金钢摸不着半点儿头绪,只好再问:“你指的这个到底是哪个?”

    “把地契、置产证明文件统统给我交出来!以后这里由我做主,没你说话的份儿!”天水心想非得拿到主控权不可,免得什么事全都让他给做主了,说什么是什么。

    这可不行,她要当家,她要他往东就往东,要他往西更不准往东去,她要泛舟,他更不可以找借口挡掉。

    他叹了一口气,“我忙都忙死了,哪来空闲去办过户?那手续挺麻烦,过阵子再说吧!”

    “我现在就要!”天水故意为难地道:“如果你不给我,明天我就不嫁。另外,我还要你为我立书画押。”

    “什么书?婚书?”曲曜堂也很故意地曲解她的意思。

    “我不是在说婚书,就像画押一样,为我立书然后画押签名。”天水七窍生烟地重申一遍,并把话解释清楚。

    “为什么?”

    “唯有白纸黑字才能够印证一切。”人是善变的,就像她拥有三千嫔妃的父皇,仍旧不能满足,任由女人为争男人宠幸,在后宫中终年累月地过着尔虞我诈的悲哀生活。

    “天水,为何不信任我呢?”他是否该检讨自己呢?

    “我……”天水也厌恶自己的小心眼,她甚至已经有些恼羞成怒了,“你若要娶我,就要把所有财产都归到我名下,这是咱们事先说好的,现下我不过多个要求,要你为我立一样物证罢了。”

    “问题不在这儿,你要我立书画押,就足以证明你对我是很不信任的。”他好脾气地轻叹着。

    “哪……哪有?!”她被他的话堵得满脸通红,“本来就是嘛!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但你的未来……除了我之外,你当然不能再爱第二个女人!”

    曲曜堂忍不住打断她,“连我娘也不可以爱?”

    “那么就除了我和你娘之外……”天水马上更正,“你不可以再爱第三个女人,只有我才是你今生今世永远的最爱,如果以后你胆敢三妻四妾,就惨遭五雷轰顶!”

    好狠!曲曜堂那张俊容佯装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我懂,我懂。”

    “既然懂了,赶快拿笔墨来立。”天水存心不给他半点面子,管他有没有外人在看笑话。

    这么快?那张俊容淡淡地露出遗憾的表情,“我现下很忙,你知道的。”

    天水气得直跺脚,“曲曜堂!原来从头到尾,你都只是在敷衍我而已?哼!”她再也不愿和他说话,转身拉着李芊就往外跑。

    祭月仪式在一处幽静湖泊边举办,周遭连接着几条水道,如镜湖面宛如轻纱,泛舟人潮与水鸭形成一副奇异的美景。

    湖畔边非常热闹,人人手里一盏灯笼,人山人海,还有许多江湖杂耍和流动摊贩。

    “小王妃,别不开心嘛!小王爷就是很看重你们这椿婚事,才一天到晚忙个不停,他若是随便打混儿过去,你心里岂不是更伤心?小王妃,别难过嘛,小王爷没办法陪你,有小芊陪你也是一样呀!瞧,我买了一个灯笼给你玩!你快看一眼嘛!”李芊很想代替小王爷逗天水开心,殊不知天水根本没心情。

    天水一眼也不瞧李芊手上的灯笼,沉默不语地走到卖玳瑁的摊贩前,用纤指挑着饰品,葱白玉指随便捻起一支精致光润的玉钗子,纤指徐展,脚针没入乌黑柔软的秀发里。

    倏地,天摇地动似的,八个身着战袍、气势强悍的骑兵,翻盏撒钹般,勃喇喇地朝她们这方向快速奔驰而来,漫天的尘埃让天地瞬间混沌。

    “呀!小心!”李芊惊慌失措地护着天水退到一旁去,好让出一条路来。

    岂料太过惊慌,天水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小王妃!你没事吧?”李芊忙不迭蹲下身去,心急如焚地扶起天水。

    “我没事,真的没事,小芊,你太紧张了。”天水抬起头来,用绢帕拂拂裙摆上的灰尘。

    几乎在同一时刻,八骑像发了狂似地从她们身边呼啸而过。

    东湖人声杂沓,天水抬起头来,目光却被对街一抹纤细的火艳身影给吸引,对街女子正好奇地引颈望着八骑。

    “见宁?!”天水错愕地惊叫。见宁是她的亲妹子,此刻怎会出现在洛阳?天水心一急,顾不得自身安危,小小身子从马群中间冲了过去。

    “小王妃!不要!危险啊!”马儿一匹接一匹从眼前呼啸而过,李芊吓得脸色发白。

    眼看天水消失在马群中,李芊再也顾不得生命危险,跟着天水冲过马群。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王爷的买卖最新章节 | 小王爷的买卖全文阅读 | 小王爷的买卖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