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王爷的买卖 > 第十章

小王爷的买卖 第十章

作者 : 萧宣
    曲曜堂在茶几前坐下,替自己斟了一杯茶,凑到唇边轻啜着,深沉的眸底满是忧郁,抬头望出窗外,疲倦的黑眸感到酸疼,却因天水尚未归门而无法安心合上。

    倏地,窗外的天气起了变化,只见穹苍上浓云密布,皎洁的圆月被乌云一口吞噬,漆黑的天空闪过几道闪电。

    远远的打更声同时又传了过来,二更天……

    曲曜堂显得有些坐立难安,亥时了,天水竟然玩到舍不得回家了?

    这是漫长的一夜,守在小王府门口的小厮,即便天气骤变,也不敢违背小王爷的命令,一个人巴望着夜雾弥漫的街头。

    “救出天水姑娘!救出天水姑娘!”

    无比激昂的愤慨声不断从四面八方传进天水的耳里,听起来像是离她很近,又似乎离她很远。

    好李芊,替她搬来了救兵,这一定是曲曜堂派来的人马,没错,曲曜堂爱她,怎舍得她受罪?无论如何,都会派兵前来救她回去。

    如果她再不出个声,大伙儿恐怕找到天亮还是找不到她的方位。

    “曜堂!我在这儿,快救我!曜堂——”被五花大绑在床榻上的天水整个人动弹不得,只好拼命嘶吼,试图引导救她的人。

    忽然,门开了。

    “咳咳!”进屋的俊俏人儿,抬首瞄了眼被绑在床榻上的美人儿,接着假惺惺地干咳了几声示意,当作是开场白。

    天水的目光望向声源——

    魏奴儿手摇香扇,冷如冰雕般的美颜上布满了浓浓的兴致,可惜,她魏奴儿日以继夜全心全意思念的女子,即将拥在怀里,受她百般怜惜,却被那帮臭乞丐破坏了气氛,她真想派人出去把他们统统给宰了。

    天水由喉间发出一声令人心疼的呜咽,“你……呜……快放了我,拜托,我求你!”

    “美人,我是在作梦吗?抑或老天怜悯我,终于让我得到了你?”魏奴儿在床边坐下,伸手抚摸天水的脸颊,感受着无比滑溜的细腻度。

    果然,和魏奴儿所猜的一样,天水的皮肤很好,要是她的皮肤有天水一半的细腻,她就心满意足了。

    “走开!”天水情绪失控地尖叫起来。

    魏奴儿恍若未闻一般,正万般陶醉地对着天水吟一阕古老的“凤求凰”,“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遨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何时见许兮,慰我仿徨。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使我沦亡啊!”

    天啊!她疯了!

    天水鸡皮疙瘩掉满地,被这样一个疯狂的女人爱上,天水真不知该笑还是该哭。“把你的手拿开!你敢多碰我一下,曜堂不会饶你的!曜堂疼我、爱我,他不会让任何人碰我的……”

    “哦,是吗?”魏奴儿目露憎恶的神情,嘴角上扬缓缓形成一抹贼兮兮的弧度,“呵呵呵,你真以为他真心待你吗?你真以为他会来救你吗?你别傻了,普天下的臭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他们全是虚心假意的家伙,连他也不例外,所以,你就别指望他了,不如搬来和我住在一起,我保证,我一定会让你过着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胡说!”天水惊恐得哭吼出来,“你少骗我,曜堂来救我了,我早就听见了,他们一直在外头找我,我听见他们的呼喊声了!我听见了!”

    “不不不,”魏奴儿摇着纤细的手指头道:“那在外头叫嚣的根本就不是曲曜堂的人马,而是一群脏兮兮的臭乞丐,他们找不到门路进来,就在墙外乱吼乱叫,我快被他们吵死了,他们再不走,我若不报官抓他们,也一定要皇甫郎出去一个个收拾掉他们的小命!”

    “什么?不是曜堂?!”天水错愕地睁大眼儿,失望的泪水夺眶而出。

    曲曜堂为什么不来救她?李芊一定什么都告诉他了,既然他什么都知道了,为什么还不来救她?曜堂不要她了吗?曜堂……

    “当然不是,他一定是不要你啦!当你离开他的身边,就有别个女人靠近他身边,取代你的地位。”魏奴儿邪笑着,美眸贼头贼脑似地看着她,“不过,幸好美人你还有我,我可以慰藉你受伤的心灵,也只有我可以给你带来快乐……”

    “哇……呜……不!不要啊!我明天就要洞房花烛夜了,你要是用那鬼东西破我处子之身,那我宁可死掉算了!呜呜……”天水眼底除了盛满惊恐的悚惧神色之外,更蕴溢了数不尽的羞愤,“曜堂!救我!求求你快来救我!曜堂……呜……不要啊……”

    魔手已朝她伸来,天水头脑再灵光,此时也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倏地——

    “砰!”地一声,正当真相就快要呼之欲出时,大门被一大群身穿战袍的男人撞破了。

    天水认得他们,正是稍早前在东湖险些儿就把她撞倒的人马,他们来自京城。

    “谁?大胆!”太无礼了!竟敢吵她好事?魏奴儿盛怒地转过头去。

    咦?魏奴儿眯起的美眸蓦然错愕地睁大。

    这下糟了!

    破门而入的是八个身穿战袍的男人,魏奴儿一眼就认出他们的身分,他们是她爹爹的手下,在京畿中赫赫有名,人称“八家将”。

    “大小姐在那里!快抓住她!”门被撞破后,八个男人同时扑向魏奴儿。

    魏奴儿一脸震惊地跳起来,吓得满屋子逃,一边狼狈地直尖叫,“啊啊啊啊……你们来这儿做什么啊?可恶!我都逃到这儿来了,你们还找得到?真是见鬼了!皇甫郎!快救命啊……”

    “大小姐!候爷有令,无论如何,都要把大小姐抓回去办花嫁!”八人表情严肃,异口同声地表示。

    “哦!懊死!可恶!我不要!”他们怎会找到她?真是神通广大,她都逃到洛阳来了耶!“皇甫郎!来人呀!快来人呀!皇甫郎!快来救命啊……不要!我不要回去!男人臭死了,我才不要嫁……你们不要逼我……救命啊……”

    魏奴儿叫得跟杀鸡宰羊似的,嗓子都快叫破了,可仍然敌不过男人的力气,八家将活像在老鹰捉小鸡,一把拎起魏奴儿,把她身上的男装硬生生剥开,脱到浑身上下只剩下亵衣亵裤。

    “放肆!你们这帮狗奴才!好大的胆子呀!竟敢……”魏奴儿抡起拳头,一阵胡乱挥打,“不准脱!啊啊啊啊……救命啊……我不要穿女装!恐怖死了!我不穿……”

    她的力气小到微不足道,小不隆咚的娇躯没一下子就被套上在她眼里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天下最恶心的大红喜服,外加一件红到夸张的百折易钗裙,又解下她绾束的三千青丝,硬是将她恢复女儿打扮。

    被绑在床上动弹不得的天水看傻了眼。

    昔日易钗而弁的魏奴儿,此时归本还原成粉黛后,竟有种清灵脱俗的美。

    八家将合力把魏奴儿扛在半空中,就像蚂蚁扛着食物一样,七手八脚地把魏奴儿给扛出去了。

    魏奴儿尖叫声的音量由大逐渐转小,然后愈来愈远,直到完全没有声音为止。

    “呃……”被遗忘在床上的天水忍不住呻吟,“还有我……唉!我居然被遗忘了……”

    他们只顾着把他们的大小姐带回去办嫁事,没人有空解放她,天水只好望着空荡荡的一室悠悠叹气着。

    被遗忘的后果,就是孤单伴着寂寞啊!

    “这里!这里有扇门是开着的!”门外传来脚步声和吵杂声。

    天水的目光投出门外。

    “啊!找到了!天水姑娘在这里!大伙儿快来!”一群乞丐冲了进来,一见天水被五花大绑在床上,乞丐们连忙上前松绑天水。

    “谢谢你们。”脱离困境后,天水忙不迭拾起衣衫背着众人披上,随后回头望着他们,心里虽然欢欣,却矛盾地感到莫大的悲伤。

    欢欣的是,幸好有他们,不然天水真不晓得要等到何时才会被人发现;悲伤的是,曲曜堂一直都没来救她,她以为他会为她感到紧张。

    也许他什么都不知道,也许李芊什么都没说。天水又如是安慰着自己。

    可是,李芊有什么隐瞒的理由呢?有什么是曲曜堂会不知道的理由呢?

    乞丐们一脸神圣地跪在天水面前,开始七嘴八舌地抢话道:“天水姑娘,你千万别这么说……”

    “对呀!天水姑娘,你待咱们恩重如山,咱们为了救你,早已置生死于度外!”

    “大伙儿先别说,趁着那妖怪爷还没逃脱那群官爷的箝制,先离开魏府再说。”

    “言之有理,天水姑娘,咱们还是赶快走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王爷的买卖最新章节 | 小王爷的买卖全文阅读 | 小王爷的买卖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