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全职前夫 > 第四章

全职前夫 第四章

作者 : 季雨凉
    今天的用早餐人远不如昨晚人多,昨晚是正式的家宴,聚会过后大家也都各自回家了,所以今天还在老宅的只有一直和宿淮住在一起的三叔和五叔两家人,和宿盛阳这类来老宅过周末的晚辈。

    而晚辈向来起床起得晚,并不和他们一起吃早餐,单身的五叔早早地就出了门,所以在场的照理说只有宿淮、三叔、三叔母、宿盛阳,还有向珍珍的丈夫宿盛允,但今天的饭桌上却多了一个女人……

    在乔安妮来到餐厅时,宿盛阳并不在,老宅规定早上八点钟要准时开饭,可现在距离八点只剩不到五分钟了。

    向珍珍看出了乔安妮的疑惑,但没有立刻开口,而是小心地把早餐一碟一碟地摆上桌,落坐后才小声问了问一旁的宿盛允,“阿阳呢?”

    乔安妮一听到她的话就立刻竖起了耳朵来,然而在宿盛允回答之前,宿盛阳就已经出现在餐厅里了,“爷爷,我回来了。”

    背对门口而坐的乔安妮立刻站起来转过身,笑容却瞬间凝固在小脸上,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向珍珍也有些惊讶地看着宿盛阳身边的人,接下来疑惑地看向身旁的宿盛允,“这不是……”

    宿盛允却只是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多嘴,她乖乖地闭嘴,继而有些同情地看了眼已经浑身僵硬的乔安妮。

    率先打破诡异气氛的是宿淮,在大家都搞不清状况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慢条斯理地喝粥了,然后一面挟小菜一面看了眼宿盛阳身旁的女人,“小媚也来了啊。”他的语气不愠不火,也让人摸不透情绪,而他口中的小媚正是宿盛阳身边的女人姚媚。

    她穿着浅粉色的运动套装,蓬松的卷发梳成了马尾,自然地笑着,似乎完全没发觉气氛的诡异,“宿爷爷,我好久没来看您了,您身体还好吗?”她走到桌边,熟稔地和在座的人都打了招呼,似乎除了向珍珍以外,其他几个人也没感觉到什么不对,三叔母还和姚媚聊了几句。

    乔安妮站着没动,直直地望着宿盛阳,对方被她看得蹙眉,“妳不坐下吃饭,看着我做什么?”

    一直咬着唇的乔安妮松开了已经出现白齿印的唇瓣,“你……去干什么了?”

    宿盛阳被她问得莫名其妙,“我去晨跑了。”

    乔安妮的声音有些颤抖,“那你们……”

    站在她身后的姚媚抢在宿盛阳之前开口,“我们是在晨跑时遇到的。”

    乔安妮闻声唇角一抽,忍不住转过身看向姚媚,“哦?”

    姚媚的笑容和她的名字一样又娇又媚,“安妮,妳不会介意吧?”

    自己的丈夫和前女友一起出现,她怎么会不介意?乔安妮想说她介意,介意得要死,但现在长辈都在,她又不能说些什么,只好扶着桌边重新坐回去,扯了扯唇,“当然不会。”说完就垂下目光,生怕再看到那个女人的脸会忍不住骂人。

    “打完招呼了就坐下吃饭,想叙旧什么的都晚点再说吧。”

    “爷爷,我们已经在外面吃过了。”宿盛阳不疾不徐地说。

    “是啊,宿爷爷,我只是进来和您打个招呼,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反正最近几天我都会待在这里,有时间再来看您。”姚媚对着宿淮微微弯腰,歪着头一笑,接着又和其余几个人告了别,说晚一点还会再来拜访。

    “我送她出去。”宿盛阳站起身说,两人在餐厅里出现不到十分钟就又一起离开了。

    乔安妮在和姚媚说过话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看着眼前的白粥不知道在想什么。

    或许猜到她心情不佳,早餐后向珍珍主动把洗碗的工作都揽了过来,让她回房间好好休息一下。

    向珍珍眼底明显的同情让乔安妮更加不舒服,但这并不是针对向珍珍,而是宿家都知道姚媚是谁,却都对姚媚那么友善,引起乔安妮小小的不悦,他们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吗?

    但之后她又觉得是自己太敏感、太小气了,姚媚不仅是宿盛阳的前女友,他们姚家与宿家更是世交好友,所以与她这个第一次露面的人相比,他们当然对姚媚更熟悉。

    乔安妮讨厌姚媚,但她不能让所有人都讨厌姚媚,与宿盛阳的婚姻生活让一直顺风顺水的乔安妮知道世界并不是只围着她一个人转的,而她想要得到的东西也不一定会得到,就像她想得到宿盛阳的爱很难,她想得到宿家人的认可也很难。

    ◎◎◎

    乔安妮接受向珍珍的好意后,沮丧地独自回到房间,没过多久宿盛阳就回来了,他看到乔安妮后有些诧异,“妳没在厨房帮忙?”

    乔安妮冷冷地说:“我难道不能休息一下吗?”

    宿盛阳因为她的阴阳怪气而拧眉,“当然可以,妳休息吧。”他的语气有些敷衍与冷漠,似乎不太想和怪里怪气的乔安妮继续交谈,所以他径自走到衣柜前换下了晨跑时穿的T恤与运动长裤。

    然而当他脱下T恤之后,却在穿衣镜里看到站在自己身后的乔安妮,他吓了一跳,“妳干什么?”

    乔安妮唇瓣发白,“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宿盛阳赤着膊转过身,“妳在说什么?”

    乔安妮没办法透过镜子与他对视,只好微微抬头,“你和姚媚又重新开始了?”

    宿盛阳惊讶地扬眉,略一思考就知道乔安妮为什么会这样了,他虽然情商不高,但好歹能用智商弥补,不致于一点女人的心思都猜不透,“妳不要小题大作了好不好?我只是在晨跑时遇到她,顺便一起吃了个早餐而已。”

    “怎么会那么巧?”

    宿盛阳从她身边走开,为免她继续胡搅蛮缠,只好多解释一些,“我家和姚家都在郊外买了房子,不同的是我爷爷一直住在这里,而姚家的房子则是度假用,姚媚这几天休假来这边,所以才会在晨跑时碰巧遇到,事情就是这样,没有妳想的那么复杂。”

    “所以你和旧情人一起吃饭很理所当然啰?”

    “什么旧情人,妳说话怎么那么难听。”

    “是我说得难听,还是你做得难看?”乔安妮知道宿盛阳解释得很有道理,但他越是有道理她就越是生气,明明受委屈的是她,但现在他却觉得自己在无理取闹。

    再加上昨天受的疲惫与委屈,乔安妮变得十分敏感,“宿盛阳,你的妻子是我,不是那个女人,如果你要晨跑我可以陪你跑,你要吃早餐我可以陪你吃,用不着她来代劳,你就那么饿、那么饥不择食吗!”

    乔安妮讽刺的话有些激怒宿盛阳,他单手拿着准备穿的衬衣,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又忍了下来,转过身穿上衬衣,“我不想和妳吵,我和小媚什么事都没有,妳也不要再无中生有了。”他正要抬手扣上钮扣,却见乔安妮气冲冲地来到了他的眼前。

    “小媚?你叫得很亲密嘛,你叫她小媚,爷爷也叫她小媚,你们全家人是不是都很喜欢她?”乔安妮忍不住开始流泪,但她仍旧把眼睛瞪得很大,她察觉到泪水之后连忙侧过身去抹了抹脸,她一面冷笑一面落泪,“你们都喜欢她,那我算什么?”

    看她落泪,宿盛阳心头一软,“别再闹了。”

    乔安妮的下颚抖得很厉害,怨恨地看着他,“你说我到底算什么?我为了你受尽了委屈,而你却跑去和前女友在一起,宿盛阳你这个大骗子,你之前去我家时是怎么向我父母保证的?如果知道你今天会这样,我父母才不会信你的鬼话。

    还有你的家人,我父母消气之后对你也算不错吧,但你的家人呢,他们到底把我当成什么?爷爷嫌弃我衣服不得体、三叔母对我皮笑肉不笑,如果真看我那么不顺眼,不如我把这个位子让给姚媚好了,大家都开心!”

    宿盛阳听了脸不由沉下来,“妳是因为姚媚的出现才这样,还是因为老宅的规矩才这样的?”他瞇着眼,眼底也涌动着愤怒与不悦,“如果妳觉得家务不适合妳这样的千金小姐来做,妳可以不做,我没有逼着妳。”

    “对,你没有逼我,是我自己犯贱!”乔安妮赌着气,小手扯住他衬衣的衣襟,借力踮脚凑到他眼前,她的脸上一片湿润,但眼底却闪着倔强与不服输的光芒,“宿盛阳,这段婚姻也不是我求来的、逼来的,你也不要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是,妳没有逼我,可是……”被她拽着衣领的宿盛阳冷笑,大脑一阵发热,“如果没有姚媚,我们根本就不会结婚,说到底,妳应该感谢她不是吗?”话一说出口,宿盛阳就后悔了,他看到乔安妮骤变的脸色后双眸一颤,“我……”该死,他又说错了!

    乔安妮如同被雷击中一样,呆呆地望着他,她的脸色一下子苍白,看着宿盛阳的眼神十分的陌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职前夫最新章节 | 全职前夫全文阅读 | 全职前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