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全职前夫 > 第五章

全职前夫 第五章

作者 : 季雨凉
    当天下午,乔安妮就离开了老宅,她什么都没有收拾,只是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后就离开了。

    她以为结婚半年,宿盛阳多多少少会对她有些感情的,这半年里她虽说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妻子,但她至少一直在努力,她在用自己的方式去爱宿盛阳,虽说她的方式有些太过直接,但她的出发点都是因为爱,可宿盛阳呢,不但不领情,还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她、挖苦她、揭她的伤疤……

    乔安妮觉得非常的灰心、非常的伤心,她可以忍受他的冷漠,但却忍受不了他用姚媚来攻击自己。

    宿盛阳在前院追到她,一把拽住她的手腕,一向无波无澜的口吻终于发生了变化,“乔安妮,妳闹够了没有,我承认自己刚才话说重了,但妳一定要让我在家人面前下不了台吗?别闹了,和我回去。”

    乔安妮用力地挣扎,“你放手!”

    宿盛阳更用力地抓着她的手,鹰隼般的眸子锁住她,“安妮,有事回家再说。”

    回家?这个字眼令乔安妮心弦一颤,她的眼眶又有些湿润了,然而就在她有些犹豫的时候,刚消失没多久的姚媚再一次不合时宜地出现了,她已经换下了运动装,一件天蓝色的雪纺上衣配上白色的九分裤,系带的高跟鞋将她的腿形衬托得更加好看。

    姚媚拿着手提包,看到宿盛阳后便笑了起来,“你是来接我的吗?可以出发了?”

    乔安妮无言地看了看姚媚,又看了看宿盛阳,宿盛阳也有些惊讶,拉着乔安妮的手一松。

    姚媚好像这才看到乔安妮一样,目光在他们之间穿梭,“你们……”

    乔安妮刚刚被融化了一角的心又迅速冻结了起来,她在宿盛阳出神的空档狠狠甩开他的手,丢下一句,“宿盛阳,我们离婚。”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宿盛阳浑身一震,错愕地站在原地,等他回过神来时,乔安妮已经不见了,他深深地拧眉,心头居然掠过了一丝慌张。

    在姚媚走到他身边之前他先退了一步,和她道了歉便离开了老宅,转眼间前院就只剩下姚媚一个人,她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去……

    宿盛阳追出去之后却发现已经找不到乔安妮了,他的吉普车还在,那她去哪里了?她离开了吗?可是她没有车怎么能消失得这么快?

    ◎◎◎

    乔安妮正坐在向珍珍的车上,她透过后视镜看着已经渐渐远去的老宅,感激地看了眼正在开车的向珍珍,“谢谢妳,珍姐。”如果不是正好在出来后看到向珍珍,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离开。

    向珍珍腼腆地笑了笑,“没关系的,反正允哥也不用这辆车。”

    乔安妮仍不免担心地道:“妳这样不声不响地送我出来,没关系吗?”

    向珍珍摇头,“放心吧,我偶尔不见一会,允哥他……他也看不出来。”

    乔安妮没去探究向珍珍那略有些失落的语气,“珍姐,妳把我送到可以乘车的地方就行了,不用一路把我送回去的。”向珍珍也是个女人,独自送她回去再开车回老宅也不安全。

    但向珍珍显然放心不下她,“妳心情不好,我怎么放心让妳一个人。”她注视着前面的路况,没看到乔安妮眼底的泪,“妳不用担心我的。”

    乔安妮忍不住鼻头发酸,连刚刚认识的向珍珍都可以对她这么好,为什么宿盛阳却……刚刚一直隐忍着的难过忽然袭上心头,恍惚间听到向珍珍让她睡一下,不要想太多,她点了点头,然后疲惫地闭上了眼,可一闭上眼,和宿盛阳的往事就一股脑地涌了出来,想着想着便又有泪水流了出来……

    或许爱上宿盛阳真的是她做错了。

    ◎◎◎

    乔安妮和宿盛阳的初次见面是在大学课堂上,她在大一那一年选修了宿盛阳的经济心理学,虽然只有一个学期的师生缘分,但夫妻缘分却就此埋下了种子,虽然宿盛阳一再反抗,却仍旧半推半就地上了她这条看起来光鲜亮丽、十分诱人的贼船。

    乔安妮对宿盛阳是一见钟情,当时的天气已经有些冷了,讲台后的宿盛阳穿着白色的圆领毛衣,条纹衬衣的领子从领口翻出来,最上面的钮扣没有扣,露出他明显凸起的喉结,他拿著书走出讲台后可以看到衬托修长双脚的黑色西裤,脚下是一双浅棕色的休闲皮鞋。

    她托着下巴眨了眨眼,保守得体的衣服并不能掩藏住他健硕的身躯,他的肩膀很宽,即便穿着毛衣也可以看到他胸前凸起的肌肉轮廓,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宿盛阳,她被他的英俊吸引了。

    接下来的一学期,乔安妮总是情不自禁地去关注他,他上课不喜欢用投影机,但板书也很少,偶尔会把重点写在黑板上,这时就会发现他的字如同他的人一样养眼;他讲课时很少走动,一般都是挺直地站在讲台后,双手优雅地搭在讲台两侧,由此看到他的手指修长,十分漂亮。

    他的课是选修,所以一般安排在下午六到九点,但即便在这个时段学生们还是会准时到齐,因为宿盛阳对待学生十分严格,他素来被学生冠以“魔鬼教授”的称号,上他的课时有一种在上军训课的感觉,因为他总是不苟言笑、一板一眼,如果谁敢在他的课上不规矩,那么最轻的惩罚就是去站半小时的军姿,是的,站军姿。

    宿盛阳的爷爷是台湾为数不多的老将军之一,他的家族也是军人世家,百年来培养出了无数军事精英,虽然宿盛阳选择了与军事毫无关系的教授职业,但他的行事风格却彰显了他体内强烈的军人血统,这样的宿盛阳在教授行列中是十分与众不同的,他优秀的外形与气质令人称羡,严苛的性格又令学生望而却步,但很显然,乔安妮不是这些人之一。

    在选修课结束之后,宿盛阳的课便在乔安妮的课表上消失了,当时她这个类别的选修学分已满,而别的类别还有缺,所以没有机会再去修宿盛阳的课,但她还是隔三差五地去旁听宿盛阳的课,无论是主修还是选修,只要她知道的就一定会溜进去。

    因为宿盛阳是经济学教授,所以在那段时间,主修心理系的乔安妮简直称得上是心理系的“经济状元”了,把经济学学得比心理学都要好。

    而转折就发生在乔安妮某一次去旁听他的课时,她突然开始思考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此时此刻本该上心理课的她却抱着一迭书出现在宿盛阳的课堂上,而且这种状况似乎已经持续了好久,中途她也曾试图中断过,因为她再逃学就不能参加期末考了,但在中断的那几天她过得很糟糕,感觉总是心不在焉,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

    她知道自己在想宿盛阳,因为这种状态在她重新去旁听后就消失了,但她为什么会这样?乔安妮疑惑地歪着头,认真地打量着讲台上的宿盛阳,思考了几分钟后,她头顶上无形的灯泡叮地一亮,应该没有别的解释了,她喜欢宿盛阳,一定是的,她喜欢他!

    喜欢他的长相、他的字、他的手、他的声音、他的风度……乔安妮这时才发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于是她就像是一直在寻找宝物,最终发现宝物就在身边的人一样欣喜不已。

    用了一个多学期才发觉自己喜欢上教授的她,在发现的当晚就对宿盛阳展开了行动,喜欢就要去追,这是乔安妮的行事准则。

    下课铃响,宿盛阳合上课本,铃声还在响,却没有学生敢动。

    他冷着脸扫视了一下,然后开始点名,确认今天没有缺课学生之后他才宣布下课,然后拿著书离开了教室。

    他前脚才踏出教室,学生们便吵闹了起来,他们长出了一口气,开始闹哄哄地下课,此时乔安妮也连忙抱着早已收拾好的包包跟了出去,她的心跳得很快,心脏和告白似乎都卡在喉咙里,跃跃欲试地想要跳出来,但下课的人流却阻挡住了她的脚步。

    她焦急地从他们之间挤过去,跌跌撞撞地紧跟着宿盛阳,然而就在她即将凑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却拐进了厕所,她只好倚在走廊墙壁上,怀里抱著书,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男生厕所。

    宿盛阳走出厕所,刚想甩一甩湿漉漉的手,就见到一个纤细的人影跳到自己的眼前,眼前的女孩穿着高腰牛仔裤和露脐的白色T恤,外面罩着一件复古的牛仔小外套,又黑又直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不过迟钝的宿盛阳并不认为乔安妮是来找他的,他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绕过她准备离开。

    乔安妮急忙挡住他说:“宿教授,我有事和你说。”

    他脚步一停,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什么事?”

    乔安妮凑过去,重重地点头,“你认识我吗?我经常听你的课。”

    宿盛阳不冷不热地道:“嗯,旁听的。”他有点不耐地看了眼手表,“说吧,什么事?”

    第一次和他靠得这么近,宿盛阳强大的气场令乔安妮的心跳得更快了,近看他好像更有魅力了,她匀了匀气,抬起头笔直地看向宿盛阳,“我想和你说的是,宿教授,我很喜欢你,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宿盛阳眼底有惊愕一闪而过,看着她毫不畏惧的目光,宿盛阳第一个反应就是很欣赏她的勇气,而第二个反应就是终于遇到了比自己更不浪漫的人,告白居然会选在男厕门口,这味道配着这个场景真是棒极了。

    他沉默了一会,并没有想要去避讳这来来往往的学生们,沉声问:“乔安妮,对吧?”

    乔安妮一愣,然后笑了,“嗯。”他居然记得她的名字,好开心。

    宿盛阳点了点头,又说:“告诉我妳的成绩。”

    乔安妮有些傻眼,难道和他交往还要看成绩的吗?可这学期因为总来旁听他的课,她的本科系成绩并不理想啊。

    宿盛阳似乎看出了她心里在嘀咕些什么,面无表情地说:“妳不说实话,我也查得到。”

    乔安妮只好报出了自己的成绩,不过很快地她又说:“我觉得谈恋爱这种事不该用成绩来衡量吧?”

    宿盛阳略挑眉,“但成绩的好坏确实可以根据恋爱来判断,乔同学,我觉得正因为妳整天都在打着教授的主意,所以成绩才会这么糟。”他打量着她精致清秀的小脸蛋,暗自赞叹着她的美,但嘴上又说:“如果妳来旁听不是为了学习,而是抱有其他目的的话,那么以后请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课堂上了。”

    乔安妮从没有被人这样拒绝过,忍不住愣住。

    宿盛阳没再多说,又看了她几眼后便从最近的楼梯下楼了,在走出教学楼之后,他想着刚才发生的事,忍不住轻轻勾了勾唇,自言自语道:“呵,现在的孩子……”

    不过这个乔安妮的气质倒是真的很特别,在大学里像她这样素面朝天却还这么清秀漂亮的女孩真是太少了,尤其还这么大胆,既便是出了社会的女人也不敢这样直接向他告白。

    不知不觉间宿盛阳已经走到他那辆绿色的旧吉普车前,他利落地开门上车,当他回到家之后也就忘记了今天发生的事。

    反观乔安妮,她长到二十岁还没有被人这样拒绝过,她有些愤怒、有些丢人,但同时又被激发了更加强烈的斗志。

    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校花级别的她总是追求者不断,上了大学后也是如此,所以宿盛阳的拒绝反而令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喜欢错人,她喜欢的男人就是要和所有人都不一样才对嘛,所以即便碰了钉子,乔安妮也没有就此退缩,她看向宿盛阳背影的目光里似乎都装满了斗志。

    哼哼,宿教授,接招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职前夫最新章节 | 全职前夫全文阅读 | 全职前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