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全职前夫 > 第三章

全职前夫 第三章

作者 : 季雨凉
    乔安妮的苦难并没有随着晚饭的结束而停止,按照规矩,饭后是由女眷们来收拾的,所以乔安妮责无旁贷地又开始陪着阿姨、叔母、嫂嫂等人开始在厨房里忙活。

    和做饭一样,洗碗这种事她也是碰都没碰过的,不过好在这回不需要她独立完成,但即便在其他人分担大部分洗碗工作的情况下,她还是不可避免地砸碎了几个碗碟,并且把自己的手割出了好几个伤口。

    等到她终于收拾好,回到房间时已经将近九点钟了。

    宿盛阳正在房间里面看书,见她进来,眼皮都没有掀一下。

    腰酸背痛、满腹委屈的乔安妮一看他这冷漠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进屋后砰的一声关上门,她撩起裙子,大步走到宿盛阳面前,气势汹汹地叫道:“喂,你看!”说着把自己的双手伸到他眼前。

    宿盛阳把眼睛从书上挪开,看了一眼就又移回去,“怎么这么不小心?”

    乔安妮气鼓鼓地说:“来之前你可没有说过要做这么多家务的!”

    宿盛阳不以为意地回道:“我还以为妳会。”他目光一闪,看了眼乔安妮撩起来的裙襬,似乎沾了水,于是忍不住说:“妳的裙襬湿了,不要站在这里,会弄脏床单的。”

    说完也不理她,继续看书,发现乔安妮站着没动,不耐地抬头,“妳没听到我的话吗?”

    乔安妮一甩手,小脸被气得发白,“宿盛阳,你太过分了,我今天这么辛苦,做饭时烫了胳膊,洗碗时又划破了手,脚还被这该死的鞋子磨出了水泡……我都要痛死了,可你都不知道要关心我一下,只关心床单会不会脏!”她吸了口气,音量越来越大,“难道在你心里,你的车、你家的床单都比我要重要吗?”

    宿盛阳合上书,沉声说:“妳这么大声,不怕爷爷听到?”

    乔安妮微微抬高下巴道:“我哪有大声!”

    宿盛阳把书丢到一边,直接躺下来,懒得和乔安妮多说,“妳今天也累了,洗个澡睡了吧,明天妳还要早起去准备早餐。”说完伸手把床头灯一关,睡了。

    沉默是宿盛阳对付乔安妮的利器,每次吵架乔安妮都只能一个人生闷气,她很想把他扯起来和他大吵一架,但又不想做出像泼妇似的事,对于宿盛阳的冷漠相对,乔安妮不知道自己还能忍耐多久。

    她抹了抹湿润的眼睛,揣着满腔怒火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澡,身上清爽之后她换上了自己带来的睡衣,心情这才好了些。

    乔安妮一面擦着头发一面光着脚走到床边,白了宿盛阳一眼后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接着还泄愤般地扯了扯被子,她的动作令浅眠的宿盛阳醒来,“头发吹干了吗?”

    乔安妮没搭理他,翻身就要睡了。

    宿盛阳翻过身,闭着眼伸出大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之后缓缓睁开眼,浓眉拧起,嗓音因为初醒而显得有些沙哑,“没吹干就睡觉,妳不怕感冒吗?”说着他作势要掀开棉被,“下去吹干了再来睡觉。”

    “我不要。”乔安妮赌气地道。

    “为什么?”

    “我很累了,我就要睡觉!”

    “好好,不要吵,随妳。”宿盛阳放开抓着被子的手,心说不知好歹的女人,既然不听劝就算了,他健硕的手臂搭在被子上,修长的五指无意识地在上面滑来滑去,已经没什么睡意的眼眸不自觉地落在了乔安妮的娇躯上。

    她睡觉时不喜欢穿睡衣,每次都只穿着松松的吊带背心和内裤,睡姿也不是很优美,不过她身材很好,四肢修长、凹凸有致,皮肤很白,摸起来的手感媲美丝绸。

    即使宿盛阳婚前对她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但在床事这方面他却对她的身体没有丝毫抵抗力,也只有在床上的时候她不会和他耍脾气、不会笨手笨脚、不会闯祸,反而乖得像一只猫咪,不断在他身下呻吟。

    想着想着,宿盛阳就觉得身体上的感知似乎都汇集到了某一处,他动了动腿,说:“过来。”

    乔安妮呕气般紧闭着眼,“我已经睡着了。”

    宿盛阳感到有点无语,“睡着了还说话?过来,我帮妳擦干头发。”

    乔安妮这才睁开眼,怀疑地看着他,他会这么好心?不过面对主动要求为她擦头发的宿盛阳,她还是没法抗拒,谁让她喜欢他呢。

    乔安妮叹气,在被子里蠕动到他身边,宿盛阳顺手抽出她还枕在头下的毛巾,将她披散在床上的头发拢起来,裹在毛巾里揉来揉去,“毛巾枕在脑袋下面妳也睡得着?”

    乔安妮噘着嘴,“换作你做这么多工作,你也能睡着。”

    宿盛阳忍不住说:“只让妳做了饭、洗了碗,怎么这么多牢骚。”

    乔安妮抬头想回嘴,结果却被宿盛阳眼疾手快地按了回去,现在可不是拌嘴的好时机。

    他又搓了一会,岔开话题,“妳的头发又长了。”说完连他自己都想吐槽自己,他还真是不适合没话找话,但乔安妮没什么感觉,只是舒服地让他擦着发。

    宿盛阳一只手搭在枕头上帮她擦头发,一只手搭在她身上,别有用心地擦了一会后,他搭在枕头上的手渐渐往前挪,然后钻到了她的脖子底下,另外一只手也探进被子里,抚上她纤细的腰肢,这时她正昏昏欲睡,没感觉到异样。

    等她有所反应,睁开眼时就见宿盛阳已经把自己搂在怀里,而他的脸正埋在她的颈窝,炽热的唇瓣不怀好意地磨蹭着她扇贝般的耳垂,她小小地挣扎了一下,说出口的抗议带着一些娇媚,“喂,你干嘛啊,我明天很早就要起床的。”

    宿盛阳不说话,长舌直接探到她的耳朵上,耳垂十分敏感的乔安妮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小手按住他的胸膛推了推。

    宿盛阳根本不理会她毫无威慑力的抗拒,专心地舔弄着她的耳垂,接着炽热的吻沿着耳垂一路往下。

    ……

    ◎◎◎

    翌日凌晨五点,乔安妮便应该去准备早餐了。

    向来少眠的宿盛阳在四点四十五分时醒来,他看了眼时间,又看了眼身旁半张小脸都陷在枕头里的乔安妮,决定让她再多睡十五分钟。

    他起床喝了杯水,回来后并没有上床,因为他注意到乔安妮的一只手臂和半个肩膀都露在棉被外,忍不住弯腰想替她盖好被子,然而当他轻轻托起她的手臂时,却不经意看到她手指上的细小红肿的伤痕,他的眉心忍不住蹙起,真是个笨手笨脚的傻女人。

    他叹了口气,从医药箱里取了OK绷来为她裹住手指,宿盛阳的动作很轻,而乔安妮又因为太疲惫而睡得死沉,完全没有被吵醒。

    宿盛阳处理好手指上的伤后忍不住走到床尾将被子掀开一角,将她的玉足拉出来,她的小脚白皙又柔软,但此刻脚掌两侧却有几个已经破掉的水泡,宿盛阳摇了摇头,或许他明早晨跑回来真的该向爷爷建议一下,不要再让她做家务了,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帮脚上药,所以宿盛阳只好默默地把她的脚又塞回到被子里。

    宿盛阳在五点叫醒乔安妮去准备早餐后,自己也没有再多睡,洗漱完毕后去看了看同样早起的宿淮,聊了下天之后就出去晨跑了。

    ◎◎◎

    宿淮显然是吸取了昨天黑暗料理的教训,这一次他没有再让乔安妮自己准备早餐,而是让向来勤勉的大孙媳,宿盛阳大堂哥的妻子向珍珍帮她的忙。

    和严肃的爷爷宿淮与虽然爱笑但笑容疏远的三叔母相比,这个温柔年轻的大堂嫂是唯一对乔安妮表现友好的人。

    她的个头比乔安妮矮一些,看起来就是娇小型的,留着齐肩的微卷半长发,巴掌大的小脸更是被齐刘海遮去了一半,如果她不说,乔安妮根本看不出来她已经二十九岁了。

    向珍珍是个标准的好人妻,不仅长得漂亮,还能做一手好菜,有她在旁边,乔安妮只需要帮点小忙就好了,实在轻松。

    因为不像昨天那样手忙脚乱,所以乔安妮也就有心情胡思乱想了,她一面洗着菜,一面心不在焉地朝外瞧着。

    正在熬粥的向珍珍看到她这样,忍不住笑道:“在等谁吗?”

    乔安妮当场被抓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继续低头洗菜,“我就是看看天气怎样。”

    向珍珍笑着道:“阿阳应该是在陪爷爷说话,有空就会来看妳啦,妳多来几次老宅就会慢慢习惯,这边除了规矩多外其实还是满好的,空气清新,也没有都市那么吵闹,而且偶尔那么几天不和老公黏在一起,感觉也不错。”

    谈到丈夫,向珍珍脸颊微微泛红。

    乔安妮苦笑了一下,偶尔几天不黏在一起?其实在老宅的这几天是她和宿盛阳单独相处机会最多的几天了,她又朝外看了一眼,满心期待着宿盛阳会因为担心初来乍到的她而忍不住来厨房看看。

    但直到她和向珍珍准备好了早餐,都没看到他的身影出现在厨房,在这期间她不可避免地摔碎了几个盘子,同样也不可避免地又在自己的小手上添了几道新伤……不过她昨天有用OK绷吗?

    “安妮,阿阳从不让妳做家务的吧?”向珍珍一边为她贴新的OK绷,一边有些羡慕地问:“他一定很宠妳,妳身材那么好,又长得那么漂亮,难怪阿阳会对妳着迷。”

    乔安妮讪讪地笑,“珍姐,妳也很漂亮啊。”

    向珍珍的眼底有黯然一闪而过,“不是。”她替乔安妮贴好OK绷后顺手挽了挽头发,再抬头时依旧是笑容满面,“好了,我们去叫大家吃早餐吧。”

    乔安妮点头,拍了拍裙襬站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职前夫最新章节 | 全职前夫全文阅读 | 全职前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