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全职前夫 > 第二章

全职前夫 第二章

作者 : 季雨凉
    老宅里面正如安妮所想,是一栋古色古香的宅院,虽说肯定是经过装修的,但也尽力保持了这栋老宅的原本面貌,安妮彷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似的,即使宿盛阳对她千叮万嘱,但她还是为途中所见的假山花园感到惊诧万分。

    就像是个刚来到城市的乡巴佬似的,她亦步亦趋地跟在宿盛阳身后,因为注意力完全发散以致于没看到他停下来,咚的一声就撞到他背上。

    “阿阳,这么早就到了?”

    正揉着额头准备抱怨的安妮立刻捂住嘴,下意识地躲在宿盛阳身后。

    那是个很温柔的女声,听起来似乎有点年纪了,她和宿盛阳聊了起来,而安妮就躲在宿盛阳身后不吭声,这时安妮才知道宿盛阳居然这么高大,竟能将她挡得严严实实,嘿嘿,这下好了,她就这样躲着,省得出去应付。

    正当安妮暗自窃喜的时候,那个女人忽然笑咪咪地问:“后面那位小姐是你的妻子吗?”

    就在安妮的窃笑僵在小脸上时,一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大手一下子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拽出去,安妮低呼了一声,几步踉跄冲到了那个女人面前,险险在即将撞上的时候止步,两人四目相对,她对着那个女人眨了眨眼睛,接着一点一点地挪回到宿盛阳身边,扯出一抹干笑,“妳、妳好。”

    宿盛阳的额头上似乎冒出了青筋,他咬了咬牙,似乎不想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是的,她是乔安妮。”

    乔安妮这才看清这个女人的面容,她年纪大约将近四十岁,打扮得十分温婉大方,黑发绾成了发髻,看起来很有气质,至少在看到乔安妮失态的出场后仍能维持着温柔的笑容。

    那个女人目光毫不掩饰地将安妮打量了一番,道:“叫我三叔母就可以了。”

    在她的注视中,乔安妮觉得更尴尬了,“三、三叔母。”

    三叔母嗯了一声就又看向宿盛阳,“结婚这么大的事也不知道和家里说一声,一会进去好好和爷爷道歉,为了你的事他没少生气。”说着又看了眼安妮,似乎话中有话,“不过你们也不必太紧张,老人家都比较好哄,很快就没事了。”

    本来不紧张的乔安妮现在也被她说得紧张了起来。

    宿盛阳简单地应了,“嗯,我明白。”

    三叔母侧让了一步,“我带你们进去,爷爷在休息,动作都放轻点。”

    乔安妮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这一下不敢再东张西望,乖乖地跟在宿盛阳身边。

    三人没走多远便到了主屋,虽说老宅中国古韵十足,但主屋却和周围其他建筑有些不同,是一间日式构造的房间。

    乔安妮在木阶上换了鞋,然后和宿盛阳一起站在拉门后,让三叔母先走进去报备再恭敬地跟着进去。

    房间内的木质地板干净得几乎可以照出模糊的人影,乔安妮低着头一会后忍不住好奇地四下看了看,入目的大多是书案、山水画、旧式衣柜之类的布置,屋角里有个柜式空调,不过镶嵌在一个桃木制的盒子里,所以并不显得格格不入。

    就在她东张西望间,三人已经在第二扇拉门前停下,室内拉门内只有一张矮案和一个书架,那位传说中的宿爷爷就在矮案后盘膝而坐,皱纹纵横的眼睛紧闭着。

    “公公,阿阳到了。”

    过了足足半分钟,宿爷爷都没有说话。

    乔安妮没敢再张望,低垂着头,一个劲地用余光瞥向宿盛阳。

    “嗯,妳先出去吧。”

    “是。”三叔母安静地离开了。

    三叔母离开后,宿爷爷再度沉默着。

    乔安妮瞄了瞄闭着眼睛的宿爷爷,忍不住悄悄地拉了拉宿盛阳的衣袖,宿盛阳立刻甩开她的手,侧过头不悦地瞪了她一眼。

    乔安妮因为他恶劣的态度而有些不高兴,于是一直对着宿盛阳的侧脸做鬼脸,做到一半时,对面闭目养神的宿爷爷终于开口了,“妳先出去把衣服换了。”

    宿盛阳道:“爷爷……”

    “我没和你说话!”宿爷爷宿淮突地睁开眼,笔直地看向宿盛阳,“你的问题,我们一会再谈。”他目光一转,又落到乔安妮的身上,“妳就是乔安妮?”

    乔安妮立刻挺直了背脊,“是。”

    宿淮点了点头,“先出去把衣服换掉。”

    乔安妮有点愣住地看着宿淮,“啊?”

    宿淮显得有些不耐,“难道妳就穿成这个样子来拜见长辈吗?”

    乔安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我……”

    宿盛阳一记眼神扫过来,低声喝斥:“让妳换就换。”

    乔安妮侧头瞪了宿盛阳一眼,然后委屈地说:“喔。”

    就这样,刚进房不到一分钟的乔安妮被宿淮轰了出来,她轻手轻脚地离开房间,拉上拉门之后长出了口气,接着不满地低头拉了拉一抬手就可以露出肚脐的无袖T恤,这身衣服怎么了嘛,干嘛一来就让人家换衣服?真是出师不利!

    ◎◎◎

    乔安妮刚出房门,三叔母就出现了,她带着乔安妮去别屋换衣服,找到一套十分合身的衣服,“这原本是给宿玉买的,可她从来都不肯穿,没想到妳穿竟这么合身。”她打量着换了衣服的乔安妮,目光中带着满意。

    但乔安妮可就不那么开心了,这是件白色的长袖连身裙,领口和袖口都十分复古地用蕾丝束起,胸前有几颗珍珠钮扣,肩膀处是镂空的,像绑鞋带似的穿插着蕾丝绸带,裙襬很长,即便她有一百六十八公分,长度也能够遮住脚踝。

    其实这是件很漂亮的连身裙,但看起来太复古、太保守了,根本不是乔安妮的风格。

    三叔母再度满意地道:“这裙子很适合妳。”

    乔安妮努力压下心中的不满,问道:“这是宿玉的裙子?”

    她听过这个名字,宿玉是宿盛阳同父异母的妹妹,宿盛阳的母亲早亡,父亲多年后娶了个外国女人为妻,继母为他的父亲生下了一对混血龙凤胎,那就是宿玉和宿臣,不过过没几年继母也去世了,他父亲之后就没有再娶了。

    乔安妮回过神,扯起裙襬转了个圈,干笑道:“是满漂亮的。”

    她转圈时露出了那双颜色花哨的运动鞋,三叔母眉心一皱,又拿出一双白色的平底鞋给她,“换上这个吧。”

    乔安妮只好依依不舍地脱掉自己心爱的鞋子。

    三叔母关切地问:“合脚吗?”

    虽然尺寸稍微小了点,乔安妮犹豫了一下,想到也没有要去运动,鞋子小一点就小一点吧,于是她对三叔母笑说:“嗯,很合适。”

    但很快的,乔安妮就发现自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谁说她不会运动的,她在老宅的这两天简直把这一辈子的运动量都做完了,换过衣服之后乔安妮才知道宿家有很多规矩,其中一条就是新媳妇在第一次参与家宴时必须亲自下厨做饭,并且还要负责各种各样的家务,她真想直接掀桌了,他们家到底是娶媳妇还是找女佣?

    但反感归反感,乔安妮却没有拒绝,毕竟当初是她死皮赖脸地倒追宿盛阳,如今落得如此下场也是她活该。

    乔安妮哀哀戚戚地被三叔母领到厨房,自此开始了她地狱般的周末。

    乔安妮从来没有下过厨房,独自操持一桌家宴对她来说根本是天方夜谭,但家规又指明了让她独自完成,以致于她现在手里抓着一条活鱼,另一只手拧开煤气,嘴里念念有词,“安妮,妳要乐观点,妳可以的,现在的状况还不错,起码这里还有煤气灶,不用烧火做饭。”

    她正给自己加油打气,手里的鱼忽然来个鲤鱼打挺,吓得乔安妮尖叫了一声,脱手把鱼丢了出去,鱼啪的一声掉到地上,又拚命地扑腾了几下。

    乔安妮从好不容易从震惊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放下自己举起来的手,看着那条不断扭动的鱼吞了吞口水,“小鱼,你老实点哦,姐姐很温柔,不会让你很痛苦的,来来来……”她弓着腰,一步一步地走向那条扭来扭去的鱼。

    这一幕被小窗外的宿盛阳看在眼里,他脸上的黑线随着她的行动变得越来越多,他看着乔安妮费了好大的力气把鱼捧起来,一路小跑到锅前面,然后像扔炸弹一样把还活蹦乱跳的鱼扔进锅里。

    宿盛阳都不忍心再看下去了,乔安妮,妳难道不知道鱼要先处理好吗?居然就这样把一条鱼丢进锅里……等等,她为什么这就开火了?油呢?宿盛阳的眼睛越瞪越大,他已经预料到等着大家的会是一桌黑暗料理。

    开了火之后,乔安妮环着手臂看着锅里滋滋冒烟的鱼嘀咕着,“这样就可以了吗?感觉好干的样子,是不是少了点什么?”她敲了敲下巴,“少了什么呢?”

    宿盛阳在窗外无声地吶喊,是的,乔安妮,放油啊、放调料啊!

    乔安妮托着脸思考半天,想着之前自己吃的鱼有无色的也有深褐色的,她四下看了看,抓起一瓶颜色差不多的液体,然后思考了一下就咕咚咕咚地往锅里面倒,倒了将近半瓶之后才犹犹豫豫地把瓶子收起来,看着锅里被褐色液体浸满的鱼,点了点头,“嗯,这下颜色差不多了。”

    窗外的宿盛阳此刻已经捂住了脸,那是酱油啊,老天,原来这世上还有这么白痴的女人!他不忍再看,心如死灰地离开了。

    ◎◎◎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晚饭时间,亲戚们陆陆续续地都到了,长辈、晚辈、女眷分别坐着,热热闹闹地摆了将近十桌,而这近十桌的饭菜其实也不用乔安妮一人准备,宿淮看她年轻,今天的人又多,所以特地让其他女眷在另外一个厨房开了伙,乔安妮只需要准备他们主桌的饭菜就可以了。

    宿盛阳和宿淮坐在一起,心理一直惴惴不安,二十多分钟后饭菜上桌,乔安妮果然不负所望……

    宿淮看着这一桌形态各异、颜色不同、味道诡异的饭菜脸色古怪,他抬起眼,看向规规矩矩站在桌边的新孙媳,她的白裙子上满是各色的污渍,袖口更是直接被烧焦了一块,笔直的黑发也变得有些凌乱,精致的小脸上有几道油污。

    宿盛阳沉了口气,开口道:“爷爷……”

    宿淮不理会他,用筷子指了指其中一道菜,“这是什么?”

    乔安妮瞅了一眼,很快就收回目光,小声地说:“西红柿炒蛋。”

    宿盛阳无奈地闭上眼,这么重要的家宴她居然做西红柿炒蛋,这也就算了,鸡蛋居然连壳都没剥就扔进锅了,西红柿也是连切都没切,害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向爷爷解释了,只能庆幸其他桌的饭菜不是由她来做,大家除了发现她有些狼狈之外,看不到桌上的黑暗料理。

    宿淮又指了指中间的汤,“那这个汤呢?”

    乔安妮乖乖地答道:“苹果鸡蛋汤。”

    宿盛阳仍是无言,苹果鸡蛋汤?这些东西是怎么加在一起的?

    宿淮很有耐心地继续问:“那这个呢?”

    他把每一道菜都问了过来,乔安妮也一一做了回答,桌上的人都在憋着笑,只有两个人表情不同,一个是表情没什么变化的宿淮,另一个就是恨不得哭出来的宿盛阳,居然一道正常的菜都没有,乔安妮能做到这地步也算是不容易了。

    宿盛阳双手撑在双膝上,背脊挺得笔直,静等着宿淮发飙,但宿淮却把筷子一拿,沉声说:“好了,开饭吧。”

    开饭?一桌子的长辈都愣了,还真要把这些东西吃了啊?

    宿淮无视众人的表情,无甚笑意地看向乔安妮,“做得不错,回去换件干净衣服,一会再来向长辈们敬酒。”

    乔安妮心虚地点了点头,也不敢看脸色铁青的宿盛阳,灰溜溜地逃回了房间。

    乔安妮他们住的房间虽然也很古朴,但也被添了许多现代设施,空调、计算机、电视什么都有,而且不会显得格格不入,中西交融得意外和谐。

    乔安妮去浴室里洗了脸然后抬起头,愁眉苦脸地看着镜子中一脸湿答答的自己,她是不是搞砸了?一定是吧,看桌上人的反应和宿盛阳的锅底脸就能知道,唉,看来世道真的变了,长辈们不是嘴巴甜一点就能哄好了。

    乔安妮换好衣服后又回到主桌,这时桌上已经添了几道新菜,虽然她做的没有被撤下去,但却是无人问津,她也知道这是宿爷爷给她面子,不过心里仍旧很不是滋味,之后的事情进行得稍微顺利了些,她挨个认了亲,表现还算良好。

    但席间宿盛阳一直没有搭理她,只是偶尔回答长辈们的话,其他时间都沉默不语,乔安妮低头看了看胳膊上的烫伤,又看看宿盛阳冷漠的侧脸,难过地叹了口气。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职前夫最新章节 | 全职前夫全文阅读 | 全职前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