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掳到财神夫 > 第七章

掳到财神夫 第七章

作者 : 艾佟
    白宇静虽是白宇棠的姊姊,白家孙子辈的老大,可是在重男轻女的白氏家族,她的地位远远不及身为长孙的弟弟,不过,她却是白宇棠最尊敬的人。

    她是个标准的大家闺秀,举手投足间有一股沉静之美,脸上始终带着温柔的微笑,可是在看似柔顺的外表下,她却有着刚强坚韧的意志,是白家孙子辈中唯一敢公然反抗长辈的人,这正是白宇棠敬重她的原因。

    因为公然反抗,她早就搬出白家独立生活,平时跟白氏家族的成员几乎没有往来,若非有人找上门,她不会无缘无故主动出现在白家人面前。

    “姊姊今天怎么会来我这里?”白宇棠奉上亲手煮的咖啡。

    “好久没有喝你煮的咖啡了。”她先闻咖啡香,再浅尝一口。“你煮的咖啡真的是无人能比,不知道哪个女人有这个荣幸可以喝到你亲手煮的咖啡。”

    他笑而不语。他喜欢煮咖啡,可是却很小气,自己煮的咖啡不会轻易分享给别人,连好友也老是叹息,这辈子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喝到他煮的咖啡。

    “听说你昨天晚上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白宇棠不自觉的皱起眉头。“消息传得还真快!”米婶放假去了,管家的陈叔也说太多。

    “你别怪陈叔,是我正好打了电话过来,问起你的近况,陈叔才提起昨晚你带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回来。这是大新闻,我太好奇了,真想知道哪个女人有这么大的魅力才急忙跑来。”

    “是吗?”昨晚他当众拉着章家君躲到无人的角落,就已经预料到有些多事人会跑去父母面前长舌,但是理论上,应该会拖上好几天,姊姊挑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实在太巧合了。

    “如果消息已经传回家,爷爷第一时间会急得跳脚,哪会是我来找你?”

    “事情还未明朗,他们当然不敢轻举妄动。”

    “这倒是,除了爷爷,白家每一个人对你或多或少都有所忌惮。”

    “你不用担心我会有麻烦,至于我昨晚带回来的可恶女人,除非是她主动来找我,否则我不会再去找她。”

    白宇静戏谑的挑了挑眉。“没有一个女人会放开你这只大肥羊吧?”

    “是啊,除非那个女人脑子不正常。但很不巧,那个可恶的女人正是脑子不正常的女人。”说着说着,他忍不住咬牙切齿。不曾对一个女人付出这么多,可她竟然对他的心意一点感觉也没有,真是没良心!

    闻言,白宇静禁不住咯咯笑了起来。“太不可思议了,我们白家大少爷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气成这个样子!”

    “这不好笑!”

    “我倒是很喜欢这样的弟弟,多了一点人味。”

    他可不喜欢这个样子,感觉自己像一颗不定时炸弹,完全不受控制。

    “我对她越来越好奇了,她长什么样子?漂亮吗?还是很有个性?真想见她一面,看看她到底那一点吸引你?”

    “你不要乱来。”万一真的吓跑她怎么办。

    白宇静好笑的扬起眉。“你们不是已经没有关系了吗?”

    “……是啊,正因为没有关系了,才更不希望有人去打扰她。”

    “我不会打扰她,只会远远看她一眼。”

    “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

    “……我们都没有关系了,何必做这种没意义的事?”

    “真的这么单纯吗?”白宇静隐忍着笑意,故作严肃问:“还是,你根本不是真的想跟她断了关系?”

    白宇棠不出声的默认了。没错,他只是想给她时间想明白,期待她能主动回头找他……万一,她就是这么固执,坚持在他们之间划上一条界线呢?老实说,他现在还没想那么远。

    “你还是早早跟她断了比较好,这样下去,只怕她过不了爷爷那一关。”白宇静的神情转为关心。他们是姊弟,她还会不了解他吗?不难看出,他对那个女人认真得一塌糊涂。按理,她应该为他高兴,高兴从此弟弟的人生不再只有那些冷冰冰的利益,会多了许多欢乐和色彩,可是,她又不能不说实话。

    “我以为你不在乎这种事。”

    “我是不在乎,可是其他人在乎,你也打算跟我一样反抗家人?”

    “你认为我会害怕反抗吗?”

    白宇静闻言摇了摇头。“你不会害怕任何事,可是你做什么都会计算得失,为了一个女人跟家人对抗,掀起家庭风暴,这对你来说应该很不划算。”

    略微一顿,他同意的点头,语带自嘲的说:“是啊,我是标准的白家人,现实势利,凡事计算得失。”他会接受母亲的安排相亲,或多或少就是基于这是找到符合自家条件的新娘人选的最好方法,可是骨子里又很讨厌相亲,才会因此跟数不清的女人相了亲,却没有一个看得上眼。

    不知是否是上天在惩罚他,才会教他这个现实势利的人遇上不该心动的女人,虽然力图抗拒,却一次又一次的在不同的情况下和她相遇,最终让他深陷其中,更折磨的是,第一次想紧紧的抓住一个人,可是她满脑子只想跟他划清界线。

    “我们家的人不是没有感情,而是没有遇到想用生命去爱的人。”结婚的对象只在乎是否门当户对,难怪在白家找不到一对恩爱的夫妻,每一对都是貌合神离,就像他们的父母亲。

    他们有一对很善于做表面功夫的父母亲,她好弟弟从他们身上学到的不是如何爱人,而是如何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爸妈从小就是在现实的环境中长大,学到的也就是那些,若非她遇到了生命中的挚爱,也许她会步上他们的后尘。

    “姊姊遇到那个想用生命去爱的人了吗?”

    “今天不是讨论我的问题。”

    “我希望姊姊能遇到想用生命去爱的人。”

    “不用担心我,你应该想想自己要什么样的未来,像爸妈一样吗?”

    提到父母亲,白宇棠忍不住皱眉。那种相敬如宾的夫妻关系,实在无法令人羡慕。

    “如果清楚自己要什么,就努力朝着那个目标前进。”

    她话一落下,门铃声正好响起,管家陈叔闻声立刻出去应门。

    白宇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忘了告诉你,今天我还邀了位朋友一起用餐,这位朋友你也认识。”

    这种感觉真是不妙,他顿时绷紧神经。“是谁?”

    “何曦妍。”

    他就知道姊姊不会无缘无故出现,看样子是母亲在背后搞鬼。

    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我只要求用餐气氛不要太冷了。”

    “我相信有姊姊在的地方,气氛总是轻松愉快。”他完全不理会跟在陈叔后面进来的何曦妍,径自拿起桌上的咖啡壶走进厨房倒掉。

    白宇静见状不禁轻声一叹。看样子母亲白忙一场了,弟弟对这个女人一定很反感,都还没有打招呼,就急着把亲手煮的咖啡倒掉……想要今天的晚餐气氛不冷,她恐怕得靠自己努力唱独角戏了。

    章家君生病了。

    绝少生病的人一旦病倒了,总是一发不可收拾,她不但搞得全家鸡飞狗跳,更是病到左邻右舍整条街的人都知道了,大伙还轮流上门关心,虽然很感动他们的热情,可是却害她怀疑自己得的是可怕的绝症。

    这一病,一个礼拜糊里糊涂就过去了,只是终于摆脱整天躺在床上的日子,她却还是连动的欲望都没有,懒洋洋的提不起劲,她想这大概是大病初愈的后遗症。

    “大姐……大姐……”章家乐一边喊一边咚咚咚的一路从楼下跑上来,冲进大姐的房间看到床上没有人,赶紧刹车回头。“人呢?”

    “你在干么?”

    闻声转过身来,看到章家君缩在贵妃椅上。“咦?大姐在看书啊!”

    章家乐殷勤的对她一笑。“李大哥说要请大姐喝咖啡,庆祝你身体康复。”

    唇角抽动了下,她对这样的“庆祝”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是好。“他会不会太无聊了?”

    “是大姐太无情了,人家可是一片好意。”

    “我又不是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不过是一般的感冒,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一般的感冒没弄好也会死人,你就出去喝杯咖啡,顺道活动一下筋骨啦。”

    “我不想出去喝咖啡。”虽然决定将那个家伙的告白当作没发生过,,可是人脑又不能像电脑一样,按个删除键,丢进资源回收筒,再按个删除键,连痕迹都不会留下,面对他,她心里多多少少会有点别扭。

    “李大哥已经在咖啡厅等你了,你就别扫人家的兴,过去一下嘛。”

    章家君狐疑的挑起眉。“你在做媒吗?”不然怎么积极得诡异。

    “你们相识二十几年,连半点火花都擦不出来,我干么帮你们做媒?”章家乐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李大哥拜托我帮忙,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你过去,他说成功的话,就要把他经营的所有西餐厅的甜点都交给我负责。”

    “他还真懂得收买人心。”放下手上的书,双脚从贵妃椅移到地上。“好吧,为了让更多人知道我们家老二是多棒的西点师傅,我就出去散个步。”

    “我帮你拿衣服。”章家乐赶紧从衣柜里面挑了件漂亮的洋装。

    “我又不是出去约会,用不着换衣服。”她套上室内拖鞋,走到梳妆镜前整理一下服装仪容。

    “大姐真的不换衣服吗?”

    双手在胸前交叉,她若有所思的打量妹妹。“你们是不是在进行什么阴谋?”

    “什么……”章家乐紧张的咽了口口水。

    “不然你干么一直要我换洋装?”

    “呃……你大病初愈,我想换上洋装,你看起来应该会比较有精神。”

    “我喝杯咖啡不用十分钟,用不着太有精神。”

    “这么说也对啦,可是……”

    “你再继续罗嗦,我就不用出门了,你是想要我站在这边听你唠叨,还是立刻去赴约?”

    见妹妹紧抿双唇,举起双手表示投降,章家君才满意的点头,拿了背包转身出门。

    章家乐目送着她的背影,很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已经尽力了,大姐不肯配合,又能如何?没关系,要紧的是大姐愿意走出大门,其他的细节就别太计较了。

    章家君,听说你得了相思病,而且病得非常严重,连左邻右舍都被你吓坏了,真是可怜。看在我们多年邻居的份上,本少爷就行行好,让你们两个见上一面,你不用太感谢我,就当我是在兑现当初要你掳人的承诺吧。

    来到咖啡厅,她没看到李允泽,反而收到老板送上这么一封信。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家伙在玩什么把戏?

    她还百思不得其解时,就听到咖啡厅的大门响起开门的铃铛声,很自然的抬头一瞧,没想到推门而入的人竟是白宇棠,两人看到彼此同时怔住了。

    白宇棠率先回过神来,走过来在她对面坐下。“真巧!”

    “这是李允泽自作主张,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这会儿终于搞清楚李允泽信上的意思了。她不用太感激他?是啊,现在她最想做的是飙脏话骂人,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

    他不发一语的挑了挑眉。

    “你看就知道了。”她赶紧把信递给他,急于证明自己所言,却突然想起一件超级重要的事,连忙伸手企图将信夺回来,没想到他侧过身子轻松一闪,眼看拿不回来,她只好慌忙的解释,“那是李允泽胡言乱语。”她才不是得什么相思病。

    看完信件,白宇棠微皱着眉,不禁担心。“你生病了吗?”

    “不过是小靶冒,没什么大不了。”

    “可是你的气色看起来糟糕透了。”

    “……感冒刚好,气色当然还没有完全恢复。”她应该乖乖听妹妹的话,换上那件洋装,这会儿就不会在他面前看起来这么狼狈了。

    “如果不想跟我有任何牵扯,你就好好照顾自己。”

    她不悦的蹙眉。“你是什么意思?是指我刻意生病把你引来这里吗?!”

    “我只是要你照顾好自己,如果你生病了,我会一直惦记着,而我,实在不想惦记一个不懂我心的女人。”

    “……那你就不要惦记啊。”这几天对她来说,犹如身处地狱,只能柔弱无力的躺在床上,什么事也不能做,可是脑子却没办法跟着休息,不时的想起那一句话——你这个女人真没有良心。

    虽然自知用了一个差劲的方式向他道再见,可是起初她一心一意想着自己的心痛,没去想他的心痛可能更胜于她,而李允泽的一句话像是当头棒喝,让她对他的挂念越来越深,然后,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的病倒了。

    李允泽说她得了相思病,好吧,真要追究起来确实如此,所以小小一个感冒就逼得她动用年假,在家中整整休息了一个礼拜。

    过了一会儿,白玉堂轻轻淡淡的,却又让人感受到一股忧伤的道:“我也不想惦记,可是心,不听使唤。”

    章家君闻言心如同被划过一刀,疼痛渐渐扩散开来,满溢整个胸腔,最后连呼吸都觉得好痛,可是这一刻她只能冷静以对。“我不会生病,再也不会生病了,今天的事我保证不会发生了。”

    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信,他忍不住抱着期待。“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我们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不管心有多痛,她都不可以动摇,时间是最好的良药。

    “你没有改变心意吗?”

    “你认为我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吗?”

    “我知道了,以后就是在街上遇到,我也会当做不认识你。”他深深看了她一眼,将手上的信放在桌上,起身走出咖啡厅。

    她突然有种感觉,上天是在折磨她,不然为什么痛一次不够,还要再痛一次?难道是要她永远记住这个痛吗?

    从小到大,她总是习惯压抑自己,不容许自己当个弱者,当然也不容许自己掉一滴眼泪,伤心难过的时候反而更要把背挺得更直,可是现在,她好想放声大哭,为自己失去的爱情,为自己那么轻而易举的向现实妥协……哭吧,尽情的哭吧,让伤痛随着眼泪而去,哭过了,她会开始重新生活。

    “这太不可思议了吧,章家君怎么可能出现在我家门外?我在做白日梦吗?”李允泽夸张的揉揉眼睛。喔,眼前的女人并没有消失不见,也就是说,这是真的。“你是特意登门感谢我吗?”

    “你看不出来我现在火气很大吗?”若非担心惊动到左邻右舍,她一定会用力大吼,而不是压低嗓门。

    略微一顿,他一副苦恼的说:“我看不出你火气很大,只看到你眼睛红红的,好像哭得很凄惨……学长是不是做了什么惹你伤心难过的事?你告诉我,我替你作主,一定会将他修理得惨兮兮。”

    “我只是眼睛不舒服,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李允泽恍然大悟的点头。“我知道了,今天风沙很大。”这会儿干么不刮阵风来应景一下,这么闷热,很容易中暑。

    脸色别扭的微红,她懊恼的一瞪。“不要废话那么多,你干么多管闲事?”

    “这个……等一下,你打算站在这里讨论这件事情吗?”他笑着举起手向她后方挥了挥。“我是不介意啦,反正这里不时有女性同胞光顾,我的花名早就被街坊邻居口耳相传,可是,你应该不想成为我绯闻的对象吧。”

    章家君低声咒骂了一句,赶紧推开他,走进屋子。

    李允泽再次热情的跟对门的邻居挥了挥手,然后关门进屋。

    “你想喝什么?我这里几乎什么饮料都有,要现榨的也可以。”说着,他已经移动到吧台后方,准备从冰箱里搜出可以款待客人的饮料点心。

    “我不是来这里吃吃喝喝,是来问你话,你干么那么多事?”

    收回正准备开冰箱的手,他转身瞪着她,不以为然的摇头。“你这个人真的很不识好歹,你以为我喜欢多管闲事吗?一向只有伤心过度才会生病的人生病了,还闹得大伙不得安宁,我不管闲事会良心不安。”

    “……我是因为吹了风,不小心感冒。”

    他没好气的撇嘴。“这几天闷得要死,哪来的风?”

    虽然这位客人不需要主人招待,他还是从冰箱取出两瓶柳橙原汁,来到客厅的沙发坐下,将饮料往茶几一摆。“干么一直站着?我这里的沙发会咬人吗?”

    “我又不是来这里打屁聊天。”不过,她还是走过来坐下。

    “你知道吗?听到你和学长谈恋爱打击真的很大,学长真的很优秀,但天骏集团的接班人没有谈恋爱的自由,却为了你这个平凡又麻烦的女人打破界限……你不要瞪我,难道我说错了吗?若非认为自己平凡又麻烦,干么选择逃跑?”

    两只眼睛瞪得好大,可是她一句辩驳也挤不出来。

    “以现实来说,你们两个连百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可是学长竟然放胆的抓住你,老实说,我不得不承认,他的爱情比我伟大。”

    “他放手了。”

    “那是你逼他放手的吧?”李允泽挑衅的扬起唇角,摇了摇头。“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不畏权势的女人,可没想到你不过是一只缩头乌龟!”

    “你根本不懂!”

    “我是不懂,如果今天给我机会,打死我也不会当缩头乌龟。”若是她心里没有另外一个男人,明知道她面对他时总气得咬牙切齿,他仍会像打不死的蟑螂勇敢的追求她。

    “……你真的是个很罗嗦的男人!”

    “你应该觉得荣幸,我可不会随便对人家罗嗦。”

    “是啊,真是谢谢你,可是我不需要。”

    瞪着她半晌,李允泽拿起一瓶果汁,扭开盖子,狠狠灌了一口,降一下火气,以免被她活活气死。“学长看上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真是笨死了!”和他一样笨。

    “奇怪,为什么你不夸奖我是个识相的女人?”

    “只要白爷爷拿出一张空白支票,这年头很少有不识相的女人。”

    “等到人家拿出空白支票才说我投降了,这种识相不要也罢。”

    “没错,你比较了不起,自尊心保全了,很得意是不是?”

    看到他那张嘲讽的嘴脸,她就像被人家泼了盆冷水,哪里得意得起来?

    “好吧,你就继续得意下去好了,不过夜深人静的时候,不要躲在棉被里面偷哭,没有人会同情你,因为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李允泽孩子气的对她吐舌头。

    “你这个人……我不跟你说了,记得以后不要再自作聪明帮这种忙,否则我会跟你翻脸。”他一字一句都刺得她难受,她随即起身准备走人。

    “真好笑,我会怕你翻脸吗?你什么时候给过我好脸色?”他不服气的回嘴。

    “……总之,你不要再多管闲事就对了。”

    “你以为本少爷很闲吗?你不懂得接受人家的好意,本少爷干么继续为你浪费时间和精神?”他摆摆手,决定不再浪费口水在这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女人身上。

    过了三十秒,大门砰的一声被关上,李允泽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垮了下来。

    真搞不懂自己在想什么,干么那么努力的想帮他们复合?也许,他天生是个好人,看到人家痛苦,总是不忍心,何况是自己喜欢的人?见她幸福,他才可以真正放下,而看她痛苦难过,他只会一直将她摆在心上。

    夜深人静时,章家君终于体会到李允泽的警告。虽然还不至于躲进棉被里面偷哭,可是那股人前极力压抑的伤痛又涌上心头,思绪深陷在浓浓的失落中,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来了。

    是啊,她很了不起,自尊心保全了,可是,她真的很不快乐。

    “大姐,我煮了咖啡,想喝吗?”章家乐怯怯的站在微敞的房门口问。

    章家君动也不动蜷缩着身子坐在贵妃椅上,过了半晌,轻声道:“进来吧。”

    章家乐连忙用脚推开房门,进去后再用脚将房门掩上,她走到贵妃椅挨着姐姐坐下,将其中一杯盛着咖啡的马克杯递过去。

    看着大姐默默的喝着咖啡,她坦白道来,“对不起,听李大哥说你和白宇棠发生了一点小误会,两个人闹分手,你还因此病倒了,所以我只好帮着他,想办法让你去咖啡厅见白宇棠。”

    早猜到是这么一回事,要不,她干么一直要她换洋装?

    “你们两个见面了,误会没有解开吗?”

    “不是误会。”

    “嗄?”

    “我发现他不是普通的富家子弟,而是天骏集团未来的接班人。”

    章家乐倒抽了口气。这个来头未免太大了吧!

    “我们的距离不是市中心到郊区,而是城市和偏远部落之间的差距。”

    这是很严肃的一刻,可是她却扑哧一声笑出来。大姐的形容太搞笑了!

    “听到你的笑声,我觉得心情轻松多了。”

    章家乐清了清喉咙道:“即使是城市和偏远部落的差距又如何?最重要的是你们两个相爱,相爱可以克服所有的问题呀。”

    “你真的以为相爱就可以解决这种问题吗?”

    “当然,只要两个人一条心,我相信这世上没有过不了的难关。”

    章家君闻言一笑。章家老二果然是个乐天派,真是令人羡慕,如果她有老二一半的乐观说不定会硬着头皮跟他走下去。

    “大姐,如果就此结束让你觉得变轻松了,我绝对举双手赞成,可是事实上并非如此,你去见白宇棠回来之后,就一直死气沉沉,好像失去了心爱的东西,你确定对自己的决定不会后悔?”

    “没有人可以确定未来的事。”

    这一点章家乐深表同意,点头道:“对啊,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没有人可以确定,那你又怎么知道自己没有能力跨越城市和偏远部落的距离?在我的眼中,大姐最棒了!记得小时候在路上遇到野狗,大姐总是挡在我们前面,那勇敢的模样就像卡通里面的女战士,我想,我之所以可以快乐的长大,就是因为大姐的关系。”

    “那是你没看到我颤抖的样子。”其实她吓得半死,可是父亲说,当大姐的要保护妹妹们,她只能故作勇敢的挡在前面。

    “颤抖又怎么样?你并没有退缩,这就是勇敢。”

    是啊,没有退缩就是一种勇敢,而她从来不是缩头乌龟。微一沉吟,她坦然说出想法,“也许,我不是对自己没信心,而是对白宇棠没信心。”

    略一思忖,章家乐立刻明白她的心情。“你是说,白宇棠根本不会为了你跟家人对抗,是吗?”

    “若非何曦妍在我面前多嘴,到现在我根本还不清楚白宇棠的底细,这让我忍不住有疑问,为什么他不告诉我?难道他对我不是真心的吗?我想了又想,越想越不确定,什么是他真正的心意,我真的没有把握。”如果他对她连基本的诚实都做不到,她又该如何相信他、相信他对自己的爱情?

    “等一下,谁是何曦妍?”

    “何曦妍是白宇棠之前相亲的对象……”她娓娓道出那天宴会上发生的事。

    听着听着,章家乐的眉头越皱越紧。“这个何曦妍真是坏心眼,大姐这么轻易就放弃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她确实心怀不轨,可是事实的确如此,至少和从李允泽那得到的讯息差不了多少。”

    “什么事实?事实是指真实的经历,你都还没经历,怎么知道事实如何?”

    这还真叫她哑口无言,没错,遇到了才会知道事实是否会如何曦妍所言。

    “白宇棠没有向你坦白自己的身份,也许是不想造成你的压力,也许是认为这并不能左右你们的未来,不管如何,至少你应该问过他,再来定他的罪。”

    “他一定有很多借口。”

    “借口又怎么样?你相信他就好了。”

    她不敢置信的瞪大她的眼睛。“你不担心我继续陷下去,可能会因此受伤。”

    “别忘了还有一种可能性——你们会唱结婚进行曲,而这个可能比较大哦。”

    “你真的很乐观。”

    “既然未来的事无法预知,当然要正面思考啊。”

    “这么说也对。”章家君微微举起手表示投降。她的口才是章家四姐妹里最差的那一个,再争论下去,只会让自己更混乱,更不知道如何是好。

    “无论如何,大姐一定要想清楚,别教自己将来后悔。”

    别教自己将来后悔……她很清楚放开手一定会后悔,可是执着到底,难道就不会后悔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掳到财神夫最新章节 | 掳到财神夫全文阅读 | 掳到财神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