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掳到财神夫 > 第八章

掳到财神夫 第八章

作者 : 艾佟
    坐在五星级饭店的西餐厅用餐,原本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可是饭友若选错了,再好吃的晚餐也会变得难以下咽,何曦妍现在就有这种感觉。

    “用餐要保持愉快的心情,你臭着一张脸,这样子很容易消化不良。”难怪她看这个男人超级满意,却一直投入不了感情。

    白宇棠放下刀叉,优雅的用餐巾擦拭嘴巴,沉着脸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个男人真的是让人很想赏他一巴掌,虽这么想,何曦妍表面仍是无辜的撅嘴。“我不是说了,只要你可以专心陪我吃顿饭,以后我会尊重你的意思,你叫我不要出现,我就不会出现,你叫我出现,我就会出现。”

    “你不觉得这是多此一举吗?”

    “那倒未必,如果你专心陪我吃顿饭,说不定会发现我这个人其实很可爱,至少,我的朋友都觉得我是个可爱又讨人喜欢的女人。”

    这个女人有这么天真吗?他很怀疑,总觉得她今天还有别的目的。“我对女人的感觉通常在第一眼就决定了,不管你做什么,都很难改变我对你的想法。”

    “没想到你是这么草率的男人,单凭第一印象就决定未来的关系。”

    “当你在一个人身上找不到任何吸引力,你还会想跟对方继续下去吗?”

    “从来没有人说我没有吸引力!”她真想骂人,这个家伙太没眼光了!

    白宇棠不予置评。

    “好吧,就算我没有吸引力,那章家君呢?为什么你会看上她?”顿了下,她接着补充道:“你不要推说这事跟我没有关系,因为我实在不甘心,不管哪一双眼睛来看,我都比她强,可为什么你们都选择那个女人?”

    你们?这个令人困惑的词暂且搁下,他很诚心道:“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无法比较,只是她给了我想抓住的心动。”

    “难得你的回答让我赏心悦耳,好吧,我就给你一点良心建议,其实章家君根本不值得你浪费力气,还是我比较适合你,要不要再慎重考虑一下?”

    “不管我跟她之间的结果如何,跟你都没有关系。”

    “我已经向章家君下战帖了,不过她是个聪明人,相信她认清你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后,会识相的不战而逃。”

    “这是什么意思?”

    “她没有告诉你吗?那天宴会上我们两个聊了不少。”

    看到章家君喝到直接趴在桌上睡觉的时候,他就察觉到情况不太对劲。在那种场合,她应该不会放任自己饮酒过量,何况她明知自己一喝醉倒头就睡,若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么可能如此失控?原来是这个女人在背地搞鬼。

    “你们聊了什么?”

    “我们聊了不少,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份……对了,她竟然不知道你跟天骏集团的关系,你为什么不告诉她?难道你不是跟她玩真的吗?”她一脸不赞同的对他摇了摇头。

    白宇棠低声的咒了句,“Shit!”难怪她会急着跟他划清界线,她是不是也以为他不是认真的,所以才故意隐瞒自己的身份?

    “不过,她早晚会知道你的身份,认清楚你们之间的距离有多远,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帮你道出真相,让你比较省事。”

    “你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凭什么多管闲事?”

    “我不过是道出真相,这可不能算是多管闲事。”

    没错,他若是早一步道出身份,她根本没有制造事端的机会。与其在这里跟她废话,他还不如赶紧找那个该死的女人解决问题。

    “你慢慢吃,我不奉陪了。”他拿起账单起身走人。

    何曦妍无奈的叹了口气。原本希望这顿饭可以好好的吃完,没想到……算了,反正很快就会有人过来递补他的位子。

    “真是麻烦你了,谢谢你的帮忙。”白宇静走过来坐下。

    她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很骄傲的说:“我只是来这吃饭,顺道帮忙。”

    “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你突然决定帮这个忙?”

    “突然想通了,硬拉着一个不爱我的男人,实在没什么意义。”

    “是吗?若不是对他也没有心动的感觉,你应该没办法这么轻易放手吧。”上次他们三个一起用餐,就发现何曦妍对自己那个高傲冷淡的弟弟一点兴趣也没有,也因此,才私下跑去找她。

    知道颜家的宴会她也出席了,想必知道那天发生什么事,导致弟弟当天晚上带了心上人回家,隔天却立即宣告分手。

    明白了来龙去脉后,她向何曦妍提出给她弟弟一些提示的要求,何曦妍并没有马上答应帮忙,直到昨天,才突然打电话给她,表明愿意当一次好人。

    事到如今,何曦妍也无意隐瞒。“没错,他又不给我机会,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他呢?只是,他的条件好到会让我前任男友竖起大拇指,为了给我前男友好看,当然如果能让他因此酸溜溜的打翻醋坛子,那就更好了,而且很巧合的是,他们还是学长学弟的关系,我才选择了白宇棠,追着他不放。”

    原来是这么回事!白宇静并不赞成她将婚姻视为报复的一种手段。“你不觉得这样子太任性了吗?婚姻是一辈子的事,不相爱的两个人必须携手白头到老,这是一生的悲哀。”

    “悲哀吗?我倒觉得未必,说不定我会因此找到幸福。”

    她无言了,人生原本就是一场赌局,别人认为错误的赌注,也许是最聪明的选择。盖棺论定,人生的输赢本来就是生命终了的那一刻才决定的。

    “白小姐,我也有一个问题。明知道白老爷子会反对,为什么你还想方设法的要让他们两个在一起?”

    “我希望我的弟弟可以拥有幸福。”

    “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存在着太大的差异,他们在一起不见得幸福。”

    “我相信相爱会让他们克服彼此之间的差距。”

    “你又没见过章家君,说不定她根本不懂得如何爱人。”

    “如何爱人是需要时间学习的,而且苦难可能会让两人分道扬镳,也可能会让两人的心更凝聚在一起。”

    何曦妍明白的点点头。“但愿章家君可以了解你的这份心意。”

    “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得到幸福。”

    “我也希望他们幸福,不要白费了我一番苦心。”这是她的真心话,因为自己感情之路不太顺遂,总是嫉妒那些自称相爱的男女,免不了会想要拆散他们,折磨他们一下,可是,有情人成为眷属依然是令人欢喜的事……不知何时,她也可以跟某人来个有情人终成眷属?

    下了公车,章家君没有踏上回家的路,而是走到公车亭的椅子上坐下。

    这几天她镇日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工作时发呆、吃饭时发呆、坐车时发呆、洗澡时发呆、躺在床上时发呆……问她想什么,她也不清楚,感觉整个人空荡荡的,好像失去了什么,自己却不知道。

    她明白必须打起精神,不可以再魂不守舍,可是,整个人就是懒洋洋的不听使唤,别说自己看不过去,周遭的人也受不了了,频频劝她休假,找个山明水秀的地方渡个假……

    渡假有用吗?如果渡假可以改善她的情况,她会干脆的把年假请完,然后找间民宿住下来,每天看看山、看看水,当个没有生产价值的废人。

    其实,她需要的是时间,人的心情总有高低起伏的时候,低潮会过去,过些日子她一定可以回复正常……

    “你跟我走。”白宇棠突然蹦了出来,抓住她的手,将一脸错愕的她从椅子上拉起来,走向停在路边的车子。

    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在这里?章家君又惊又慌的瞪着他。

    直到他将她塞进车子,帮她系上安全带,她才终于反应过来。“你要干么?”

    他关上副驾驶座的车门,绕过车头坐上驾驶座,简洁有力的说:“我们要找个地方结婚。“

    怔了一下,她随即冷静下来。这当然不是真的,可是他狂乱的样子却又令人不安。“你疯了吗?!”

    白宇棠发动车子往前奔驰。“对,我疯了。我要尽快将你变成我的女人,你就再也没有办法跟我划清界限。”

    “这是你逼我的。”

    “我、我哪有逼你?”

    他突然转动方向盘靠向路边,来个紧急刹车。“某个女人跟你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你就急着撇下我,这不是逼我抓你去结婚吗?”

    张着嘴半响,她呐呐的吐出话来,“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你说呢?”

    “除了何曦妍,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可是,她怎可能主动向你坦白。”

    “我如何得知并不重要,反倒是你,竟然为了这么可笑的理由推开我,这才令人生气!”对于何曦妍的动静,他没有兴趣研究,一心一意只想让她清楚他的怒气有多么大,越说越大声,越说越激动。

    “那怎么会是可笑的理由?”她的声音听起来一点把握也没有。当然,她不曾想过他会感谢自己的识相,不过她怎么也没料到他会如此生气,像那天颜家的宴会上,他明明很生气,但始终控制的很好,令她以为不管何时何地,他都可以将自己的情绪管理的很好。

    “我是谁有那么重要吗?难道因为我和天骏集团有关系,我对你来说就一点意义也没有吗?”他的声势一点缓和下来的迹象也没有。这个女人真的很欠扁,如果今天没有狠狠教训她一顿,以后家族的人一在她面前说几句,她就上演一次这样的戏码,那还得了。

    “……是我配不上你。”她根本是节节败退,无力招架了。

    “我不相信你对自己这么没信心,至少我对自己的眼光很有信心,否则,我也不会跨域所有的争战走到你身边。”在她掳人游戏之前,他们有有过三次相遇,他明明心动了,却始终没有采取行动。身为天骏集团未来的接班人,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走到她身边并非跨出脚步这么简单。

    “……我们之间的差距太遥远了。”她快说不出话来了,这个男人一句话就让她一直漠视的愧疚顿时涌上心头。她一心一意想着自己无法跨进他的世界,因此退缩,却没有反过来想,当他决定走到她身边时需要多大的勇气。

    略微一顿,他的声音转为低沉,“如果我们结婚,成为最亲密的家人,我们之间就没有距离了。”

    咽了咽口水,章家君颤抖的问:“你不会真的准备今天带我去结婚吧?”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我们只要找到一间教堂,有人愿意为我们证婚,我们就可以结婚了。”他认真的说。

    这会儿她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因为她知道他并非开玩笑。

    “当初我就说过了,我是以结婚为前提跟你谈恋爱,原本该一步一步慢慢走,是你太不安分了,三言两语就被人挑拨,逼得我只好将结婚的时间提前。”

    “……结婚如果没有通知爸妈,他们会跟我断绝往来。”

    “结婚只是先定下我们夫妻的名分,接下来还是会有盛大的婚礼,保证让我未来的岳父岳母满意。”

    “……这会不会太麻烦了?”

    白宇棠冷冷的对她挑起眉,像是在说——你有资格抱怨吗?

    好一会儿,他才语气带埋怨的道:“如果你不让我担心,事情就不会演变到这么麻烦的地步。”

    “……如果一开始你没有隐瞒身份,事情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奇怪,理亏的人明明是他,为什么会变成她呢?

    “我并没有隐瞒身份,只是没有特别介绍身家背景。”

    仔细想想,确实如此,可是她当然不能承认。“这还不是一样的意思。”

    “难道我应该逢人就臭屁的炫耀自己的家世吗?”

    “呃……当然不是。”她突然觉得自己很愚蠢。

    “如果你还不想结婚,那你发誓,以后不管任何人说什么,你都不会在擅自撇下我。”

    这根本是趁机敲诈!可是眼前的情势由不得她,不发誓,他真的会冲动的带她去结婚,那可就不好了……

    真是好笑,为什么她要任由他摆布呢?是啊,没道理,可是她却无力反击,也许,这就是爱上一个人必须付出的代价吧。

    撇了撇嘴,章家君举手发誓说,不管任何人说什么,绝对不会再自作主张的撇下他,否则罚她每天唱一首情歌给他听。唱歌对她来说是最痛苦的事,因为她是个音痴,这下子他应该满意了吧?

    没错,他满意了,开心的点头,不过,这不代表事情就此算了。“今天可以取消结婚计划,可是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你必须跟我去一个地方。”

    “你要到我去哪里?”

    “我在台中山上委托朋友经营一间民宿,虽是民宿,但真正的用意是方便我度假。我们去那里住几天,我家人很快就会得到消息。”

    他突然跑到山上度假,家族的人一定会关心查探,一问之下,就会得知他还带着她。家人都知道那里是他放松心情的地方,不喜欢别人打扰他,他会带着她,这就表示她对他的意义不同。

    “……我们两个单独去山上度假?”她心跳得很快。她一点准备都没有啊!

    白宇棠的眼神转为深情而炙热。“怕了吗?”

    “我……有什么好怕?我们……不过是一起上山呼吸新鲜空气……没错,山上的空气很好,有机会应该多呼吸一点……不是吗?”天啊,她到底在说什么?真是丢脸,结结巴巴就算了,竟然还语无伦次!

    “对,我们只是上山一起呼吸新鲜空气,可是看在我家人的眼中,他们会认为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接下来,应该就会有所行动。不过你放心,不管他们有什么反应,我都会守护你。”

    “……我们一定要去山上呼吸新鲜空气吗?”虽然她称得上勇敢,但是面对豺狼虎豹仍然需要多花一点时间准备。

    “我们去山上不只是为了呼吸新鲜的空气。”他靠过去,两人额头相抵。“要紧的是,我想跟你好好谈恋爱,享受没有人打扰的两人世界,就连皮皮也不行。”

    她害羞的红了脸。“皮皮好可怜,这阵子我都没有心情理它。”

    “我比皮皮更难过。”

    “我……什么东西都没带,还是改天吧。”

    “我们随便找一家百货公司就可以买齐所有的东西。”

    “不、不用了,我先回家收拾行李好了。”他陪她去百货公司,她怎么好意思买些私密的用品呢?这样会很尴尬。

    “不要。回家之后,说不定你这颗小脑袋瓜会胡思乱想,又不跟我走了。”他不客气的敲了下她的脑袋瓜。

    “我不会。”

    “我不想冒险。”他飞快的亲吻她的唇,坐直身子,开车上路。

    “霸道!”她虽然这么说嘴角却甜蜜的上扬,此刻终于明白母亲所言“当你全心全意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不会在乎他想绑住你,而是在乎他不想努力抓住你”的意思了。

    当他淡漠的说,即使在街上相遇,也会假装不认识她时,她的心快痛死了:如今他蛮不讲理的想抓住她,心瞬间充满欢喜……爱情,真的会让人变得很傻气!

    白宇棠在台中山上的民宿根本是饭店,至少在章家君眼中看来是如此。

    这里远比她想象的大上好几倍,而白宇棠专用的度假客房更是最大的一间——拥有两间卧室,最棒的是还有一个五坪大的露台,露台用木板铺设,可以躺在上面看满天星斗。

    “这里真是太棒了,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这么闪亮动人的星星了!”章家君赞叹的说。

    “星星再闪亮动人也比不上你。”他的目光一刻也离不开她,虽然她此刻近在眼前,可是他的心依然有一种不确定的感觉。

    她懊恼的转头一瞪。推了他一下。“你也躺下来看星星,不要一直盯着我。”

    闻言,他没有躺下,只是从盘腿而坐变成伸直双脚。“你真是小气!”

    “我本来就是一个很小气的人,你现在才知道吗?”

    “是啊,不过没关系,我会改掉你这个坏习惯。”他靠过去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以后你就是我的责任,我会用心调教你。”

    “瞧你说的好像我有一大堆坏习惯。”她没好气的撇嘴。

    “我也有一大堆坏习惯,以后调教我的责任就交给你了。”

    这下子她甜蜜蜜的笑了。

    “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什么时候吗?”

    “当然,在三月。我第一次掳人紧张死了。”

    白宇棠扬起一笑,道出他们真正的第一次相遇。“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去年十一月,一个下着大雨的午后。那天,你也像今天一样坐在公车的椅子上,不过当时怀里多了一只小猫咪。”

    章家君吓一跳的坐起身。那一天她记得,她吃过午饭后去了公园散步,却在公园一角落发现一只被遗弃的小猫咪。因为小猫咪伤痕累累,她觉得送它去动物医院,没想到突然下起大雨,只好暂时躲进公车亭,打电话联络老二送伞饼来。

    “第二次见到你,是在今年年初李允泽的生日派对结束后,你接到他的电话匆匆赶过来。那时看到你将他扔进车子里,我差点爆笑出来。”

    那一天她也记得,当她在电话的指示下赶过去的时候,是有注意到李允泽身边围了几个人,虽然将他们的面孔扫过一遍,可是没有一个认识,看过就立刻抛到脑后。

    “我第三次遇见你是我收邀到大学演讲,准备离开时,看到你拿着专业的单眼相机捕捉校园的一景一物,因为拍得太认真,你还不小心跌了一跤。”

    “那是因为踩到一颗石头……”她顿时明白了,怪不得她掳他时,他见到她的脸会怔了一下,好像曾经见过她。

    “第一次见到你,觉得你是个温柔的女人:第二次见到你,觉得你是个强悍的女人:第三次见到你,觉得你是个自由率性的女人。每一次,你都带给我不同的面貌,我总想着,你到底有多少面貌?没想到第四次见到,你给我更大的惊吓,竟然变成了‘绑匪’。”

    想起那一幕,她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李允泽是要整我。”

    “他本来就是个很孩子气的人,但经过这件事,以后应该不敢任性了。”李允泽事后还特地来电向他说明她掳人的缘由、向他道歉,结果被他念了一顿。

    这一刻她突然想起一件事。“你说对我一见钟情,难道是真的吗?”

    白宇棠不悦的挑眉。“我是那种会胡言乱语的人吗?”

    “这种事太不真实了。”

    “是啊,我一开始也认为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我又何尝相信?所以我努力想忽略那一刻的感觉,可是上天偏偏安排我们一次又一次的相遇,还给了我可以走进你的机会,我终于承认了,唯有心,不是人的理智可以控制的。”

    她真的没想到,原来他们有过这么一段机遇,她此刻更能体会他所言——他是跨越内心所有的争战走到她身边。

    “如果没有遇到我,对你是不是比较好?”虽然她努力将白家人抛到脑后,可是太难了,因为他们是摆在眼前无法逃避的高山。

    他很认真的想了想,反过来问她,“因为你,我多了一点人情味,不再那么计较利益得失,你认为这样好吗?”

    当然好,不过,她比较好奇的是……“你真的很没有人情味吗?”

    “我确实缺少人情味,不管遇到什么人、什么事,绝少在心情上有喜怒哀乐的变化,这是白家人共同的标签,我也从来不觉得不好。”他伸手将颊边的发丝拨到耳后。“而你正好相反,你的喜怒哀乐很直接,老实说,我很羡慕你。”

    “虽然老爸希望我内敛沉着,可是章家几乎已经是女人的天下了,姐妹们凑在一起就叽叽喳喳,在这样的环境下,实在很难隐瞒自己的心情。”她比起三个妹妹已经算不错了。

    “我可以想象那个画面,你家人聚在一起必定很热闹愉快。”反观白家,虽然每一次聚会至少有一、二十人,出席场面绝对称得上“热闹”,不过那种勾心斗角的气氛很难教人产生愉快的心情。

    “是啊,你可能会不习惯哦。”

    “有你在我身边,我会慢慢适应。”

    “可是,我有可能永远达不到你家的标准,适应不了你的家庭。”单是从何曦妍李允泽那对已成过去式的男女朋友所释放出来的讯息,不难知道白家的人有多难相处,至少对她这个没有背景的人而言会是如此。

    “你可以试着跟他们和平相处,但用不着适应他们。”

    “那我就放心了。”

    白宇棠伸手将她搂进怀里。“我说过了,不用担心,我会守护你。”

    她相信的点了点头,这个男人可是经历了争战才走到她身边,她对他的心意在也没有怀疑了。

    章家君手握数位单眼相机,镜头里是坐在石头上、两脚泡在溪水中的白宇棠。昨天在百货公司采买上山度假的用品,他突然说要买相机,当时她不明白,只想若她记得将相机带在身边,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拍照了,真没想到,这台相机竟然是为她买的……这个男人是不是太宠她了?

    他明明是个大男人,而且高傲又臭屁,可是,他却比她还细心。

    将相机挂在胸前,她走到另一颗石头坐下,也将两脚泡进清凉的溪水中。“这里太棒了,如果可以一直住下来,那就太幸福了!”

    “我们没办法在这定居,不过我可以答应你,每个月至少来这里一次。”

    她害羞的红了脸。“我又不是你老婆。”

    “如果不是你紧张得半死,昨天我们已经找了一间教堂举行婚礼。”

    “结婚可是一辈子的事,我要得到家人的祝福。”她调皮的举起右脚往水中踩,溅起水花,喷了两人一身,他略微狼狈的样子逗得她咯咯的笑。

    “我们一定会得到家人的祝福。”

    也许吧,可是,需要多久的时间?一年?十年?还是一辈子?她不至于天真到一点常识都没有,若白家人认定她不够格进门,不管她多么努力,他们都不会真心接纳她、为她打开心扉……虽是如此,她还是希望自己可以突破他们的心房。

    “说说你的家人吧。”

    “我家人没什么值得一提,他们最擅长的就是为自己争取利益,而唯一的例外是我姐姐,她早就搬到外面独立生活,平时很少有机会见她一面。”

    “这么说,我完全没有方法对付你的家人。”

    “你真正要对付的只有我爷爷,他老人家说好,没有一个人敢说不好,毕竟目前天骏集团的大权还握在他老人家手上。”

    早在十年前,父亲就应该接下爷爷的棒子,可是长子不代表最优秀,而且母亲又比较强势,爷爷担心权利最后落入母亲手中,迟迟不肯交棒,期待他能取而代之,直到这两年终于肯定他可以接下棒子,才宣告他的接班人身份,如今只等他定下终身大事,就可以正式接棒。

    虽然有他接棒的态势大概定下来了,可是爷爷身体健康,大权还紧握在手,何况他的婚姻大事始终没有确定,白家人都明白他这个老是不安排理出牌的人可能会在这件事情上栽了跟头,断了自己的江山,因此他那些堂弟们还是专心一意围在爷爷身边拍马屁。

    闻言,她担忧的蹙眉。“若是你爷爷无法接受我,这会不会影响你的未来?”

    “你不用担心,我不至于因此被踢出白家。”

    这次换他抬起右脚往水中一踩,泼起水花,喷了两人一身,可是她笑不出来,她不想成为他的“扫把星”。

    “你不要闹了,如果我因此阻挡你的前程,那怎么办?”她终于明白何曦妍为何呛她,她在白爷爷的眼中连补考的机会都没有,想必何曦妍很清楚白家的情况,知道白爷爷可以左右白宇棠的未来。

    他轻轻跳下石头,接着伸手拉她一把,两人踏着溪水走到树下坐着。

    “你害怕饿肚子吗?”

    “我有工作能力,绝对不会饿肚子。”

    “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怕将来有一天你会后悔。”她明白他会做的选择,可她担心……

    “你对我就这么没有信心吗?”他故作不悦的举起右手,在她的额上狠狠的弹了下。“难道没有白家这个大靠山,我就没办法靠自己的本领生存下来吗?”

    吃痛的低呼出声,她委屈的捂住额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我能够坐上今日的位置,除了家族的因素,更重要的是我本身具备的能力。倒是你比较令人担心,如果我的家人找上你,给你施压,你会转身落跑吗?”

    章家君懊恼的一瞪。“我不是已经发过誓了吗?”

    “白纸黑字的契约都可以反悔,发誓也没什么大不了。”她可以坚持一个月、两个月,或者一年、两年,可是他们如愿结婚之后,白家人八成还是会不停的想逼走她,她有办法一直不退缩吗?

    "如果不相信,你干嘛要我发誓?”

    “有总比没有好啊。”

    她好笑的白了他一眼。“我可是很认真看待自己的誓言!”

    白宇棠将她双手包裹在两掌之间,神情转为严肃。“只要你露出一点退缩的迹象,我家的人更会吃定你。面对他们,不但不可以害怕,还要摆出强悍的姿态。”

    她故作轻松的挑了挑眉。“你要我当打不死的蟑螂吗?”

    “没错,你就是要当打不死的蟑螂。”

    “那也太恶心了吧!”她做了一个鬼脸。

    还有心情开玩笑?这个女人真是让他忍不住皱眉。“我是很认真的,我家的人吃硬不吃软,对他们来说,唯有弱者才会放低姿态。”

    这倒是事实,除非不长脑子,否则弱者干嘛跟人家逞强?幸好从小到大,她从来不是个弱者,这还必须感谢老爸对她的教导。

    “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家境贫乏并不代表就比较柔弱谦逊。我本来就是个很强悍的人,就算全身颤抖快吓死了,我还是会站的又直又挺,绝对不会让人家看出我有一丝丝的害怕。”她突然伸手袭击他的腰部。“当初我在大庭广众下拿瑞士刀威胁你的时候,你看得出我在害怕吗?”

    是啊,回想当初她掳人的架势,明明手在颤抖,却毫不退缩的面对他。仔细一想,这不正是吸引他走向她的主因吗?若她是个一摔就破的玻璃娃娃,再美,他也不过多看一眼,不会挑起他征服的欲望。

    “当时你手上真的握着瑞士刀吗?”

    “对啊,虽然是不是假的,但也不能拿着一把玩具刀吧,而瑞士刀在收纳起来的状态下算得上安全。”

    “我还真是太小看你了。”他捏了捏她的鼻子。“无论如何,你务必答应我一件事,遇到困难,不要独自面对,我说要守护你,是跟生命一样重要的承诺。”

    “我的誓言也是跟生命一样重要。”

    稍稍松了口气,他伸手将她搂进怀里,两人静静的享受这午后的宁静时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掳到财神夫最新章节 | 掳到财神夫全文阅读 | 掳到财神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