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掳到财神夫 > 第六章

掳到财神夫 第六章

作者 : 艾佟
    @章家君向佣人要了一杯香槟,走到角落最不引人注意的座位坐下。

    颜家的宴会是在外面的草坪举行,餐点采自助式,不过,大部分的男士都进入屋内的起居室,起居室的阳台正对草坪,因此从这里可以看到起居室的动静,他们大概在讨论商场上的事情,气氛非常热络。

    虽然她很想立刻从这个宴会上消失,可今晚她是李允泽的女伴,他没有离开,她当然不便说一句拜拜就走人。

    真是的,她到底来这里干么?她就像是个被放在大人世界的小孩子,人家谈话的内容她完全无法融入,而她身上鹅黄色蛋糕裙洋装跟大伙一比寒酸得可怜,教她不禁后悔,不该坚持穿自己的衣服的,若穿上白宇棠送她的小礼服,说不定她反而自在一点……总之,这里根本不属于她!

    这时,何曦妍走了过来,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你到底是什么心态?”

    “嗄?”这种没头没脑的问题真是教人傻眼。

    “既打算跟白宇棠在一起,又跟李允泽搞在一块,你会不会太贪心了?”

    “这是我的事,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真的好想尖叫,这种莫名其妙的“劈腿”状况,难道是她自愿的吗?如果事先问清楚,知道他们俩参加的是同一场宴会,那她根本不会在这里。

    “你应该感觉到自己在这地方有多么格格不入吧,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那又如何?”章家君骄傲的抬起下巴,即使恨不得挖个地洞当土拨鼠,也不能在这种人面前低头。“这还是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何曦妍招手向佣人要了一杯香槟,轻轻摇了一下杯身,品尝了一口,不疾不徐的进入重点,“你对白宇棠了解多少?”

    “我没必要向你报告。”

    “你应该听过天骏集团吧?天骏集团旗下有饭店、度假村、航运、物流和营销,是准备踏入社会的新鲜人梦想进入的集团——”

    “你到底想说什么?”她明白打断别人说话很没礼貌,可是这个女人的废话太多了,啰嗦的全是她不感兴趣的东西,她实在很难保有耐性。

    手一摊,何曦妍爽快的进入主题,“天骏集团正是白氏家族所有,而白宇棠则是未来的接班人。”

    了不起,真是太了不起……原来,两人之间的差距这么大,这让她再也没办法抬头挺胸的说出一句话。

    虽然从白宇棠的言行举止来看,她多少猜得到他家境富裕,可是却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有钱人也有分等级,“十万”和“十亿”并非一字之差,而是截然不同的层次……是啊,平凡的人看不到那样的差距,又怎么会想到他家世如此雄厚?他们两个不只是差很大,根本是天壤之别。

    何曦妍显然很高兴看到她深受打击的样子,唇角高高的翘起。“我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你完全不知道他的底细。”

    振作一点,她可以抱着需要安慰的人痛哭,但绝不可以在这让人想揍一拳的女人面前示弱。“我从来不认为这种事有那么重要。”

    “穷人家的孩子不在意对方是属于哪一个层级的有钱人,只担心对方的口袋没有令自己羡慕的Money,不过,有钱人家正好相反,白家可是非常在意身份的。”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想用胶带贴住一个人的嘴巴。这个女人明明长得很漂亮,怎么铜臭味那么重呢?“谢谢你的警告,我记住了。”

    “你在白爷爷眼中连补考的机会都没有,如果不想让别人瞧不起你,搞得自己遍体鳞伤,还是早早放弃,白宇棠绝对不是你可以招惹的男人。”

    “我的未来不需要别人干涉,而且还是个陌生人。”

    “陌生人”三个字如同鞭子一样狠狠抽痛何曦妍的心,令她憋闷得快抓狂了。“因为你,我放弃了李允泽,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认输。”

    怔了下,章家君困惑的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李允泽是我大学时的学长,我们曾经是一对令人艳羡的情侣。”

    这还真是令人惊讶,没想到这个女人竟是李允泽的前任女友,不过,她对于自己为何卷入他们之间还是深感不解。“那根我有什么关系?”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两个也不会分手。”他也不会甩了她!

    “那真是抱歉,可是,我还是不明白。”

    “不明白也无所谓,你不见得想知道真相。”

    章家君差点脱口爆出脏话。这女人未免太可笑了,既然她不见得想知道真相,那又何必跟她废话这些呢?好啊,无所谓,她本来就不是个好奇心旺盛的人,真相是什么都无所谓。

    “你只要知道,我一定会把白宇棠从你手中抢过来。”何曦妍带着女王般的自信抛出战帖。

    这个女人当她们现在是在拍卖会上抢标吗?她冷笑道:“他又不是物品。”

    “不用跟我耍嘴皮子,既然已经接到我下的战帖,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好好用脑子评估一下,如何让自己不要头破血流的离开战场。”

    “真是受宠若惊,你竟然会担心我这个陌生人头破血流。”

    “同样是女人,我当然不希望你把自己搞得太难看。”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你还是担心自己吧,期望和结果往往正好相反。”

    “好啊,我拭目以待。”何曦妍带着香槟起身,走向另一边的友人。

    她一走,章家君强撑的自信顿时消失殆尽。今天真是糟透了,谎言被拆穿,白宇棠变成集团的贵公子,她莫名其妙成为某对情侣分手的原因,接到了一张根本无力回击的战帖……这里果然不是她应该待的地方。

    伸手招来佣人,她换了一杯红酒喝,一口气干了,再来一杯……如果可以把自己灌醉,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心情不佳的时候,能灌醉自己当然是件好事,因为可以抛掉烦恼,可是酒真的不能喝太多,否则还没有乱来,就先头痛死了……

    两眼瞪大,章家君失控的尖叫,“这是哪里?”

    这是黑白世界,触目所及不是黑,就是白,却诉说着高贵,但她可以肯定这里是某人的房间,因为她正坐在一张超大尺寸的床上,可是,她大脑搜寻不到一丁点的印象。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冷静下来,她记得她陪李允泽参加颜爷爷的寿宴,没想到会遇到白宇棠和何曦妍,然后白宇棠将她拉到隐秘的角落,生气的吻她,没多久他们一前一后回到众人面前,可是各种揣测已经悄悄的迅速流窜。

    她没有时间在乎那些人说了什么,因为她随即陪李允泽向颜爷爷和李家几位长辈打招呼,过了一会儿他丢下她,跟长辈们进入屋内的起居室。接下来是何曦妍,说了一大堆她不想听的话,搞得她心情糟透了,害她只想一醉解千愁……

    然后呢?

    她懊恼的抓着头,忍不住再一次尖叫。怎么连半点记忆都没有呢?她一喝醉酒睡觉,妈妈夸她酒品好,爸爸说她太没用,被人家卖了也不知道……难道真的被爸爸说中了,当她醉得不省人事的时候被卖了吗?

    别慌,李允泽再怎么讨厌她,也不至于把她卖了,而且她是跟着他出门,她不见,她的家人可是会找他要人,这会儿她肯定待在某个安全的地方……

    “我还以为天塌了你会很沉着,没想到你也会尖叫。”

    门口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她转头一看,不知何时出现的白宇棠轻松惬意的倚在房门口。

    惊骇的瞪着他,章家君直觉的拉起被子遮住身体。“你……你……”思绪太慌乱了,她半晌挤不出完整的一句话。

    “昨晚发生的事你完全都忘了吗?”

    “我喝了酒,然后……然后……”

    “然后喝醉了,睡着了,睡得连天摇地动都没有反应,这种情况下送你回家实在不方便,于是我自作主张将你带来我的住处。”

    “这里是你的住处……”话未说完,突然再次失控尖叫,因为无意间摸到身上的衣服,发现不是昨晚的洋装。也就是说,他脱了她的衣服?!“你……你……”

    “你吐了一身,我只好帮你换衣服。”

    “你怎么可以帮我换衣服?”她激动得尾音急促上扬。

    他对她的反应感到好笑。“不换衣服,难道放着你发酸发臭吗?”

    “不是,可是,你……”一想到全身被他看光光了,她就好想变成烤架上的干鱿鱼,全身卷起来,真是太难为情了!

    “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换做是你,不也会如此吗?”

    “……”她一句话都挤不出来。没错,如果今天他们的情况对调,再害羞,她还是会帮他换衣服。

    “无话可说了?”

    “……不要期望我会感谢你。”

    “你真正应该感谢的是米婶,而不是我。”略微一顿,他一副忘了告诉她的补充道:“动手帮你换衣服的是米婶,她是负责帮我料理三餐的帮佣。”

    经过三秒钟,她才将收到的讯息消化完毕。照理说她第一个反应应该是松了口气,可是,她却气到恨不得砸人,如果手上又可以攻击人的物品……他是故意的,看到她又急又羞,很好玩吗?

    “我没有亲自动手帮你换衣服,你很失望吗?”

    “你最好闭上嘴巴,失控抓狂的女人是很可怕的!”章家君生气的拉开被子跳下床,这才发现身上穿的是黑色丝质连身短睡衣。毫无疑问,这不是他的睡衣,应该跟那位米婶也没有关系,那这是谁的睡衣?

    站直身子,他将双手插在运动外套的口袋里,眼神转为深沉。“我就知道你穿黑色特别性感。”

    “……我最讨厌黑色了。”可恶!她身上这件睡衣的主人到底是谁?

    “这就是你不愿意穿上那件礼服的原因吗?”他仍然耿耿于怀。

    “……我又没有陪你参加宴会,不方便穿那件礼服。”

    “礼服已经送给你了,我就不可能回收。”

    “那件礼服不适合我。”

    “这个问题我们之后再讨论。早餐十五分钟后准备好,我想十五分钟应该够你简单冲个热水澡……你应该想冲个澡,梳洗一下吧?米婶准备了一套全新的盥洗用品,还有一套衬衫牛仔裤,那是我姊姊留在这里的衣服,她不会介意借给你,东西都已经放进房间的浴室了。”

    他姊姊的衣服?!这么说,她身上的睡衣也是吗?章家君突然松了口气。原来不是他带女人回来家里过夜,因而留在这里的衣服。

    见她还站在原地发呆,白宇棠开玩笑道:“对了,超过二十分钟等不到人,我会以为你在浴室晕倒了,直接撞开浴室的门冲进去哦。”他的话刚刚落下,就见她立即冲进浴室,他见状不禁哈哈大笑。

    昨天的不愉快此刻消失一大半,因为她就在他的屋子,在他的世界里。

    章家君猜想白宇棠的姊姊一定很喜欢黑色,因为不仅睡衣是黑色,此刻她身上的亲衫和牛仔裤也是黑色,而令她最不自在的颜色正是黑色,不是因为太暗沉了,而是黑色在她身上更能突显她的女人味。

    稍微收拾了一下客房,她来到饭厅,看到白宇棠正用托盘端着早餐走到紧临的饭厅的观景台。观景台很大,周边种满了盆栽植物,虽没有万紫千红,却教人眼花缭乱,在这用餐可以说是一件悦目又赏心的事。

    观景台上摆的是户外的休闲桌椅,八角形的桌子和两张三人座的长椅,柚木材质,看起来很轻松惬意。

    各式各样的餐点摆在中间,两边座位前方摆上他们各自的刀叉餐盘。

    他们面对面而坐,白宇棠先为她的餐盘布好餐点,再为自己的添上早上必吃的水果优格沙拉。“米婶今天正好休假,而我的厨艺只能做沙拉、煎培根、火腿、黄金土司,你将就一点吧。”

    “这些真的都是你做的?”她有点讶异。君子远庖厨,何况他还是个大男人,厨房那种地方应该是可以闪多远就多远吧。

    “我认为过度依赖别人不是件好事,所以虽然觉得厨房那种地方不适合我,但厨艺多多少少还是学了点,免得哪天饿死。”

    “没有钱才会饿死,不下厨是不会饿死的。”

    他挑了挑眉,取笑道:“看样子,你的厨艺一定糟透了。”

    “还不至于糟透啦。”有个专职的家庭主妇妈妈,孩子若不是对这方面有兴趣的话,厨艺是不可能上得了台面。

    “糟透了也没关系,我绝对不会让你饿死。”

    这话怎么听起来有那么点夫妻的味道?她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没有你,我也不会饿死……我可以吃了吗?我要开动了。”她连忙低头专心吃早餐。

    虽然这里的用餐环境很适合让她当个贵族,可她今天吃得特别急,因为对面的男人紧盯着她不放,还有方才他那令人不知所措的话……他对她,好像很认真……不,不是好像,而是真的很认真。

    其实,她早就感觉到他的真心,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如今承认也没用,他们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没有话对我说吗?”他突然出声问。

    “嗄?”章家君猛然抬头看他。

    白宇棠倾身靠过去,语气变得咄咄逼人,“昨天晚上你是因为李允泽的关系才会参加宴会,不是吗?”

    “……对,那又如何?”她抬起下巴回瞪他,与其说谎,还不如坦白以对,想想,她又没做错事,为什么要畏缩闪躲呢?

    “我很不开心,难道你没有任何解释吗?”

    “你要我解释什么?我不能陪朋友参加宴会吗?”

    “昨天晚上你应该站在我身边,而不是站在他身边。”

    “他的手脚比你还快,我先答应他,当然是站在他身边。”她又不能爽约,那不符合她的做人原则。

    “为什么答应陪他参加宴会?”

    “为什么不答应?你没听过‘远亲不如近邻’吗?左邻右舍要互相帮助,今天他有求于我,明天说不定换我有求于他,不过是参加宴会,有得吃又有得玩,何乐而不为呢?”

    “你陪他参加宴会,难道不怕颜爷爷误会你们的关系?”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们两个不对盘……奇怪,你管那么多干么?这跟你没有关系吧?”真是的,她何必跟他解释呢?他误会还是生气,全部由着他。

    白宇棠不悦的皱着眉,非常不喜欢她老是在他们之间划上一条界线,说好听叫尊重他们是独立的个体,可事实上,是借此强调他们是没有关系的两个人。

    “我是你男朋友,你跟其他的男人过往甚密,怎么会跟我没有关系?”

    “男朋友”吗?章家君不禁在内心自嘲的苦笑了下。

    尽避昨天她在何曦妍面前信心满满,好像没有受到影响的样子,可是心里很清楚,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过遥远了,这个男人绝不可能属于她。

    她不在乎是否会头破血流的离开战场,可惜的是,她根本连上战场的资格都没有。

    早在一开始,这就只是一个恋爱游戏,游戏总会结束,只是结束的方式不在她的预期之中,无所谓,戏落幕了就是落幕了,不过是会有点感伤和失落罢了……这一刻她终于看清自己的心,不知何时,已经被他占据了,烙下他的印记。

    当初若不要和他开始这个恋爱游戏,今日就不用面对这样的伤心,可是她不后悔,这是一段美好的记忆。

    “你的闹剧是不是应该结束了?”她勉强维持平静的开口,要划清界线。

    这会儿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什么闹剧?”

    “你跟我这个平凡的女孩子谈恋爱,不是一场闹剧,那是什么?”

    白宇棠紧抿着双唇,额上青筋暴跳,看得出他正在压抑满腔的怒火。半晌,他终于挤出话,“到现在,你还是认为我不是认真的?”

    “是啊,我又不是多了不起的女人,值得你对我认真。”

    “你对自己就这么没信心吗?”

    “我不是对自己没信心,而是突然发现你对我来说有多陌生。”她竟完全不知道他是大集团的继承人。

    “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完全听不懂。

    “昨天晚上,你站在那些高贵华丽的人当中,看起来如此从容自在,没有一丝别扭,没有任何的格格不入,而我,连缩在角落都觉得浑身不对劲,感觉自己像是不小心误入宫廷宴会的平民。”她自嘲的一笑。“如果我们的恋爱是认真的,你对我而言,不应该如此遥不可及。”

    “你真的感觉不到我的心意吗?”

    “……对,我感觉不到。”感觉得到跟感觉不到,有差别吗?反正他们并不适合。

    “你这个女人真没有良心。”他生气的起身走进屋内,同时丢下一句话,“我送你回家。”

    他们结束了,这次真的结束了……这不是很好吗?可是,她的心为什么会如此疼痛,痛到好像快窒息。结束了,不过是回到最初的原点,为什么她会如此难受?若是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向他说再见,是不是会更好?

    她真是个傻子,不管用什么方式道别,从此再也不见就是再也不见,心,并不会因此就不痛了。

    算了,再痛也会成为过去,时间会让每一个在乎都变得云淡风轻,让每一个痛都变成值得回味的记忆。

    从白宇棠的住处回来后,章家君就动也不动的躺在床上,脑海不断浮现白宇棠那张冷傲的面孔,心,还在痛着。

    虽然清楚嫁给金龟婿不见得幸福,毕竟价值观的差距过大难免产生冲突,可是听到有人为了门不当户不对而分手,还是觉得可笑,都什么时代了,竟然还跳不出那种迂腐的门户之见……是啊,若非她在那种情况下得知白宇棠的身份,也许会抱持相同的看法,跟他继续谈恋爱。

    叩叩叩!章家乐打开房门,将头探进房内。“大姊,李大哥来了。”

    “叫他滚回家,别再来烦我了!”如果不是他,她就不会知道白宇棠的真实身份,他们还可以继续谈恋爱……

    她在骗谁?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慢个几天就会比较好吗?好吧,她承认她是因为心情不好而迁怒李允泽,谁教他挑这个时候找上门。

    “他说你们住在同一条街上,就算你嫁人了,总有一天也会狭路相逢,今天不说,明天还是要说,干脆早早说清楚比较好。”

    “莫名其妙,我们两个有什么话好说?!”

    章家乐终于等到机会八卦,飞快钻进房内,爬到床尾坐下。“我也好奇死了,你们两个除了互看不顺眼外,过去根本没有交集,直到昨天晚上一起参加宴会,然后因为你喝醉酒不得不在李大哥外公家过了一夜。”

    原来李允泽帮她找了借口,家人才没有追问她昨晚的行踪。

    “大姊,你们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啊?”

    坐起身,她没好气的送给妹妹一个大白眼。“我一喝醉酒就呼呼大睡,能够发生什么事?”

    “对呴,你的酒品超好,喝完酒就睡觉,那李大哥到底要跟你说什么?”

    “你不会问他吗?”

    “我怎么好意思问?八卦也要看对象,我们又不是熟到什么都可以聊。”章家乐扯了下被子。“大姊,你去问他到底要说什么啦。”

    “我没兴趣知道他要说什么。”

    厚!实在受不了她!“你就不能有点好奇心吗?”

    她又忍不住想翻白眼了。“我们又没关系,干么要对他有好奇心?”

    “呃……这么说也对啦。”

    章家君往后一倒又躺下来,下一刻她却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又坐起来。“你叫他去外面那家咖啡厅等我好了。”

    “你有好奇心了吗?”章家乐充满期待的两眼发亮。

    “不是,我有事情要问他。”她拉开被子跳下床。差点就忘了,昨天晚上她是跟他出门,喝醉酒理当由他负责送她回家,可是她却跑到白宇棠那里,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好歹要给个交代吧!

    “你要问他什么?”

    她毫不客气的往那颗好奇的脑袋瓜敲下去。“啰嗦,赶快出去传话。”

    “好痛哦,问一下也不行……知道了,我现在就出去传话,回来记得详细向我报告……好了啦,不要再瞪了,没看到我已经在移动脚步了吗……”

    章家乐虽然人已经出了房间,声音却还是喋喋不休的传进来。章家君好笑的摇摇头,同时拿了一套运动服走出房间,进了浴室刷牙洗脸,整理服装仪容。

    半个小时后,当她小跑步来到咖啡厅,李允泽已经帮她点好咖啡,待她出现,服务生便立刻送了过来。

    她喝了口咖啡,他就迫不及待的问:“你和学长真的在谈恋爱吗?”

    “我没有必要向你报告。”

    这个女人真是令人生气!“我关心你也不行吗?”

    “不用了,我只想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你将我丢给白宇棠?”

    “他说他是你男朋友,坚持带你离开,我可以拒绝吗?”

    昨晚他真是闷爆了,尤其听学长讽刺的说:“若非某人开玩笑玩了一个幼稚的掳人游戏,给我机会,我们也不可能成为恋人,我真应该当面跟这个某人说一声谢谢。”接着,眼睁睁的看着学长将她带上车,他差点失控的狂叫。

    真的是他一手促成他们的吗?昨天一整夜,这个问题不停的在脑海中徘徊,他越想越郁闷,终于正视何曦妍摊在他面前的事实——他喜欢这个强悍的女人。

    自从第一眼,她没有像住同条街上的其他人对他扬起笑容,他就在她身上做了一个记号,从此,目光就不自觉的绕着她打转。她不像其他女孩子会讨好他,看他总是一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样子,终于逼得他找她摊牌,两人之间的对立也随之白热化,更让他将整个心思放在她身上。

    原来,他不知不觉将喜欢的种子埋下,却浑然不觉,还误以为自己讨厌她。他女朋友一个换过一个,每一个都刻意带回家,巴望能在路上遇到她,向她炫耀,也许是希望她吃味好证明自己在她心中有所不同吧。结果心思已经被亲近的人看穿,他却还没搞清楚状况。

    老实说,这种心情很闷,也许一辈子都不要察觉到自己的心意好比较好……

    章家君看着李允泽摇了摇头,不敢相信他是这么没有常识的人。“不管是谁,你都不应该在那种情况下将我交给对方,万一他欺骗你,我因此出了意外,你怎么赔偿我的损失?”

    他闻言一惊。“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没有,我只是假设!”

    “那就好,我很清楚学长的为人,才会放心将你交给他。”

    “难道你没有听过邻家大哥哥突然变成**这种社会新闻吗?这年头最不能相信的就是人,无中可以生有,甲可以变成乙,这都是人的杰作。”这个男人怎么比她还要单纯?

    “别开玩笑了,学长遇到女人才不会从邻家大哥哥变成**,反倒是女人遇到学长很有可能会从淑女变成妖妇……你干么瞪我?这是事实啊。”他很无辜的撇撇嘴。

    瞪了他一会儿,她重重叹了口气,“你这个人真的是让我无言以对!”

    “事实如此啊。”李允泽越说越小声。学长在大学时代就是风云人物,会读书又聪明能干,更重要的是家世背景雄厚,女孩子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一个个体内属于妖妇的潜能都被挖掘了出来。

    可是,从来没有看到学长为哪一个女孩子停下脚步,正视过谁,以至于学校里流传过这么一则笑话——白宇棠有断袖之癖。

    其实大家都不知道,学长的结婚对象必须得到白爷爷的认可,因此学长在感情方面特别慎重,正因为如此,他当初选学长当目标,要章家君玩掳人游戏,根本没有想到他们之间有发展的可能性,可是意外就是发生在人没有预期的情况下,两人竟然因此凑在一起。

    他和学长若是真的成为情敌,他绝对不是学长的对手。

    想这么多也没用,干脆……他做了个深呼吸,表情变得有些羞赧。“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可以告诉我,你和学长真的在谈恋爱吗?”

    吓!这个男人干么突然丢出威力这么惊人的炸弹?“……我见鬼了吗?”

    “现在是大白天,我很认真!”

    “……你别闹了哦,今天可不是四月一日愚人节。”她很庆幸他还是平时那副德性,否则她真的会以为见鬼了,吓得晕过去。

    “你这个女人真的很令人丧气,我是认真的,万分认真!”

    “我知道你这个人说话不太负责,可是有些话不可以随便乱说。”

    “我说话哪有不负责任?”

    “……你这个人说话不是一向很随便的吗?”严格说起来,他们两个并没有深交,她根本没有资格评论他,只是印象中,他就是一个很花心很随便的男人。

    “我看起来很随便,并不代表我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是吗?”不是相由心生吗?

    “我是认真的,你能不能正视我的问题?”

    怔了半晌,她唇角抽动了下。“难道今天是农历四月一日吗?”

    “你这个人就是这样子,只要把对方划分到不同的世界,你就会漠视对方的真心!”李允泽的口气突然变得很严厉。

    你这个女人真没有良心。

    白宇棠心灰意冷的批评猛然跳进脑海里,她第一次认真的审视自己。是啊,只要将对方划分到不同的世界,她就不会正视对方,当然也看不到对方的真心。

    而早在一开始,虽然还不知道白宇棠的底细,但是从他的一言一行展现出来的气魄,她就自动将他划到不同的世界,因此漠视他的真心,不愿意相信这个男人对她一见钟情。

    “你是个很残忍的人,就算是不同世界的人,也是有真心的。”

    “我会当今天是四月一日愚人节。”不管他对她的心意是什么,她只想当他是邻居那个臭屁的男人,否则她会不知道今后该怎么面对他。

    “直接说不喜欢我就好了,干么硬要说今天是四月一日愚人节?”

    “……你这个人真的是让我无言以对。”

    “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呢?漠视和拒绝是两回事。”

    是啊,漠视和拒绝是两回事,可是对她来说,漠视为她带来的伤害,远低于拒绝。

    顿了下,李允泽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算了,你还是继续当今天是愚人节好了。”

    章家君忍俊不住噗嗤一笑。“你这个人怎么反反覆覆的?”

    “我还不是为你着想,对你来说,今天是愚人节可能比较好吧。”

    没错,她很难想象他喜欢自己……这是她第一次发现,这个男人很体贴。

    “你至少回答我这个问题,你和学长现在真的在谈恋爱吗?”话题回到原点,李允泽不死心的又问。至少,他要知道这个答案。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这个人还真是死缠不放!”

    “你有问题没有得到答案,不会很难过吗?”

    “我无所谓啊。”

    “我求知欲旺盛,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会一直摆在心上,整晚无法入睡。”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她忍不住多看他一眼。今天他的黑眼圈很深,眼皮有一点浮肿,难道真是一夜无眠?“我们两个是不是在谈恋爱有那么重要吗?”

    “如果我是输给学长,我心里会比较舒坦。”

    顿了一下,她决定好心的回答他,“我们两个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这是为什么?”李允泽不禁一愣。怎么才得知他们在一起,两人就结束了?

    “结束就是结束了,不管是什么理由,都没有意义了。”

    “因为你发现他是天骏集团的接班人吗?”

    章家君怔住了。这个家伙怎么会这么了解她?

    他嘲弄的勾唇一笑。“我还以为你很不屑门当户对这种势利主义。”

    “……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她一口气喝完剩下的咖啡,站起身挥手走人。“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要回去了。”

    “我都还没说没有其他的事,干么跑得这么快?怕我知道真相,会跑去向学长打小报告吗?别傻了,我怎么可能这么好心成全你们?难道你以为我真的不在乎吗?我不是不在乎,只是觉得用原来的态度面对你比较好……”说着说着,李允泽的话声渐渐变成喃喃自语,再渐渐变成自我哀悼。

    终于看清自己的心意,心上人的心却已经落在别人身上,真是悲哀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掳到财神夫最新章节 | 掳到财神夫全文阅读 | 掳到财神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