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次约定 第七章

作者 : 楼采凝

吃过面后,裘韦林坐在沙发上直望着在小厨房来回忙碌的小身影,指尖在把手上轻轻敲着。

不久她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瓶养乐多,「对不起,还是没有饮料也来不及买水果,刚刚应该先买了再回来。」

「没关系,这好喝。」他接过手。

「还有这个。」她将一盘白色巧克力放在他的面前,「这是我自己做的,叫『白**焰』,吃吃看。」

他立刻拿一块塞进口中,「嗯……不甜不腻、入口即化,很不一样的感觉,今天是情人节吗?怎么想到要做巧克力?」

「不是,只是我喜欢做,偶尔做一些自己品尝。」她甜甜一笑。

「那幸好-吃不胖。」他跟着笑了,「坐。」

可晴坐下,有点儿局促地说:「我们是不是该回公司了?」

「-真打算加班通宵?!」现在他真搞不懂她是爱他还是怕他,「我希望-能拿出白天对章玲的勇气来。」

说起章玲,可晴忍不住问:「是我让你们起了争执,你不埋怨我?」

「不会,因为我早就对她感到不耐了,-赶走她正好。」他颦紧额头,表现出他霸气与倨傲的一面。

「这是不是被你玩腻的结果?」她紧张地问。

「被玩腻?!-是担心自己步上她的后尘?」他出其不意地掬起她的下巴,半-的眼中亮着一抹唯他能懂的嘲弄。

「不,应该说,我已经身受过了。」

「既然答应了-我的约定,为什么还这么不信任我?」她半退缩的表现让他不悦。

可晴抿紧唇,望着他魅惑的脸和伟岸身躯,这不就是她从一开始就迷恋的男人吗?深吸口气,她主动抱住他,「我会努力的,既然答应你就是决定再信任你一次,只不过我还是会害怕……害怕自己无法完成约定……所以我才想回公司……我想把握每一秒,不想浪费掉。」

他嘴角噙笑,轻拍她的背脊,「既然如此,好,我们回公司。」

「什么?」她看看表,已经快十点了,「我刚刚是真的急了,才说出那句话,你也需要休息,该回去了。」

「-带几套衣服过去,我的办公室有卫浴也有休息室,我看从今天晚上起,我们就把公司当成家里,直到竞标的那一天为止。」他突发奇想地说。

没想到的是,可晴居然同意了,「好,我去整理衣服。」

接着,她匆忙奔进房间准备了几套衣服,用手提袋装出来,「我已经好了,我们回公司吧!」

「-好像很在乎,甚至比我还在乎。」裘韦林的表情带了抹谑笑。

「算是为我自己吧!我不想再铩羽而归了。」她咬着下唇,很坚定的说着,既已经一头栽进这段感情中,她便会尽全力。

「好,看-信心十足的,我想我也该拿出毅力了。」取来外套,他帅气的穿上后,将一手搭在她的肩上,然后双双走出公寓。

但就在上车之前,突然从角落里冲出一个女人,她二话不说就撞向可晴,还死命挥打着她。

「原来是-勾引韦林,难怪-一副不怕我的样子,有他替-撑腰吗?」章玲一路跟着他们过来,眼看这情况只能拚命打着可晴发泄怒火,可晴却只知后退、闪躲,完全不懂反击。

裘韦林看着这一切,双眼紧紧-起,却没出手帮她,任章玲的拳头在可晴身上挥如雨下。

直到看见可晴的脸被打红了,眼睛也被打痛了,整个人都贴到墙上像俎上肉般任她欺凌,他还是没有插手。

可晴被打得浑身发疼,最后忍不住出手还击,「-凭什么这样打我?难道我追求爱情也有错?我爱韦林--」

「-不过是个穷秘书,有什么资格爱他?!」章玲冷嗤,出其不意地掴了她一巴掌。

可晴抚着颊,难以置信地说:「我只是身外之物贫乏一些,但对他的爱一定比-还富有、健全,-的爱只能说是自私……」

啪!她毫不留情的将刚才的巴掌还给了章玲。

「-居然敢打我!」章玲这下更疯狂了,这次她使尽全力冲向可晴,但她还没碰到可晴,后领已经被裘韦林一抓,瞬时动弹不得。

「放……放开我……」她不停挣扎着。

「章玲,-知不知道-在大街上泼妇骂街很难看?」他-起眸,望着她那张化了大浓妆却更显狰狞的脸。

「放开我!」章玲大叫。

「跟可晴道歉。」他还是紧扣着不放。

「呸!才不。」她死要面子。

「算了,不用了……」可晴走向他,摇摇头,「我打了她,我也有错,不要为难她了。」

「看见没?可晴为-求情了。」他将章玲放了下来。

「我才不希罕。」她摸着被束紧许久的颈子,神情虽然有惶色,但嘴巴仍然不饶人,「她抢了你,我恨她。」

「那-就留下来慢慢恨吧!」说着,裘韦林便将可晴拉上车,「我们走吧!」

当车子启动后,可晴仍然下时往后看,当瞧见章玲仇视她的眼神时,心底不禁打了记寒颤。

回过头,她望着前方,摸着被打疼、打肿的脸,「为什么你不一开始就阻止她,非得等到最后?」

「因为我要听-说出真心话。」他道出目的。

「真心话?」她一愣。

「-刚刚说,-对我的爱比她的还富有、健全,真的吗?」擞嘴一笑,他的表情里蓄满温柔。

「可是你爱我吗?」身上的痛让她对他的爱疑惑了。

「当然爱了。」她可是他第一个会主动注意的女人哪!

回过脸,看着他脸上所挂的不经意笑容,她也不想多说什么,或许这是他的习惯……爱人的习惯。

「这些资料正确吗?」

可晴拿着裘韦林前两天向某人买来的标价资料,怎么看就怎么不对劲儿,「『纬亦』可能出这么高的价钱吗?」

裘韦林看了一眼,「的确不可能。」

「这么看来,这个资料的真实性很低了。」她摇摇头,一脸狐疑地看着他,「像你这么精明的人,真难想象会高价买这张废纸。」

「我是故意的。」他丢给她这么一句。

「故意?!」可晴眉一皱,「是因为钱太多吗?」

「呵~~-当我是散财童子?」他露出一排洁亮的白齿,「我这只是在跟对方斗智罢了。」

「好像很复杂,看来我真不是个做商人的料。」幸好只有一次,这次的标售结束后,她便可以不再被这些东西纠缠。

「费神的事交给我就行。」说到这里,他桌上的电话正好响起,裘韦林接起来,原来是刘黔。

「刘黔,什么事?」

「上次你告诉我你正在伤脑筋的那块地,似乎很多人想抢到手,费特力势在必得喔!」刘黔关心的声音扬起。

「这个我早知道了,但你是怎么知道的?」裘韦林的眉头轻蹙了起来。

「今天来我公司的两个女客户就是费特力的高层员工,她们在闲聊时我听到的。」

「她们还说了什么?」

「她们没说什么重点,只说了一句满奇怪的话。」刘黔正是因为这个可疑处才打电话来。

「哪一句?」袭韦林不自觉的挺直背脊。

「说费特力即将和亚东合作,至于后面我就没有听得很清楚,但我知道费特力的死对头是你,而亚东的死对头是费特力,他们合作对你而言岂不……」他暂留了一点猜测思考的空间。

「如逢大敌?」丧韦林索性替他说了。

「对,我就是这意思。」刘黔可是替他忧急不已。

「放心吧!我自会应付。」他笑了笑,「谢谢你了,我的好友。」

待他挂了电话后,可晴听出端倪,忍不住问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他柔柔眉心,跟着翻开档案。

「告诉我。」她不希望让他一人承担这一切,「我刚刚听见你提到『如逢大敌』四个字,到底是?」

「费特力和亚东合作了。」

「什么?」可晴很吃惊,「他们不是一向视对方为敌吗?」

「但这次为了抵抗我,竟然合作了。」他撇嘴扯着笑,「所以我说商场上没有一辈子的敌人或朋友。」

「这还真是棘手,他们这一合并,资金就更雄厚,若要亏本占地也是有可能的。」可晴颓丧一笑,「难道我要达到目标竟是这么困难。」

「才一通电话就被打击了?」他咧开唇,「反正就这样了,倒不如想开点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你倒想得很开。」她笑得很空洞,因为在于她,这是她能不能得到他的最重要时刻,但对于他却只是一次的商场输赢。

「我知道-的压力很重,但是……平常心吧!」不能说他有信心,而是烦躁只会扣了自己的分。

「连续加班了好几天,我很累,今天想提早回去休息,可以吗?」她微掩双睫,心情瞬落。这阵子都住在公司,佩莲今天也要回来了,她得回去看看她。

「要不要去看一下?我认识一位家庭医生,」裘韦林闻言,立刻走向她,以手背轻触她的额头,「还好没发烧,我送-回去好了。」

「不用了。」她淡淡一笑,「我坐计程车回去。」

「也好,到了打通电话给我。」

他这种不明显的关爱,虽然不是表达得很热烈,但她已经深感于心。如今她已经不在乎他对她的爱是不是真的那么浓热如火,只要偶尔一句慰问,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我会的。」她起身简单整理一下桌面,「那我走了。」

「下班后我去看。」他幽邃的眸深深凝睇着她。

「嗯!」她笑着点点头,这才背上皮包离开办公室。

不过走出办公大楼的可晴并没有直接回去,她拿起手机找出一个号码,按下后不久,她便问道:「喂,是江崴吗?」

「我是。」江岩眉一扬,听出对方的声音,「是可晴?」

「对,是我,有没有办法现在出来,我有话跟你说,下班后就没时间了。」可晴不得不勉强他跷班。

「可以,-现在在哪儿?」

「在公司外面。」

「那我现在过去找-,四点前一定到。」他说着已经站了起来,准备动身前往。

「不用麻烦,我去找你,这样离我回去的地方比较顺路。」是她勉强他出来,又怎好要他跑这么远。

「那好,我等-,-几点到?」他又坐了下来。

「同样四点,到时候你在楼下等我。」她建议道,待他同意后,她立即搭车前往费特力的办公大楼。

由于此时不是下班时间,路上没什么车,可晴三点五十分就到了,但她没想到江崴已经站在那儿等着她了。

「你怎么那么快就来了?」可晴付了车钱便直接朝他定去。

「因为不确定-几时到,怕-等我,还是先下来安心点。」他指着旁边的一家茶坊,「喝杯下午茶吧!」

「也好。」可晴点点头,接着就随他走进那间装潢得复古典雅的店内,叫了香片和小点心。这时她看着他,直接开口,「江崴,我不想拐弯抹角,就直接问你了,你们费特力真的和亚东合作,硬是要对付我们吗?」

「你们?!」江崴撇嘴一笑,「-是指-和裘韦林?」

「没错。」

「我们只对付裘韦林,怎么会说是-呢?」他眉一敛。

「我现在就在A.RIS上班,难道你要我视而不见?」可晴很激动的说,「而且你也知道我喜欢他呀!」

江崴望着她激动的神情,忍不住叹了口气,「其实很多主意不是我能决定的,在台总监只是个职称,实际上掌权的还是美国总公司。」

「可是之前韦林答应你许多条件,而你呢?为什么出尔反尔?」可晴咬着唇,语气里净是指责。

「这件事我一直很内疚,可是主决权真的不在我,说得难听点,我只是个傀儡,并不像在-和佩莲面前所表现的那么风光。」江崴双手抵在额前,轻轻一叹。

「可是……」可晴敛下眼,「你知不知道,这次投标一事关系到我的未来、我的幸福,我不能让他输。」

「为什么?怎么会这么严重呢?」

「你不懂,你真不懂,因为我不想失去他……」她站了起来,满心失望,因为这个希望似乎愈来愈难达到了。

「-真的这么爱他?」江崴疑惑地看着她。

「我的爱……你不会懂,我先回去了。」说完,她转身要走,却被他拉住手臂。

「我帮『你们』。」江崴笑着说。

「什么?」可晴瞠大眼,难以置信中还带了一丝兴奋。

「我说我帮你们。」他淡淡一笑。

「你真的愿意帮我们拿到那块地?」她开心得竟然喜极而泣了。

「别哭别哭,虽然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重视这次的标购案」但我还是决定帮-了。」他想了想,跟着才说:「我会找机会打听出公司的出价,偷偷告诉。」

虽然这样很好,但会不会害了他呢?

「这样太冒险,我不能要你这么做,本来我以为一切是你动的手脚,才气愤的来找你,既然不是,我也不能再怪罪你。算了,我们会靠自己。」她绝不是把自己的幸福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的那种人。

「那太难了,我们公司和亚东已经想好计策,甚至已经有除了你们公司底价的所有内幕,要赢不容易。」江崴很认真的点点头,「相信我,我一定会尽力帮。」

可晴微微一笑,「谢谢你,这事以后再说,那我回去了。」

她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他的帮忙,总觉得这样似乎太容易,很不真实也很危险。

「好,有消息我一定会通知。」江崴爱慕的眼神未褪,虽然她不爱他,但如果能为她尽一份心力,那也值得呀!

直到可晴离开后,江崴也打算开车离开。这时正在店内与朋友喝茶的章玲也跟着走出去,一抹诡异的笑渐渐浮现在她的嘴角。

终于到了标购的日子!

裘韦林和可晴一起盛装出席,两人心底已经有了数目--待会儿要开价的数目。

到了标购会场,他们这对亮眼俪人的身影立刻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裘韦林的俊帅倜傥在商界是出了名的,也因此,他的女伴更成为众人探究的对象。

可奇怪的是,以往跟裘韦林传过绯闻的大多是名女人,不是名流、政治家千金,就是商场女强人,可这位……怎么这么生分呢?

「裘总裁,听说你对这次的标购案势在必得,不知道你有多少信心?」一位女记者连忙拔得头筹急问道。

「百分之百。」他隐隐一笑。

「哦!那太好了,大家都会拭目以待。」她接着将麦克风递向可晴,「这位小姐,-是裘总裁的新情人吗?」

可晴吓了一跳,赶紧往裘韦林身后藏身,一句话也不敢说。

倒是裘韦林替她说了,「她是我的秘书,各位这么说,好像站在我身边的都是我女友,请问,-是吗?」他带着魅笑反问女记者。

她倒是被问傻了,脸一红地说:「裘总裁真会开玩笑。」

紧接着,其他媒体也一并攻向他们,问着杂七杂八的问题,可晴傻傻的看着裘韦林应对自如的一样样解决掉,不禁对他更钦佩了。

就在他们应接不暇的时候,费特力的人也到了,代表人就是江崴和他们的总裁迪肯亚。

媒体立刻转移对象,这倒让可晴松了口气。

章玲这时走了过来,缠上裘韦林,「你果真来了,刚刚我听见访问,百分之百,你还真爱说大话。」

「我到底认真几分,等会儿开了标后便会知道。」他扯开唇角,望着她今天所做的精心打扮,「论起艳美,任谁都比不上。」

「是呀!艳美女子上次差点儿被你勒死了呢!」她倚在他肩上,故作暧昧状。

可晴别开眼,绕到另一头,这时江崴走向她,「嗨!可晴,-也来了。」

「早你一步。」见他朝她伸出手,有点儿客套,但为了礼貌,她也伸出手与他交握,可就在接触的-那,她明显感觉到他的手心暗夹了一张小纸条,又见他对自己眨眨眼,她只好将纸条收下。

「待会儿就要『一决生死』-!加油吧!」拍拍她的肩,江崴就这么突兀地离开了。

「喂……」她喊不住他,只见他绕了好大一圈又回到「费特力」的出价区,似乎怕被人瞧见似的。

可晴摊张开掌心看了他给的纸条,赫然发现一个数目字,吓了她一跳!这就是他所谓的「帮忙」吗?她该采用、该相信吗?

心慌意乱的将它塞进口袋,这时裘韦林走了过来,拍拍她的肩,「-在做什么?快过去了。」

「哦!」她神色带点仓卒的随他走到他们出价的位置。

这时候主持人说话了,「今天参加信义区XX里XX段308号的土地标购案的总共有八家厂商,看来竞争很大,各位等一下只有一次机会,可得谨慎下标。」

说完场面话后,他又道:「现在请各位派一位代表过来。」

裘韦林握住可晴的手,「-去,就照我说的价钱。」

「可是--」如果照他的价钱下标,他们都知道那会赢也肯定会亏本的,这样就失去他要标到这块地的意义,再想想江崴给的费特力标价,她一坪还可以再少个二十万,累积下来将近五千坪的地便可省下一亿了!

「快去呀!-还在犹豫什么?」他对她使个眼色。

「这价钱太高,对你……太吃亏。」她不得不提醒他。

「我管不了那么多,现在我只要赢而已。」裘韦林对她点点头,「快去。」

「嗯!」可晴对他点点头,便慢慢朝下注台定去,不过在写下价钱的前一刻她犹豫了……最后,她偷偷改了裘韦林所给的数字。

她递出去五分钟后开标,主持人大声朗读着,「由费特力公司以一坪三百三十一万成交。」

「啊!」可晴张大眼,拿出口袋中的纸条,上头明明写三百三十万即可呀!

此时裘韦林快步走近她,「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是要-写三百五十万吗?」

「我……我……」她慌了,眼眶已经泫-着泉涌热泪,慢慢将手中的纸张交给他。

裘韦林打开一看,呼吸顿时凝住,「这是什么?」

「这是我给她的,对不起,可晴,我没骗-,是我们老板骗了我。」江崴也不顾自己的工作保不保得住,立刻冲过来解释。

这时众媒体都朝得主「费特力」总裁迪肯亚挤去,没人注意到这边竟是这般的风起云涌。

「-信他,不信我?-说这次是第几次-为了他……害了……」裘韦林不再说话,皱起双眉就推开江崴大步朝会场外走去。

「不……我不是的,你听我说。」可晴赶紧追了出去。

就在车边,他们同时看见等在那里的章玲,她笑望着可晴,「-呀!金钱不足、理性不足,智慧更是不足,还想帮助韦林,太异想天开了。」

这时江崴也跑了过来,望着可晴那张苍白的脸,「可晴,我真的没骗-,-听我说呀!」

「不要说了,你们都不要说了。」可晴望着裘韦林,「章玲说得对,我什么都没有,就想得到你的爱,太异想天开了。」

她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一切,却因为自己太过自以为是,而将爱情拱手让人,也令她深爱的男人失去一直想得到的东西。

「-为什么要这么做?」裘韦林也火了,「-说-只爱我,这是真的吗?-心底摆着的人到底是谁?」

可晴身子一缩,不禁打起冷颤。

江崴立刻为她出头,「裘韦林,你不用这么凶,可晴当然是--」

「别说了。」可晴阻止江崴说下去,「我不怪你,他说得对,我为何不去信任他呢?这是我自找的。」

「既然知道,-为何还不快滚?!」章玲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将她赶出A.RIS,更重要的是还得赶出裘韦林的心。

她点点头,抬头眨着凄迷的泪影,对裘韦林说:「老板,是我不对,你的损失我不知道该如何赔偿,但是之前所定下的承诺,我一定会遵守的。」

说完,她捂着嘴转身就跑,江崴见状立即直追而去。裘韦林却只是站在原地文风不动、不吭一声,但从那微蹙的眼中便可看出他心底的埋怨。

「好啦!别气了,就算没有那块地也没关系,到处都有好土地,我们再找就是。」章玲勾住他的手臂。

他望着她,「是-算计的?」

章玲脸色一变,跟着扬起怪异的笑容,「你……你胡说什么?」

「我看得出来江崴不会骗可晴,但是-的表情就很诡诈了。」裘韦林讶异自己在商场上见过多少算计角色,怎会被她区区的演技给骗了。

「你不要污蔑我,小心我会告你。」她大声吼道。

「不肯承认就算了,要告……也随-高兴,我的律师随时候教。」说完,他也离开会场,直接开车离开,徒留一脸呆滞的章玲,想她费尽心思到底是为了哪桩呢?

回到家的可晴可说懊恼不已,佩莲直在一旁安慰着,却无法抚慰她受创的心灵。

「是我不对,我居然帮了倒忙。」江崴事后是尾随着可晴的计程车来到这里。

「还说呢!可晴还不是因为相信你,这下好了,她的爱情完了,你得意了吧!」佩莲真想骂他这只呆头鹅,可现在不是时候,她得好好看牢可晴不行。

「我可能是被骗了,一定有人知道我会泄密。」江崴紧蹙起眉,痛苦不已的说:「我这个总监真的是比傀儡还不如。」

「江崴,你回去吧!是我害得你可能丧失工作,我们扯平了。」可晴冷静下来之后,突然开口道。

「可晴我……」

「别说了。」可晴微笑地看着他和佩莲,「上回我不是告诉过你,属于你真正的爱情其实好近好近,何必舍近求远呢?佩莲-也是,-不是告诉我要对他告白吗?到现在还不行动呀?」

「啊!」佩莲脸儿红了,从头皮到颈子无一幸免,「可晴,-怎么可以……出、卖、我……」

而江崴则是傻傻地望着佩莲,半晌说不出一个字,看不出是开心还是失望。

「我只是希望-能得到幸福。」可晴先将自己的苦涩搁下,现在得好好为自己最好的麻吉着想。

佩莲不好意思的看着江崴那张傻了的脸孔,「你这是什么样子,是吃惊?害怕?还是想一头撞墙算了?」

「不是,我只是觉得不可思议,真的……我从没想过-会喜欢我。」江崴的确是怔忡了。

「你就不会感觉吗?」佩莲没好气地鼓着腮。

「我看你们出去玩玩,培养一下感情,有我在你们不好说话。」可晴好想撮合这对佳偶,至少可以弥补自己得不到的爱。

「可是---」佩莲不放心她,

「瞧我,不是好得很?-多虑了。」可晴勉强撑起笑容,给他们-种可以放心的假象,「江崴,你怎么还不表达一下?」

「呃……佩莲,就快吃晚餐了,我请-吃饭,可以吗?」他支吾地开口,模样虽然憨傻,但佩莲就是喜欢他这副样子。

「哼!有够俗气的追求台词,除了我可能没有谁会上勾。」她站了起来,咬咬下唇,给予含羞带怯的一笑,「不过今晚不行,除非可晴跟我们去。」

「佩莲!」可晴皱起眉,「我才不去当电灯泡呢!-如果坚持,那我只好独自出门了。」

「-……」佩莲没辙,只好问:「-真的没事?」

「没事。」她笑着说。

「那好吧!」佩莲转向江崴,羞涩的说:「等我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可晴微笑地看着她奔进房间,转而对江崴说:「对她好点儿,就算是对我歉意的回报。」

「可晴!」他目光一凝,「我……」

「别说了,你们去玩吧!我想进屋歇会儿,回来的时候请佩莲帮我带点儿吃的就行了。」微敛眼睑,她无力地站起身走进自己的房间,直到听见他们离去的声音,这才忍不住痛哭出声。

韦林、韦林,我等你来找我,就三天……如果你不出现,我就离开,彻底死心的离开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记得那次约定最新章节 | 记得那次约定全文阅读 | 记得那次约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