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次约定 第八章

作者 : 楼采凝

可晴三天没去上班了,裘韦林坐在办公桌前凝望着她的位子,绿色植物渐渐憔悴了,摆在地上的玫瑰也褪了颜色,这代表什么?他们之间情已经逝吗?

他恨,真的恨,为什么她非要听江崴的不可?难道她对他说谎,其实她与江崴之间根本就是暧昧不明?

该死!可为何他还是会想她、念她,莫非他真的动了真感情?这辈子从不知爱为何物的他已经对那个小女人失了心?

可当初的约定呢?

罢了,管他什么烂约定,如果她自动改变价钱真是为了替他省钱而中计,那他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穿上外套,他直接开车到可晴的住处找她,可远远地,他居然见到最不想看见的人早他一步到了这里,而后拿出钥匙打开公寓大门走了进去。

没想到江崴居然有这里的钥匙,那他们的关系不早已经非比寻常了?他-起眸冷冷地注视着这一切,心底的痛与闷瞬间加重了许多。

「可晴,-果真彻头彻尾的骗了我!」握着方向盘的手心猛地怞紧,下一秒他立刻掉转车头,离开了这里。

这时可晴的住屋门铃响起,佩莲赶紧去开了门,「嘿嘿~~配把钥匙给你方便多下,省得我每次都要去楼下开门。」

「是-懒得爬楼梯。」江崴笑说,跟着将手上的东西拿上桌,「-要的东西帮-买来了。顺便告诉-一个好消息,有家不错的公司看上我的才华,想找我谈谈,我已经和人家约在晚上了,不能多留。」

「好,谢谢你,江崴,祝你今晚有个不错的结果。」佩莲大胆地抱住他,在他颊上印了一吻,两人感情走得平稳且顺利。

「谢谢。」他在她的唇角回以一吻,「对了,可晴呢?」

「在房里呢!这阵子很少出来。」

「那-得多陪陪她。」由于内疚仍然在,他始终不放心她。

「我会的,那你快去吧!」在佩莲的催促下,江崴这才离开了。

拿着江崴送来的东西,佩莲走进可晴的房间,「可晴,我托江崴到他住处的转角带来好吃的点心,他拿来了,我们一起用吧?」可当她推开门看见里头的情景时,却立即愣住了。

「-在做什么?」她放下点心,走向正在整理行李的可晴。

「我想我该离开了。」可晴冷静地说:「等了三天,他是不会来了。」

「什么三天?」佩莲不懂。

「我给了自己三天期限,如果他原谅我,三天内一定会来找我,只要三天一过,就表示我跟他……依旧无缘。」整理行李的手一顿,可晴背对着她,赶紧拭了下自己的眼睛。

「三天怎么够呀?!」佩莲拿走她的行李,「他或许气还没消呢!等消了之后就会来了。」

「依他的个性就三天,多了就不会来了。」当他的秘书这些日子,唯一的好处是了解他的想法、行为,但也因为如此,往往回忆起过去,心底更难受。

「-为什么会这么想?如果三天后他来了呢?」佩莲紧握着她的手,眼眶都红了,「不要就这么离开我,-让我一个人住这儿,我不要!」

「佩莲,别这样,让我离开这里,这里有太多他的影子,再这样下去只怕我会疯掉。」可晴柔了柔眉心。

佩莲不说话了,看着她那双愁眸,忍不住才道:「好吧!那-一定要跟我联络喔!」

「我会的。」可晴不想把两人的情绪都搞差,于是想转移话题,突然问,她看见桌上的点心,摸着肚子说:「我突然好饿喔!不是有点心吗?」

「我去拿。」佩莲赶紧拿来点心盒,打开后给了她一块,「这个很好吃,-一定要多吃点……」说着,她居然哭了出来。

「傻瓜,哭什么?」可晴也跟着落泪,但还是塞一块糕饼入口,「真的不错,好吃……」

「所以-不要走,我天天叫江崴带过来。」佩莲只想留住她。

「-哟~~」可晴抹抹泪,「-放心,我不会虐待自己,一定会好好过日子。」

「-……」佩莲放下点心盒,抱住了她,「-可不能就此消失,否则我一定会找到-,狠狠给-一拳。」

「没想到-还真暴力呢!」可晴含笑又带泪地望着她,「我一定不会消失,得亲眼看见-当新娘的模样。」

「新娘!」佩莲羞赧地垂下脑袋,「跟那个木头还早呢!」

「就算是木头也是真心的木头,好好把握。」可晴握住她的手,抿着唇说:「不要学我,-一定要幸福。」

「可晴……」分离在即,她怎能再强颜欢笑,于是哭得更凶了,「-也一样,一定要坚强,说不定下个男人会更好。」

「我会的。」可晴点点头,但唯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已经死,这辈子是不可能再为哪个男人复活了。

等不到想爱的人,可晴当晚便离开了。

当江崴知道这件事之后,立刻跑去找裘韦林。可是每当裘韦林知道访客是他就立刻拒绝见面,所以江崴找了几次全都落空,这让他更加愤懑了。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待在他的住处等待吧!

当天下班后,裘韦林开车回到住的地方,才下车就见江崴站在大楼的入口处。

「你还真是不死心呢!」裘韦林双臂抱胸冷睇着他,「到底要做什么?但我拒绝听你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可晴离开了,这也无关紧要吗?」江崴激动地说。

裘韦林-起眸,心窝狠狠一怞,但仍然故作冷漠,「离开引你们吵架了吗?干我何事?」

「你真差劲!」江崴出其不意地对他的腹部击出一拳。

裘韦林未料他会这么做,毫无防范的受了一拳,抚着腹部迭退数步,一对利目直瞪着对方,「你以为你是谁?你不差劲吗?如果要争夺她就公平竞争,何必耍小手段。」

「我耍了什么小手段?」江崴一脸无辜。

「还说没有,那我问你,你知不知道这次的标购案不仅对我,对可晴也有着重大意义?」裘韦林脸色转为陰鸷。

「她提过,但没说得很详尽。」

裘韦林半闭着眼说:「我告诉她,如果这次标购案成功,我就接受她的爱情。」

江崴听得一阵怔然,「难怪她会这么难过,难怪她会离开,都怪我……我居然那么容易就被人利用。」

「可是我已经不懂她的心了,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想极力争取我,还是想跟你在一块儿。」裘韦林连嗓音都一径冰冷了起来。

「她当然是极力想争取你,我听佩莲说,她事后给了自己三天期限等着你去找她。」江崴很用力的说。

「我去找她做什么?看你们亲热吗?看着你拿着钥匙进入她的窝吗?」裘韦林被他这一逼,禁不住冲口而出。

「什么?」江崴一震。

裘韦林嗤笑,「无话好说了?」

「你看见了!」江崴指着他,「你早去看过她了?老天,这下又是我坏了事,我干嘛那时候过去找佩莲。」

「你说什么?」裘韦林这才听出其中蹊跷。

「我现在正和可晴的好友佩莲交往,钥匙是佩莲给我的,她们住一起,我当然是去那里了。」江崴简直想杀了自己。

「是这样吗?」裘韦林也愣住了。

「我懂了!」江崴突然张大眼望着他,「其实你对可晴早有好感,才会事事吃味计较。」

「我……」

「别否认,我是男人,我能感受到你的做法,也难怪你会开出这么高的标购价,其实你根本不是以标购案为重,而是以『她』为重,对不对?」像是发现新大陆般,江崴亮着一双难以置信却也恍然大悟的眼。

「呵~~偏偏那小女人没你聪明。」裘韦林苦笑。

「人家说恋爱中的男女都是傻男傻女,看来一点都没错。可晴在那时只想到你,她爱你,虽然知道那案子关系到自己的未来,但她仍然不愿意让你损失这么多,所以才试着压低价码,只可惜……一切都错了……」江崴垮下双肩,「我没资格说什么,只想请你原谅我。」

说完,江崴便落寞的转身步进车中,绝尘而去。

裘韦林无力地靠在外头的褐砖上,眼底出现了许多复杂的画面,久久才想起江崴来此所说的第一句话--可晴离开了!

「她走了……她真的走了吗?」他蓦地清醒,冲进自己停放在路边的车中,直往可晴的住处急驶而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底突然有着一股浓浓的不安,好像她这一去将会很久……很久都不会再出现在他的生命中!

三年后的情人节

「小姐,买巧克力吗?」可晴在一间小饼铺工作,这儿就只有老板娘跟她两人,里头的一些手工饼干与巧克力都是出于她们之手。

「嗯!给我一盒。」一个女孩指着白色巧克力。

「这个口味不错喔!」可晴笑了笑,跟着将它打包好,「是要送给男朋友的?」

现在情人节已经不是一味要男人花钱-!女孩买巧克力甚至亲手做巧克力送心仪的对象也是很多呢!

「对,他人在外面。」女孩笑着指指玻璃窗外。

可晴往外头瞄了眼,看见一个男人的侧面……似乎有点面熟,但是任她怎么想都想不出来……

「怎么样?我男友挺帅吧!」女孩小小声的问,表情中带了丝腼腼。

「嗯。」可晴点点头,「怎么不请他进来让他挑呢?」

「才不,是我要送他的,当然是我依他的喜好送,就算送错,他也得收。」她很可爱的表达自己的想法。

「嗯,说得也是,情人就是要相互了解,相互体谅。」可晴将一盒手工制的「白**焰交到对方手上,「祝你们情人节快乐。」

「谢谢。」女孩接过手,开心的走出店外。

在门外枯等的刘黔一见她来了,这才说:「买个东西还真久呢!」

「厚~~送你你还嫌呀!」女孩噘起唇。

「我不是嫌,只是已经订了餐厅,再不去就迟到了。」刘黔笑着亲亲她的颊,算是男人的一种安抚吧!

「还不是里面的小姐好亲切又好漂亮,人家跟她多说了几句话嘛!真是。」她仍然不满地说。

「哦!」刘黔这才将注意力放到玻璃窗内,就见一个女孩正将一盒盒已订货的饼干、巧克力仔细地包装着,瞬时,他眸子一亮,「是她!」

「你认识?!」女孩跟着张大眼。

「我……我认识,可她大概忘了我。我们走。」说着,他便拉着她往另一头跑去。

「我们不是要去餐厅吃饭吗?」她被他拉得到处跑,神色变得慌乱,「快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到车里再说。」当两人跑进刚刚停车的地方后,他立刻开车往A.RIS直奔而去。

到了那儿,他先将小女友安排在楼下的COFFEE馆享受咖啡香,由他一人前往楼上找人。

刘黔一推开门,看见的正是三年来几乎变了个人,而且已将所有心思完全投注在事业上的男人--裘韦林。

当初未标购到那块精华地段的他,事后虽然在非精华区买了地,盖个公司,原本不看好的子公司在他极力冲刺下,业绩蒸蒸而上,短短两年时间非但击溃了费特力,还将他们在精华地段刚盖好,根本还没来得及成立的公司买了回来。

这三年来,只要提到商业奇才,大家想到的必定是他。

也因此,他像变了个人,在商场上冷血,在情场上更加无心、无爱。

未经通报或传来请示声,办公室大门便被推开,裘韦林想都不想的便问:「刘黔,是你。」也唯有他这么大胆也这么无礼。

「别这么认真,今天可是情人节,休息一会儿吧!」他两手撑在桌边两侧,低头望着裘韦林,明显看见他的黑发中已掺上些许白发,两鬓也有白色点缀,当然,这样一点都不会影响他的外貌,还给人一股成熟的魅力。

「隋人节!呵~~那是小伙子过的节日,我老了。」裘韦林冷哼。

「天!你不过才三十三岁,老什么呀!不过别再动太多脑了。」刘黔还是提醒他一下。

「你是指这个吗?」他指指自己的头发,「我正打算把它全染白呢!变成伍子胥也不错呀!」

「是喔!就不知道若有个姑娘见了你,会不会不认得你?」刘黔抿唇一笑。

「什么姑娘?」他又将视线调回桌上文件。

「这个巧克力不错,要不要试试?」刘黔笑了笑,从手上拎出一个非常雅致的纸盒。

「巧克力!」裘韦林一听见这三个字,眉头不禁紧紧一蹙,但依旧连头都不抬一下。

「算我求求你,你吃吃看嘛!」刘黔索性倒出两颗,把一颗剥了外纸包装递给他。

他瞪着一脸嘻皮笑脸的刘黔,「你到底要做什么?」

「吃啦吃啦!」

这男人撒起娇来还真恶心,裘韦林突然有了「误交损友」的觉悟。皱着眉,他宁可接过手自己吃,可定睛一看,「白色的!」

「对,我曾听你提过,有位姑娘也做了一手好巧克力,还是白色的,叫什么你忘了,那我可以告诉你,它叫『白**焰』,」

「白**焰!」裘韦林拿笔的手一松,钢笔就这么滑落桌面。

「对,就叫白**焰,啊!小珍还在楼下等我,我得下去了。」刘黔说完就冲出办公室,留下一脸怔忡的裘韦林。

「刘黔,你给我站住,我还有话没问清楚……」裘韦林站起身,跟着看向那纸盒,然后慢慢将视线调到上头的地址。

情人节,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可晴一直都是以这样的心情在服务客户,一直到午后,人潮才少一些,让她有时间坐下来喝口水。

「可晴,-的白色巧克力真的很受欢迎,连我都爱不释『口』。」老板娘玫姊对她的巧手总是赞美有加。

「哪的话,玫姊的手工饼干卖得也很好呢!只因为今天是情人节,大家比较时兴买巧克力。」可晴一边吃着饭盒一边说。

「-呀!就是会安慰我。」玫姊先将饭盒吃光了,她看看表,「不行,我得赶紧去轧票,快三点半了。」

「-去吧!店里交给我就行。」可晴一忙,发觉自己已经没啥食欲,跟着将饭盒用橡皮筋圈起,和玫姊的一块儿送到后面厨房。

玫姊稍微补了下妆,「那我走了。」

「快去吧!但记得可别开快车喔!」可晴提醒一向开车就忘了时速的玫姊,回到柜台继续包装的工作。

「放心,上回被『亲吻』了一下以后,我再也不敢乱踩油门。」玫姊笑了笑,随即走出店外。

约莫十来分钟后,店门开启了,可晴听见声音赶紧抬头笑说:「欢迎光……」那笑凝在嘴角慢慢化为一丝烟雾,跟着,她拿着包装绳的手也发起抖,浑身都充满一股无法抑制的颤动。

「给我一盒白**焰。」裘韦林笑着走近她,望着她脸上的那抹失措。

「哦……请等一下。」她慌得转身拿着巧克力,但怎么都无法将它拿好放在柜台上。

「我帮-好了。」他走到里面,拿起大盒装的巧克力,「帮我包漂亮点,我要送给女朋友。」

女朋友!可晴一怔。

「小姐,-怎么了?听见我说的话了吗?」他俯身近距离欺近她那张仓皇小脸。

「我听见了。」可晴开始包装,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否则她的手无法止颤,如何包得精美。

他有女朋友了!他有女朋友了!游戏人间的他从不承认自己有女友,三年后终于想定下来了吗?

黎可晴,-想这么多做什么?他和-已经不再有任何关系,会进这家店可能只是巧合,看他这样的反应……更可能已经忘了她。

在包装的时候,她余光发现他的眸心直瞅着她瞧,让她的心跳控制不住地狂跃起来,天……手更不听使唤了。

「你不要再看了好不好?」她受不了的朝他喊出声,跟着也抬头正式望向他。蓦地,她眼神变得迷离了,眼前的男人两鬓白发,神色虽然俊朗,可不难瞧出他有过一段极憔悴的时光。

「我看了什么?」他好笑地望着她。

她被他这一望,紧张的垂下脑袋,恨自己为何要表现出这样过分的反应,不知他看在眼中会怎么取笑她?

可晴摇摇头不再答话,开始专心包起巧克力。半晌,好下容易包好下,她将它推向他,「三百六十。」

他从皮夹里拿出一千元给她,她立刻找还他,「谢谢你。」

「我现在才发觉-数学挺好的。」他接过钱,「看样子-挺怡然自得,比过去还要快乐。」

裘韦林的话让她心口一提,原以为他忘了她,怎料他非但记得,还记得这么清楚,那他今天是故意来的吗?

拿起那盒巧克力,他眸光突转深邃,「送-,情人节快乐。」

「嗄?」她忽然抬起脸,一副诧异又不解的模样,「谁是你女友?」

「当年是谁跟我说要等我三年的?」他看向她光洁的手指,「如果我猜得没错,-也还没结婚,更没有男友吧?」

「谁说的!我……我结婚了。」可晴紧张地说。

「哦!那-的婚戒呢?」裘韦林反问。

「我……我……我只是不想戴。」慌乱中,她找着借口。

「那-应该不爱他,通常深爱另一方的人必定会戴着婚戒。」他双手撑在桌面上,近距离瞅着她,「不要对我说谎,-每次说谎眼神就会闪动,我太了解了。」

「我……」她往后一退,仍然逃不过他炯迫的这视,「我不认识你,你这是做什么?巧克力如果不喜欢,我退钱给你。」

她慌忙拉开怞屉正想还钱,却被他用力抓住手腕,「别闹了,黎可晴!-不认识我?-忘了我?不可能,如果-忘了,绝不会在我踏进这里开始就手忙脚乱、错误百出。」

可晴被他逼哭了,她眼神四处轻瞟,最后落在他的脸上,「就算我们认识,可三年期限已过,早已不算了。」

「虽然已超过一些时候,但我回头了,不知道她还肯不肯收留我?」三年来他成熟不少,经历过丧失所爱的痛楚后,他脸上已经少了调笑与不经心,剩下的只是专注。

她愕然地望着他,「你不是认真的。」

他怎么可能认真呢?就算天荒地老,她也等不到他真正用心的那一刻。对他而言,凡事都讲求约定、交易,可对她,这一切都太难……太难……三年前她深陷过两次,这次不能再把持不住心了。

「对-,什么是认真?」他半-着眸问。

「我不知道。」

幸好这时前后走进两对情侣,他们似乎都对这儿的巧克力与手工饼干很感兴趣。女孩问:「我同学说,吃了-这里的巧克力会有幸福的感觉耶!我要两盒,怎么卖?」

「一盒三百六。」可晴故作冷静地微笑着。

「真的,吃了会幸福?」另一对情侣的女生听见,赶紧跑过来闷。

可晴被问得一傻,只能说:「因为我用了爱心在做这巧克力,希望全天下有情人都能得到幸福。」

「-好好喔!我也要。」她转向男友,「我们买几盒?」

「随-高兴。」男友体贴地说。

「那我要五盒。」女孩说着,男孩便掏出钱,付帐后取走巧克力就开心的离开了。

待他们一对对陆续地走出店门外,裘韦林便一脸不舍地望着她,「-是不是把幸福都分送给别人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可晴别开脸。

「-希望大家都能找到感情的依归,那-自己呢?怎么一点都不为自己着想?」裘韦林的眉头揪紧,脸色不悦的下沉。

「我已经没有幸福可言了。」她扬首望了他一眼,「东西你要不要?如果不要我退钱,如果要就拿着请离开。」

「为什么没幸福可言,是因为我?」他就是不走,一双幽邃深眸里映照着她落寞的眼神。

「你没这么伟大,请你离开。」她无心的开口。

裘韦林点点头,深吸了口气,「好,难得见面,不想吓到-,晚点儿我会再过来看。」

「不用过来了,你是大忙人,何苦浪费时间在我身上?」在无法避免地见到他之后,旧时的心悸又一点一点渗进她的血液中。如今,只好驱避他、远离他,才能挽救心情的失落。

「看来,-对我的偏见依旧,我得好好想想怎么让-改观了,待会儿见。」说完后,他便走出这里。

直到他走远,可晴这才松了口气,但内心却有着无限空茫。她到底怎么了?他的出现就像彩虹,短暂又美丽,就像昙花,香而不久,但都不属于她,也不为她所有。

为什么她还会难受、心痛和不舍……

突然,一滴泪落在玻璃柜台上,在光线的照耀下渲成一丝七彩颜色,可她的心就是无法如此美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记得那次约定最新章节 | 记得那次约定全文阅读 | 记得那次约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