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次约定 第六章

作者 : 楼采凝

一直到了外面,江崴好奇问道:「-真的是来找我吗?不会吧!裘韦林也在,这个情况似乎很悬疑。」

「没错,是他把我找来的。」他们绕到后面的小路,坐在等待公车的休息椅上,而她的心口其实酝酿着许多埋怨,「我也真笨,对他的话就这么言听计从,居然这么晚还跑到这里让他看笑话。」

「他为什么要把-找来?」他还是不太明白。

「让我亲眼目睹你无懈可击的魅力。」她淡淡一笑。

「我……啊!我懂了,他是要-来看我……可晴,那些女人是我高中时期的老同学,她们知道我回国,就找了时间一起跟我见个面。」江崴这才知道误会大了。

「你不用跟我解释,我相信你,因为我明白通常做错事的人一定会先解释『错事』,既然你没急着解释,就表示你没做错。」她耸耸肩,况且她也不想跟他计较他的心花不花。

「那我就放心了。」江崴吐了口气。

「其实你不用在意我的想法,坦白说,我喜欢的人就是我们老板。」为了不让他继续深陷下去,她不得不对他坦言。

江崴把手抵住额头,颓丧一笑,「我早就感觉到了,当知道-是夷韦林的秘书时,我就开始担心了。」

「别这么说。」她摇摇头,「我觉得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既然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江崴虽然为自己的失恋伤心,但他是个重视风度的男人,不会强求。

「谢谢你,江崴。」可晴笑了,「但有句话我一定要提醒你。」

「哦!-说。」

「对于爱情千万不要舍近求远,密切注意有个人一直喜欢着你。」她站起身,对他露出一抹甜笑,「你回去陪老同学吧!我该回去了。」

「可晴……」他喊住她,一副不解状,「-说的到底是谁?」

「这得让你自己去体会-!」这时正好开来一辆计程车,她立即挥手拦住它,对江崴道了声再见后便坐进车内,扬长而去。

江崴皱起眉,看着她在车中的身影愈来愈远,不禁轻声说道:「也同样祝福-觅得真情了。」

可晴抱着一堆文件到影印室影印。

一路上,其他同事都对她投来一道道探究的眼神,她立刻知道自己又成为他们眼中的焦点。唉……看样子,这工作她的确是做不久了。

花了近半个小时才影印完毕,她搬着成迭的纸张回到办公室时,竟看见有个打扮时髦、长相亮眼的女子也在里头。

她敛下眼,故作冷静无心的走进去,将资料摆上桌。这时候章玲忍不住睨着她,「-是韦林的秘书?」

可晴抬起眼,朝她点点头。

「-知道我是谁吗?」她清脆的嗓音展现出骄态的个性,望着她的眼神里满足轻蔑。

「-是?」可晴望着她,觉得有点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跟在裘韦林身边的这些日子,她对女人的辨别力似乎愈来愈差,不知道是不是看得太多,已经接近麻痹了?

「我是韦林的女友。」章玲弯起唇线。

「哦!」她隐藏在睫毛下的眼瞳突地一黯,表情却没有太多变化,「我好像想起来了,-有个某某金控总裁的有钱父亲。」

坐在一旁的裘韦林听了,跟着一窒,他听出她有意讽刺他。

「对,-既然知道,怎么不离开?」章玲指着外面,「出去!」

可晴赌气的当作没听见她说话,低着头继续整理自己的资料。

「-聋了吗?」章玲嚣张地对她喊道:「我要-离开这间办公室,别在这里打扰我们。」

将资料装钉好,已经有心理准备会被轰出公司的可晴将它拿给裘韦林,故意且勇敢地说:「办公室里有个疯子,老板,要不要请守卫进来?」

既然他不让她离职,没关系,那她就等着看他后悔的表情。

裘韦林剑眉轻挑,一股笑意直逼胸口,差点儿憋不住笑了出来。只是他不懂,这小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了?

听她这么说,章玲立刻变了脸色,下一秒便冲向韦林,「我要你辞了她!立刻辞了她!」

可晴看向一旁,完全不在意她的叫嚣。这时裘韦林终于弄明白她的目的就是要他自动赶她走!

「章玲,她可是我的得力助手,我少不了她,能不能别跟她计较?」呵~~他偏就不让她如愿。

「少不了她?!她算哪根葱和蒜?你需要秘书是不是?我可以替代她,而且不用薪水,一样可以帮你把所有事情打点得好好的。」章玲大言不惭地说。

「那我可敬谢不敏了。」他摇摇头,「-肯定会把我的客人都得罪光了,-先去外面等可以吗?」

「是你要我下班后来的。」章玲皱起眉。

「-看看现在几点?」他抬起下颚。

「两点半。」她瞧了一眼。

「但是我五点半才下班。」他微-起眸,「所以请-出去。」

「裘韦林,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章玲当真发火了,「很好,你很行是不是?我知道你很喜欢那块地,而且是非标到不可,如果标不到,我爸银行的钱就不可能拨下来给你,到时候看你还-什么!」

「我说过,我并不是一定需要你们的借助。」他也板起脸。

「哦!」她漾起冷笑,「昨天我是被你骗了,可今天一早我问过我爸,他告诉我一个秘密,有关A.RIS为什么一定要标到那块地的秘密。」章玲一火大,什么话都脱口而出。

「章玲!」裘韦林-起眼,不希望她继续说下去。

「不想我说是不是?那我偏要说,还不是因为前阵子你放低条件与费特力竞争,这下好了,对方不但没有按照条件来做,还削价霸占市场,害你们大批货品滞销,现在得另外买地成立子公司,将商品转移过去,作为薄利多销的竞争棋子,如此一来你可保住A.RIS的高品位、高价格的名号,也可同时击垮费特力。」

章玲见他脸色变了,愈说愈得意,「至于为什么要买那块地,还不是因为费特力也看上它,这次你不想再输。如果你现在少了我父亲帮忙就要再另找金主,那可能会来不及喔!」

「呵~~-知道的还真不少,看来章正并没有做好保密的责任。」裘韦林扯着笑说。

「不关我爸的事,我只是要证明如果你再敢看不起我,下场不会很好。」章玲勾起冷笑,指向可晴,「只要立刻辞退她,我就原谅你了。」

这时候的可晴全身在颤抖,她不是害怕自己会被炒鱿鱼,而是听了刚刚章玲所说的话之后,内心出现愧意。

当初是她要求他退一步,没想到她以为很简单的一句请求竟会带给A.RIS这么大的损失?!她要找江崴问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还是得走,有事我会亲自跟-父亲谈。」裘韦林这辈子最讨厌被威胁,尤其是被女人威胁。

「你……好,我诅咒你标不到那块地,从此一路输给费特力。」发泄过后,她便气愤地走出办公室。

可晴站在他面前望着他,「是我害了你吗?」

他漾开嘴角,「与-无关。」

「怎么会与我无关?是我要求你,你才答应的,如果不是我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了。」只要一想起刚刚章玲所说的内容,可晴就好难受。

「这只是说明一点,女人的话不可尽听。」

他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这件事发生几天了?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明知他不想给她太大的压力,可是她还是很自责。

不过也因为此事而让她对他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他并不像外表给人的狂放恣意,有时候也是很内敛沉稳的。

「告诉-……徒增麻烦,就跟现在一样。」裘韦林撇撇嘴,继而翻开资料,「别苦着脸,如果-要赎罪的话很简单,帮我把资料准备齐全,这次的竞标我绝对不能失败。」

「嗯!我会的。」本来打算以辞职来逃避对他不歇的爱恋,现在看来已经不管用了,说什么她也不能丢下他当作没事般地离开。

得到她这样的回应,裘韦林的嘴畔不禁化开一丝笑痕,「看来-并不是真的这么无情无义。」

「我无情无义?!」她皱起眉。

「是呀!并没有为了爱人而不顾道义。」他的笑眼突地一敛,「昨晚你们约会到几点?可是缠绵整夜?」

「你又在胡说八道!」本来对他有着深深的愧疚,可他竟然还误解她,「我跟你说清楚吧!我对他真的没意思,昨天把他拉出去,一方面是……是为了气你,而另一方面是想找机会把话跟他说清楚。」

「气我?」

「对,我气你,气你践踏我的心,就算你真的不可能爱上我,也不用以诋毁我自尊的方式来捉弄我。」她深吸一口气,「不过有关费特力的事我一定会去问清楚,就算是再好的同学,我也不容许他欺骗你……呃,不,是不容许他欺骗A.RIS。」说完,可晴便回到位子上,继续刚才的工作。

因为她的这番话,裘韦林的心情居然莫名太好了起来,似乎很多问题已经不成问题。

「既然要认真,就拿出心来,我要评占各家可能标售的价码,下班后跟我回去,我们一块儿研究。」他翻开档案,顺口说道。

可晴一震,没想到他会这么要求,眼睫轻轻-动两下后支吾开口,「能不能……能不能不要去你那儿?」

「为什么?」他转身看着玻璃后方那张不清楚的脸,看不见她的表情,他无法意会她的想法。

是不愿意?或是不敢?

「我们可以在公司加班。」她补充一句,证明自己并不是想偷懒,而是真心想帮忙他,甚至可说是以赎罪的心态想挽回一切。

「在公司加班?!」他想了想,「嗯!这主意倒是不错,就这么决定了。」

可晴没料到他会这么轻易答应,既然如此,她也点点头,「好,就这么决定。」

接下来,两人很有默契的不再交谈,全神贯注于工作中,直到下班时间到了也浑然未觉。

眼看就要八点了,裘韦林阖上卷宗,柔柔眉心,再转首望着可晴。她仍然非常认真卖力的在做各家的可能评估价,连喊一声饿或累都没有。

「想不想用饭了?」本以为她熬不过去,没想到会是他先开口。

「吃饭?对了,还要吃饭。」可晴这才想起,看看表,「已经这么晚了!」

「没想到工作起来,-比我还疯狂。」裘韦林轻声一笑,「的确很晚了,去吃饭吧!」

「我想我去买饭盒回来吃好了。」可晴想了想,「出去吃顿饭来来去去少说要花掉两小时,吃饭盒就可以边吃边做了。」

「-不怕消化不良?」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怎么认真起来就像不要命一样。

「我的胃还不错。」她摸了摸肚子,那可爱的模样不禁让裘韦林的眸光转为深浓。

「好吧!那就买饭盒。」他也同意了,想想他好像从学校毕业后就没机会再吃饭盒了,还记得以前可是痛恨死它,虽然每天菜色不同,偏偏那味道就该死的一模一样,久而久之便让人食不知味。

「那我去买,我知道有家饭盒很好吃。」她说着便拿起皮包走出办公室,而裘韦林趁这时走近她的办公桌。

突地,他看见那桌面上摆放的绿色植物愈来愈茂密,居然还开出淡粉小花。记得以前盈姨经常对他抱怨,这小盆栽明明会开花,为何跟了她三年多始终不开半朵花,没想到才个把月,它们却为她绽放柔媚。

才转身,他又差点踢翻脚边的大花瓶,低头一看,原来里面放的是她昨天错买的花束……她竟没有丢了它,让它们红艳的开在她脚边!

走回座位才刚坐下不久,可晴已经捧着两个饭盒回来了。

她迅速地将其中一个摆在他的面前,笑着说:「你爱吃鸡腿,这鸡腿才刚炸的,很酥脆喔!快吃。」

「-知道我爱吃鸡腿?」他突如其来的一问倒是让她吃了一惊。

「呃……是呀!以前在餐厅吃饭时,你常夹的就是鸡腿肉。」她很不好意思地垂着小脸说。

他抿唇一笑,并没否认,也没有继续调侃她,「对,我爱吃鸡腿。」

「那就好,你赶紧吃。」她说着就拿起自己的饭盒来到办公桌。

「-吃……我猜猜,鱼吧?」他-起眸想了想。

「咦!」她一怔。

「错了吗?」裘韦林不信邪地走近她,看着她慢慢将饭盒打开,当一块味噌鱼出现在他眼前时,他立刻乐不可支的大笑,「我猜对了,哈……」

可晴错愕的看着他,不是震惊他猜对她吃什么,而是他此刻充满阳光、欢乐的笑容让她觉得好陌生又好舒服。

「怎么一直看着我?」数秒后,裘韦林才发觉她的眼神诡异极了。

「你笑了。」她微笑地说。

「我笑……」他摸摸脸,「-疯了,我哪时候没笑了?」

「这才是属于你的微笑,你自己心里有数。」说完,可晴便坐了下来,一边吃饭一边抄东西。

「别写了,吃完再写。」他看得很不舒服,上前阖上她的资料,「-这样好像我做老板的在亏待。」

「我不会这么想。」她很认真地说。

「可我会这么想。」裘韦林索性将自己的饭盒拿过来和她一起用,「这样-就不会偷做事了。」

「随便你。」她放下公事,也专心的捧着饭盒开始吃,但对他直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感到局促不已。

一个不留神,她筷子一松,饭粒落了一身,「哎呀!」

她赶紧站起身想拍掉衣裙上的饭粒,裘韦林也上前帮忙,于是两个人的四只手就在她的裙子上无序地拍打起来。

突然间,两手交错,他紧紧握住她的,并一个使劲儿将她拉到自己面前,火热的眼直盯着她瞧。

「告诉我,那些花叫什么名字?」他指着地上的那束玫瑰,贴着她耳畔邪魅轻柔的问。

「玛丹娜……」可晴的心无来由地扑通直跳着。

「玛丹娜的花语是?」

「渴望。」她怯柔的眼眸偷偷望了他一眼,可这一凝眸竟被他火漾的目光如树根盘错似的紧紧纠缠,再也放不开。

「渴望我的爱,嗯?」他火辣的眼神直燃烧着室内的氧气,可晴发觉自己的呼吸愈来愈急促了。

「老板,你不要这样。」她的心开始不安分的狂跃起来。

不行,她不能再被他迷惑,绝不能让他所吸引,她要找回自己的决心呀!是他先舍弃自己,又怎能回头再度对她施以迷惑的手段呢?

「我看我们重新开始吧!」他突然说出的这句话,让可晴有点不能适应。

她微皱起眉,疑惑地望着他,却不知该不该答应。

「你是真心的吗?」她喃喃问道:「不是真心的我不要。」

「跟-立个约定好吗?」裘韦林-起眸想了想。

「我们之间已经有三年约定了,虽然已经失效,但我不想再定其他的,就怕没几天一切又成空了。」她落寞的垂下小脸。

「我是认真的,要或不要,给-一次机会。」灼灼目光凝在她的脸上,他不希望得到她不确定的答案。

「我……」就一次机会!他还真会刁难她。

「怎么约定呢?」她静静地等着他的回答。

「如果这次我能顺利标到那块地,我就接受-这位女朋友,而且是第一位承认的女友,不用等三年这么久。」他眸光闪动,然后瞬也不瞬地望着她。

「真的?」说穿了,她依旧无法遏阻内心对他渴望的心,如今有这样的好条件,她能不答应吗?

他点点头,「怎么样?」

「好,我答应你。」她对他一笑,即便知道他就像是一道万丈深渊,这时她也会义无反顾地往下跳。

他邪魅一笑,接着将饭盒拿给她,「吃饭吧!」

「嗯!」她点点头接过手。

两人同时坐下吃着已经半凉的饭盒,不过可晴才吃了两口,眉头就皱了起来,「嗯……冷了,鱼变腥了。」

「那别吃了,我们出去吃吧!」其实他也觉得冷掉的饭盒难以入口,于是顺势将它们全都放进塑胶袋内,「等一下拿到外面丢了。」

看他动作极快地做着这些事,可晴忍不住掩嘴笑了出来。

「-笑什么?」他回头望着她。

「我猜你早就不想吃饭盒了是不是?这样吧!去我那儿,我冰箱里还有一些义大利螺丝面,我做起司面给你吃,不要老是出去吃贵死人的东西。」她可是很勤俭持家的呢!

他眉头一撩,「还真是知我者莫若可晴。」

可晴小脸陡转殷红,被他这句话搞得浑身不自在,抓着皮包和待扔的饭盒,羞赧的先跑了出去,「我先去按电梯。」

裘韦林笑着摇摇头,也跟着走了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记得那次约定最新章节 | 记得那次约定全文阅读 | 记得那次约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