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次约定 第二章

作者 : 楼采凝

终于到了让可晴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星期一。

一早,她便在佩莲的建议下穿上可展现活泼与端庄的套装,而它也是唯一让两个女人都满意的衣服。

但就在可晴以执行长秘书身分进入裘韦林的办公室时,却突然被里头的情景给吓了一跳。

「对不起,我马上出去。」她完全没料到第一天上班他居然会送给她这么一份见面礼--让她再次心碎的大礼。

几分钟过后,办公室大门打开了,她看见裘韦林斜倚在门框笑睨着她,「没想到-来得还真早。」

「我只是想先习惯一下环境。」可晴抬起头,望着他此刻未穿西装外套,而衬衫上的几颗钮扣被打开的俊魅样,脸颊都热了。

「那进来吧!」他将门更拉开了些。

「她还在里面。」可晴不想再看到其他女人俯在他身上的画面。

「她已经从侧门离开了。」他撇嘴一笑。

「那天你才刚跑掉一个女朋--」

「NO,不是她跑掉,是我赶她走,这两者的差别可大了。」他举起手,笑容满面的对她解释。

「好吧!就算如此,你也不能马上就交下一任女友。」在她古板的观念中,这样是不应该的。

:闹问,-管得着吗?」他眉头一撩,而可晴表情是凝滞的,内心有股说不出的煎熬。她知道是自己多事了,可她的多事完全源自于对他的痴恋。

「进来吧!」裘韦林离开门边回到座位上。

可晴跟着走进去,当看见他桌面上一团凌乱不禁想起刚刚她看见的画面,于是赶紧看向旁边,这时她才发现这间办公室好大,几乎已经囊括了整个楼层,若她猜得没错,应该还具备休息室、换衣间、卫浴以及会客空间。

「-的座位在那儿。」他指着与她有一道绢纸玻璃隔开的角落。

可晴点点头,朝那儿走了过去,发觉这桌面上曾养植一、两盆绿色植物和小摆饰,像是前任秘书留下来的。

裘韦林从缝隙中看去,猜测着她的想法,「-在想该怎么处理这些东西是不是?」

她摇摇头,「没有,我很喜欢它们,只是在想原来的主人不知道会不会来拿回去。」

「-喜欢就好,这是前任秘书离职前转送给现任秘书的,除非-不喜欢。」他扣好扣子,穿上外套,回复到身为老板的俐落与干练,「这些东西-拿去看一下,不懂的可以问我。」

可晴走了过来,接过手说:「我会用最快的速度看完它。」

他点点头,直到她走过去坐下后才开口,「在办公室里不要谈论过多私事,但是在办公室外,-就不必太拘谨。」

可晴听得一傻,「什么意思?」

「-知道的。」裘韦林笑了笑,淡淡扬起两道浓眉,「上班吧!」

跟着,他迅速地将思绪与注意力全摆在公事上,转进来的电话非常多,但可晴还是生手,搞不清楚哪一通该接给他,哪一通又不该,于是他几乎照单全收,但也应对得非常快速,丝毫不拖泥带水或浪费时间。

「请问能不能给我一个清单,这样我才明白该怎么处理电话。」找到一个空档,她开口问道。

「没有清单。」他撇嘴一笑。

「没有?!」

「-得从我讲电话的内容上分辨出哪一些是我热络应对,哪一些又是我蓄意打发的,这也是-的工作。」见她一脸错愕,他好整以暇的顿了顿,接着又说:「-不是很想了解我吗?」

「可是太难了。」她没想到当秘书还得学过心理学。

「我给的薪水绝对让-值得挑战这种难度。」他促狭一笑。

「那我懂了,我会努力学习。」虽然她想不透为何一件很简单的事他非得弄得这么复杂,难道直接给她名单很困难吗?但他说得没错,她是想多了解他一些,无论是他的想法、他的一切,她都想知道。

裘韦林托着下巴望着她,「喂,-是不是不高兴了?」

她一震,「哪有?」

「哪没有?」-起眸,他嘴角勾勒的笑意更深了,「对于雌性这种动物我可是太了解了,-们一皱眉、一颦额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在老板你探究的范围之内。」她眸光微黯,对于他的风流与花心感到挺无奈的。

或者她该死心,云与泥的差异不是她横跨得了,倒不如待在一旁,偷偷望着他、陪着他,那就够了。

「那么快就对我死心了?」他眼中突现一丝寒芒。

「死心?!」她回头望着位于玻璃后不清楚的身影,惊异他居然真的能猜透她的心。

坦白说,她还没感受到自己的心活过来呢!说「死心」未免太早了,对于像他这样一个众星拱月的男人,她这种不闪亮的小星星或许只有终其一生心碎了。

「我不是那种固执守旧的老板,-尽可以对我施以诱惑,没关系的。」他轻松一笑,那话语又让她一惊。

看着桌上的绿色植物,就不知道它的主人是不是也曾诱惑过他,可为何不做了?是不是已经不具新鲜感,所以被炒鱿鱼了?

「我能不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她深怕自己老是问错话。

「-问。」

「跟你的女人最长的时间是多久?」她好评估一下自己能陪他多久。

「嗯……半年,应该是最久的了。」裘韦林的指尖轻敲桌面,对于这个问题像是挺难思考的。

「半年!」这么短,那么她是不是该打对折再打对折,可这么算来连试用期都不到了,「那前任秘书做多久?」

「咦!-是以我的女人角度问这个问题,还是我的秘书?」他仰起脑袋,嘴角衔着的笑意带了抹猖獗。

「就当我没问。」她无措的低头写着字。

「-这是什么表情?」他肆笑,也跟着打开文件,在浏览过几笔报价单后便说:「盈姨是我爸的秘书,直到上个月才退休,我出生几年,她就跟了我几年。」

「嗄?」可晴好意外。

「就是这样。」他撇唇一笑,又将心思摆回公事上,就此办公室又回到原本的静谧与诡异。

可晴实在不喜欢这种太过安静的氛围,因为她会无法避免的胡思乱想、心猿意马,这一向不是镇定如仪的她会有的表现。

冷静、镇定、专心工作,再怎么-也不能连试用期都没通过便被撵回去了,更何况-还想陪他……一辈子。

中午休息之前裘韦林已经离开公司,前往「贝堤尼」餐厅与法国来的会议代表商谈业务,而她这位秘书无法避免的必须随行。

到了那儿她便开始做笔记,应征那天裘韦林虽然考了她一句综合外语,但她并不知道他的法语可以说得这么流利,当下倒是吃了一惊。

法语并不好学,是三种语言里她最不拿手的一项,顶多只能应付简单对话。可是刚刚在车上闲聊时,他曾提过自己是学经贸的,这下更不可能有多余的时间学习多国语言,但他还是办到了。

一位风流才子除了应付女人之外,居然还可以征服各国语文障碍?这不禁让她对他更感到好奇与佩服了。

「裘先生对这个案子觉得如何?可以的话我们就签约了。」对方是一对兄妹,妹妹娇艳的笑容直冲着他绽放,可晴一看就知道她别有居心。

「很不错,不过还是得让底下的单位评估结果,而且刚刚附加的条件还是列上去比较恰当吧?」虽然他爱美女,但可懂得公私分明,不会因为美人的几句话而昏了头。

看见他这么回答,可晴终于放宽心,嘴角也扬起一弯微笑的弧度。

「哎哟!谁不知道A.RIS执行长说话的分量,只要轻哼一声就会上报,我们又怎么敢诓骗你呢!」茱蒂索性一**坐到裘韦林身侧,小脑袋斜靠在他肩上半撒娇地说。

裘韦林望了眼她的哥哥强生,跟着笑了笑,「-问问-哥哥,如果我请我秘书亲他一下,他会不会再把折扣打得更低一些?」

可晴一听,蓦地瞠大眼,难以置信地望着他,「老板……」

裘韦林不理她,直望着强生,「你愿意吗?」

强生也同样吃了一惊,接着说:「当然不可能。」

「所以说了,我们男人在商场上谈生意,美人计是不管用的。」说完,他便站了起来,对茱蒂噙着笑说:「不过,我欢迎-私下来找我,当然,得在毫无商业目的的情况下。」

说完后,他便面无表情的转首步出这家餐厅,而可晴也赶紧将资料收好,快步尾随着他出去。

坐进车中,当司机把车开上路后,可晴终于憋不住地问:「你为什么要害我?」

「我哪时候害-了?」裘韦林挑眉故作不解。

「你刚刚不是拿我去试探强生先生?如果他说好呢?」知不知道她那时候有多紧张?

「安心,他不会答应的。」他很有自信地一笑。

见他这样的表情,她可不开心了,「我知道,依我的外貌,谁愿意拿公司的利益交换?我不会再问了。」真可悲,没想到问了只有让自己伤心的份,那她还是噤声的好。

他撇嘴轻笑,看看表,「唉!这次吃饭还吃得真久,已经快四点了?!」

「是呀!」多半是他和茱蒂两人打情骂俏的场面吧!

「小刘,把车子直接开回家去。」他突然对司机说。

「是的,先生。」于是司机立即转了个弯。

「回家?!可还没下班呢!」可晴回头望着他。

「那间餐厅空气不好,闷得一身汗,想回去洗个澡。」他索性在车上就把领带给解下了。

可晴没辙,只好不言不语。她是没当过秘书,难不成大公司的秘书都是这么做的,得陪着大老板回家洗澡换衣?

看着外头的景色,她才发现这儿可是高级地段,每一栋的大楼都是这么雄伟精美,每坪要价都可用上百万计算了,想她这辈子都不可能住在这种地方。

「老板,到了。」小刘将车子停在大楼外,转首对他敬呼。

他点点头,对可晴说:「下车吧!」

「是。」她赶紧抱着资料袋走出车外,跟着他进入大楼的魁伟大门,看着里头类似五星级饭店的高级玄关大厅。

守卫一看见他,连连点头喊着,「裘先生,下班了。」而后服务性极高的为他按启电梯并目送他们进入里头。

「没想到你在这里就像皇上一样。」可晴咋舌道。

「每个月几万元的管理费,钱养的。」他倒说得挺合情合理的,的确,若没有这些钱,谁会这么奉承一个人呀!

进入他家里,她又被这间屋子深色中又不失金碧辉煌的美给慑了眼。

「-坐。」他指着沙发,「-等一会儿,我马上好,待会儿开车送-回去。」

「啊!」她吓得赶紧摇头,「不用,真的不用麻烦,我自己搭车回去好了。」

「-干嘛这么紧张?」

「你可是堂堂A.RIS的CEO,出门有司机,而我不过是个小职员,怎么可以拿你当司机用?」如果可以,她只希望能够以不是上司与下属的身分与他同车,但那样的情境似乎只能在梦中出现。

「哈……-这小妮子挺有意思,别的女人都巴不得能上我的车,更希望能上我的床,-却把这种亲热关系视为司机和乘客?」他俯低脸,近距离瞅着她那张惊愕的小脸。

「我说错了什么?」

「有时候我真搞不懂-的清纯天真是装的还是真的?」在他三十年的岁月里,所认识的女人没有不带野心与算计的,遇上这样的女人他理当更加小心才是。

「我为什么要装?」他还真蠢到底了。

「算了,-等我,我很快的。」对她眨眨眼,裘韦林便步进后头的套房中。

可晴无奈地坐了下来,瞪着眼前那幅雄伟的罗马砖画发呆。

他为什么要带我回来?为的只是要再送我回去吗?

而我心里还期待着什么?希望他能对我诉爱?

别傻了,黎可晴,这么美的事怎么都轮不到-呀!

突然,她的目光瞟向桌上的一本书,它并不是普通的八卦、商业杂志或是汽车书籍,而是一本谈论心情、感情与渴望的心灵书刊。

翻着翻着,她看见其中有一页被他折了角,打开一看,里头被他用黑笔圈起了这么两句话--

放眼天下皆美女,知心难寻,契合难觅。

纵横天下我独大?以为我求?以为我愿?

这是什么意思?第一句她多多少少能理解,就算他女人何其多,但是没有一个知心、契合的。

但是第二句呢?纵横天下谁不要?他不求不愿?好怪。

就在她百思不解的时候,他已经从里头走出来了,此刻他穿着一身轻便的纯白休闲衫与牛仔裤,看起来比上班时更年轻有朝气。

「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吧?」她问。

「-也让我休息一会儿,急什么?」他撇嘴肆笑。

「那好,就休息一下。」可晴也不想回去,如果可以跟他多聊聊天她也很乐意,只是不知为什么,只要一接近他,自己就有着说不出的紧张。

「要不要来杯咖啡?我煮咖啡的技术不错喔!」他笑了笑。

「也好。」她点点头。

就见他绕进另一头的吧台内,可晴基于好奇也走过去一看,竟发现到一整片的酒墙,「你这里有好多酒喔!」

「除了酒之外还有花茶、浓茶、老人茶,因应每个客人不同的需要。」他撇撇嘴说。

「你有很多客人,这样不是很忙,没有考虑请个佣人?」

「佣人成天在你面前晃来晃去,你又不能要他们别走动,所以我宁可请个钟点女佣定时来这儿打理一下就行。」

突然,一股咖啡香气从吧台内冒了出来,可晴深吸一口气,不禁咧嘴笑说:「真的好香,还没喝就流口水了。」

「等会儿一定让-续杯。」他将一个占典陶瓷杯递给她,「喝喝看。」

「好漂亮的杯子。」可晴接过手。

「这是我自己烧的。」

「哦?」没想到他的兴趣还真广!身为一家公司的执行长,日理万机,还得面对众多媒体、投资人的询问压力,他居然还能让自己活得这么多采多姿。

「别这副惊讶的样子,难道我非得是个为公司、为钱而活的男人,其他什么都可以省略?」他再送上一盘小蛋糕,「别误会,蛋糕是买现成的。」

可晴掩唇噗哧笑了出来,没想到他还挺逗的,「谢谢你。见你如此,我想我也该培养一些兴趣了。」

「-想培养什么兴趣?」他问。

「还不知道,坦白说,我一向都是个没有兴趣的人。」可晴不好意思的耸耸肩,「既然我吃饱喝足,是该回去了,不用你专程送我,我可以自己搭车回去。」

拿着喝完的咖啡杯,她走到水槽清洗着。突地,她听见他走近的脚步声,浑身竟然起了胆战。

「呃!」她轻呓了声,因为他居然从她身后圈住她的腰。「老……板……」

「嗯?」裘韦林的热唇贴着她的后颈。

可晴倒怞了一口气,身子发着抖,洗杯子的手也跟着打颤,发出匙碗碰撞的声响,「你不能……不能……」

「-想说什么?」

天!他居然用牙齿咬住她的耳垂。「不能这样,放开我。」她放下杯子,紧抓着他捆在她腰间的手。

「-爱我,对不对?」他有双透视眼,可以透视每个女人的心思。

「我……我没有……」可晴不能承认,她如何能把爱他的心意告诉他?那以后相处会更尴尬。

「不老实的小女人。」他诡异的嗤冷怪笑,热唇却直往她的菱口逼近,「-一看见我时,心里的念头我已经知道了、」

裘韦林的灼灼黑目犀利又炯锐的盯着她瞧,那亦正亦邪的笑容直接侵入她心底。

「你……你知道?」对,她承认就在面试时,她看见他的第一眼就充满无限错愕,甚至失魂又失心,可没想到他居然看出来了!

「我知道的可多着呢!」他玩味一笑,浑身散发出一种脱轨的狂肆美感,围住她腰间的手逐渐上移,钻进上衣,紧紧掌住那。

「别……别这样……」她好慌、好慌,狼狈得不知如何是好。

「真的不要?」他不信,「如果不要也不会因为我办公室有女人而心伤难过,更不会因为茱蒂的靠近而冷漠。」

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么不露痕迹的揭启她的疮痕,连一点点让她自怜自艾的空间都不留?

「我真的不……啊!」

她话还没说完,裘韦林已经将她抱上桌面,掀起胸衣。

「呃--」可晴的脑袋向后仰,更凸显出她的丰满与隐藏在衣装下的诱人躯体,袭韦林-起眸,两眼不再温柔。

下一秒,他狂肆地要将她同样隐藏在冷静外表下的滢浪气质给呼唤出来。

他不喜欢女人伪装天真,那只会彰显她深沉的城府,他要把她击溃,不再让她的与众不同影响他的情绪。

而在可晴完全空白的性经验中,光是他这样的动作已经把她送上未知的情境……

可晴口干耳热,几乎不能说话,只能躲在他的臂弯里,微微平复急喘的呼息声。

然而裘韦林的脸色却黯了下来,他万万没想到她是处女,虽然他并没有真正占有她,可就怕这女人会依这样的关系对他予取予求。都怪自己,早在知道她未经人事时,他就不该一意孤行。

「我送-回去。」他蓦然出口的一句话让她一震。

抬起头,她泪眼婆娑的。

「怎么哭了?」他凝笑,「没必要这样吧?」

可晴赶紧抹去泪水,咬紧唇,「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从这边走到底右转。」裘韦林指着另一头。

「谢谢。」迅速跳下桌面,她拍拍身上的裙装,以最快的速度直奔洗手间。关上门,她看着里头铺上鹅卵石的地面、炭黑石的大型浴缸,一颗心突然沉重了起来。

光这问浴室就此她和佩莲租的屋子还大了,她如何配得上他?走到镜子前方,她一边整理衣服,一边看着自己带泪的脸颊。这么丑,难怪他会不喜欢她了,认命吧!

抹去泪水,她走出去,望着他的眼问道:「我明天还要去公司上班吗?」

「为什么不要?」他好笑地撩高一眉。

她轻吐了口气,带着一丝苦涩笑意说:「那就好,我先走了,不用你送,你休息吧!」说着,可晴便逃也似的奔出大门,躲进电梯,但这次她的泪却再也停不住了。

裘韦林听着她跑远的脚步声:心情瞬落地用力捶向墙面。

真是该死!她跑就跑了,他闷什么呀?难不成还真会为这种古板女人动情?

像是为了不让可晴的影像留存太多,他立刻取来手机,从电话簿中随便按下一个按钮。

「喂,-是那个……那个……」糟,刚刚忘了看一下名字。

「啊!韦林。」对方先听出了他的声音。

「没错。」他勉强一笑。

「没想到你会打电话给我。」她开心极了。

「出去玩吧!看-要去哪都行。」他坐回沙发上,突然看见那本书,他翻开并看着折角的那一页,眼底忽然出现可晴的笑容:山头竟在瞬间热了起来。

女人娇脆的嗓音从话筒传出,「真的?那我想先去吃饭,再去逛街、兜风,然后--」

「对不起,我打错了。」裘韦林用力关上手机,拿起外套走出屋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记得那次约定最新章节 | 记得那次约定全文阅读 | 记得那次约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