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次约定 第一章

作者 : 楼采凝

刚踏出校园,黎可晴就彻底感受到「毕业即失业」这句话的残酷,想她也是台大外文系的高材生,每每校外的外语演讲、辩论,没捧个奖杯回来也有张奖状当壁纸贴,但为什么要找个工作就是这么不顺利?

不是她嫌人家没制度、公司规模不够称头,就是人家嫌她太死板保守,外表是不错,就是不懂得利用现成的美貌。

她看看自己,没错,她是穿着一身包得像粽子的套装,虽然老成了一些,但端庄有礼不失大方,难不成要她穿一套槟榔西施服去接待外国客户?

算了,人家没眼光,她也不能先贬低自己,所以她不急,即便身上那一点点过去打工剩下的积蓄就快坐吃山空,她也不允许自己回家拿钱。

「-又铩羽而归了?」她的室友兼麻吉吴佩莲看她一回来就那副无精打采的神情,便能猜出一二。

「不要取笑我,我不会一直这么衰的。」她坐在公用小客厅的懒骨头上,捶捶早已经走麻的双腿。

人家是看报求职,可她却是随机硬闯,直接开门见山问人家缺不缺人,认为这样的录取机率会高一些,天知道她再这么下去哪时候才会碰到她所谓的「机率」?!

「我哪敢取笑-,瞧我不是兼职打工吗?只是想劝劝-不要太执意,有工作就先待着,现在的职场没有让我们这群菜鸟挑剔的份儿。」

吴佩莲忍不住说说她,她相信只要可晴将标准放低一点,一定很快就会有好消息的。

「我才刚毕业不到一个月,不想就这么『庆菜』推销出去,好歹也得熬到两袖清风的时候。」

想不到身材娇小的她还挺有骨气的。「是喔!到时候可别向我借资呀!」吴佩莲拿着两瓶装满水的特大宝特瓶练着臂力。

「-~~-还真小器!」可晴睨了她一眼,「小姐,-这样手臂会变粗喔!」

「-别吓我。」她赶紧放下宝特瓶,「我只是想练点肌肉再去晒上古铜色的皮肤,看起来多健康呀!」

「小心多晒太阳可是会得皮肤癌。」

「喂,-怎么老触我霉头?」

「我是好心奉劝-耶!我有位远房表姊就是一直要把自己弄成那种健康肤色,结果晒出问题了。」可晴无奈地又说-「再说-又不当模特儿,干嘛这么重视外在?把自己练得跟黑妞似的。」

「什么?-居然不知道现在在外求职外貌有多重要?!」

吴佩莲瞪着她,「难怪-到现在都还找不到喜欢的工作,我告诉-,就算-不重视外表,也为自己的理想做点打扮行吗?总不能仗着有三分姿色就什么都不顾了。」

「我什么时候仗着自己有姿色了?」可晴满腹不解地发着牢蚤,「算了,我好累,已经没精力跟-争辩。」

走进自己的小闺房,可晴褪下身上的套装换上一身休闲运动衫,正打算好好补个眠,却听见佩莲在外头大呼小叫的声音,「快……可晴-快来看看啦!说不定这是-的机会耶!」

可晴赶紧走出去,「怎么了?」

「-看!」她指着报上的求职栏,「A.RIS征才。嗯……需精通英、日、法三种外语,外貌中上,端庄有礼,哎呀!这分明是为-打造的。」

「别想了,它可是大公司耶!报上一登,应征者可以排到大马路上去了。」

「-这个人真矛盾,不是向来对没制度的公司没兴趣?这下有符合要求的又敬而远之?」佩莲疑惑地望着她,「我看-分明是没自信。」

「我……」可晴看看日期,截止日就是明天了,「好吧!那我去试试,就算失败也不会少块肉。」

「嘿咩!我就喜欢-这个样子。那快去睡一觉,晚点我们再一起去吃消夜,回来后我得想想要怎么将-打扮打扮。」佩莲退后一步,仔细打量起她的身材。

「拜托,关于打扮-就不用躁心了。」可晴急退一步。

「-!我是为-好,就这么说定了,快去睡吧!去去。」吴佩莲推她进入房间,又替她拉上门,然后在外头喊道-「好好睡喔!」

跟着她便走进自己的房间拉开衣柜,幸好她跟可晴的身材差不多,几套浪漫洋装借她应该不成问题。

对,就这件,哇~~淡紫色加点黄玫瑰情调,保守中不失诱惑,哪个男人拒绝得了呢?

可晴发觉自己上当了!

拉拉自己身上的洋装,轻飘飘的几乎不贴身,有时候还以为自己没穿衣服,浑身不自在极了。

走进这家在三个国家上市的全球性外商公司,她立即感受到这座建筑物的雄伟壮观与气派非凡。

服务台的小姐指示她可以从大型玄关的回转梯直接登上三楼,一到了那儿,她还真不得不惊叹场面的可怕。

这座楼层占地应该有个两、三百坪,可是已经被应试者给挤满了,安排的百来个座位也一样座无虚席,迟到的她只好乖乖站在一旁等待了。

幸好他们采多方初试,在近十个面试厅内不一会儿就面试完所有人,最后剩下三十余位。

接下来就是笔试了,可晴好奇为何不一开始便笔试,这样就可以先刷掉一堆人。后来经打听才知道该公司还会留下面貌清丽姣好者,尽管是花瓶也无所谓,至少可以让客人觉得赏心悦目一些。

看来佩莲说得没错,原来女人的美丽外貌可以拿来当饭吃。

考试内容对可晴而言还算容易应付,成绩出来留下了最后六位,接着就等着最后面试了。

看看时间,午餐就只啃个三明治,现在已经两点了,胃又开始不争气的咕咕叫,还真辛苦呢!

「黎可晴小姐。」一位男士从面试的房间走出来对她喊道-「请进,因为这次应征的工作是『CEOSECRETARY』,所以他要亲自面试。」

「CEOSECRETARY!执行长秘书?」她再次求证。

「没错。」对方笑容可掬。

「可是当初的应征职位栏上不是这样写的。」

「这很重要吗?这个职务可比报上写的还高薪呢!」他笑着往内一指,黎可晴只好闷着头走进去了。

糟了!如果是这么正式的职务,她应该要穿得更保守、称职一点,看看别人,每个人穿得即便不失妩媚但也非常适宜,再看看自己,天……希望这位大老板不要把她轰出去才好。

走进里头,她看着大桌前有位低垂脑袋看着履历表的男子,因为他一直低着头,所以她看不清楚他的容貌。

「怎么傻站在那儿?过来呀!」他的一句话让她一愣,不一会儿就见他抬起头来,挪挪鼻梁上的眼镜对她魅笑着。

可晴心口一提,傻了般地看着他,瞬间周遭的所有声响都被她摒除于心门外,所有的思想、念头都只有「他」。

「好吧!我承认-今天的穿著非常迷人,是不是可以过来坐下了?」裘韦林冷睇着她,以为她和其他女人一样只是想用外貌诱惑他。

「呃!好。」她乖乖走了过去,直到他面前坐下。

这时裘韦林看看手中的履历表与刚刚考完的试卷,「-的成绩不错,学校也挺好的,是真心喜欢这份工作吗?」

「真心喜欢。」过去她不敢说,可自从见了他的人之后,可晴已经不能说「不」了。

说也奇怪,以前念书时也有不少绝俊的男同学追求她,可她从没将他们放在眼里,大家还曾取笑她冷感无情呢!

可为何……眼前的他会给她那么大的冲击与震撼?

他浓眉大眼、英气逼人,发型、衣着都是当今最流行的,但却不标新立异,恰如其分地展现出他的身分与地位。

很帅……帅得会令她心痛,好像自己活了这么久,就只为了等待他的出现一样。

「-的回答倒很干净俐落,还有,-明白-的工作性质吗?」裘韦林微-着眸,笑着又问。

「跟报上写的一样吗?」

「报上写的?报上怎么写?」这他倒不清楚。

「需精通英、日、法三种外语,外貌中上,端庄有礼。」可晴照本宣科了一遍,「上面没说是什么职位、工作性质。」

「就这样?」

「就这样。」她点点头,但眼神直凝视着他。

「该死!下面的人到底在做什么,交代要弄个简单扼要的应试广告内容,居然也可以搞得一塌糊涂。」他气得紧皱双眉,但可晴却觉得他连皱眉都好看。

「我想不管贵公司的征人广告怎么刊登,求职者一样趋之若鹜,这倒没什么影响。」她直觉的说道。

「呵!-这是在替他们解释?倒挺有意思的。」他看看她的履历,「以往得过不少奖嘛!那我简单考考-好了。」

接着他便用这三国语言发问了一段话,「-也用这三国语言将-的感想说出来。」

裘韦林问的是──-对于外商事业的憧憬与建议,还有-会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工作?

可晴想了想,也用这三国语言分成三部分回答,「我一向觉得外商公司是很有规模与制度的,也较具人性化,因为休假多、福利好,但也因为如此,竞争性一定会比一般公司激烈,如何培养抗压性、团队特质以及判断与沟通能力是很重要的。如果我录取了,我会将一切准备工作从零开始,把自己的能力完全表现出来,达到公司指定完成的任务。」

他撇撇嘴角,「YES,真不赖喔!」

可晴紧张的望着他,他一定不知道刚刚她有多紧张,头一次发言让她有些颤意,希望他千万别听出来。

「-录取了。」他的一句话差点让她失了形象尖叫出声。

「谢……谢谢执行长。」她赶紧站起身朝他一鞠躬。

「跟我一块儿工作不必这么拘泥,更不用紧张,以后直接喊我老板就可以了。还有,说话不要像刚刚抖得那么厉害。」他扯着一抹无懈可击的笑容,跟着双手环胸往椅背一仰。

「啊!」她赶紧捂住嘴。

「哈……」裘韦林轻松的笑了出来,威仪备具又不摆架子,算是懂得恩威并施的大老板。

「我知道,以后不会的。」可晴赶紧站起来,对他点点头。

「那好,就下星期一来上班了。其他有关公司制度与规范可以向外头的林先生问清楚。」他做了最后交代。

「是的,谢谢。」可晴紧张的想赶紧逃开,可又想多留片刻看他几眼,但最后还是克服内心的渴望,快步走出办公室。

直到外面,她才重重吐了口气,更有种兴奋的甜蜜在心底蔓延开来……执行长秘书……这是不是表示日后她便可以与他朝夕相处了?天!真的太棒了,回去后她一定要好好谢谢佩莲。

谢谢她看见报上的广告、谢谢她的鸡婆,更谢谢她这套浪漫到不行的洋装!

向外头那位林先生问清楚一切后,可晴已经迫不及待的奔出这栋外商贸易大楼,开心的搭上捷运回到住处。

「嘿嘿~~我说吧!借-的衣服一定行。」佩莲也替她开心,「是-说得喔!事成之后要请我大吃一顿。」

「我只剩下一点钱,吃好的或许办不到,但小吃一下一定有。」可晴抱住佩莲,脸上的兴奋可说比中了第一特奖还雀跃。

佩莲看出蹊跷,忍不住问-「-有点不一样喔!」

「我?」可晴赶紧敛下笑容,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我哪儿不一样了?」

「还说咧!找到工作是值得庆祝没错,可是-未免也太开心了吧?尤其脸上挂着的笑容还真吊诡,有点像……情窦初开的少女。」

「情窦初开?」她欲盖弥彰的吼回去,「-别胡说了!」

「我胡说吗?看-,被我说中了也不用老羞成怒,该含羞带嗔嘛!」佩莲故意取笑她。

「讨厌。」可晴控制不住的脸红了。

「哇塞!我怎么不知道黎可晴也会有脸红的时候?」佩莲指着她的脸,笑得好三八。

「-再这样,我不请客-!」可晴气得鼓起腮。

「好嘛好嘛!不逗-了,但我可不吃路边摊或随便打发的,-现在可是执行长秘书耶!请得太寒酸不怕丢脸。」佩莲好不容易可以敲她竹杠,哪能轻易放过她呀!

「我皮包里真的就只剩下三千元,-要吃好的没有,普通的倒是可以,那-说该怎么办?」可晴没辙地说。

「对了,我公司的路口开了一家欧式餐厅,满高档的耶!听说有不少名人、明星都去那儿吃饭约会,我们也去嘛!」

「拜托,去那种地方要花多少钱呀!我才三──」

「别这么没诚意,这样好了,不够的我先替-垫,等-领薪水再加倍还我。」吴佩莲开始打起如意算盘。

「加倍……」

「不要算了,可别忘了是谁帮了-的。」佩莲噘着嘴不说话,苦肉计立刻摆到台面上吓人。

「-……-……算了,交友不慎,我认了。」可晴大叹,看样子她薪水还没领到手已经被佩莲给敲诈一空-!

「我们现在就走吧!」佩莲立刻圈住她的手臂,两人骑着一辆小绵羊五十便朝目的地进攻。

可是不久后,当两人踩进这家气氛一流的餐厅还真觉得不适当,因为里头大多是一对一对的,听着小提琴演奏多有情调、多浪漫呀!而两个女人来这里面对面看着中间水晶瓶中插着的红玫瑰,说有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可晴赶紧翻开MENU,看着上头的套餐,各个要价都达数千不只,心也就阵阵刺痛了起来,「-钱多,吃这不浪费,要是吃普通的可以吃好几次了。」她忍不住小声地碎碎念。

「拜托,-得提高自己的身分好不好?不要老做小家子气的事。」佩莲看了看菜单,立即点上一道「里昂白酒鸡肉套餐」。

可晴没办法,也跟着点了一样的套餐,「也不过是附餐多一些,没道理这么贵。」

「-不要事事计较,这里是在卖它的气氛、感觉,懂吗?」佩莲真不懂凡事都追求时尚的自己,怎么会和这个老古板成为手帕交。

「好吧!」可晴无奈地双手托腮,突然间一愣,因为她看见了「他」。

他的长臂正勾着一个女人进入店内,或许是老顾客,在侍者熟稔的带领下双双进入角落一处被水晶珠帘隔开的小空间里。

虽然被珠帘所隔,可晴不是看得很清楚,却依旧能模糊看出他们两人甜蜜依偎的画面。

「可晴,-在看什么?」佩莲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他们是?」

「我的老板。」她真的好想哭喔!

「老……板……-是说,他就是A.RIS的执行长?」佩莲惊愕地问着,当看见可晴微蹙的眼底染上一丝水雾时,她蓦地倒怞一口气,「天呀!-不要告诉我-已经爱上人家了?」

可晴闻言,赶紧抹去泪痕,「-胡说什么。」

「我胡说?」佩莲摇摇头,「就连三岁小孩都看得出来-现在这张脸上写的是什么。」

「什么?」她吓死了,难道她的脸真会写字!

「心碎。」

「少来。」可晴说什么也不承认,这时正好侍者端上餐点,于是她拚命以吃来忽略掉佩莲所说的那两个字在心底所造成的惶乱感。

「不说就算了,反正总有一天我会让-招供。」佩莲才不会就此放弃,故意在她耳边说-「喂,-看那个女的穿著好艳,可见他喜欢那样的女人。」

「不关我的事。」可晴顶了回去。

「是吗?」佩莲笑着一样接着一样的吃,却发觉可晴的胃口奇差,「-不要浪费好不好,就算心碎也得努力的吃嘛!」

「-真烦。」可晴干脆将食物都堆到她的面前,「-吃吧!我想先离开了。」

佩莲赶紧拉住她,-起眸说-「-就这么认输了?虽然我瞧不清楚那女人的长相,可-向来是我们班的班花耶!喜欢就勇敢去追呀!给我吃!吃饱了才有力气思考、用计。」

「瞧-说的,好像我要夺人所爱。」

「男未婚、女未嫁,有何不可?」佩莲在食物一送来就拚命吃掉,最后拍拍肚子说-「我先离开了,-再叫杯饮料为自己制造机会。」

「他有女友,我怎么制造?」这下换可晴拉住她。

「笨喔!所以要-吃饱嘛!吃饱脑子就灵光了,一切看-自己-!」说完佩莲便拿起背包火速离开了。

「喂,-不是要借我──」

妈呀!她身上钱不够呢!可晴赶紧掏出皮夹,幸好她唯一的一张救命信用卡有带,否则等一下就会变得很有趣了。

也就在她吃着最后一份点心与饮料时,突然看见那女人气呼呼的从角落走出来,一路蹬着响亮的鞋跟敲地声,很没水准的离开了。而裘韦林跟着走出来,正想付帐离开却不经意的朝她望了过来。

可晴的心跳彷佛瞬间停止,她赶紧低头猛吸饮料,直到听见他说-「嗨!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我的女秘书。」

「是……是呀!真不可思议。」她笑得好蠢。

他看看她面前吃得很狼藉的桌面,「跟男朋友过来?」

「不是。」可晴很快速的回答,「是我室友,她……她突然有急事就丢下我一人跑了。」

「哦!那介意我坐下吗?」他朝侍者拍拍手掌,侍者赶紧走来,裘韦林便道:「把桌面整理一下,给我一杯马谛士。」

「是的,裘先生。」侍者迅速清洁桌面后,便端上一杯马谛士。

可晴这才试问:「刚刚那位是你的女友?」

「女友!」他抿唇一笑,看看手表,「二十分钟以前算是。」

「啊?」她不懂他的意思。

「呵~~-不必懂。」裘韦林忍不住眉头一敛,看了看她才笑问:「这里的餐点并不便宜,是来这里庆祝找到工作的?」

「你好厉害。」可晴羞赧地垂下脸,「其实我是装阔,吃这一顿可得缩衣节食好久呢!」

「那-朋友是怕-付不出钱来,所以先开溜了?」他嘴角勾起一丝趣意盎然的笑容。

「还不至于这么严重,我有信用卡。」可晴很认真的回答。

而她脸上的专注与认真倒是逗笑了他,「-真的很天真,我突然觉得-好像并不适合这份工作。」

闻言,可晴的手一松,舀甜汤的汤匙当地一声落进碗里,发出清脆的声响,「你不用我了?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堂堂大公司老板不能这样的。」

「-别激动,我没说要收回录取-的话。」裘韦林没料到这小女人一紧张起来还挺可怕的。

「对不起,我只是不希望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又不翼而飞,毕业多时,我今天才好不容易找到理想的工作,我──」

「OK、OK,我懂-的意思。」他笑着柔柔眉心,「不过听-那句『理想的工作』我已经很安慰了。」裘韦林看看表又说:「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老板。」可晴突然喊住他。

「怎么了?」

「我……」她实在不希望他这么快就离开,「呃……我是想知道一下,下星期一我该去公司的哪儿上班?」

「子匀没告诉-?」

「子匀?!」

「就是那位林先生。」他眉一挑。

「他有说,可我忘了。」她随意找着理由,但也知道这样的理由太逊,或许他已经猜出她的企图了。

「哦?」裘韦林笑出一丝邪魅,「是真忘了吗?还是一遇到我就容易健忘呢?」

「我?!」她双颊蓦然翻红了。

「没关系,这种场面我见多了。」裘韦林扯开嘴角,笑中暗藏了几许谑意,让可晴看得更是惊心不已。

「十二楼。」给了她答案后,他看了看表,「我真的有事,那我先走了。」

给她一抹热呼呼的笑容,他便起身离开了。

可晴不禁垂下脑袋叹了口气,心想──这下毁了,没想到她还没正式上班就做出这么丢脸的事,天呀!

拿起皮包走到柜台付帐,却听见柜台小姐说:「刚刚那位先生已经将-那桌的帐一并结了。」

「什么?」可晴愣了一下。

「-不会不认识他吧?他可是A.RIS的执行长呢!」

瞧她笑得这么暧昧,似乎在怀疑她与裘韦林的关系。「我当然知道。」可晴朝她点点头,便迅速走出店外。

看着外头闪烁的霓虹,她这才恍然明白自己在里头待了多久。今晚,或许不如想象中的美丽,但也算是第一次的正式接触,她该好好将这个回忆珍藏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记得那次约定最新章节 | 记得那次约定全文阅读 | 记得那次约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