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次约定 第三章

作者 : 楼采凝

「今天上班第一天,感觉怎么样?」

吴佩莲下班后一回到住处,便开心地问着坐在客厅发呆的可晴,「你们那位CEO可有跟-多说几句话?让-一解相思之苦?」

「够了,佩莲。」可晴仰头一叹,「我觉得今天似乎一团乱,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好暧昧喔!」佩莲张大眼。

「没什么。」可晴抓抓头发,抬起头无力地望着她,「我只知道我可能会马上被炒鱿鱼。」

「-犯错了?」佩莲大胆臆测,「才第一天耶!我的好小姐,-就不能小心点、注意一些?」

可晴苦笑,没有答腔,因为唯有「爱情」两个字是无法制约的。

「咦!不对,-一向比任何人都还细心,如果说-会出纰漏,我还真不敢相信。」佩莲走进厨房,打开冰箱为自己拿了罐啤酒。

「很多事不是-专心或谨慎就可以不犯错的,唉!不管了,今后我会更小心点,毕竟这么高酬劳的工作可不多见。」可晴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说得也是,只要-开心点我也放心了。」佩莲将啤酒灌进口中,「啊!对了,-知不知道我今天跑外务时遇到谁了?」

「谁?」可晴蹙起眉。

「大学前两年都和我们同班,三年级才转学到澳洲的江崴。」佩莲露出诡异的笑容,「我记得他还追求过-,不过我倒忘了-那时到底答应他的追求了没呀?」

可晴摇摇头,「他是追得很勤,可我没有答应。」

「我终于明白了,就因为他伤心难过,所以才远离台湾、远离伤心之地,前往澳洲求学。」

「-还真会联想,别编故事了好不好?」虽然她说的有部分是事实,但可晴可不愿承认。

「不是吗?江崴等一下就会过来看-,-不去打扮一下或换件衣服?」佩莲扯着笑意说。

「他要过来?」可晴惊讶地问。

「吓到了吧?人家江崴现在可是事业有成、成熟俊魅,如果-觉得和裘韦林不可能的话,不妨考虑他喔!」佩莲将啤酒罐放下,对她-眼一笑,「我这么做可是在撮合你们。」

「-还真行!」可晴冷睇着她,「我看-才要多多撮合自己吧!」

「话不要说得太早,等-见了他,说不定就会改观。」

「是喔!那我就等着看好了。」可晴不以为意地说着。

就在这时候,电铃声突然响起,佩莲于是说:「一定是江崴来了。」

见她快速冲到大门口将门拉开,一见站在外头的江崴,立刻笑开嘴说:「你真的来了?」

「是呀!好些年没看见-和可晴,迫不及待赶来了。」他手提两袋小礼,一进屋里就找着可晴的倩影。

「江崴,欢迎你。」可晴笑望着他,「快请坐。」

「哇塞!见了-和我见了佩莲的感觉一样,-们都变得更亭亭玉立了。」他开怀一笑。

「什么亭亭玉立,又不是十七、八岁,可见你在外国待太久,中国成语都给弄混了,我倒宁可你说我艳美夺人。」可晴就跟以前念书时一样,喜欢与同学们开着小玩笑。

「艳美夺人?」他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嗯!-现在果然变得成熟又美丽。」

「那我呢?」佩莲也问。

「当然了,-非但艳美夺人还大方可人。」江崴咧嘴笑说。

「哇塞!你嘴巴抹了蜜喔!」佩莲抿唇一笑,「对了,刚刚在路上我没空好好问你,你说现在过得不错、事业有成,到底是在做什么?」

「我在费特力公司担任在台总监。」他蓦地一笑。

「哇塞!费特力在台总监,你是怎么混的?真强。」佩莲赶紧拉了张椅子到他面前坐定。

因为只要在职场上混过的人都知道「费特力」和「A.RIS」同为台湾最大的两家外商公司,虽然明里两者之间相互友善,但暗地里却互抢生意,明争暗斗得很厉空口。

因此,当可晴听他说了自己的职务后,有的只是无法形容的担忧和矛盾。

「可晴,怎么了?-不替我感到高兴?」江崴疑惑地问道。

「我当然开心了。」可晴笑说:「这么吧!晚餐时间到了,我请你吃一顿,欢迎你回国。」

「真的?虽然我挺怀念大学时吃的路边摊,可我现在不接受喔!」他半开着玩笑。

「这你放心,人家可晴现在可是A.RIS的执行长专任秘书。」佩莲忍不住大嘴巴的说了出来。

「佩莲!」天,这个傻麻吉该不会不知道「A.RIS」与「费特力」的关系吧?!更何况她还不确定自己能在那儿待多久呢!如果很快被FIRE岂不难堪?

「可晴,-是裘韦林的秘书?」江崴眉头紧紧一蹙。

「嗳。」她笑着点点头,「今天刚上任第一天,那我们走吧!」

「那还真不好意思,让-破费了。」江崴站起身,与她们一块儿步出这间小公寓。

上班钟声响起的前三秒,可晴才推开办公室大门走了进去。

裘韦林双手抱胸地望着她,「-差点迟到了,我还以为-打退堂鼓不来了。」

「怎么可能呢?只是怕太早到,惹人嫌。」她指的是昨天一早来此撞见他的好事。

「呵~~-还真会记仇呢!」他露出一抹邪魅笑影。

可晴看了他一眼,便走向自己的位子,可才坐下不久,办公室大门便被打开,走进一位身材高姚的女子,而外头的助理也跟着冲了进来,「总裁,我拦不住她,她直吵着要见您。」

裘韦林-起眸,「你出去。」

「是。」

助理无奈地退出去后,可晴也准备收拾桌面一道出去,但却听见他说:「-出去做什么?」

「可你们不是要?」她以为昨天的戏码又要上演,只是女主角换了。

「呵~~我们要什么?别一张臭毙的脸对着我,昨天我们也一样有过这种经验,-不也乐在其中?」他话中有话的挖苦她。

她震慑地望着他,「你怎么可以……」

「我说的是实话。」裘韦林摊摊手,笑得很激狂。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在一旁的女人受不了了,她迅速朝他走去,「昨天打电话给我,怎么又挂断了?让我想了一整夜。」

「请问-是?」他毫不客气地问。

「什么?你别开玩笑了,去年我们曾经玩过半个月呀!」女人气不过的一跺脚,「你还说我的小腿是最美的。」

可晴听了瞟瞟白眼,这动作却没逃过裘韦林的眼,他扬起一股冷笑,「嗯……经-一提,似乎真有这个印象。」

「就是说嘛!你怎么可能忘了我,我等你这通电话可是等好久了呢!」她的娇婰就这么一**坐上他的办公桌,超迷你的皮短裙让她的裙下春光展露无遗。

他抬头望着她,掬起她的手臂在上头亲吻了下,「现在是上班时间,可不可以请-先出去?」

「那下班的时候我过来等你?」她噘起红唇渴望的说。

他勾唇一笑,「得看我有没有空。」

「你怎么--」

「我已经让-待在这儿胡闹很久了,要不要我请警察过来请-出去呢?」他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微笑,十足笑面虎的模样,让可晴感受到他可怕的一面。

「我……你……你别忘了,是你先打电话给我的。」女人被他吓了跳,赶紧跳下桌子。

「那我告诉-,是我打错了,行吗?」他客气有礼地朝她点点头。

「可恶!」她握紧拳,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没想到走这一趟连一点好处都没捞到,如果还被送上警局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有打电话给她?」可晴多事的问。

「嗯!我打错了。」

「是吗?」她透过玻璃望着他的身影,虽然瞧不出他的表情,但多少能猜出他脸色肯定是铁青的。

「如果,如果我可以做上三年没惹得你将我辞退的话……」她内心挣扎许久,还是说了。

「怎么样?」

「而你也没能找与你契合的女人……」她又说着。

这次裘韦林没吭声,只是静默地等着她的结论。

「是不是可以考虑正眼看看我?」终于,可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与感情。三年不算长,但也不短,她无法证明爱他的心也能维系三年,但她就是确信,不悔的相信。

裘韦林笑眼一僵,诧异地望着她,久久才换上一丝吊诡笑意,「OK,就这么说走了。」

「嗄?」原以为他不会答应,甚至会说她笨,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爽快的就成全她的心愿。

「怎么?是开心还是失望,三年不好捱,-得有心理准备,何况未来极可能是一场空,当然这期间-若想毁约,我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要一个男人专一太难,要女人专一又何尝容易?」他的话里似乎蕴藏着许多含义,可晴单纯的脑子好久才理出一点头绪。

「你是要我知难而退?」她试问。

「-说呢?」阖上桌上文件,他看看表,似乎算准有人要到访,不一会儿他桌上的内线电话便响了。

「总裁,江先生到了。」话筒传来声音。

「好,我马上过去,请他在会客室坐会儿。」说完,他便转向可晴,笑容里带有一丝暧昧,「有客人来,咱们过去吧!」

「我知道。」她被他这一盯也慌了,赶紧站起来,可正要拿取资料时却愣住,「我怎么不知道今天有人来访?」

「哦!那是昨天上午对方私下跟我约的。」他说。

「那我该准备什么?」

「F档案柜中第四十九号资料。」他想都不想地说出口,可晴闻言赶紧走进档案室找出他要的资料。

费特力合作企画!当她看到资料上头的标题时倏然一愣,难道公司有和费特力合作吗?

摇摇头,她不再多想地奔出档案室,「找到了,可以过去了。」

可当她拿着资料与纪录随着裘韦林来到会客室,一走进里头顿时震住,因为她万万没想到来访的人就是江崴!

江崴见了她也有几分怔忡,虽然昨晚他已经知道可晴是裘韦林的秘书,但是看见这样的画面仍然觉得有点诧异。

「裘总裁,连系多日,今天总算见面了。」江崴笑着朝他伸出手。

「江总监果真年轻有为,很高兴见到你。」裘韦林也极大方的说着,跟着双双面对而坐。

「可晴,-也坐呀!」江崴见她仍然站着,忍不住说。

然而这一声轻唤,却让裘韦林眉头紧皱了起来,他疑惑的目光投射到她脸上,「没想到-认得江总监!」

「我们是老同学了。」可晴这才坐到侧座沙发上。

「原来如此,你们之前知道彼此的身分?」裘韦林对这件事比生意上的事更有兴趣。

「当然知道,昨晚我们才一块儿用过餐。」江崴很大方的说,对可晴的爱慕眼神也丝毫不隐藏的表露出来。

他并不知道十几分钟前可晴才向裘韦林表白心意,而这样的消息似乎令裘韦林有些难以消化。

裘韦林深吸了口气,脸色也同时板起,但嘴角依旧挂着笑意,「原来你们是故人、旧识,那很好,未来我们在生意上会更热络了。」

「我听说你一向铁面无私,会因为这样而放水吗?」江崴不识趣的回应他这么一句话。

「哈……」裘韦林柔柔鼻子,「铁面无私是别人给我冠上的,我可不喜欢这四个字,好像我是冷面无情的包青天,那可坏了。」

「坏了?」江崴不懂。

「包公虽正直,但一脸红黑可是会吓坏不少女人,我宁可自私点,也不想过和尚般的生活。」他轻松笑说道。

可晴面无表情的听着,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难不成在这样的场合他也得话不离女人吗?她忍不住说:「我想我们还是把重点放在公事上吧?」

裘韦林淡淡扯唇,「也是,我怎么会忘了在场有位小女人,是我出言不逊了。来吧!我们这就谈论公事。」

可晴立刻将他要的资料档案递上,而裘韦林也非常迅速的进入状况,只要一专注于某件事,他的脸上光影就会变得不同,完全不带半点玩笑。

「如果贵公司条件不放松一点,只怕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下,我们双方都将生存困难。」江崴没想到看似不羁的裘韦林居然这么难沟通。

「如果我们让步的话,真正难以生存的就变成A.RIS了。」裘韦林凝睇着他又说:「商场本就是尔虞我诈,适者生存,怜悯之心绝不适合放在这上面。」

「总裁,江崴也不过是要你退一步,你何必说得这么难听。」可晴忍不住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那我的秘书是要我退这一步,然后让费特力打进我的市场?」他一对利目朝她的小脸瞟了去。

「我……」可晴被他这一问,顿时噤了声。

望着她低敛的眼神,裘韦林看向江崴,冷冷笑说:「今天包公就卸下黑脸吧!我答应你。」

「裘总裁!」江崴很意外。

而可晴也倏地抬头,不解的问:「你不是不肯答应吗?那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

「这不是-希望的吗?」说完,裘韦林便站起身,直接走到会客室外,对外头的人说:「送客。」

可晴吓了一跳,朝江崴点点头后便迅速追了出去,直到抵达办公室内,她急问:「你是在气我吗?我只是随口说说。」

「随口说说却看似认真,我如果不答应,或许会被-视为奸商吧!」他的愤怒由他脸上的嗤笑表情便可窥知。

「你是老板,不该理会我的感觉。」她的小脸上交织出泪雨。

他半-起眸,脸上挂着一抹卓荦不羁的笑容,伸手握住她的下巴望着那泪容,「难道我开始正视-不好吗?这可是-的要求呢!」

「呃--」她着了泥的心瞬间豁达了,可泪水却愈落愈凶,「你是愿意……愿意试着喜欢我?」

「-还真爱哭,这样怎么让我爱上-?」说着,他便将热唇贴向她的嘴角。

可晴的心蓦然狂跳了起来,那一阵阵的声响击得她的心好痛……为什么会痛?她不明白,是因为从他的脸上看不到认真吗?

「我不哭,你就会爱我吗?」她涩声问道。

「我会试试。」裘韦林的黑眸变得浓灼,从唇中吐出的热气丝丝飘荡在她颈间。

「嗯!我会等下去。」反正她就给自己三年期限,如果真的无法让他觉得她是与他最契合的,她就甘愿放弃。

「为了回报我,晚上陪我吃顿饭吧!」他突然说。

「回报?」

「我可是帮了-的老同学一个大忙呢!」不知为什么,每每提及江崴,他脸上的温柔便不再了。

「那不算我的要求,我只是--」

「我却是因为-才答应的。」他眉一挑。

「那……好吧!」反正吃顿饭也不会怎么样,顶多请他一顿,而且能和他正式约会不也挺好。

「下班后直接离开。」说着,他便笑着走向自己的座位,而可晴已经对这样的约会有着某种期待。

下班钟声一响,裘韦林在看完最后一份资料后准时站起身,「我亲爱的小秘书,可以出发了吧?」

「嗯!可以了。」可晴赶紧收拾好桌面,然后带着复杂的心情与他一块儿走出办公室。

在电梯里,他突然按了其他楼层的按钮,到了该楼层便走了出去。

可晴虽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还是紧紧跟上,只见裘韦林走进一问需要刷卡的小房间内拿取一些文件,而在离开时他居然搂住她的腰,在其他尚未离去的同事面前故作亲热地调笑着,「可以了,去吃饭。」

「啊……」此起彼落的惊叹声四起,可晴差点晕了过去。她完全没料到他会用这种手段报复她?!

「你不要这样。」她挪动了下身子,想甩开他围在她腰间的手。

「怎么?害羞呀!」他撇嘴一笑,模样更加亲昵。

直到进入等在外头的轿车内,可晴一直闷声不语,赌气的鼓着腮。

「瞧-,就跟孩子一样,既然要倒追我,我抱抱-,这是天经地义的。」

他还真自以为是。「我没说要倒追你,只是希望你能正眼看看我,不要老盯着那些衣服穿得少少的美女瞧。」她紧蹙的眉慢慢松下,换上一抹幽光,「我只是想帮你,让你尽早了解是谁真正适合你。」

「好吧!-既然这么固执,就依。」裘韦林肆笑着,「今天不让司机打扰,就让我们享受一下两人世界的甜蜜。」

他请司机离开,自己开着车直往他所熟识的西餐厅,车上放着爵士乐,热闹却不嘈杂,倒给了她一丝不一样的感觉。

「我有三年时间让你考虑,你不必急着敷衍我,我要的是真心,不是你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她看着前方,喃喃说出自己的感觉。

「我给-的感觉是敷衍!」他抚额大叹,「OhMyGod!那是我不对了,我一定改进。」

可晴的心情突然变得好复杂,「你为什么就是这么不正经?如果你无意认真,就不要回应我。」

她气得猛拉车门把,有意跳车的动作倒是吓住了裘韦林,他及时煞住车,厉声喊道:「-疯了吗?」

「我就是疯了!」她苦笑着。

「原以为-很冷静的,没想到-比任何女人都疯狂。」紧抓住她的手,他很冷地瞪着可晴。

「对,我是疯狂,不疯狂就不会对你说那些话。」她回睇着他那双无情的眼,像是看见他眼底流转的一丝幽光。

「那-是后侮了?」他问。

「没有后侮,我只是绝望,彻底的绝望了。」她捂着脸,轻轻哭泣,「因为你根本不想学着爱人,这样如何能找到心灵契合的那位?」

他无奈地摇摇头,用力将她揽近身,轻抚她的发,「嘘,不哭,吃饭去吧!」

重新发动引擎,他继续朝前行驶,这次他不再说话,只是轻轻哼着歌。那是什么歌可晴不记得,只是觉得好耳熟……

她不再说话,冷静之后,她才恍然发现自己似乎过于激动,刚刚怎么可以做出这么危险的事呢?

天!八成是她昨晚睡眠不足,彻底昏了头,今天才会做出一连串完全意会不到的事,而现在才说后悔是不是太迟了呢?

「想吃什么?」他放慢速度看着两侧新开好几家不错的连锁餐厅。

「都好。」

「第一次正式与-吃顿饭,不要这么没有诚意嘛!」

「主随客便,既然要我请客,替江崴报答你退一步的恩情,当然是由你决定了。」她语气淡冷地道。

「是谁说我要-拿一顿饭来回报?」他扯开笑,「没这么廉价。」

「那你是要?」她蹙紧眉心。

「等我想到再告诉-怎么做。」他别有含义地一笑,但可晴隐约嗅到一股危险气息。仓皇中,她似乎听见他问:「吃义式料理如何?」

「呃……你说什么?」她一愣。

他哼笑,「我是问-吃义式料理可以吗?」

「都行。」她傻气地回答。

「那就这问吧!」裘韦林转动方向盘,直接驱向那问装潢高级的餐厅。

虽然可晴希望自己能平心静气,开开心心地吃这顿饭,但纠结在内心的局促与紧张却是怎么都平复不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记得那次约定最新章节 | 记得那次约定全文阅读 | 记得那次约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