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三十九章 隐隐心痛遍是欢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三十九章 隐隐心痛遍是欢

作者 : 月妖雪雪
    “是我……”极轻极小的声音,带着满满隐忍的痛苦。

    陈亦知?蓝琳心中一跳,借着从窗户洒进来的些微月光,模糊的看清身上之人的容貌,淡淡的眉下,总是波澜不惊的眼里闪着痛苦的光芒,尖瘦的下巴似乎有一团青色,应该是没有来得及刮的胡子,这与一向干净整洁如贵公子的陈亦知完全不同。

    清新的兰花香味里夹杂着血腥,一瞬间,蓝琳判断出,他又受伤了,心尖儿有点疼,又有点气,这人怎么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明明胸口的伤还没有好,还去逞能装什么胡子大叔,还将祸水往自己身上揽。

    “喂,死了没?”蓝琳没好气的道。

    面前几乎挨在一起的眼睛突然一眨,嘴巴上扯,露出大大的笑容:“让你失望了,还没。”

    笑,笑,都成这幅模样了还笑。不过,说实在的,陈亦知的笑真的很迷人,便是他时常带起的那种假面的温笑,就已经很招人爱,若是将这样发自心底,肆意的玩笑展露出去,估计这整个摘月楼里的姑娘,都要将她梅园的门给踩破。

    他笑着,她看着,心与心几乎挨在一起,这人是怎么了,认识他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笑得这么久,没有任何原因,没有任何能令人称道的美景,他就这么将手捂在她的嘴上,肆意的笑着,仿若要将这一生都笑个干净才好。

    美,真的美。他的笑,犹如冬日里最温暖的阳光,让人心里都是暖烘烘的,又如深夜里从迷雾里钻出来的满月,突然放出银色霜白的光辉,照亮黑夜里行路人的前程。

    这样的感觉,不再飘渺,是那么真实,真实到她以为可以这样一生一世,心与心靠在一起,但是,又是这么美,美的让人不敢相信,好似就是做梦一般。

    直到上面的人“咚”的一声倒在她的身上,她才从这种极为矛盾,极为震撼的情景下回过神来。

    嘴唇被外来的牙齿磕到,疼的向被针扎了,一擦,手背上留下一道的血迹。“等你醒过来,一定找你讨要治疗费。”蓝琳恨恨地自语。

    双手抓住陈亦知的腰身,瘦瘦的,没有几两肉的样子。蓝琳没有花费太多的气力,便将昏迷的陈亦知从她身上弄下来,并放在床上躺好。

    屋子里借着月光实在是太过于黯淡,她下榻,取来新的红烛燃上,又将小桌子移到塌边,这次仔仔细细地检查陈亦知的身体。

    陈亦知穿的是黑色的夜行衣,肩头处破了,露出深深地剑痕,大概有食指的长度,不是特别长,但是特别深,幸好,并不怎么流血,应该是陈亦知已经做过处理,封了穴道的原因。

    这家伙,难道就不能对自己好一点。

    等这家伙醒来,一定要好好说教一番不可。她似乎忘了,前几日可是特别不想见到眼前的人呢。

    “撕拉……”扯开肩头的衣服。

    伤口完全暴露出来,蓝琳用帕子在伤口上小心翼翼的清理,几乎能看到白森森的骨头,这心里的气又添了几分。

    将上次王雷亭给她的疗伤药拿出来,洒在伤口上,又扯出宽度适中的绸布缠在伤口上。在缠绸布的时候,她的手意外的蹭到陈亦知的胸口,湿哒哒地,黏糊糊的。起初蓝琳还没有在意,等包好伤口一看自己的手,原本干净的地方,多了长长的一条红血印。

    原来胸口的伤又裂了。蓝琳马上意识到问题似乎有点严重,她迅速的拿起剪刀,从陈亦知上衣的衣摆开始捡起,直接剪成两半。

    当陈亦知的前胸完全暴露在烛光之下时,蓝琳倒抽了一口凉气,原来旧的伤口完全裂开,被毒素侵蚀的肌肉呈现出灰败的颜色,还有点恶臭的感觉,就像是肉放久了,臭掉一般。

    这个笨蛋,这个笨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完全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样的伤口,可是,她明白,如果在不救他,他会死掉,现在,深更半夜,去找“小白兔”的话,定然会惹来素月的怀疑。

    怎么办?第一次,蓝琳觉得身体有力气,可完全使不上劲,原来哥哥得了尿毒症,她都没有这样无助过。因为只要她赚过足够的钱来,医生就会用透析保住扮哥的命。

    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而她不懂医。

    恼怒,愤恨,难过,悲伤全部汇聚到一起,成了一团一团的无力感。

    虽然无力,这手底下可没有闲着,首先依然用帕子清理伤口,又将刚才的步骤重新做了一遍。

    她并不知道,有没有用,直觉告诉她,所有的问题都处在伤口周围被毒素浸染的肉上,那么,她似乎有一个办法。

    用刀割去这些肉,可是,真的可以嘛?若是陈亦知忍受不了这样的痛楚,半途醒来乱动怎么办,要知道这伤口的距离可是离心脏并不远啊。

    心里犹豫,手上已经开始行动,长期以往的教训告诉她,人在关键时刻觉不得犹豫不决,该出手时便出手,即使事后错了,也不用去后悔当时没有尽力。

    她讨厌被动的等待,更喜欢去选择。

    这一次,她选择独自行动,将这些被毒素浸染的肉割下来。手不能颤,眼更不能有一丝的马虎,一点一点,将烧烫的匕首轻轻地在陈亦知的毒肉上划动。

    匕首下的胸膛本能的一动,她不知怎的就用唇堵上了那片欲张的唇,匕首下的身体骤然紧绷,一丝一毫都不敢动弹一般。

    在亲吻,换气,亲吻,换气……之后,这些散发着难闻味道的毒肉终于离开陈亦知的身体,被丢弃在盆子里。

    重新换上药,包扎好,刚想去将盆子里的血水处理掉。才转身,胳膊已经被拉住,醒了?她一喜,转过头,发现床上的人依旧眸子紧闭,估计是下意识所为。

    原本苍白的脸颊在晕黄色的烛光照耀下,显得有几分梦幻般的美,嘴唇被她吻得红红的,好似熟透的樱桃。

    从来没有发现陈亦知的唇形这么好看,有种看上去,就想吻下去的感觉。怪不得,笑一下,就能迷死人,原来是嘴巴长得忒好看。

    说来,面前这人所有受的伤都是为了她。若不是想要早点救她出去,他何必去装什么胡子大叔,引起寿王的注意,在用那封什么信,将寿王的目标引在他的身上。

    一切都只不过,是想将自己从寿王的禁锢中解脱出来。难道,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样下去,他的性命也只能在寿王的手上玩完。

    不管他背后的身份是什么,武功有多么高强,寿王毕竟是皇子,有权有人,拿什么去对抗。

    至多,比她表现的更为骨气一点。估计,若是寿王要他出卖那个什么傲霜,执拗的陈亦知会说:将我的命赔给你而已。

    他一定会这么说。

    这命难道就这么不值钱,动不动就要赔要赔的,可正是他这份坚持,所以才让她在听到素月要求查探陈亦知的身份时,心里特别抵触,想要保护他。

    蓝琳捏捏陈亦知的鼻子,“吧唧”一口,印在他的脸颊,才转身离去。

    待再次回来时,见陈亦知身上的被子不知何时落在地上,光luo的上身暴露在空气里,蓝琳连忙走过去,将被子捡起来正要盖上,就在这时榻上的人略略翻身,将一点背部展现出来,蓝琳一眼看到半片衣服还粘在榻上之人的背上。

    忙将被子放在床角,轻轻地将陈亦知在搬一点,背上的衣服完全汗湿,怪不得粘在身上,估计这样的衣服放在身下,也不好受,要不然昏迷当中的陈亦知,也不会翻身了。

    轻轻地拉着一角,慢慢地往下揭去,可揭到一半时,蓝琳已经不知该用什么形容她此时的心情。

    光luo的背上,几乎没有一块好的地方,粗大的鞭痕如同丑陋的虫子贴在那里,指腹轻轻地摸过,粗粝的肉珠感。

    到底是何人这么狠心,会打这么美丽如梦幻一般的人儿。

    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恨,才会将人打成这样,看鞭痕,这些痕迹有时间久远的,也有时间近的,还能看到淡淡的粉色。

    是不是曾经欺负你的三个哥哥,是不是会罚你下跪的后母,到底你是如何长大的,蓝琳发现,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去认真了解陈亦知。

    他的想法,他的身份,以及他的经历。

    “一定很辛苦吧。”泪水从脸庞滑落,指腹轻轻地擦着粗大如蜈蚣一般,张牙舞爪的鞭痕。或许,她不该要求那么多,毕竟每个人都有不得已的苦衷。

    正因为受过这么多的苦难,他才会特别真心别人的恩惠和感情,所以会像个傻瓜一般,将那个该死的傲霜护得紧紧地,将他的嘱托用性命来完成。

    所以,才会原谅或者故意视而不见茹月疯狂的举动,才会对她说着她的好,才会保护她,因为这也是保护他自己那颗柔软的心。

    心里酸酸地,苦苦地,为眼前这人所受的罪,为他一直如傻瓜一样的坚守。

    可她也很高兴,高兴陈亦知终于能够让她接近一点他,去了解他的过去,他的心。这一切,怎能不让她欣喜。

    蓝琳坐在榻前,抓住陈亦知的手,放在脸颊,细细摩擦:“我知道你醒了。”柔柔的就连蓝琳自己也惊奇的声音:“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