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十章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四十章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作者 : 月妖雪雪
    淡淡的眉眼睁开,带着如水一般的柔情,不知道是不是今夜的月亮太过于迷人。蓝琳竟对眼前的男子再次产生恍惚之感,因为他如水如月一般飘渺灵动的气质。

    “咳,原来还活着,公子还真是命大。”蓝琳掩饰心里不安的感觉。

    手被握住,完完整整的被包住,温暖的热流在手心之间传递。这样的感觉让蓝琳激动心颤,血液似乎都在加速流动,陌生的感觉,竟让她生出害怕。

    想将手抽回,才一动,握住手的力量再次加大。她不敢动作太大,生怕又将包好的伤口弄裂,只得开口:“公子……”

    陈亦知瞧着面前的小人儿,眉心微蹙,小嘴殷红,轻轻地嘟着,带着十二分的不满意,他轻轻一笑,手一拉,将她揽在怀中,淡淡的甜香味缠绕在他的鼻尖,感受到怀里人儿想动又不敢动得窘迫,心情居然极好,这胆大妄为的小丫头终究是会害怕。

    脑袋有点发热,他知道这是身体受伤的自然反应,也不去在意。现在,他只想将眼前的小人儿揽在怀中,好好的保护起来。

    如果,不是这一次死神与他擦肩而过,他永远也不会明白,她在他的心中已经这么重要,在那将死的时刻,他唯一的愿望就是能抱抱她。

    告诉她,不要赤着脚在雪地里跳舞,那样会生病。

    告诉她,不要伤心了,害怕了,也不会哭泣,每次都用笑容掩藏,时间久了,人会崩溃。

    告诉她,不要挑食,不要胃部不舒服了,便什么都不吃,那样病只会越来越严重。

    告诉她,不要老想着当大姐大,去照顾别人,自己身上的毒可是还没有解决,眼看,就只剩下一颗药丸了。

    他更想告诉她,其实,他一点也不想让她回到傲霜的身边。这样的感觉让他有一种深深的负疚感,让他害怕见她,害怕对她了解的越深,陷得就越深。

    他想说很多很多,关于他的身份,关于他与茹月之间尴尬的关系,可现在,他什么都不想说了,他只想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融进他的身体。

    “喂,你不要命了吗?。”耳边是妖人儿微怒的吐息。

    柔柔的发梢,扫过他的脖颈,带着麻麻地酥痒。陈亦知将晃荡在蓝琳额前的头发,轻轻地拨向她的脑后:“要,我要命,我从来没有向现在这样,感觉活着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清溪……”这是她的艺名,他想知道她的真名:“告诉我,你的本名叫什么,好吗?。”

    “如果你放开我,肯乖乖的躺在床上不要动,我就告诉你,如何?”妖人儿歪着脑袋,清秀的脸庞在烛光的印照下,带出美丽动人的剪影。

    陈亦知点点头:“好。”放开手,让她坐好,却还是经不住又拉起她的小手,从来不知道这只小手会这么冷,好似没有一点温度。

    坐在床边的妖人儿彷佛陷入某种回忆当中,而陈亦知肯定,这回忆定然有些不好,他能看到她额前细密的汗珠,能感觉到手心里的微颤,心里一疼:“我有点累,休息吧。”想到一直珍藏在怀中的翡翠玲珑如意,他将她的手心摊开。

    “这东西送你,就当是你数次救我的工钱。”陈亦知笑笑,只当是送出去一个极普通的东西。

    蓝琳看着喜欢,绿白相间的翡翠之间,夹着淡淡的红色,好像是红霞一般,充满梦幻般的美丽,当下收在怀中,也没细看。

    她现在对眼前的男人比较好奇,他不是避自己犹如必蛇蝎猛兽嘛?上次偷偷看了个胸膛,就要以血还来着,现在将他上半身的身体看个精光,外加被非礼,这样的债他倒是怎么还?

    还是一下想通了,不将那个什么劳什子的兄弟之妻不能欺的心思踢开。

    想问,人家却早都已经睡着,这次不是假装,而是真真正正的睡着了。均匀的呼吸,鼻翼轻颤,精瘦的胸膛有规则的起伏。

    观察大半个时辰,他并没有太大的不适,只是额间有点发烫,她知道这是身体的保护机制在起作用,熬过今夜就没有事了。为了降温,她打点凉水,用帕子冷敷。

    红烛摇曳,生怕一不小心睡着,蓝琳捧起最近正看的奇人怪事录,打发时间。

    看了一阵,平时着迷的段子,竟看不进去了。她无奈的将书收起,从怀中将陈亦知送与的翡翠玲珑如意。

    放到眼前细细端详,绿白相间,绿色犹如莲叶一般围在周围,白色处于中心,而淡淡的犹如流动的银河般的红霞,处在两者之间。

    烛光昏黄,更衬得手心里的如意带起几分梦幻的色彩。

    摸上去,晶莹玉润,手感特别好,好似摸着最上等的丝绸一般。细细地摸过每一分地方,咦?这是什么?

    在指腹下,微微的凸起显得特别突然,她拿起翡翠如意透过烛光看过去,一排小字出现在她的眼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字迹潦草,刻得七扭八歪,这不是陈亦知的字,陈亦知的字她看过,是一手漂亮潇洒的小楷。可是,看着这一排并不美观的字,脸上竟然微微发热。

    夜漫漫,冷凄凄。月无垠,梦迷离。

    蓝琳靠在床边上,闭上眼懒懒地支着头,向床里摸索去,换帕子。没摸到,继续往前探,仍然没有,继续往前,还是没有?

    背心瞬间带起冷汗,她猛地打个哆嗦睁开眼,床上哪里还有人的影子,地下干干净净,蓝琳忙往床下看,包着血衣的包裹也不见踪迹。

    这个陈亦知,又和前几次一模一样,不声不响的走掉。蓝琳气得坐在床上,一下躺下去,既然人家又当起乌龟跑掉,那她还担心个什么劲,补眠去。

    闭上眼,睡不着,心情颇为烦躁,眼前老是现出深可见骨的伤口,胸口前的旧疾。这个家伙,既然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就不要来招惹她啊。

    什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蓝琳坐起来,向怀中掏去,想将这块该死的玉给丢得老远。

    摸,在摸,又摸,全身上下摸,床上找,地上找,不见任何踪迹。这……陈亦知该不会送了东西在拿回去吧。

    如果不是陈亦知自己走的,那么又是何人将他带走,还要拿走这块刻字的玉如意。难道是茹月?

    在屋里来来回回踱步,分析来分析去,觉得茹月很有可能,她有武功,对陈亦知死心塌地。蓝琳也希望是她,如果是寿王的话,那可就糟糕了,毕竟寿王不是茹月。

    她在这边做出种种猜测,被担心的人此时却不在她的任何猜测之内。

    在摘月楼红院后面,独立的二层小楼内。

    窗户四闭,光线幽暗。

    “啪。”翠色的玉如意,被摔在地上,四散开花,死无全尸。

    陈亦知双膝跪地,面色惨白,嘴角有鲜血溢出,神情间却是带着从未有过的倔强。

    “你说,你是不是看上那个丫头了。”厉声如鬼,寒若冰霜,带着烧双的指头指着陈亦知,看他面色没有一点悔过之意,竟跟她扬起脖子,眸间带着那人决绝的表情,心里火气顿生,都是些养不熟的白眼狼。

    “啪!”带着暗色血渍的长鞭甩在陈亦知的肩头,他闷哼一声,淡淡的眉眼又带起几分苍白。

    心里一痛,她收起鞭子,恨声用鞭头点他的脑袋:“说,错了没有?”

    “孩儿,没错。”陈亦知眉头紧紧的皱成川子,身子摇摇欲坠,血浸染透他的肩膀。

    暴怒在心里蔓延。这么多么,她竟然没有发现,这个一直话语不多,总是顺着她意的儿子,会有那个死鬼倔强的性格。

    梗起的脖子,令她的指尖都在颤抖,气他放任她的警告不顾,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那个丫头片子的身上,刚开始她以为只是因为朋友之意,也没有在意,没想到,没想到……他居然存了这样一番心思。

    这么多年的教养白白做了,况且,她的儿媳早已认定,是茹月,而不是那个弱到连自保都成问题的小丫头。

    这次,更是违反部里的规定,竟然出动一直隐藏在长安城里的棋子,若不是她处理的快,恐怕三年多经营的那个暗点,就这么报废。

    为的,竟然是将那个丫头的敌人引在自己身上,她怎么会生出这么愚蠢的儿子。

    强忍住鞭笞的念头,她一字一字恨道:“如果,你亲手去解决那个丫头,我就既往不咎你这次私自动用暗棋的行为。”

    “不可能。”面前从来恭顺的儿子,身子摇晃,神色却比石头还要坚硬:“母亲,从小到大,我没有忤逆过你一次,这一次,请遂了孩儿的心。”

    她用鞭子勾起陈亦知的下巴:“不可能,我说过,这辈子你的妻子只有一人,就是茹月,而你也曾经给我保证过。”

    “没有遇到她之前,我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对哪个女子动心。可是,现在……母亲我请求您,给我一个有希望的未来。”

    “咚咚咚……”头在地下磕着,一声一声嗑进她的心里。

    好啊,娶了老婆忘记娘,这还没娶呢。不过就是个丫头片子,身体都还没长齐,随便一根手指头都可以捏死,这么弱小,怎能做他们影罗刹的女主人。

    血留在地板上,殷红刺眼。她恨他如此不中用,恨他将她这个做母亲的抛弃,就像曾经甜言蜜语将她骗到手的男人一样,最终因为女人背叛她,离开她,不,不可以,这世间没有人可以抢走她的儿子。

    “啪啪啪……”鞭子挥出,如雨点一般打在陈亦知的身上:“那你就祈祷,能活过今天。”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