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三十八章 出人意料

笑相思 第一卷 大梦初醒摘月楼 揽红袖,弄清酒 第三十八章 出人意料

作者 : 月妖雪雪
    瞧到小白兔子变成小黑兔子,还散发出难闻的味道,想来,是鉴定这个黄色药包的任务太过于艰难之故。在小白兔子经过一天的时间说出,碧波给她的那包化功散的功效时,蓝琳已经丝毫不怀疑这个看起来岁数不大,医学知识已经极为了得的小泵娘。

    额,其实说来,她自己也是个十六七岁的小泵娘呢,不过,因为有了原来世界的记忆,她自然而然的便认为是老大姐。

    “咚咚咚……”蓝琳敲桌子几下。

    呆滞的“小兔子”迷茫的抬起头,在看到蓝琳时,瞳孔猛的放大,一下蹦起来,捉住蓝琳的胳膊就问:“你确定这里面真的包的是药?”模样儿骇然,不像是小兔子,倒像是发怒的小狮子一般。

    难不成这里面不是药?那寿王让她给陈亦知喝下干什么?蓝琳心下奇怪,又不欲将这东西的来历讲出来,只是说自己并不知道,是无意间收拾屋子时发现的。

    “小兔子”闻言,猛然一怔,随即哈哈大笑,笑声恐怖,连屋顶上的积灰估计都给她震下来。

    蓝琳当下从“小兔子”的利爪下逃出,才免除蜘蛛掉上脸的命运。在门口站定,仔细的打量“小白兔”住的屋子,杂七杂八的堆了不少东西,便是各种各样的桌子,就堆了五张,上面什么东西都有,衣服,毛巾,碗,书,……不过,窗户旁特殊的柜子前,各种各样不知名字的中草药倒是摆放的整整齐齐,打扫的也算是干净,至少比屋子其它的地方,没有扎眼的蜘蛛网,没有用手指轻轻一摸就能掉下来的灰尘。

    这屋子实在是很难下脚啊。素月能容忍这样的人呆在红院,恐怕就是因为“小兔子”的医术吧。反正是自家的人,可以少花请大夫的钱了。

    经过狂笑之后,“小白兔”终于捏着药包走出来,满脸菜色,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蓝琳马上走过去扶住,待听到“小白兔”嘴里念叨的词后,彻底无语,三天没有吃饭,是什么概念,她或许应该感谢她这么卖力,不眠不休。不过,为啥她会有一种想要敲人头的郁闷心情。

    将“小白兔”远芳拉到梅园,等她彻底洗个干净,又吃饱肚子,在一觉睡了两天后,蓝琳终于等到自己需要的答案。

    这黄色的药包里,装的根本不是药,而是面粉?当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她真的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想过是迷药,想过是毒药,甚至,曾经还想过是不是媚药来着,就是没有想过什么这药包里的东西对于人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便是自己不拿给陈亦知吃下去,寿王也根本不会知道。可如果真的是面粉,那寿王花费这么大的力气让她下给陈亦知干嘛,要知道,摘月楼好进可不好出啊,应该说,能出摘月楼里的只有死人,这是楼里的姐妹都知道的事实。

    当然,那些被判定为暴毙,而从楼里被除名的女子中,有多少是被人花大力气弄去,那就不为人所知了。

    坐在院子中,托着下巴,实在是想不通,说不定是“小白兔”鉴定错了,这样的几率非常小,可也有可能;同时也不排除,她是寿王棋子这样的可能。

    现在,只能等王雷亭那边的消息。若是结论一样,那……

    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慢慢摸索。至少,她很清楚,只要还没得到陈亦知口里说的那封信,寿王绝对会保证自己的活着。

    冬日正在悄悄的离去,暖暖地阳光照耀下来,屋瓦上积存的白雪都已经化的差不多,“滴答,滴答……”化开的雪水,从屋檐角流下来,落在地上,地上的雪水也化得差不多,没有青砖覆盖的地方,带起湿湿的泥土。

    “呐,你要的东西……”斜刺里冷不丁的伸出一只黑手,吓了蓝琳一跳,从石凳上直接弹起来。

    待看清来人,蓝琳一翻白眼,拍拍自己的小心肝:“姐夫呀,你想吓死人是不是,有门不走,非要爬墙。”

    对方不屑的瞟她一眼,顺便还好整以暇的整整头发,这是要夸奖呢。蓝琳抿着笑意,推推他得胳膊:“好啦,妹妹错了还不成嘛……我们武功高强,无人能及的姐夫大人,根本不用门,那是给我们这些普通人用的。”

    不理不睬。

    小气好面子,这是蓝琳又发现这便宜姐夫又一大特质,还有点小孩子的脾气。了解的愈多,连不时会带起几分冷意的三角眼,也觉得会有几分亲近。

    “姐夫大人……”蓝琳整个人往王雷亭怀里一钻,坏坏的揪起他得衣襟。

    这位大人在也不摆脾气了,连连后退数步,脸现恐惧,还带起点点红霞,连说话都不利索了:“东西给你……”说完,直跳到墙角边上,回过头来抽着嘴角:“妖人儿,祸害你家陈亦知就行,下次再敢这么做,非扭断你的手不可。”酷酷的摆出造型,冷眼冷言,可惜已经丝毫对蓝琳产生不了多少威胁。

    其实,这家伙,现在在她面前就是披着老虎的羊而已,没有任何杀伤力。这不,她不顾甜甜的一笑,作势扑过去,人家已经一撩袍子从墙上跳过去。

    “咚。”一声闷响,还夹杂着某人的闷闷的吃痛声。

    看来,这着地出问题了。蓝琳咧着白牙使劲笑,沉闷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打开王雷亭交给她的纸条,上面很清楚的写着两个字“面粉”。

    与“小白兔”远芳鉴定出来的结果一模一样。坐在石凳上,蓝琳陷入沉思当中,接下来这一步,就是选择是下这份面粉还是不下了。

    下,到时寿王若想找自己的麻烦,便说其实她没有下。如果不下,那他就更有说辞,质疑她的顺从之意。

    这样的话,就当着他得面做好了,既可以止了其可能的发难。对陈亦知也没有什么影响,反正只是一点面粉而已,虽然是生的。

    可为何心里总有点不安的感觉,好似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她给遗漏了。

    不过,想也想不明白,只好将这件事暂时放在一边。“小兔子”远芳让她逐去给馨馨看手腕去了,不知,现在看得如何,那旧疾有没有好一点。

    走到隔壁馨馨的屋子,经过窗户时,正好开着,她无意间向里面看了一眼,竟然发现“小兔子”远芳正压在馨馨的身上,神情颇为严肃,不,不只是严肃,还带着几分怒意。

    两人吵架了?

    馨馨的脾气向来很好,胆子又小,定然是这只“小白兔”又在找事,说实在话,实在是没有几个人能招架住她的啰嗦。

    进屋,喝止。

    不过貌似……咦?两人正坐在桌子边,言笑晏晏,哪里有一分剑拔弩张的气氛,馨馨手腕上的白布已经被解了,露出大大的伤疤,不过,倒是比其从前暗淡不少,想来,这次治疗颇为成功。

    只是,刚才在窗户里看到的一幕,难道是她的错觉不成?

    愣神间,馨馨笑着走过来,拉着她的手:“小姐,刚才远芳姐只是跟我闹着玩呢,她气我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别怪她。”

    将目光从僵坐的“小白兔”身上收回,蓝琳笑笑,反手拍拍馨馨的手背:“怎么会呢,我感激还来不及……这可是帮了我大忙啊,将原来想不到的事情提醒我了。”

    馨馨目光里闪过一丝紧张,虽然很少,但是蓝琳看得一清二楚,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挽住馨馨的胳膊,来到“小白兔”的面前坐下。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必须,她实在不想在手里不忙碌的“小白兔”前坐着,不过,貌似,现在啰嗦的小白兔并没有几分说话的欲望。

    只是嗯嗯啊啊的应了几声,明显心思不属。

    “馨馨,你去送远芳回去好了,她也累了这么多日,另外,要是手可以,帮她收拾收拾房子,我这里反正也没什么事情。”蓝琳送走两人,看着离去的背影,心里隐隐有一丝灵感溜过。

    但愿,不是她心中想得这样。

    蓝琳摇摇头,将馨馨按她所说的,缝制得懒人羊毛毯穿在身上,便倒在竹摇椅上闭上眼,这些日子,一直念着那包药的事情,日日失眠,不好的情绪又引起胃部疼痛起来,饭也没吃两口,一时松懈下来,竟觉得无比的疲累。

    原本只是想躺一下,没想到居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之间,她似乎感觉到有人进屋子,想要醒来,可是眼皮重的根本做不到。

    手被握住,冷冷的气息若有若无的传过来,良久,又响起轻轻地叹息声,里面隐藏的愁苦便是满天的阳光也化不开一般。

    细细密密的说话声,很轻很小,一点也听不到。

    “瑶儿……”

    “瑶儿……”

    ……

    陌生的人名倒是听到几次,思维及其迷糊,连完整的思考都做不到,而且,脑袋越来越沉,最终还是没有睁开眼,看到闯入她屋子的人时谁。

    当再次睁开眼,已经是半夜时分,屋外极为安静,连丝竹琴乐声都没有一点,想来这夜已经极深。

    摸摸脑袋,还有点昏昏沉沉的,屋子里有一股陌生的香味,香炉里还能看到燃尽的香灰,想来是馨馨新换得。

    这是素月最喜欢做得事,肯定是这种熏香商家打折。

    喝了杯茶,润润喉咙,正准备上床休息。门“唰”的被人推开,一个清瘦高挑的影子闪身进了,模样特别小心。

    蓝琳正要喊人,来人已经捂住她嘴巴,将她推倒在床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