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五十章 弹劾

清悠路 正文 第五十章 弹劾

作者 : 醉夜吟
    ps小醉感谢Susan飞,向皮娃娃的打赏,感谢燕落燕闲居送的糖果,小醉也有糖果吃了,多谢。舒瑶的额娘瓜尔佳氏彪悍不?舒瑶的阿玛志远是个极其有趣的人,康熙皇帝和众皇子的苦难日子就快来临了,这一家人各个都很个性,未来男主不仅要养米虫舒瑶,还得看着岳父,两个舅哥,甚至看着岳母别再那般彪悍,日子很精彩的说,笑遁。

    紫禁城皇宫,康熙皇帝大步乾清宫,外面乌云直压下来,随时都可能有暴雨降临,“郭琇,你有何要事?”

    郭琇因去年弹劾权倾朝野的名相明珠由提升为都御使,康熙皇帝由内侍通禀,从慈宁宫返回乾清宫,郭琇见康熙皇帝圣心不悦,心中一紧但文人的骨气,铁面御史的尊严,让郭琇不可退缩,跪地先是向康熙皇帝请安,“臣拜见万岁。”

    康熙坐下后,缓了缓面色抬手:“起磕,你今日又要弹劾谁?”

    李德全知康熙皇帝心意,命人奉茶,自从明珠倒台后,郭琇名扬天下,号称铮铮铁骨御史,又有郭三本之称,文武百官见其没有不怕的,康熙皇帝宽着茶叶,郭琇并未起身,从马蹄袖口中拿出一折子,朗声道:“臣弹劾工部堂倌舒穆禄志远。”

    康熙稳了稳心神,强调一遍,“舒穆禄志远?”

    “回皇上,是舒穆禄志远。”

    “他不在京城,去黄河边上巡查堤坝。”康熙提醒郭琇,是不是弹劾错人了?康熙了解志远,他一不贪污索贿,二无不良嗜好,据说脾气耿直,康熙皇帝看在故人份上,对舒穆禄志远多有关照,难道情报有误?“何事?”

    “臣弹劾舒穆禄志远为靳辅,佛伦翻案,弹劾舒穆禄志远因河道的问题同于成龙大人较劲打对台,恳请皇上御览。”

    折子高举过郭琇头顶,如果说弹劾明珠让郭琇赚足了好名声,郭琇初出茅庐之战弹劾的就是靳辅,佛伦修建河堤贪污,靳辅,佛伦因郭琇倒台,现在志远为他们说话,郭琇容不下啊。

    况且大清闻名的清官于成龙,是官员的楷模,虽说郭琇对舒穆禄志远的印象不错,从志远的升官履历可看出,满洲上三旗出身的志远是满人中难得的读书人,为官清廉,为能臣干将,但这好感在舒穆禄志远和于成龙较劲,为国之蛀虫明珠一党说话时消失,郭琇岂会准许志远为明珠党羽翻案?

    康熙皇帝将茶杯墩在御案上,详细的阅看郭琇的折子,越看眉头拧得越紧,康熙让志远出京巡视黄河堤坝就是为了躲开京城的事非,回京后着找个理由升他为侍郎,到时康熙皇帝回见蒙古王公时,也可命志远随行,何况康熙皇帝对素未蒙面的志远挺感兴趣,总认为此人是妙人,今日郭琇弹劾的折子,康熙皇帝看了许久,折子放在御案上,“朕留下。”

    “舒穆禄志远藐视皇恩,乱用职权,您不可不罚。”

    “朕自有主张,你跪安。”

    从明后文死谏的文人气节逐渐在读书人中间消失,郭琇就算被称为铁面御史,对别人无情可行,对康熙皇帝,他是不敢的,清朝就从没出现过大臣跪宫门,豁出命去撞柱子只为劝解皇上,康熙皇帝对志远的回护,郭琇瞧得出来,他弹劾明珠,一是因明珠确实有行为偏颇,骄横跋扈,贪污巨款,更重要的是郭琇看得出康熙皇帝对明珠的厌烦戒心,索额图在此时背后推波助澜,皇上是借着郭琇的手拿下明珠罢了。

    郭琇道:“陈遵旨。”

    等到郭琇退出后,康熙皇帝手指点了点奏折,“舒穆禄志远,朕怎么说你才好?明明你也知道于成龙是汉大臣中有名的清官,你却和他打对台,朕···朕···”

    “咕隆隆。”乾清宫外雷声滚滚,眼看就会下暴雨,康熙皇帝突然道:“李德全,把志远上的折子拿给朕看。”

    “嗻。”

    三品大员的折子是有存档的,李德全在一堆折子在中间找了好半晌,从最底下取出志远的上得在奏折,呈交给康熙:“皇上,您看是不是这份?”

    康熙扫了一眼后,点头道:“再换杯热茶。”

    “嗻。”

    康熙翻看折子,有一句话打动了康熙皇帝,‘于成龙清官也,然不懂不懂治河,河道悬于地上,遇风雨而溃堤,祸及百姓,靳辅,佛伦品行有亏,然业术有专攻,靳辅,佛伦所修建的简水坝,黄河水清,两岸多有树木,为长远之道,万岁天纵之君,不可因于成龙廉洁而任其行事,不可因靳辅,佛伦贪婪而漠视其治河良法···’

    康熙将志远的折子是看了又看,深觉志远所言有些道理,外面的雨水如同瓢泼一般,每年黄河的堤坝几乎都有决堤,无论康熙派谁去,就没一人能治理好黄河,河道总督康熙换了一茬又一茬,最后康熙将于成龙派去,心想他清廉,不会贪墨修河堤的银子,堤坝修建好了,便不容易决口,志远却说于成龙虽然是清官,但根本不懂得治河,修建的河道很有问题,康熙心存疑惑,难道他又错了?不应该派于成龙去治河?

    志远奏折后面隐晦的提醒康熙皇帝,要将于成龙用在他擅长的官职上,就别在河道总督衙门瞎指挥了,康熙皇帝本来显得阴郁的心情被志远的话冲淡了不少,“志远,舒穆禄志远,朕放你一马,于成龙是个倔脾气,朕原本以为你能同他相处得来,朕看看你们两头倔驴碰到一处,谁更倔。”

    暴雨击打窗棂,哗啦啦的直响,舒瑶小身子躲进锦被里,盖住了小耳朵,由于拉得太向上,一双晶莹的玉足露出,八旗女子是不用裹脚缠足的,舒瑶一双玉足晶莹可爱,粉嫩的指甲扣着,足背弓起,似元宝状,引人心动打算上前摸一把,或是放在掌中把玩一番。

    “大爷安。”桃子屈膝,往日来叫姑娘的一般都是四爷的,今怎么换了不离书房的大爷?

    书轩从舒瑶身上移开目光,“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妹妹,小妹,起床了啊。”

    “妹妹,额娘让你起床。”

    书轩背对着床榻上的舒瑶,”妹妹,妹妹,你起来好不好?大哥再也不对你讲解四书五经了,小妹,小妹。”

    桃子垂头强忍住笑,轻声提醒,“您这样是叫不醒姑娘的。”

    书轩实在是想不出办法,看书时没这么费劲,怎么叫妹妹起床这么难办?书轩博览群书,不仅通读经史子集,很多书籍都读过,书轩记起二弟知道自己去叫醒舒瑶时唇边的微笑,他是早就知道结果,书轩转身对着舒瑶开始背诵四书五经,舒瑶耳边嗡嗡作响,她本来是还能继续睡的,可书轩的功力明显加强了,舒瑶又睡了一下午,睡意少了很多,不甘心的睁开眼,娇嗔道:”哥,大哥。”

    声音甜得让书轩脸一红,“妹妹,妹妹,起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