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教训

清悠路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教训

作者 : 醉夜吟
    小醉感谢落燕闲居的再次打赏,谢谢,这周尽量加更两章,小醉会努力的。

    如瓜尔佳氏所料,李芷卿经常来找舒瑶,一来就会待上大半天,特意表现出亲和,做出很喜欢舒瑶的样子,其实大部分的注意都集中在瓜尔佳氏身上,瓜尔佳氏岂是李芷卿可以揣摩巴结的?瓜尔佳氏不会因李芷卿的到来就隐藏本性,每日照常处理事情,对下人奴婢瓜尔佳氏赏罚分明,对待儿女瓜尔佳氏慈爱威严,杀伐果断,有条有理,李芷卿越看越是敬佩瓜尔佳氏,如果自己是志远夫妇的女儿,也不用像现在这般辛苦谋划。

    志远现在是三品大员,虽然是庶子,但忠勇公爵府没嫡子,大舅舅庶长子病逝,连个儿子都没留下,二舅舅志远相当于公爵府的庶长子,舒瑶可选秀,李芷卿却不够资格。

    如果她是志远的女儿,会做的比舒瑶更好,帮助志远夺得公爵府爵位,到时她就是真真正正的忠勇公爵嫡女,足以般配四阿哥胤禛。

    李芷卿看向倚着瓜尔佳氏打瞌睡的舒瑶,凭什么她可过得悠闲?李芷卿丝毫不怀疑,舒瑶将来选秀凭着志远的官职,凭着上三旗的忠勇公爵府,除非被康熙收进**,否则定是嫡妻原配。

    没人愿意去当妾室格格,李芷卿也不例外,可她的身份要想嫁给胤禛,只能做妾,没第二条路可走,尤其看见闲散度日的舒瑶,李芷卿不是一般的羡慕嫉妒恨,舒瑶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向瓜尔佳氏怀里缩了缩,李芷卿清晰的看见瓜尔佳氏眼里的无奈宠溺,移动了身子,让女儿睡得香甜。

    “二舅母,六妹妹这般嗜睡,是不是让太医来看看?我认识太医院的太医···”

    瓜尔佳氏摸了摸舒瑶脸颊,示意李芷卿轻声,并不理会李芷卿的建议,抱起女儿安置在床榻上,桃子递上被子,瓜尔佳氏亲自为舒瑶盖上后,又看了看女儿舒瑶是不是睡得安稳,才示意李芷卿随她出东套间,重新在东屋子坐定,李芷卿才发觉屋子的摆设和方才的舒瑶所住的不一样,家具铺陈华贵大方,舒瑶的屋子却别致温暖,李芷卿印象很深的是放在八宝阁上的玉碗,如果她的眼光没错的话,是唐代不多的真品,舒瑶却随意的把玩,李芷卿问过,舒瑶说是玉碗好看,才向瓜尔佳氏讨来的。

    李芷卿和瓜尔佳氏对坐,中间隔着炕桌,正打算再说一遍时,瓜尔佳氏说道:“瑶儿用不上太医,她还小嗜睡一些无妨,外甥女是个懂事的,我的瑶儿却是要人宠着的,哎,谁让我生养了她呢。”

    瓜尔佳氏嘴上抱怨,但李芷卿却能感到浓浓母爱,无论舒瑶是不是出色,瓜尔佳氏对她都是满心的疼爱宠溺,会照料舒瑶衣食住行,会为舒瑶铺好前路,正好赶上裁缝绣娘送了制作好的旗袍等衣物,瓜尔佳氏一样一样察看,眼看着华丽的衣衫,李芷卿笑盈盈问道:“都是给六妹妹的?”

    “瑶丫头精贵,差一点的布匹都不爱穿。”瓜尔佳氏随口说道:“我记得上次还给舒瑶定了几套首饰,送来没?”

    “回太太的话,可巧了刚刚送到,正好给姑娘配新衣。”王嬷嬷捧着檀木首饰匣子,放到炕桌上,瓜尔佳氏打开后,李芷卿眼前一花,镇定了好一会在看出匣子里装得都是是珠圆玉润的珍珠首饰,李芷卿有些看直了,二舅舅家如此富庶?不说珍珠到底价值几何,就说瓜尔佳氏拿在手里的簪珍珠的钗环,样式稀奇,就算在宫里李芷卿都没见过。

    瓜尔佳氏捏住钗病,捻动两圈,烛光闪耀李芷卿眯了眯眼,“二舅母,这对钗环?”

    “是用秘法镀上的,匠人的手艺还差了些,赶不上···多了。”瓜尔佳氏露出一丝遗憾不满,李芷卿异常无语,这样还不满意?“二舅母是将六妹妹当公主养啊。”

    啪的一声,瓜尔佳氏合上首饰匣子,语气里透着一丝不悦,“外甥女,你这乱说话的毛病何时才能改得?公主是舒瑶能做的?”

    “我不过是打个比方。”李芷卿后背冷汗淋淋,在瓜尔佳氏面前,压力实在是太大了,现在的瓜尔佳氏和方才宠溺舒瑶是一人吗?在现代时常说的就是公主啊,“是外甥女不谨慎,二舅母,我没别的意思。“

    瓜尔佳氏脸色见缓,“以后这话不可再提,大清的公主?哼,哼,哼。”

    李芷卿明显能赶到瓜尔佳氏的不屑,“怎么?”

    “和亲。”

    李芷卿觉得有必要给瓜尔佳氏解释一番,”二舅母,不是和亲,是满蒙联姻。”

    瓜尔佳氏不愿深谈,越说会越恼火,想想大唐的公主,再看看现在的公主,瓜尔佳氏摆手道:“蒙古焉能于天朝上邦相抗?娶到公主应是荣耀,但公主郡主嫁去蒙古有几个活得长的。”

    瓜尔佳氏抿了一口冰凉的梅子茶降火气,她有许多的事看不习惯,李芷卿对于满蒙联姻也是看不上的,感觉瓜尔佳氏很符合自己的脾气,李芷卿也被封建的清朝压抑得狠了,好不容易找到个眼界开阔之人,李芷卿一是打算和瓜尔佳氏交好,二也是让瓜尔佳氏对印象更深,你女儿不如李芷卿的地方多了去了,舒瑶不配得你如此疼宠,精致细心的照顾,为人处事上的教导,叹息道:“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李芷卿,你可真不怕死,前明皇帝的话也是你能说的?休要连累了整个公爵府。”

    “二舅母,您的眼界心胸,不至于像普通的内宅妇人狭窄。”李芷卿扬眉和瓜尔佳氏对视,“难道我错看了你?”

    瓜尔佳氏不屑的一笑,”大清不是只有你个聪明人,别把别人都当成傻子,你自视甚高,看不上寻常的内宅夫人,岂不知她们能不能看上你?你懂得主持中馈?你懂得掌管府务?你懂得为丈夫结交同僚夫人吗?你懂得如何孝顺公婆教养子女吗?这些你都不会,凭什么看不起寻常的妇人?“”凭你的人参?何首乌?外甥女你太高估你自己了,你且回去,我这里没你要的,我奉劝你一句,须知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固步自封,你差得太远了。”

    瓜尔佳氏直接撇开李芷卿,吩咐道:“送客。”

    李芷卿神情恍惚,冷落,轻视,自己竟然被一古代妇女教训,虽然李芷卿对瓜尔佳氏有所敬佩,但这敬佩不过是觉得瓜尔佳氏通透,口才好,从不觉得瓜尔佳氏会跟上自己的思路,熟知历史的优势让李芷卿敢于轻视任何人。

    李芷卿离开后,瓜尔佳氏念叨了一句:“不知所谓。”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