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厉害

清悠路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厉害

作者 : 醉夜吟
    舒瑶被大哥书轩念叨醒了,抱着被子在床榻上滚了两圈,莲藕般的小腿露出被子,似一只白白的蚕蛹般蠕动翻滚,书轩移开了目光,默默念叨枯燥的古籍,瓜尔佳氏进屋就看见这情景,女儿在床上撒懒,儿子书轩脸微红,瓜尔佳氏突然有种儿子长大了,要娶媳妇的感觉。

    “书轩。”

    “额娘。”

    书轩咳嗽几声,瓜尔佳氏走到床榻前,对着是舒瑶弓起的下**就是轻轻一巴掌,舒瑶眼泪汪汪的仰头,软糯的唤道:“额娘。”

    书轩耳根子红了,“您叫妹妹,儿子先出去了。”书轩不等瓜尔佳氏说话,夺路而出,难怪二弟说小妹太甜了,果然很甜,听声音都不舍得她受一丁点的委屈。但论容貌长相,舒瑶远比不上表妹李芷卿,可小妹五官合在一处,看见她的人都有种甜甜安心的亲近感,在舒瑶身边很舒服,一点都不必担心算计陷阱什么的,哪怕看着舒瑶打滚都满足而幸福,将纷繁复杂的事儿抛到脑后,求得一片宁静舒心。

    “大哥,大哥。”

    书轩回神时,已经坐到了书逸身侧,书逸笑得了然,“大哥是想着妹妹?“

    “二弟是明知故问,这不好,古人云···”

    “得,得,得,大哥别对我云,您还是对妹妹云吧···”

    书逸揉了揉耳朵,书轩摇头道:“二弟,咱们的小妹将来嫁谁?”

    “额娘会安排的,无论嫁谁,我都···”书逸看了看大哥,谁娶了小妹,都得被书轩念叨,如果打算纳妾或者亏待小妹舒瑶,先不说阿玛额娘会如何,书逸敢上妹夫跟前扔板砖,或者设个套给将来妹夫教训,而大哥书轩?书逸拿不准,妹夫能不能承受得住书轩的引经据典,书轩秉承圣人教诲,自持操守,深信美色误国,饿,是耽搁读书,“大哥今日没问师傅?”

    “师傅说了,师母身子不爽快,先回去了。”书轩回答的认真,“不知师母病得重不?要不然我提点点心去看望一下?”

    书逸是府门外回来的,明明看见书轩的师傅和起妻子一处,其妻红光满面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得病了,书逸想到大哥心底纯善质朴,当着他的面很难有人能说出谎话来,他定是被大哥问得很了,才不得说妻子不舒服,书轩是不会疑心的,虽然问题多些,但对师傅师母,书轩很有孝心。

    书逸拉住打算才出门探访师母的大哥,理了理头绪,说实话会伤到大哥,师傅一家也不容易,自从教导书轩后,经常早出晚归的,只要被书轩缠上就别想摆脱了,好不容易得空,过点夫妻团圆的日子,大哥还是别去打扰得好,书逸劝道:”大哥,过两日再去看望吧。“

    “这···”书轩有点犹豫,刚想摇头否定,书逸想起一事来,如果师傅借此机会不教导大哥,书逸还得帮着瓜尔佳氏打听京城的读书人,给大哥找师傅实在是不容易的事儿,书逸面带一丝凝重,说:”大哥,最近京城不太对劲,我恍惚听说郭三本打算弹劾阿玛。”

    “郭三本?”

    书逸解释道:“都御使郭琇,郭大人,听传言阿玛正在和于成龙打对台,郭大人同为清廉的汉大臣,自时站在于成龙一一边。”

    书轩重新落座,拧着眉头问道:“是何时的事?因何事弹劾阿玛?”

    “我这两日得的消息,因阿玛认为于成龙不懂得治河,反倒对以前的明珠党羽靳辅,佛伦所行治河之法推崇,于成龙不满阿玛,额,好想听说在黄河堤坝边上,和阿玛大吵一架。”

    书逸说起京城传闻,书轩老实的摇头,”我不信于成龙大人能吵赢阿玛,凡是阿玛认准的事儿,定能找出许多的佐证,一条条列出,于大人虽说学识不错,但远不是阿玛对手。”

    书逸乐了,“大哥了解阿玛,我也估摸着是阿玛把于成龙气病了,辩驳不过阿玛,又找不到阿玛的痛脚,才会向京城求援。”

    舒瑶被瓜尔佳氏牵着进屋,瓜尔佳氏见两个儿子谈论得津津有味,和舒瑶坐在一旁,瓜尔佳氏拍掉了舒瑶抓向干果的手,指了指旁边的放得温温的花茶,舒要撅了撅嘴,拿起茶杯喝了两口,先暖暖肠胃,才可用干果。

    “治河的法子?我和师傅讨论过,翻遍古籍,从大禹治水开始,直到现在,于成龙大人的治河中规中矩,很有道理,堵不如疏通,其实师傅也不太赞成于成龙大人的修河之法,但被我说服,问住了,我得给阿玛送封信过去,于成龙大人的法子是正确的。”

    舒瑶听瓜尔佳氏说过今日大哥的老师请假早退,原来是因为修河堤的事而被大哥问跑的,舒瑶捻了颗松子,问道:“大哥知道于成龙所用的法子?”

    书轩点头,道:“是书籍上所说,治河在于疏通,建水坝不是良方,劳民伤财,会堵塞河道,靳辅,佛伦他们二人种植树木,损坏良田···”

    舒瑶打断书轩的话:“是建水坝?是在黄河边上?”

    “是。”

    舒瑶再问道:”大哥知道在哪个位置吗?。”

    书轩见妹妹感兴趣,便叫来书童拿出地图,标记得很清楚,是当初志远从工部取拿回来的往年资料,是书都读的书轩翻看过,辩驳倒了师傅,舒瑶认真的看着地图,外面的雨水越下越大,几乎倾泻而下,舒瑶先是看了看外面,连下今日暴雨的话,黄河水位会上涨的,极有可能决堤。

    如果问舒瑶诗词歌赋,舒瑶是一窍不通,但是论公式推演,舒瑶不输于任何人,共和国在修建长江三峡时,舒要曾经和她的导师做过论断,舒瑶手指沿着地图上的黄河滑过,按照公式,地势,植被等等,舒瑶道:“靳辅,佛伦是对的,阿玛也是对的。”

    “小妹,你不可这么说,按照···“书轩反驳,舒瑶一句话便将书轩接下来说得话堵在口中,”黄河河堤是有多高?黄河水的流速是多少?河水冲击堤坝是多大的冲力?地势有多高?”

    舒瑶提出的纯理科生的问题,彻底难倒了书轩,师傅当时可没像小妹这么问,书逸暗笑,从未见过大哥被问倒过,谁说小妹懒散无知?家里最聪明的就是小妹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