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五章 空间

清悠路 正文 第五章 空间

作者 : 醉夜吟
    (**称鸬悖率樾氯饲笾С郑独址缦蚯宕┪模晃辉睬宕┟危椎惚椴蓟独治模嗤锻萍銎鼻沂詹亍)

    有鸡肋一样的异能,舒瑶对随身空间不抱很大的希望,随身空间里,是十二块土地,只有其中的一块是开垦出来的,其余十一块即便舒瑶刨碎了铁锹也无法开垦。经过舒瑶的盘算,随身空间是需要逐渐升级的,舒瑶只能认命的在第一块土地上种植寻常百姓都能种植的——萝卜。

    随身空间不大,目测一番不过几亩地,在土地不远处,有一口水井,在现代也好,在古代也罢,舒瑶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前世她忙得女孩们最喜欢的逛街购物都抽不出时间,整日里一身军装,电视剧电影院,对她来说是浪费时间,每次吃饭都有专门警卫员送过来,舒瑶只管张嘴吃就行。

    今生舒瑶是养在内宅的娇娇女,五谷不分,舒瑶围着水井转了几圈,才琢磨清楚怎么把水弄上来,杠杆滑轮对于纯理科生来说很熟悉,前世的记忆所学终于能用上了,舒瑶热泪盈眶,亲自动手将放在水井边上的滑轮绳子捆绑好,固定在水井上的架子上,舒瑶废了好大的力气弄上半桶井水。

    井水清澈,似甘泉一般,舒瑶蹲在木桶旁,十分的怀疑这水能喝吗?这里可没洗胃一说,拉肚子痢疾是要死人的,舒瑶不敢尝试,用井水浇开垦出的土地,忙忙碌碌了许久,舒瑶擦擦汗水,劳动不觉光荣,好累人。

    舒瑶抱着膝盖坐在田地旁歇息,按照空间的大小,能盖座茅屋,舒瑶放弃的原因很简单,她懒怕麻烦,等有空再盖好了。舒瑶忽略了盖茅屋的草从何处来?不是随便搭建个狗窝,就是盖简单的茅屋也得有房梁。

    舒瑶伸了个懒腰,空间里没太阳,却很温暖明亮,如果不分四季黑白的话,随身空间有些用途。舒瑶看到手上沾着泥土,估算时辰,该处空间了,再次打了井水洗手,顺便将水倒在了萝卜地里。

    “农作物不能缺少水分对吧,对吧。”舒瑶自问自答确定般的点头,“是不能。”

    念头一转,舒瑶出了随身空间,重新躺在床上,做了半宿的农夫舒瑶累极了,睡得极为香甜,日上三竿,书轩舞剑后在书房拉着先生提问,书逸溜达出府门,去赴朋友的约,志远去了府衙办理最后的交接,瓜尔佳氏安排了大半的事儿后,转到舒瑶的院落,一进门问道“瑶儿呢?”

    “回太太,姑娘小憩。”

    “小憩,我看是没醒。”

    桃子和梅子抿嘴不敢吱声,瓜尔佳氏将奶娘齐嬷嬷叫到跟前,“你疼瑶丫头,不好总是纵着她,你是在害她。”

    齐嬷嬷羞愧急促,她是个老实人,奶了舒瑶后,当舒瑶是主子,且是亲闺女疼爱,舍不得舒瑶有一丝委屈,将责难都揽下:“奴婢知错,甘愿受罚。”

    伺候舒瑶的奶娘,丫头,浆洗的婆子,扫地打水的小丫头,全是瓜尔佳氏亲自挑选,脾气秉性瓜尔佳氏清楚得很,“算了,就算是我都舍不得那丫头,就让她再懒散上几日,回京后,瑶儿就没这般舒服自在。”

    “太太让姑娘和堂姐妹一处?”齐嬷嬷是实诚人,“奴婢怕姑娘吃亏。”

    “你们都小看了舒瑶,她怕麻烦不爱吱声,不意味着任人欺辱,瞧着吧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踢到砖头上。”

    瓜尔佳氏去叫醒舒瑶,将垂地的幔帐挂在金钩上,铺陈着被辱间睡了个甜美的小泵娘,两道弯眉微颦,瓜尔佳氏怜爱般的戳了戳女儿的粉嫩脸颊,“瑶儿,瑶儿。”

    舒瑶蠕动了几下,“好累,好累。”

    好累?瓜尔佳氏额头一蹦一蹦的,舒瑶睡觉还睡累了不成?推了推女儿:“你该起了。”

    舒瑶向床榻里面滚去,似驱赶恼人的蚊虫一样的摆摆手,“睡觉最大。”

    瓜尔佳氏伸手将舒瑶拽起,“你额娘我最大,起床。”

    “额娘。”舒瑶迷蒙眨着眼睛,“再让女儿睡一会,我好累的。”

    瓜尔佳氏帮女儿舒瑶的孰衣扣紧,顺便随口问道:”你做什么累的。”

    “耕地种田,浇水种萝卜。”

    “噗。”捧着铜盆的桃子屈膝道:“奴婢该死。”

    舒瑶撅嘴,她说得是实话怎么就没人相信?舒瑶后悔去空间种萝卜了,肩膀胳膊酸疼,两辈子加起来没做过这般繁重的体力活,随身空间听起来牛逼哄哄,其实同样是鸡肋。

    “种好了萝卜记得给我留一些,你阿玛爱吃。”

    “哦。”

    瓜尔佳氏本来是调笑之言,舒瑶却回答的很认真,守在一旁的桃子梅子好奇的打量主子,莫非主子睡魇着了?平时不说种地耕田,多走几步路主子都好打不乐意。

    穿鞋后舒瑶突然道:“额娘,你骗人。”

    丫头们长出气,主子终于是想明白了。

    “阿玛不爱吃萝卜。”

    “···”

    瓜尔佳氏揪住舒瑶的耳朵,“想我堂堂的···堂堂的···怎么生出你这般糊涂丫头。”

    “疼,疼,额娘,疼。”

    舒瑶眼底水雾一片,瓜尔佳氏松手,给女儿轻揉耳朵,苦笑着:“还记得你阿玛不爱萝卜着实不容易。”

    “我记得的,大哥吃什么都成,最爱西湖醋鱼,二哥看不出喜好,我认为他喜欢清淡的饭食,甲鱼汤他就很喜欢哦,额娘喜欢甜的,最不喜欢蒜苗,阿玛嘛,只要好吃得都喜欢,萝卜不算在内。"

    舒瑶扬起笑脸,“您看女儿不是没用,都记着呢。”

    前世父亲是共和国鹰派军人,常年驻守在边境,母亲为军医挚爱父亲,将她交给爷爷照料,去边境陪伴父亲,舒瑶的爷爷是名将军,对她要求很严全部是军事化管理,和父母聚少离多,几年能见上一次就算好得。

    舒瑶应召入伍后,理解父亲对共和国的热爱,不曾埋怨过父母,在舒瑶内心深处向往过父母的疼爱,舒穆禄家给了舒瑶亲情疼爱,埋首在瓜尔佳氏怀中,舒瑶暗自发誓,谁也比想毁了她的家,伤害父母兄长。这虽然科技落后,但凭着前世的积累,舒瑶有能耐弄出惊天动地的炸药,懒散不等于懦弱可欺。

    舒瑶偏科极为严重,在理科上是天才,在文科上是白痴,印证了一句话,天才白痴仅仅一线之隔,舒瑶从大学到博士毕业,凡是理科考试全部满分,文史哲全都是个位数,是军方有名的奇才。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