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六章 返京

清悠路 正文 第六章 返京

作者 : 醉夜吟
    (收藏,推荐票,赏点吧!!!)

    瓜尔佳守着舒瑶用早膳后,就在舒瑶面前安排整理行装,志远夫妇早些年只带着几名仆从出京,全副身家都加起来不足千两银子,志远是被公爵府发配到广州,原本伺候志远家生子受不住苦,走通门路回京城公爵府,志远和瓜尔佳氏不拦着,现在府里除了瓜尔佳氏陪嫁王嬷嬷外,多半是后来找人牙子买来签下死契的。

    十余年的经营,瓜尔佳氏擅长理财,志远的家底今非昔比,去岁海盗来袭,他们夫妻不仅打退了海盗保住惠州城,且了一注意外横财,瓜尔佳氏吩咐王嬷嬷将用不上的摆设变卖了,银子换成银票待在身上,省得公爵府的人眼红生事。

    舒瑶昏昏欲睡,谁让她半夜不睡觉去种萝卜,舒瑶是贵女跟前围着奴婢随时伺候,除了半夜去空间溜达,其余都是被仆从簇拥着,舒瑶哪能消失消失不见?下人奴婢不是蠢人,看不住舒瑶,在瓜尔佳氏跟前领罚。

    舒瑶瞌睡的频频点头,坐着打盹不舒服,偶尔听见王嬷嬷向瓜尔佳氏禀告有多少银子进账,遣散下人用了多少,瓜尔佳氏一笔一笔的记着,“这般算下,能收回银钱···”

    “八千九百一十六两二钱。”舒瑶随口而出,瓜尔佳氏迷糊着的舒瑶,“瑶儿,你算出的?”

    “嗯。”舒瑶靠在瓜尔佳氏身上,果然舒服了许多,计算数字是舒瑶最拿手的,心算堪比计算器,加减法而已,容易得紧,瓜尔佳氏捏了捏女儿的脸颊,“她说得可对?”

    “一钱都不差,姑娘真真好本事。”

    “你休要夸她,瑶儿是嫌咱们吵到她。”瓜尔佳氏将舒瑶重新安置在床榻上,满眼的疼惜,一边为女儿掌扇,一边叹息:“生瑶儿时,哪怕我仔细丁点,她不会这般渴睡。”

    “您且放宽心,大夫都瞧过了,说咱们姑娘身子骨早养调养妥当,姑娘嗜睡是无人陪伴玩耍,她不喜女红针线,古籍游记姑娘也不看。”

    王嬷嬷言下之意的就是除了睡觉之外,舒瑶就没可做的,瓜尔佳氏被她逗乐了,女儿舒瑶肌肤赛雪吹弹可破,漾着珍珠般光泽,瓜尔佳氏是放心的,命桃子照顾舒瑶,瓜尔佳氏又忙碌开,府里一处都离不开她。

    小半月后,舒穆禄志远携带家眷离开惠州返京,志远不欲惊动百姓,天蒙蒙亮时出发,城门口汇集了许多的惠州百姓,德高望重的乡绅手持一包尘土。

    “请知府大人手下惠州土。”

    志远下了马车,热泪在眼眶里晃动,哽咽道:“本官何德何能劳乡亲们相送?本管多谢乡亲们。”

    一躬到地,志远接受惠州土,经营十余年的惠州,有百姓相送,足矣。志远不取万民伞,喝了壮行酒后,志远携家眷离去,瓜尔佳氏放下青布车帘。

    “你阿玛值了。”

    “嗯。”

    舒瑶这几天都没去空间种萝卜,她今日难得精神,见了方才一幕,舒瑶颇有以父为荣之感,“额娘辅佐阿玛是同是有功之人,惠州城会留下阿玛额娘的传说,有连中小三元的大哥,交友遍布惠州城机智于海盗周旋,搬来救兵的二哥,你们都是传说。”

    瓜尔佳氏笑盈盈的望着女儿,“你不想成为传说?”

    舒瑶认真的摇头,“我不成的,额娘,我只愿悠闲度日,混吃等死。”

    舒瑶揉着被瓜尔佳氏敲过的额头,抿着小嘴,“额娘。”

    瓜尔佳氏拉下舒瑶抱着头的手臂,告诫道:“瑶儿,你往后言谈谨慎些,隐藏点心思,额娘尽量帮你铺平前路,可额娘不能看着你一辈子,你总有离开额娘的一日。”

    “您是担心京城公爵府?咱们非要住鲍爵府?”

    “没分家之前,就得住在公爵府。”瓜尔佳氏提及公爵府不意外的厌烦,丈夫无心继承爵位,瓜尔佳氏不愿相争,再见到厌烦之人,恨不得抽上几鞭子解气,“她们脸皮一个赛一个厚,摆下迷魂阵鸿门宴等着咱们一家,就想永远的踩着你阿玛,咱们永远翻不过身,他们才高兴。”

    是吗?舒瑶从未遇见这般的极品亲戚,挽住毕尔佳氏的手臂,信服的说:“您定不会让他们如愿。“

    瓜尔佳氏含笑不语,眸光兴奋一闪而过,摸了把女儿的脸颊,”瑶儿,我教过你的?”

    舒瑶摇头,表示不记得了。瓜尔佳氏点点舒瑶的鼻子,“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别人踩我一脚,我便十倍奉还,这话给额娘记到心上。”

    “嗯。”

    瓜尔佳氏又道:“和你阿玛刚成亲我憋着一肚子的火,那前儿我们没本事忍下老太太诸多刁难,如今咱们回京不惧怕任何人,以老爷的政绩,必定高升,公爵府瞧着花团锦簇,实则空架子,老太太指望着在安亲王府当福晋的大女儿,把着银子铺子就当能高枕无忧安享富贵?哼,最好别再算计我,额娘正愁没人练手,老太太算计了一辈子,经历的事儿多,就让我试试深浅。”

    舒瑶见瓜尔佳氏兴致勃勃,同额娘为敌的人,兴许哭都找不到地方,额娘可不仅做风彪悍,为人处事极有算计,往往整治了人,还得了好处,舒瑶想学都学不会,前世的记忆太深了,靠着瓜尔佳氏,抱紧额娘的大腿,一切交给额娘摆平。

    “我记得您仿佛说过老太太只有两个女儿,大姑姑嫁给安亲王府的庶子为福晋,二姑姑?”

    “她命运多舛,从小生的花容月貌,吟诗作画极为拿手,尤喜爱才子佳人婉约诗词,悲伤春秋对月感怀,动不动就垂泪,见花落也会感叹伤心,飘雪赏梅、雨天观荷,风雅才女。”

    舒瑶问:“后来呢?”

    看额娘眼底嘲讽,定是结局不美,瓜尔佳氏道:“老太太指望着凭她的才情再栓一门宗室,没料到她被一书生用一纸情诗勾走了,怕张扬出去坏了名声,老太太捏着鼻认下这门亲事,盼着书生能高中,不枉她的神情,但那书生不过表面的功夫,清高得紧,视功名利禄如粪土,还不是没本事中不了举人?

    你二姑姑不善于经营,夫妻两人日日吟诗作画顶什么用?没几年老太太给的嫁妆就败了干净,贫贱夫妻百事哀,他们经常拌嘴,你二姑姑说她瞎了眼儿才看上了他,书生是个气性大的,原本当妻子是知己红颜,气火攻心一命呜呼,你二姑姑生生的气死了丈夫,老太太用尽了力气瞒下此事,好在老天爷眷顾,她怀了遗腹子,处理完丈夫的丧事后,产下一女,名唤李芷卿,老太太怜惜女儿接回府中荣养到今日。”

    “是表姐?”

    “李芷卿听说承袭了母亲的好容貌,承袭亡父的清高气节,是京城有名望的才女闺秀,是老太太第一得意之人,我从旁打听了,她可比其母强多了,是个精明的。”

    瓜尔佳氏提醒女儿:“瑶儿,你别被她算计了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