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四章 用膳

清悠路 正文 第四章 用膳

作者 : 醉夜吟
    食不言寝不语,不适合用在舒穆禄府上,志远平生一大爱好便是吃,府上的厨子月钱是最高的。瓜尔佳氏用膳不得安宁,给丫头递了个眼色,丫头手脚麻利且熟练的换菜。

    志远筷子举在空中,他看好的菜色调换到长子面前,书轩埋头用膳,丝毫未察觉阿玛充满怨念的目光,膳食对书轩不过是填饱肚子远比不上书要紧,遂对面前摆放得菜色不在意,志远遗憾的哼道:“牛嚼牡丹。”

    书轩抬头,“儿子提醒您多次,牛嚼牡丹不适合用在···”

    抢在书轩长篇大论前,瓜尔佳氏厉声道:“用膳。”

    志远和书轩同时缩了缩脖子,安静老实了。放下大儿子和丈夫,瓜尔佳氏瞅了一样正常的用膳的二儿子书逸,瓜尔佳氏暗自点头,书逸的做派深具名门公子做派,足以从书逸身上看出她的教诲,当瓜尔佳氏目光落在女儿舒瑶身上时,仔细看了一会,提醒道:“别光喝汤。”

    舒瑶小手抓着汤匙,似对面前得蟹黄羹很喜欢,瓜尔佳氏直接戳破舒瑶的心思,将难啃的软炸排骨放到舒瑶的吃碟里,“就是知道省力,你连饭食都懒得嚼用,再懒散下去,怎么得了。“

    “嗯。”舒瑶寻常得嗯一声,对远离眼前的蟹黄羹留恋不舍,吃软炸小排好费劲,还得咬,可怜巴巴的女儿似在吃毒药,瓜尔佳氏强忍住傍舒瑶换回蟹黄羹,她是为了女儿好。舒瑶的眼眸太过单纯,她如果祈望般看着你的话,不知怎么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满足她,满足她,

    瓜尔佳氏几乎每次用膳都会面对舒瑶,按说早就练就视若无睹了,每次都差点中招。舒瑶咬着排骨,用膳这点小事影响不了额娘,对心性坚韧的人无用,异能修炼好麻烦,效果好鸡肋,追求混吃等死米虫生活得舒瑶转念间便放弃了,一级就一级,就算修到十级,同样时灵时不灵照样是鸡肋。

    “老爷,你给闺女留点。”瓜尔佳氏一时照顾不到,志远差一点将蟹黄羹扫荡一空,志远一本正色道:“蟹黄体寒,瑶丫头不可多用。”

    瓜尔佳氏额头青筋砰砰的,舒瑶不可多用不是你一点都不给她留的原因,说得多在意闺女,实则还不是嘴馋?书逸为瓜尔佳氏布菜。

    “额娘,今日鱼做得新鲜。”

    书逸同情理解的目光,瓜尔佳氏差一点眼泪都落下,这一家老小就这般回京,居住在公爵府可怎么办?瓜尔佳氏生性要强,丈夫为官清廉,为人顶天立地一身正气,瓜尔佳氏虽说是内宅的妇人,却不愿丈夫志远被人小看非议,她要维护志远,舒瑶是瓜尔佳氏最小的女儿,生她时赶上大难,好不容易生下小猫一般的舒瑶,瓜尔佳氏愧对女儿,几乎将舒瑶当成命根子般,三个孩子中间,瓜尔佳氏最疼女儿舒瑶。

    在瓜尔佳氏眼泪就没重男轻女一说,女子教养好了,照样不比男儿差,照样可鲜衣怒马,恣意放纵。瓜尔佳氏对女儿的期望很深,打算将自己一身的本事都交给舒瑶,可她的女儿却天生懒散,瓜尔佳氏教导无效后,便开始为女儿将来筹谋,女儿性子改不了的话,瓜尔佳氏就得给她挑个好婆家,最好不用在婆婆面前立规矩,人口要简单,既然女儿打算悠闲的过一生,当额娘的就得先安排妥当。

    女红针线,瓜尔佳氏早就使人去苏州买了绣娘,就是给女儿冲门面的,至于主持中馈,女儿嫁入人口稀少的人家不用太复杂,掌控全局变成,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处理,用膳漱口净手后,瓜尔佳氏看着安静得舒瑶,暗下决定回京后托关系请个宫中的嬷嬷,不是为了教导女儿礼仪,而是随着女儿出嫁,到时好帮衬舒瑶。

    瓜尔佳氏不准女儿被无用的礼教束缚住,舍不得女儿受苦,她定会给女儿舒瑶铺就一条清净悠闲之路。

    用膳后,瓜尔佳氏叫来她的陪嫁王嬷嬷商量回京得事儿,志远考校两个儿子功课,虽说是考校,志远不敢问得太深,不是怕儿子回答不出,是担心大儿子书轩将自己问倒,从书轩十岁后,志远考校儿子功课就很慎重,二儿子书逸赶不上书轩博学,但随口请教志远几个问题,都很刁钻古怪,遂志远深感天才的阿玛不好做。

    舒瑶依偎在瓜尔佳氏怀里,看似向瓜尔佳氏学习管家,其实早就精神恍惚,昏昏欲睡了。瓜尔佳氏声音放轻,一下一下拍着女儿的后背,王嬷嬷见惯了不觉奇怪,主子嘴上为小姐,不,是姑娘头疼,心里爱姑娘不行,从不拘束姑娘。

    “主子,姑娘在公爵府里的堂姐妹是不是给她说说?”

    王嬷嬷死了男人,守着儿子在府里过活,瓜尔佳氏供她儿子读书,并为将她儿子当做仆从,王嬷嬷之子很争气,虽说赶不上连中小三元的书轩,现如今也是一名秀才,王嬷嬷感念瓜尔佳氏的恩惠,对她越发忠心,为舒瑶掌扇.

    “姑娘生得好,谁都不忍欺负了去,奴婢打听得清楚,公爵府里最得老太太欢喜是二姑奶奶的表姑娘,唤芷卿的,其次是三老爷家的嫡次女从降生就养在老太太跟前的舒静,她比姑娘小上两月,听说最是嘴甜机灵的,老太太是京城里有名疼孙女的人儿,将姑娘们拘在跟前他亲自教养。”

    瓜尔佳氏回答寻常:“老太太只生了两个女儿,三房老爷充作嫡子养,可不是嫡子,二姑奶奶所出的姑娘是老太太嫡亲外孙女,不疼她还能疼谁?何况嫁去安亲王府的大姑奶奶撑着老太太的门面,外孙女是老太太心尖尖上的人儿,哼,堂堂公爵府竟然靠着出嫁女,真真是丢尽祖宗的脸面。”

    瓜尔佳氏对志远的嫡母怨念很深,往常志远不管死活的被遗落在外头,现在志远将要回京,公爵府热乎了不少,频频来信打听志远是不是靠上哪位贵人,提醒志远有好处别忘了公爵府,他们趋炎附势的左派,瓜尔佳氏尤其看不上,女子未必不如男儿,可名门世家能够立足,不是靠着出嫁女伺候丈夫为娘家劳足好处。

    “公爵府的爷们都是中用的?大姑奶奶再得宠,不过是嫁个安亲王庶子当福晋,安亲王爵位不见得落在谁是身上,老太太想得太容易了些,承爵的事儿是皇上定下的。”

    舒瑶蠕动小身子,瓜尔佳氏敛声,“瑶儿,回房洗漱了再睡,”

    舒瑶揉揉眼睛,乖巧的嗯了一声,奶娘齐嬷嬷上前,背着舒瑶回屋子,伺候她安置,躺在床榻上的舒瑶反倒精神了,将床帘放好后,舒瑶念头一动,去了随身空间戒指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