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三章 兄弟

清悠路 正文 第三章 兄弟

作者 : 醉夜吟
    正闲谈的志远瓜尔佳氏夫妇见书逸牵着舒瑶走进,瓜尔佳氏不觉意外,女儿懒散的毛病一时半会改不了,在惠州行有差错,瓜尔佳氏能护着女儿舒瑶,回京居住在公爵府,堂姐妹相处,舒瑶会吃亏的,瓜尔佳氏担忧不无道理。

    舒瑶给阿玛额娘问安后,乖巧的坐在瓜尔佳氏下手准备用膳,小脑袋垂得很低,头上宝石蓝水晶发钗闪光芒,一眼便知是珍品,

    “舒瑶。”

    “嗯。”

    瓜尔佳氏无力了,操心丈夫,操心大儿子,操心小女儿,操心府里府外的一切。她所出的两子一女性格各异,大儿子只认得书本,小女儿性子懒散瓜尔佳氏能接受,但舒瑶随了丈夫志远,行事憨厚耿直,不出声则以,一出声便是实话。志远在外为官能赞一声耿直,舒瑶居于内宅,瓜尔佳氏很犯愁,女儿这脾气秉性,将来的女婿能不能保护得了她?

    虽然舒瑶现在虚岁九岁,瓜尔佳氏得先想到前面,给女儿找个好归宿。

    “额娘,用茶。”唯一正常的书逸笑呵呵的给志远夫妇献茶,志远从饭桌上收回视线,“儿子,你今天就没带回礼物?”

    “得了块怀表,给了妹妹。”

    “出手很阔绰。”

    舒瑶听见怀表,猛然抬头,迷迷糊糊的说道:“爹不许和我抢怀表。”

    “闺女,你记得以后要叫阿玛。”志远极为疼和他个性很像的小女儿,称呼强调一遍后,感兴趣的问:“怀表给我看看?”

    舒瑶摇头,志远端着阿玛的架子,“拿来我看。”

    “不,您怎么能夺人所爱?“

    瓜尔佳氏暗自拽了拽志远,使了个眼色,你和女儿计较?志远摇头笑了,不再逼女儿,妻子疼女儿比他还甚。舒瑶保住怀表,重新低头打瞌睡。瓜尔佳氏自我安慰女儿舒瑶不算无药可救,直爽点总比弯弯绕绕得好,瓜尔佳氏最厌烦的就是一句话拐好几个弯,听着都累得慌,从这点上看,舒瑶结合了父母的优点,瓜尔佳氏不会承认就是了。

    一直维持着淡淡笑容的书逸问:“我记得城西的李少爷,城南的慕容都答应送药材。”

    “送了,整整好几筐,书逸啊,咱们府上送那点告别礼物成吗?。”

    精明的瓜尔佳氏心有愧疚,书逸的朋友太大方了,和他们送来的礼物相比,他们家付出的很少,书逸道:“没事,儿子有分寸。”

    换做旁人瓜尔佳氏会担心,二儿子书逸只有别人吃亏份,瓜尔佳氏扫了眼注意力重新放在菜色上的丈夫,无奈的目光落在垂头神游的舒瑶身上,这两人是指望不上,和书逸商量回京时的路线,带得东西,如何遣散安排下人,瓜尔佳氏是个好主子,遣散下人也要给他们安排个好去处,不单单给几两银子。

    书逸消息灵通,安排得头头是道,瓜尔佳氏欣慰,好在有二儿子帮忙,志远听得糊涂,府里的事他都交给夫人,趁着瓜尔佳氏喝茶时,道:“书轩呢?”

    女儿都到了,大忙人书逸回府,书轩没见人影,用膳都耽搁了,志远不是只顾膳食不关心儿女的阿玛,几个孩子在志远看来都很好,没啥缺点,交给夫人管教,志远放心得很,大儿子的学问别说在惠州城数一数二,就算是在广东都小有名气。

    去年康熙帝加恩科,瓜尔佳氏原本不打算让书逸下场,架不住志远帮腔,左一句子曰,又一句孟子曰,曰得瓜尔佳氏糊里糊涂的就答应年仅十三的书逸参加了县考,书逸得了第一,顺风顺水的过了府考,院考,书逸一举成名连中小三元,成为惠州城年岁最小的秀才。

    不是瓜尔佳氏四名的阻拦,书轩保不准是举人了。瓜尔佳氏不是不在意书轩前程,谁让书轩考试后生了病,就算天王老子临凡,瓜尔佳氏不准许书轩带病去广州参加乡试。

    瓜尔佳氏没理会志远,直接对守在门外的小丫头吩咐:“去和大少爷说,别缠着师傅了,师傅也是人,也得吃饭。”

    志远抿嘴偷笑,当书轩的老师很不容易,书轩好学不耻下问,每一位老师都被书轩问到吐血,书轩天资聪敏,读书刻苦,敏而好学,不骄不躁,是每一位当老师都想要徒弟,可学识再广博的师傅,架不住书轩没黑没白日积月累的提问。虽说教导出连中小三元的弟子,师傅面上有光,书轩保不住将来再中个大三元,状元及第的启蒙恩师是极为荣耀的,可志远给书轩请了多位老师,都被书轩问跑了。

    如今这位大儒是坚持日子最久的,瓜尔佳氏好吃好喝的供养着,就怕他被儿子问跑了,没人再来教导儿子书轩,当天才儿子的额娘不容易,外人光见到书轩给瓜尔佳氏长脸,岂会瞧见瓜尔佳氏的痛苦。

    儿子说起经书子集是一套一套的,瓜尔佳氏一句话插不上,曾经发表一顿感慨,孔孟圣人为何不是哑巴?天天子曰子曰的,曰个头。

    “咱们回京,吴先生也算解脱了。”书逸感叹,志远摇头晃脑满脸的得色:“舒穆禄府功勋传家,我先中了进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儿子书轩必是状元郎,到时让汉人读书人看看,咱们八旗子弟识文断字,连中六元。”

    “二哥,六元是什么?”舒瑶难得有兴趣,书逸解释给妹妹听,舒瑶一边听一边点头,总结连中六元比全国高考状元还难,大清秀才举人的入取比例很低,淘汰率很高。

    瓜尔佳氏又让丫头去催促一遍书轩,大约小半个时辰,书轩姗姗来迟,衣襟上沾染着墨迹,书轩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着,书轩比舒瑶大五岁,虚岁才十四,虽说是读书人,书轩不显得虚弱,比同龄人要高半头,身体也很强壮,这是瓜尔佳氏的坚持,不管书轩怎么抗辩,瓜尔佳氏只认准一条,每日闻鸡起舞,抽出半个时辰练习骑射,长此坚持,书轩书卷气息十足,且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书生。

    书轩相貌长相随了其阿玛志远,国字脸浓眉大眼,一身的正气,书轩先给父母请安,坐在志远下手首位,是嫡长子的位置,书轩歉意的看了一眼父母,二弟和妹妹,瓜尔佳氏拦住书轩。

    “我们都习惯了,用膳。”瓜尔佳氏话语尽量简洁,省得儿子书轩找由头拽文。

    丫头布膳,晚膳很丰富,志远长舒气,日头垂西时他便等着用膳,等到掌灯十分,不多的五口之家才凑齐,吃顿晚膳容易吗?儿女着实是有个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