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暗招

清悠路 正文 第八十四章 暗招

作者 : 醉夜吟
    于绣莲极为尴尬,又不能对舒瑶发脾气,她还没被收房呢,此时罪舒瑶,太不明智了,找了个台阶下,讪讪道:“我一路行来看舒穆禄大人和义父随偶尔有争执,可他们经历生死劫难,在水患时舒穆禄大人都不曾抛下义父,义父是青天大老爷,怜惜于我收为义女,我想着为义父进一份心力。”

    于绣莲应景的擦擦眼角,舒瑶瞧着没有来的厌烦,道:“你怕是不知,能定于大青天的罪的只有万岁爷,旁人说得再多,万岁爷不采纳也是枉然,你既然有心为于大青天出一份心力,不妨去求万岁爷吧,皇宫紫禁城是天底下最尊贵之处,为万岁爷做牛做马,为奴为婢,也是最尊贵的牛马和奴婢。”

    舒瑶语气软糯,听着同寻常没什么不一样,软绵绵甜甜的,可于绣莲却感觉不到甜,比吃黄连还苦,脸刷得一下惨白惨白的,嘴唇没了颜色,任何人当面被戳破心思,怕是比于绣莲好不了多少,去爬皇帝床不是更方便?既得富贵,有能为你义父出力,两全其美啊。

    “胡闹。”瓜尔佳氏突然申斥舒瑶,于绣莲以为瓜尔佳氏会为她圆场,却见瓜尔佳氏戳了下舒瑶的额头,“净胡说,能进宫伺候皇上是八旗秀色,还得是嫡亲阿玛是四品以上的在旗秀女,即便是入宫为宫女也都是起旗下包衣,我交给你的都忘了?”

    舒瑶垂头忍笑,额娘打击的人本事比她好,于绣莲就算是送上门去,康熙皇帝也不会要,再恶毒点的说法,就算你脱得光溜溜都上去不龙床,”额娘,我错了,以后您教导的规矩,我都会谨记的。”

    瓜尔佳氏淡笑:”于姑娘,你刚东京城,不了解繁琐的规矩,你既然住在公爵府上,身边每个人伺候也不成,公爵府虽说赶不上王府,可总有一定之规,我不好将你圈在屋子里,老太太方才发话了,过两日她精力好了,打算见见你,怎么说你也是于大人的义女,老爷的救命恩人。”

    于绣莲不解瓜尔佳氏意思,方才被她们母女联手重重的打击了一番,又为让人伺候她,瓜尔佳氏吩咐:“王嬷嬷,你挑两个和善的婆子提醒于姑娘规矩,再按照”

    瓜尔佳氏故作沉吟一会,才说:“按瑶儿例不合,减半吧,伺候于姑娘的比瑶儿少一半。”

    “是。”

    瓜尔佳氏向于绣莲笑道:“不是我舍不得丫头婢女,一切都是有规矩的,于姑娘也要体谅我的难处才好。”

    “夫人,不用我不用人伺候。”于绣莲心一会被提起来,一会落下,愣是想不通瓜尔佳氏是善意还是恶意,于绣莲如不贪慕富贵的话,也不会跟着来京城,被仆从簇拥伺候的滋味她也想尝尝。

    “要的,要的,你是于大人的义女,住在我们府上,得照顾好了。”瓜尔佳氏勾了勾嘴角,扫了一眼于绣莲的穿着,啧啧两声,“于姑娘,一会我让人给送几套衣服首饰去,过两日我再找裁缝进府给你做几套新衣,公爵府是旗人家,不好穿汉装。”

    于绣莲垂头道:“多谢夫人。”

    “你也累了一路,先去洗漱歇息一会,等老爷回来,会有你义父的消息。”瓜尔佳氏示意王嬷嬷领于绣莲下去歇着,于绣莲道:”大人回来,您定要告诉我,我我想知道义父是否平安。”

    瓜尔佳氏道:“会的,我不会瞒你。”上扬的眉梢,舒瑶知道额娘又有了主意,于绣莲想知道于成龙是否平安是假,她是怕瓜尔佳氏不让她见阿玛,瓜尔佳氏岂是小家子气的女子?

    带得于绣莲离去,舒瑶爬到瓜尔佳氏身边,如同往日扭麻花似的钻进瓜尔佳氏怀里,“额娘,怎么打算的?真给她衣物首饰,还让人伺候她?”

    瓜尔佳氏笑盈盈的搂着软软的舒瑶,女儿身上甜而不腻的香气,再硬得心肠都能软下来,舒瑶娇软又会撒娇装乖巧,瓜尔佳氏疼得不行,就爱女儿在她怀里滚来滚去的小模样,瓜尔佳氏知道舒瑶的性子,平时教导她,看似她在认真听,其实根本没往心里去,说再多也不过是换来她嗯嗯啊啊的答应,趁着她现在有兴致,瓜尔佳氏问:“瑶儿舍不得了?”

    “哪会舍不得?我是看不惯她那副样子。”看不惯于绣莲急于当小妾的样子,瓜尔佳氏点了点舒瑶鼻尖,“你看她比之府里的丫头如何?”

    “容貌上差不多,没看出好到哪里去。””再好好想想。”瓜尔佳氏提醒舒瑶,“没觉得她哪里不同吗?。”

    舒瑶拧着眉,想了一会说:”衣服,她的衣服不一样,显得她她“

    “有汉女的娇媚,和咱们府上的丫头不大一样他,吸引人的目光。”

    舒瑶眨眨眼,再眨眨眼,此时丫头捧着送于于绣莲的衣物首饰给瓜尔佳氏过目,瓜尔佳氏看了一眼,点头道:“送去吧。””是,太太,王嬷嬷安排了红珠,绿樱伺候于姑娘,另让王行家的,李四家的提点于姑娘,太太认为可好?”

    “嗯。”

    丫头这才捧着衣物离去,舒瑶对不动声色杀人于无形的瓜尔佳氏佩服得紧,于绣莲换上旗装符合规矩,可也将她独特的气质弄没了,她和府里的丫头一个样儿,再无汉家女子柔美,送去的衣服件件华丽,首饰也是真品,任谁都挑不出瓜尔佳氏的错处来,只会称赞瓜尔佳氏厚待于绣莲,从小被瓜尔佳氏调教的衣衫首饰搭配很有眼光的舒瑶,一眼便就看得出,给于绣莲的衣服绝对不配她的气质,不能起衬托作用,反倒于绣莲因衣物首饰而失色。

    最最致命的是瓜尔佳氏安排给于绣莲的人,个个都有不足,于绣莲想要凭着他们在公爵府做点什么,或者时不时的勾引一下阿玛,是痴心妄想,身边的婢女嬷嬷不给她添乱就不错了,额娘根本不需要在她身边埋下钉子。

    “可想明白了?”瓜尔佳氏一直没提醒舒瑶,让她自己想去,告诉舒瑶如何做,比不上她自己想通印象深,舒瑶早晚一日会嫁人,瓜尔佳氏即便为女儿安排好了一切,也难免有意外发生。

    舒瑶向瓜尔佳氏怀里钻了钻,软糯的道:“想明白了,额娘好厉害。”

    “不值得一提,瑶儿,我不过是给于绣莲个警告,让她知难而退,她想不明白的话,我可就不是如此客气了,瑶儿且记得软刀子虽说伤人,可远比上手段强硬直接解气,于绣莲瑶坚持为妾的话,我会好好调教何为妾,我此时还将她当做于成龙的义女,你阿玛的救命恩人,如她不要脸面的话,也别怪我下手无情,妾室在嫡妻面前永远难以抬头,立规矩,打帘子,不过是好听一点丫头罢了。”

    舒瑶迷糊了,妾室地位是不高,可看瓜尔佳氏的意思能将小妾踩到脚下去,额娘不是让阿玛纳妾吗?“额娘,你“

    “我是给别人调教的,你阿玛这辈子,就别想纳妾。”

    舒瑶眨着星星眼,额娘好气势啊,瓜尔佳氏给舒瑶讲解繁琐为妾的规矩,舒瑶听着有种感觉,妾室做不得,一言一行都在嫡妻手里攥着,稍有差错嫡妻发卖了小妾,丈夫也不能说什么,小妾在封建社会更没人权,舒瑶想到李芷卿,道:”表姐呢?她如果进皇子府为格格的话,会不会好些?”

    “一样,格格侧福晋说得再好听,也是妾,敢在嫡福晋跟前没规矩,嫡福晋不用请旨,照样废了她们,不过,怎么废上过宗牒的侧福晋花点心思,可也不是做不到。”

    舒瑶感到瓜尔佳氏身上爆发出极强的战斗力量,眸光中微微有些许的遗憾,舒瑶认为额娘有计谋而无处用,看样子额娘对如何废皇子侧福晋很有心得,舒瑶靠着瓜尔佳氏,这辈子瓜尔佳氏用不上,舒瑶自个儿也应当用不上,舒瑶阖眼,她又困了,瓜尔佳氏摸了摸舒瑶脸颊,“瑶儿,额娘这句话你记牢了。”

    “嗯?”

    瓜尔佳氏在舒瑶耳边低咛,舒瑶猛然睁开眼,瓜尔佳氏食指堵住舒瑶的嘴唇,点头道:“对,你记住了?”

    舒瑶点头,将瓜尔佳氏的话牢牢的记在心底。”太太,老爷回府了。”

    舒瑶和瓜尔佳氏起身相迎,志远走进屋里,看美艳贵气的妻子牵着甜柔的小女儿,两人脸上都带着笑意,瓜尔佳氏眼波中含有丝丝柔情,志远心一下子被填满了,嘴唇嗡动:“夫人。”

    瓜尔佳氏松开舒瑶,走到志远跟前,抬眸看向志远,丈夫瘦了,瓜尔佳氏有些许心疼,却问道:”于姑娘?“

    志远握妻子的手臂,笑道:”不是于姑娘,是侄女。”

    瓜尔佳氏笑了,志远靠近瓜尔佳氏耳边,喃咛两句,瓜尔佳氏笑声清脆,舒瑶好想知道他们说什么了?异能偏偏又不要用了,舒瑶捂着额头,异能啊,你就不能争点气,长点脸?

    ps加更送到,求粉红啊,求粉红。志远同瓜尔佳氏说的话,下章交代,下章啊,小别胜新婚哦,亲们懂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