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见面

清悠路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见面

作者 : 醉夜吟
    于绣莲被王嬷嬷领进小客厅后,王嬷嬷让小丫头为于绣莲上茶,并同她说去请太太,于绣莲坐于铺陈锦缎的炕上,炕桌上放着各色干果点心,果盘里放着于绣莲从未见过的水果,是李芷卿弄出的苹果树苗结出的红富士苹果,前生舒瑶就喜欢苹果,今生空间还不到中苹果的等级,好在李芷卿的神奇空间能培养苹果树苗,在房中装苹果的果盘是不必可少的。

    苹果去皮切成小块,用细细的小木棒插着苹果块,不用想也是李芷卿弄出来的新奇玩应儿,于绣莲嗅到淡淡苹果香,没吃过,她想尝一尝,又恐怕被人看不起,于绣莲咽了咽口水,抱紧包袱,以后会有机会品尝到,不能急,不能被人看不起,是她救下了志远大人,没有她于绣莲,志远大人的夫人怕是守寡了,她不仅是志远大人的恩人,同样也是夫人的恩人。

    如是想着,于绣莲被眼前富贵勾得自卑之意去了不少,挺了挺腰肢,仿若主人般的打量起小客厅里的摆设。瓜尔佳氏命王嬷嬷将于绣莲安排到小客厅是有深意的,小客厅专门招待亲近亲人,亲近一词很适合,其一念着于绣莲救下志远,瓜尔佳氏愿意将于绣莲当成亲近之人,其二晚辈也是亲近之人,于绣莲是于成龙的义女,同朝为官的志远和于成龙平辈论交,提醒于绣莲是晚辈。

    被眼前富贵迷了眼,一心打算携恩让志远收房的于绣莲不解瓜尔佳氏深意。小客厅因招待亲近之人布置不甚华丽,以舒适温馨为主,瓜尔佳氏用惯精品,看着摆设铺陈不够奢华,但拿出随便拿出哪一件,在懂行人的眼中都是很不容易得到的,落地时钟是从广州带回,在京城很难见到,特别的是正点时会从飞出一对翠玉鹦鹉报时,多宝阁上摆放着的古玩玉器,一对白玉薄碗,碗墙是又薄又均匀,即便是康熙皇帝手中都不见得有此一对保存如此完整的玉碗,在一旁的玉珠香炉燃着使人心旷神怡的馨香,四扇窗户采光极好,小客厅色调大多为浅暖色,置身其中是既觉温暖,又觉舒适。

    于绣莲不懂得欣赏布置,可身处小客厅,她不觉放松了紧绷的神情,想着志远大人的夫人是何样貌的女子,她可曾比得过?于绣莲十五六岁正当好年华,虽说她方才看了公爵府的丫头都很清秀,对于绣莲来说有些打击,可她始终认为自己是不同的,舒穆禄志远大人稳重沉稳,不是轻浮的富贵公子,爱重品行更甚于美貌,她和舒穆禄大人经历生死,不是在京城的俏丽婢女可比。

    于绣莲为自个儿打气,侯了大约半刻钟,在于绣莲等得不耐烦之时,门帘一动,守在门口的丫头屈膝:“太太安,姑娘安。”

    于绣莲再紧了紧包袱,心好悬跳出胸膛,终可见舒穆禄大人的夫人了,于绣莲尽量平稳,看向门口,绣着喜登枝的门帘挑开,先进来的是两名穿着簇新藕色旗袍的少女,最吸引人的是少女耳朵上的闪着珠光的耳环,所佩戴的首饰比迎于绣莲入府的婢女更为值钱上些,于绣莲见少女白净清秀的眉眼,心不由得一沉,她们是夫人身边的婢女都有此样貌,舒穆禄夫人是绝色?

    当瓜尔佳是领着舒瑶出现在于绣莲眼前时,于绣莲再也坐不住,起身恭敬的站着,她不是不想坐着,可在瓜尔佳面前,她愣是坐不下,瓜尔佳氏一袭绣着绣红牡丹的滚烫金边的旗袍,头面首饰不多,但不知怎地却显得如光环绕,耀得人移不开眼,高贵明艳,体态风流,瓜尔佳氏唇边噙笑,顾盼神曦间,不用多说话,就可有使人有臣服之感。

    在她身侧一名不足十岁眉眼清丽,肌肤赛雪的小泵娘适时的冲淡了瓜尔佳氏的高不可攀,母女两人气质迥异,却出奇的和谐,于绣莲垂下眼,舒穆禄大人的妻女吗?着实让她意外,也让于绣莲生不起反抗的念头,僵硬着身体勉强屈膝道:“夫人安。”

    “于姑娘快起身。”瓜尔佳氏语气显得很热诚,却没动手搀扶于绣莲,舒瑶扶着瓜尔佳氏坐到炕上后,瓜尔佳氏才又说了一句:“于姑娘不可多礼,坐吧。”

    于绣莲讪讪的起身,舒瑶暗笑,她还以为额娘亲自搀扶她起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前生额娘是大唐贵女,除了女帝之外,额娘就没向任何女子低头,今生额娘身上有三品诰命,于绣莲不过是渔家女,瓜尔佳氏客气两句,就不容易了。

    于绣莲见坐在炕上的瓜尔佳氏,脚步却移动不得,后背发紧,不敢在坐在炕上,和瓜尔佳氏坐对面,瓜尔佳氏不怒含笑,却压得于绣莲喘不过气来,在瓜尔佳氏面前于绣莲更有自卑之感,自己就连瓜尔佳氏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又凭什么让舒穆禄志远收房?

    不是一口携恩图报气撑着,于绣莲好悬直接跪地乞怜,瓜尔佳氏气场全开之下,于绣莲能站着就不错了,舒瑶见额娘眉轻挑,知道额娘也有些许意外,瓜尔佳氏眼底的多了几分兴趣,舒瑶多年总结下来,能让额娘感兴趣的人,一般结局都不太好,舒瑶从进屋起一直用异能扫描于绣莲,异能很不给舒瑶长脸,突然不灵验了,于绣莲的心里动态不知道,反倒传回来一些于绣莲策成长经历,舒瑶又试了两遍,异能亦然执着得传给舒瑶于绣莲的成长画面,舒瑶想问一句异能,你传回来于绣莲艰难困苦的生活,是要自己同情她就转而支持她当阿玛的小妾?

    舒瑶不圣母,也不脑残,自甘为妾舒瑶不是瞧不起,毕竟三妻四妾的制度准许,可不能当阿玛的小妾,爬阿玛的床,这是原则问题,舒瑶对于绣莲没任何同情之心,舒瑶不用异能了,仔细看着于绣莲,照样看得出即便她自认为赶不上额娘,还打算当阿玛的小妾的决心,舒瑶不知道是不是该称赞她一句,不知死活。

    瓜尔佳氏个胳膊搭着炕桌,“于姑娘,坐下说话,一路来京城着实辛苦了些。”

    于绣莲搭着炕沿坐下,声音带着些许的拘谨,于绣莲回道:“有志远的大人照料,我不觉得辛苦,夫人多虑了。”

    舒瑶瞧见瓜尔佳氏微眯了一下眼,旋即含笑,于绣莲好胆子,她是在提醒额娘,阿玛对她关照有加?他们一路一直在一处吗?舒瑶想着阿玛会来会不会被额娘收拾的问题,瓜尔佳氏却笑道:“老爷什么脾气,我还能不知道?忙起公务来,眼里哪还有个人?一路上定是同你义父于大人争吵辩论不休,老爷在政事上是丝毫不马虎,旁人又辩他不过,声音又洪亮,可是吓坏了你?”

    舒瑶皱了皱小眉头,思索瓜尔佳氏此举的用意,额娘是不会说没有用的话,舒瑶有时觉得这么说话实在是太累人,舒瑶情商不够,琢磨起来太费脑子,舒瑶悄悄的瞥见于绣莲脸色不太好,她明白了?舒瑶有冲动去蹲墙角,于绣莲都明白了,她还没弄懂呢,突然舒瑶灵光一现,是了,一定是这样,阿玛一定会和于成龙争辩谁对谁错,额娘远在京城却能料准路上发生的事儿,这其中有额娘高明之处,更多的是对阿玛性子上的了解,以及相信阿玛不会照顾于绣莲,瓜尔佳氏言下之意,我丈夫什么性子,我比你清楚,你不用挑拨是非,给你自己脸上贴金。

    简简单单两句话,将于绣莲营造出的患难与共的谎言戳破,难怪于绣莲眼里有尴尬呢,瓜尔佳氏是逼着她将她谎言她亲手打破,舒瑶记得回去更丰富一下额娘语录,舒瑶决定再出个副本,起名就叫额娘谋略,同语录分开,有助于舒瑶学习。

    “我我离着远些,到是没吓到。”于绣莲花磕磕绊绊诚实的回道。

    瓜尔佳氏唇角勾出满意的弧度,“你且放宽心,安心在府上住些日子,于大人虽有过失,万岁爷会考量于大人以往的功劳,会从轻发落,让你们父女早些团圆。”

    于绣莲呐呐的说不出话,舒瑶这次和额娘心有灵犀,额娘是告诉于绣莲,你义父还生死未卜,前程性命都在万岁爷手上攥着,你身为义女得在此时却要爬床为妾,礼法上交代不过去,会被人说脊梁骨的。

    “夫人,义父义父”于绣莲起身,含着水盈盈的泪光,跪下道:“夫人,能不能让舒穆禄大人为义父向皇上求情,我什么都可做,夫人,我做牛做马也要报答舒穆禄大人的恩德。”

    “做牛做马?于姑娘,我家不缺牛马,也没资格让堂堂河道总督的义女为为牛马,为奴婢,况且阿玛刚正不阿,是非分明,正气凌然,因于大人失误黄河才会决口,阿玛怎可为他求情?”

    舒瑶开口了,直接戳中把心,做牛做马是幌子,是为妾才是真是意图,舒瑶才在街上瞧见那对卖身葬父兄妹的表演,对此腻歪的很。

    于绣莲被舒瑶弄了大红脸,戏本上不都这么说的?瓜尔佳氏笑了,舒瑶总是在最关键之处戳别人的心思,说一万句不如舒瑶说一句,瓜尔佳氏对舒瑶的将来有了些许的信心,兴许女儿没那般需要担心。

    ps今日双更,争取四点前更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