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妩媚

清悠路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妩媚

作者 : 醉夜吟
    越是听不到,舒瑶越是想知道,她寻常时不八卦好奇的,今日阿玛回府几句话就逗笑了额娘,舒瑶好奇得紧,迈开腿凑上去,长卷微翘的睫毛眨呀眨的,天真的说道:“阿玛,我要听,我也要听。”

    志远和瓜尔佳氏分开,志远在儿女们面前一向是慈爱又有为父的威严,今日回府正在兴头上,经历了生死劫难的志远更为珍惜妻儿,瓜尔佳氏又问起于绣莲,志远知晓妻子的性子,不说清楚就等着挨收拾,才会一进门就同瓜尔佳氏耳语,舒瑶凑上来,志远脸微红,收敛了不合规矩的举动,又伸手揉了揉舒瑶的小脑袋,”非礼勿视。”

    “阿玛,不是君子,我是女子,女子,可以听。”舒瑶手臂缠上志远的胳膊,搀扶着志远安置在炕上,又为志远端茶递点心,顺带着捶腿揉肩按摩,懒散的女儿伺候的殷勤备至,志远享受般的眯了眯眼睛,对坐在炕桌另一面的瓜尔佳氏笑道:“闺女伺候得舒坦。”

    舒瑶娇嗔:”阿玛,告诉我嘛,阿玛”

    志远笑呵呵的就是不肯说,逗着女儿舒瑶,看她小脸皱着,志远舒心放松,外面的烦心事通通的抛到脑后,志远早就同瓜尔佳氏有个认识,在女儿舒瑶跟前,总是很容易忘记愁事,书逸进门后见舒瑶嘟着小嘴,薄怒看向止不住大笑的阿玛志远,书逸不用深想便明白一二,舒瑶又逗阿玛额娘开心了,舒瑶恼怒也可爱,书逸行礼:“阿玛安,额娘安。”

    志远有两三个月没见到儿子,稍微止住了大笑,上下打量一番书逸,满意颔首:“个子高了些,比瑶丫头长得快。”

    “阿玛。”舒瑶跺脚,不带着这样往人伤口上撒盐的,个头是舒瑶心中永远的痛,志远和瓜尔佳氏个头都不算矮,在清朝人中都数中上,大哥书轩二哥书逸都比较正常,只有舒瑶个头在同龄人中偏矮,书逸抿嘴笑道:“小妹不是长得慢,是娇小玲珑惹人疼惜。”

    舒瑶转而怒视书逸,阴森森的道:“二哥。”

    即便舒瑶做出恐吓的动作表情,也会显得很可爱,没一点气势,书逸笑得更欢,舒瑶打算冲上去咬掉书逸的笑颜,瓜尔佳氏向舒瑶招手:”瑶儿,到额娘这来。”

    舒瑶瞪了二哥一眼,蹭到瓜尔佳氏跟前,“额娘,二哥又欺负我。”

    瓜尔佳氏摸了摸舒瑶的脑袋,舒瑶双眼弯弯的,脑袋蹭了蹭瓜尔佳氏的手心,似慵懒的小猫在向主人卖乖,瓜尔佳氏心一软,”书逸,往后不许说瑶儿。”

    舒瑶暗自比划了个胜利手势,书逸没舒瑶卖萌的本钱,不怪额娘,谁在舒瑶跟前都承受不住,书逸向志远处瞟了一眼,示意额娘瓜尔佳氏是阿玛先挑起来的,志远一脸严肃的品茶,微微上扬的唇角,可窥他愉悦放松的心情,瓜尔佳氏斜了志远一眼,志远忙道:“夫人,为夫饿了。”

    出京两三个月,又落水生病,志远胃口不好,一直挂念着府里的饭菜,“下次再出京,我得带上厨子。”

    志远好吃的毛病是改不了了,舒瑶颠颠的表现:“我去给阿玛看看膳食去。”没等志远说话,舒瑶往外走,顺便拽走了二哥,夫妻久别重逢,舒瑶觉得他们兄妹碍眼,让阿玛额娘说几句贴心话,于绣莲的事儿,额娘也得问清楚志远是如何想的,出了房门书逸问道:“小妹,不好奇?”

    舒瑶垮了脸,糯糯的说:“当然好奇,可阿玛不肯说。”瞥见书逸神秘的眨眨眼,舒瑶笑得极为灿烂,“二哥,好二哥,告诉我嘛。”

    书逸半边的身子都软了,小妹的功力渐长,书逸道:“去偷听。”

    “额娘不会发现?”

    “有风险,可也能见到详情,你去不去?”书逸诱惑着舒瑶,“机会可是难得,我知道个好地方。”

    舒瑶衡量分风险和回报,想了想道:“去找大哥。”

    书逸愣了愣,“快去快回。”三兄妹同被罚,比他们两人被罚要轻,舒瑶是唯一一位能将大哥书轩从书房里拽出来的人,除了舒瑶之外,精明干练的额娘瓜尔佳氏都没这份能耐,不大一会舒瑶拽着大哥回来,”二哥,二哥,行动吧,行动吧。”

    书轩见到书逸,皱着眉:”二弟,圣人云”

    “大哥,吃糖。”舒瑶将留在荷包的糖块扔进书轩的口中,堵住了他的圣人云,书逸低头偷笑,暗自佩服小妹的好手段,以后他也学学,书逸带路,舒瑶和书轩跟在书逸身后,来到转弯,三兄妹蹲在窗户下,立着耳朵倾听屋子里动静,书逸早一步遣散了丫头,遂没人看到三兄妹贴着墙根的动作,并未关紧的窗户隐隐飘出瓜尔佳氏和志远的交谈声。

    “你真如是想?于姑娘是侄女?”

    “惠雅,为夫何时骗过你?她救下过为夫的性命,于大人才将他托付给我照料几日,你也清楚于大人的脾气秉性,他府上日子过得难着,他被清官的名声压了以一辈子,据同僚说他寡母吃顿肉都得算计着,哎,于成龙,不晓得他怎忍心让妻儿老母跟着他受苦?”

    好吃的志远不明白于成龙到底怎么想的,不是说志远要于成龙贪污索贿,但怎么也不至于生活得如此困苦吧,“大清的官员都像于成龙这般,大清大清”

    瓜尔佳氏问:“大清江山会稳固?”

    “非也,非也,大清就无人做官了。”志远摇头道:”为官者为君为民,千里为官只为财要不得,可弄得妻儿寡母跟着受苦吃糠咽菜,谁还为官?在天下百姓面前,大清的官吏家宅破旧,食不果腹,衣不避体,官威和在?他岂不是说万岁爷是刻薄之主,同僚都是贪污之人?番邦使臣见此状,何存天朝上邦的富贵?贪污索贿要严惩,如于大人清贫守廉同样不是良策,”

    书轩皱眉深思,舒瑶暗赞阿玛想得透彻,随时准备堵住大哥的嘴,怕他冷不防的冒出一句来,前生舒瑶就知道公务员是有公务费用的,高薪养廉的国家不在少数,舒瑶为军人,每月的工资补助不少,虽然她没时间花钱,但银行存款是在逐年增加,公务员属于社会的精英阶层。

    共和国尚且如此,大清的官员福利会好,油水更足,官绅是不纳粮,可有庄子,可有田地等等,七七八八的加起来,每年的收入不少,舒瑶帮着瓜尔佳氏算过账本,知道府里的收入开消,虽说不是所有的太太都有瓜尔佳氏的眼光,但只要不太蠢,过上富贵的日子还是可行的,衙门里的冰敬,碳敬等等福利待遇,于成龙家里还能为吃顿肉发愁,舒瑶感觉于成龙真有沽名钓誉之嫌。

    其实舒瑶一直生长在富贵人家,瓜尔佳氏对舒瑶极尽宠溺,舒瑶并不太清楚外面的行情,官员尤其是底层小吏生活的不易,但也比于成龙好些。

    瓜尔佳氏抿嘴听着丈夫侃侃而谈,”你同皇上说了?”

    “知我者,贤妻也。”

    志远和瓜尔佳氏谈论朝中大事总能谈到一处,志远熟读四书五经,却不是迂腐之人,也不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志远想要的妻子是瓜尔佳氏这般,能和他交心,在志远得意时,提醒他,在他失落时,帮助扶住他,志远握住妻子的手,“惠雅,谢过。”

    瓜尔佳氏知晓志远说得是他不在京城时自己的种种安排,道:“说这些作甚?夫妻同体,和分彼此。”

    志远收紧了手掌,低醇的笑道:“夫妻同体?惠雅说得好听。”

    瓜尔佳氏斜了志远一眼,充满了挑衅和不服,媚眼如丝,隐隐馨香勾住了志远的魂,于妻子行房总有会觉得满足新鲜,十多年夫妻同房,志远却不觉得腻歪,夫人身上骨子里总有一种让志远着迷的东西,说不上是什么,但志远却知道只有夫人有,瓜尔佳氏向会抽手,尾音扬起,”老爷?放开。”

    志远心一荡,哪舍得放开?外出三个月有余,他一直憋着呢,略带沙哑的道:“你就不想?惠雅,我可一直惦记你。”

    瓜尔佳氏朱唇勾起,骨子里说不出的妩媚动人,舒瑶的异能突然好用了,感知到额娘的内心,舒瑶不是佩服,是拜服,瓜额娘的每一举动,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眼神,都足够勾人,舒瑶脸颊发烫,好热辣,舒瑶想着今晚是不是可以去听墙根呢,御姐啊,舒瑶可知知道瓜尔佳氏来自大唐,一向都是男人伺候她高兴,和阿玛行房,到底谁满足谁呢?舒瑶拖着发热的脸颊,后背紧靠着墙根,这着实是个好问题,值得研究的课题。

    “志远。”

    “嗯?”

    “将方才的话再说一遍。”

    志远瞧着神色认真的妻子,道:“于侄女能被于大人收为义女,必应明白施恩莫望报的古训,况且“志远靠近瓜尔佳氏,抚摸妻子脸颊,“报恩有很多种,我为何要选择最蠢的一种——收房纳妾?我舒穆禄志远有贤妻为伴知足。”

    ps感谢亲们的送的圣诞帽,谢谢啦,感谢亲们的粉红票,多谢,感谢们订阅正版,小醉会努力更新,冲到月末,希望能有个好结果,恳请亲们继续支持小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