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90、残忍

娇妻之摸骨神算 090、残忍

作者 : 侧耳听风
    三天的时间过去了,叶鹿依旧躺在床上不省人事,她更像是处于深睡之中,对外界毫无所觉。

    除了麦棠亲自照顾叶鹿,申屠夷也始终都在。

    麦棠看得出申屠夷处在无限的矛盾与自责之中,只是,这些事情他也不愿发生,说来说去,麦棠也不知应该怨谁。

    可是,这次事件,又何尝不是一个提醒?提醒他们,这样的意外迟早还会发生。

    窗子开着,秋风袭袭,阳光温暖,照射进房间,也照在了躺在床上的人。

    她闭着眼睛,呼吸均匀,额头上缠着纱布,使得她的脸看起来就更小了。

    申屠夷坐在床边,魁伟的身影看起来散着无限孤寂和寒凉。

    握着她的手,修长的指与她的指缠绕,不过她却根本不会配合。

    天煞孤星,他是天煞孤星,其实原本就不`.``该拥有这些。拥有了,便会失去,这是定数。

    看着叶鹿有些苍白的小脸儿,申屠夷缓缓抬手摸了摸,还是那般温热细滑。

    手指扣在她的脉门上,她的脉搏跳动的很稳,除却有些失血过多之相,并没有其他太大的问题。

    麦棠所说是对的,她用一条命保住了自己,这是她的命对自己展开的保护。

    只不过,这种情况应该用在更紧急的时候,而不是用在因他煞气所影响的情况下。

    若她不是九命人,那么此时此刻,她大概应该已经死了。

    她的腿断了,这几天应该正是特别疼的时候,可是她却没有一点的反应,毫无感觉。

    给她换药,她也是全无反应,另一方面来说,她倒是轻松了许多。

    申屠四城的所有事宜暂时都放下了,皆交给了其他人处理。

    申屠夷的居室里汤药味儿浓厚,院子里墙边的山茶也凋落了,并且有些枯萎之势。

    不过这个时候也没人管它们了,麦棠每次路过那里都会瞧上一瞧,直至五六天之后,瞧见它们发黄的叶子都恢复生机盎然。她的心这才落定,证明叶鹿也差不多会醒了。

    果不其然,太阳落山之后,床上的人终于有所反应。

    额头上缠着纱布,叶鹿第一感觉便是不舒服,整颗头都紧紧地,而且还有些疼。

    “疼、、、”嗓子干燥的不得了,后面几个字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哪儿疼?”她一个字儿出口,就立即得到了回应。

    听得清楚,这就是申屠夷的声音,而且也不像以前那么冰冷。

    眼皮很沉,叶鹿试探着睁开,试探了两三次,这才睁开。

    幽幽的光线入眼,她眼睛疼的不得了,随即就闭上了。

    “怎么了?很疼么?”申屠夷的声音再次传进耳朵,接下来他的手抚上她的脸,温热略粗糙。

    “嗯。”头疼,眼睛疼,腿也好疼。

    “你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头摔破了,腿也摔断了,肯定会疼。若是忍不了,我叫人给你吃些止痛药。”申屠夷的声音持续灌进耳朵里,也唤醒了叶鹿的回忆。

    她想起来了,她的确是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唉,老天看我太滋润了,所以就来找我麻烦了。我当时就应该收回脚,不该下楼。”她心里清楚,下楼之前那一闪而过的预感就是提醒,老天给她的提醒。

    不过,她从未经历过,所以便迟疑了。

    这一迟疑不要紧,她就掉下去了。

    “为什么这么说?”在申屠夷看来,叶鹿出现意外,与自己分不开关系。

    “有些事情就是老天给使绊子,平常人接收不到提醒,就倒霉了。而我呢,接收到了提醒,却没明白过来,然后就倒霉了。”闭着眼睛,叶鹿哑着嗓子,一边道。

    “与你自己没有关系,若那晚我没有留你,或许你就不会发生意外。”申屠夷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但若不是因为他,她就定然不会有这些意外。

    “你又开始怨自己了,我一猜你就得这么想。唉,和你没关系,我自己的原因。老天给了你什么,就会在你身上拿走些什么,我无病无灾,它心里不满意。”叶鹿绝不承认是申屠夷的问题,和他没有关系。

    “别再说了。想喝水么?”申屠夷阻止她再继续说,她现在这般惨,还想着宽慰他。

    “嗯。”睁不开眼睛,她的眼睛好疼。

    申屠夷去拿水,随后回来动作很轻的喂给她喝,尽避没睁开眼睛,但叶鹿也绝对能感受的到他的轻手轻脚。

    “是不是把你吓坏了?你放心吧,我有几条命呢,死不了。”从他的动作上,叶鹿就猜想的到他的心理活动。

    “任你有一百条命,也不够折腾。”申屠夷淡淡的说出现实,而且是将来很可能会发生的现实。

    “你就不能盼我点儿好?我的腿怎么样了?以后不会跛脚吧。”那可太难看了,她这般如花似玉,若是跛脚可怎么办。

    “只要好好养着,就不会。”看向她的腿,被竹尺固定住放在叠起的被子上,纱布一层一层的包裹着,可怜的很。

    “唉,又要开始与床为伴的日子了。申屠城主,你可得陪我解闷儿,不然我得闷死。”她现在和床相当有缘,大概是老天觉得她太懒了,就让她一次躺个够。

    “好。”温热的手顺着她的发顶,申屠夷低声回应,声音好听。

    “我的额头是不是摔得很惨?好疼呀。”随着申屠夷抚摸她,她觉得头皮都疼。

    “流了很多血。”那些血渗进她的头发里,麦棠洗了两次都没有洗干净。

    “看来我的血的确比正常人多,总是流不停。”细数自己的流血次数,叶鹿自己也觉得挺有意思的。这样流血,她还能顽强的活着,可见她的确是不死的杂草。

    “胡说八道。一会儿饭菜送过来,你吃一些,然后吃药。这几天你不省人事,药吃一半流一半。”申屠夷看着她,一边道。

    “好。我睡了几天?”上次有病,她也是这样睡了很久。

    “八天。”整整八天,她一动不动,除了呼吸,就没有任何的动静了。

    “这次睡得时间长呀,吓坏你了吧。”没见过她这样,大概还以为她要死了呢。

    “嗯。”抓住她的手握住,申屠夷承认,的确吓坏他了。

    “申屠城主,若是以前你知道自己现在会变得这么脆弱,你还会和我在一起么?”他的坚不可摧,似乎也已经随着她的出现而瓦解了。

    “不会。”若是早知如此,申屠夷绝对会避开她远远地,让这些意外没有机会发生。

    “真没劲!哎呀,你这一句不会说的我头都疼了。”噘嘴,叶鹿哼了哼,不满意。

    “睁开眼睛。”看她始终不睁眼,申屠夷微微蹙眉。

    “有点疼,大概几天没睁眼,有些不适应灯火吧。”说着,她试探着睁眼,随着幽幽的光进入视线,刺的她眼睛很疼。

    申屠夷看了一眼屋子里的琉灯,只燃了两盏,并没有很亮,甚至还有些朦胧。

    努力了很久,眼睛终于睁开了,申屠夷看着她的眼睛,布满了红血丝,就好像很久很久没睡觉了一样。

    “唉,还是疼。”看着申屠夷,叶鹿的视线有些朦胧。不过,即便真的看不清,申屠夷的脸她也记得。

    “你这几天没刮胡子了,都是胡渣。”抬手,她摸向他的脸,胡渣扎手。

    “眼睛很疼么?”看着她的眼睛,申屠夷眸色幽暗。

    “嗯,好像缺少水分。大概睡得太久了,没事儿。”眨眨眼,还是疼,不过和腿上的疼相比,眼睛的疼根本不算什么。

    “叫大夫来给你看看。”不放心,正常人的眼睛不会这样。

    “不要,你陪着我。”抓住他的手,她现在只想看着他。

    其实,她现在想想从楼上摔下去的情形还是会有些害怕,只不过看着申屠夷,她心里的害怕就会减轻很多。

    握紧她的手,申屠夷微微低头,在她脸颊上轻吻了下,“好。”

    他这般有求必应,叶鹿倒是不禁想笑,想看申屠城主这个模样真是不容易,她还得头破血流才成。

    不过片刻,麦棠便端着饭菜上来了,瞧见叶鹿醒过来了,她随即笑起来,“我就知道你今天肯定会清醒的。”外面的山茶和凤尾竹都恢复了生机,想来也是预示叶鹿要醒过来了。

    “还是你了解我,瞧把我的城主吓得,你应该早就告诉他,遇到这种事不要慌张,我死不了。”叶鹿笑,哑着嗓子笑的很难听。

    “刚刚醒过来就说恶心人的话,你能不能消停会儿?我把大夫叫过来给你看看吧,是不是真的把脑子摔坏了,才总说那些有的没的。”麦棠无言,依照这个架势,想把叶鹿从申屠夷身边拽开那是不可能的。

    申屠夷看着她,不似以往听到这种话会笑,反而眸色几分凝重。

    叶鹿倒是没注意,只是瞧着麦棠笑,把她恶心了,她心情不错。

    麦棠来照顾叶鹿,申屠夷便起身离开了,叶鹿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她随即小声道:“他是不是又自责了?”

    “嗯,很自责。”麦棠坐下来,一边将饭菜拿在手里。

    “唉,我猜到了。其实吧,这些事情我觉得是避免不了的。有一部分是我自己的原因,还有一部分是因他的命格。”有申屠夷的原因,叶鹿是承认的。

    “那你还打算继续下去么?”麦棠看着她,很想知道她心里怎么想。

    “为什么不继续下去?人生本来就很艰难了,若是连坚持爱一个人都做不到,我不知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叶鹿想也不想便回答,这便是她的答案。

    麦棠若有似无的叹口气,“好吧,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姐,你会不会觉得我特别没出息?”为了一个男人,连命都不要了。

    缓缓摇头,麦棠摸了摸她的脸,“这世上,只有很少一部分女人的归宿是她们所期望的,大部分的女人皆满腹哀怨无处排解。这世道本就对女子不公平,申屠城主于你来说的确很特别。若是离开了,你也不会再像以前那般快乐。有的时候,郁闷的活着,就像在吃毒药,慢慢的把自己毒死。”

    看着她,叶鹿不禁皱眉,“姐,你会遇到更好的,我保证。”她和蔡康是真的有缘无分,强求不得。

    “别说我了,快跟我说说你哪里疼?一会儿要大夫再给你重新下方子。不过这之前,你得好好吃饭才行,这几天你什么都没吃。”说着,她用汤匙舀起碗里的饭菜送到她嘴边。

    张嘴吃,随着咀嚼,她太阳穴都开始蹦哒着疼,这一摔,真摔得不轻。

    吃过了饭,便有三四个大夫随着申屠夷过来了,叶鹿倒是没想到有这么多大夫给她看病,一时间自己好像动物园的动物似得。

    这些大夫各有精通,检查头的,检查腿的,检查眼睛的,切脉的,各司其职。

    申屠夷站在那儿,恍若一尊杀神,让人不敢怠慢。

    麦棠也有些担忧,尽避看叶鹿无恙,但谁知道她会不会随着醒来又哪里出现问题。

    片刻后,检查头的大夫收回手,一边走向申屠夷面前禀报,“城主,姑娘的头部淤血未散,眼下还是要吃药散瘀才行。并且,一定要注意不要再碰到头,否则后果难料。”

    一听,叶鹿立即睁大了眼睛,“什么意思?我要是再碰到头,可能就挂了?”

    “别瞎说。”申屠夷淡淡的斥责,要她少胡言乱语。

    “这、、、这倒是不会。”大夫迟疑了下,然后说不会。

    这种话谁也不会信,叶鹿觉得他就是这个意思,自己的头上次就撞得不轻,里面就有淤血。

    这回又撞了,又留下淤血了,看来她脑子里得一直留存着淤血。

    “眼睛无碍,只是撞到了头,导致眼睛充血罢了。”检查眼睛的大夫得出结论,叶鹿听着还算满意。

    “姑娘的腿恢复的很好,接下来的半个月内切记不能动,否则这些日子的恢复就都白费了。”检查腿的大夫也完毕,对于叶鹿的恢复情况很满意。

    “姑娘失血过多,目前补血休养为重,切不可大悲大喜,情绪激动。”切脉的大夫放开叶鹿的手,给出结论。

    看着他,叶鹿觉得这话说的中肯,哪像那个庸医,说她再撞头就会挂了。

    申屠夷面色冷峻,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扫了一眼那四个大夫,不用说话,那四个大夫便各自拎着药箱离开了。

    麦棠将饭菜收起来,一边道:“大夫这么说便定然有道理,你不要大喜大悲,更不要乱动。”

    “嗯,我知道。”眨眼,她眼睛依旧布满了红血丝,没有了以往那澄澈如水的模样。

    拿起托盘,麦棠离开;申屠夷走到床边坐下,抓住她的手握紧。

    “别听那大夫瞎说,我这头啊结实的很,不会那么容易摔破的。”看着他的脸,叶鹿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不就破了。”眼下这头就破了,哪有她说的那么结实。

    “这不作数的,这是意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摸到的就是纱布,缠了好厚。

    握紧她的手,申屠夷低头亲了亲她的手,“待你好了,我们去山城住几天吧。那个四合院还在,对于那里,你有很多的回忆,我们就当去散心。”

    “唉,你这是故意激将我呢?我也想赶紧好呀,躺在床上好无聊。”说起山城四合院,叶鹿满心满肺的向往,的确回忆很多。

    “那就好好休养,若是不听话,我就把你敲晕。”看着她,申屠夷薄唇微抿,幽深的眸子染上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对我温柔了不过半个时辰,就又开始恐吓我。”无言,叶鹿噘嘴抱怨。

    “若是听话,我就不恐吓你了。”将她的手放在唇边,他看着她,低声的说着。

    尽避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可是听起来却渗着无限温柔。

    红唇弯弯,“好好好,我听你的还不行么?城主大人就喜欢听人家奉承,我奉承。”对于她来说,奉承他也是一件极其有乐趣的事情。

    “尽快好吧。”摸了摸她的头,申屠夷此时没有其他的要求。

    “嗯。”抓紧他的手,叶鹿看着他,还是能感受到他的歉意。

    其实对于她来说,他若感到歉疚,她只会觉得心里难安。

    他也不愿自己是天煞孤星,若是可以选择,他定然会选择做个普通人。

    看着她,申屠夷的眸子染着若有似无的柔色,虽幽深似海,可是那整片海里,眼下却只有一个人。

    是夜,叶鹿睡着了,申屠夷坐在床边一直看着她,一动不动,恍若雕塑。

    许久后,姬先生无声息的走了进来。将手中的东西递给申屠夷,姬先生叹口气,“房主的名字已经改好了,现在那四合院已归属到叶姑娘名下。”

    看了一眼,申屠夷几不可微的点头,“所有用品都准备好,让她安然住进去。”

    “是。”姬先生看向叶鹿,最后一声叹息,这段缘分,看来还是终结了。天煞孤星,看起来注定得不到美好的姻缘,不知老天是怎样想的,但的确很残忍。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