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89、意外

娇妻之摸骨神算 089、意外

作者 : 侧耳听风
    成亲?两个字进入耳朵,叶鹿有片刻是诧异的,没想到这句话会从申屠夷的嘴里说出来。

    看着他,叶鹿缓缓抬手,捧住了他的脸。

    “成亲呢,我没试过,不知道会怎样。但是,我听多了见多了有情人终成陌路的事情,所以,再迟一些说这个事情也可以。并且,你也不要有压力,我和你是感情使然,不是做交易。你和我亲热,必须得成亲,我不是这样想的。平时说麦棠叮嘱我不许和你过于亲近,我只是笑她太古板,并没有暗暗提醒你什么的意思。”睁大了眼睛,叶鹿每句话都说的极其认真,她觉得大概是自己给他压力了。

    闻言,申屠夷的眸色也缓缓归于平静,大概他也没想到叶鹿是这样想的。

    “我认为,天煞孤星是没有权利与谁成亲的。”最最心底的一句话,让人听起来也忽然发觉,原来他也有没有自信的一面。

    “这是什么鬼话?我不是说因为你是天煞孤星而没有立即答应,是因为我想我给你压力了,你才会忽然说成亲的事情。哎呀,怨我,以后我不再你面前说那些有的没的了。”搂住他的颈项,叶鹿觉得他又想偏了。

    看着她,申屠夷薄唇微抿,“是啊,因为你说的那些话,我以为你很着急的想和我成亲。”

    笑,叶鹿搂着他的脖子用力拽向自己,噘嘴在他唇角亲了下,一边小声道:“我没成过亲,有点好奇又有点害怕,这是恐婚的表现。只要我自己疏导疏导,城主大人再适当的配合配合,我想我会很欢欣的嫁给你的。”

    “如何配合?”贴近她的红唇,申屠夷倒是真的很想知道她所谓的配合是什么。

    “就是这样。”噘嘴亲他,主动加以攻势。

    申屠夷眸子含笑,忍耐了一会儿后,化被动为主动,将那个张牙舞爪要爬上来的人再次压进床铺之中。

    城主大人的肌肉,对于叶鹿来说有着极强的吸引力,她极其的想将他全身都摸一遍,不过事到临头却又没了胆子。

    瞥见申屠夷围在腰间的浴巾掉了,她立即闭上眼睛,身体一个翻滚就钻进了被子里,并且用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罩住了。

    自己这般没有骨气,也在她的预料之中,说来说去,她还是没胆。

    申屠夷并没有扯开被子,任她自己躲在被子里。

    没听到什么声音,半晌后,叶鹿悄悄地掀开被子一角,露出自己的眼睛来。

    转了转眼睛,没在床上看到申屠夷,看向床外,衣柜前,申屠夷已经穿上了衣服。

    看他穿好了衣服,叶鹿无声的轻吁了一口气,无端的心头放松了许多。

    翻身坐起来,叶鹿将自己脸上的发丝拨弄走,一边笑道:“城主大人你穿什么衣服呀?”没胆,但不代表她不会继续撩。

    转过身,申屠夷看着她,一边扣上腰带,“要脱的话,很容易。”言外之意,只要可以,他随时可以脱。

    无言,叶鹿倒是没想到申屠夷被她带跑偏了,现在居然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好吧,你赢了。我要回去了,晚饭都没吃,大概麦棠也回来了。”掀开被子,叶鹿打算回去了。

    “我也没用晚膳。”看着她,申屠夷没什么表情,但显然是想留她与自己共同用晚膳。

    笑眯眯,叶鹿点头,“好,既然如此,咱俩可以搭伙了。”

    晚膳很快送上来,菜色什么的是一样的,可见这府里的厨子并没有偏心,因为她和麦棠是外人就给不好的饭菜。

    对面而坐,叶鹿拿起筷子,一边看向申屠夷。

    以前她和他一起吃饭的时候,她都得等他先动筷之后才能动筷,否则就会遭到他的‘恐吓’。

    不过现在,貌似他已经忘了这茬了,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笑眯眯,叶鹿夹着自己喜欢的菜塞进嘴里,申屠夷看她喜欢,便将盘子朝她推了推。

    叶鹿边吃边笑,想想以前申屠夷对她的态度,和现在简直天差地别。

    “以前我还以为你有暴力倾向,会动不动的就打人。”吃的两腮满满,叶鹿眉眼弯弯道。

    “以前我以为你会在我的牢房里直至终老。”申屠夷看了她一眼,淡淡道。

    她十分馋涎那些金银珠宝,动不动的就想据为己有,申屠夷觉得即便不是他将她羁押,别人也会羁押她。

    “那是你太抠门太鸡贼,要是别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的过去了,才不会一直抓着不放。你看看你城主府里,哪个物件不比我拿走的那个金扣值钱?”说起这个,叶鹿还是几分不满,他实在太鸡贼了。

    都说越富有的人越抠门,叶鹿绝对信,事实就是这样的。

    “但毕竟不是你的,你拿走了就是偷。”申屠夷有理有据,叶鹿无言以对。

    咬着筷子,叶鹿想了半天,不过还是想不出辩驳之词。

    “不过,你现在若是拿我的东西,我可以酌情处理。”话锋一转,申屠夷那冷淡的模样立即变得不一样了。

    忍不住笑,叶鹿连连点头,“我明白了,城主大人也有徇私的时候。我呢,就正好钻了这个空子,以后我会利用这个空子好好发挥的。”他都鼓励了,那她也没什么理由收敛手脚了。

    薄唇微抿,申屠夷对她这赤luoluo的犯罪意图没有任何表示,很显然即便在他眼皮底下犯罪,他也不会管。

    用过了晚膳,叶鹿抚着自己的肚子,一边在屋子里转圈儿。

    再这般吃下去,她定然会满身肥肉,她本就个子矮,若是再长了满身的肥肉,指不定得多丑呢。

    就算她练不成满身腱子肉,但也不能满身都是肥肉呀,尤其是得配得上申屠城主。

    看着她在那儿来回转悠,申屠夷的眸子染上一抹柔色,“看来麦棠今晚不会回来了。”走至窗前,看向不远处的小楼,虽然灯火都亮了,可是安静的异常。

    “和她的吃苦耐劳一比,就更显得我懒惰了。我居然还在这儿来回走路的减肥,不如像她那样直接不吃晚饭来得好。”吃过了就后悔,女人就是这么纠结。

    “你天生懒惰,即便逼着你去练武,你也会想尽办法偷懒,算了吧。”申屠夷这话,听起来有那么几分看不起的意思。

    翻了翻眼皮,叶鹿弯起胳膊,“小瞧我,我也是有肌肉的。”真有意思,即便她再手无缚鸡之力,肌肉也是有的。

    走过来,申屠夷抬手捏住她的手臂,没用什么力气,就捏的叶鹿叫出声。

    “疼,你轻点儿。”打了他一巴掌,叶鹿随后跳开,很是不满意。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淡淡点评,她的肌肉就只是自我满足罢了。

    “难听,你就不能说一些促进和谐的话?算了,从你嘴里也听不到好话,我走了。”噘嘴,叶鹿随后转身欲走。

    结果刚迈出去一步,腰身就一紧,随后便被抱了起来。

    “放开我,我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你抱着我干嘛?”说着,叶鹿却笑。

    申屠夷没有理会她,直接将她扔到了床上,“别回去了。”

    “哪有你这么留女人的?不管怎样你也得先说几句好话才行。”躺在床上,叶鹿笑眯眯,幽幽灯火中,她恍若一颗蜜糖。

    欺身而上,申屠夷将她压在床上,“没有好话,只有暴力。”

    “这就是申屠城主的真面目。”抱住他,叶鹿笑不可抑,她倒是喜欢极了他的暴力。

    没有麦棠,还真没人看守着叶鹿要她回去睡觉。和申屠夷躺在同一张床上,不时的说着一些山南海北的事情,其实并不是麦棠所想象的那样。

    并且,在叶鹿看来,申屠夷还是很君子的。他只是搂着他,或是蓦一时亲吻她的额头发顶,其余时候都在听她说话。

    说说笑笑,不知何时叶鹿便睡着了,申屠夷搂着她,黑色的大床上,两个身影相拥,更像是一幅不会分开的画。

    黑夜消失,太阳从天边跳出来,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房间,正好覆盖住了那张大床。

    黑色的锦被下,一张白皙的脸露出来,发丝落在脸上,叶鹿睡得安然。

    阳光爬上了她的脸,叶鹿终于有了反应,扭头躲过阳光,随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入眼的一切有些陌生,不过下一刻她就回忆起自己在哪儿了,这是申屠夷的卧室。

    昨晚他把她留下来,然后她和他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唉,这个时间麦棠肯定已经回去了,看到她不在,估摸着今天肯定得向她唠叨不停。

    坐起来,叶鹿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身边没有任何人,申屠夷已经起床了。

    其实这样睡在一起也挺好的,就是不知这一晚他睡得怎么样,大概应该一晚都很焦躁吧。不管怎样,自己这点魅力还是应该有的。

    下床,叶鹿看了一圈,没有任何洗漱的用品,看来她得回去洗漱了。

    转身走向门口,随后下楼。

    迈下第一个台阶,叶鹿便忽然觉得自己应该缩回脚并回去。但这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她那只脚随后就落下去了。

    鞋底贴到了楼梯上,叶鹿就觉得背心一痛,好似被什么东西击打了一样,致使她整个人朝前跌了下去。

    乒乒乓乓,人在书房的申屠夷猛地听到这声音,很明显是有什么东西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面色一变,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申屠夷随即起身快步冲出书房。

    迈出书房,看到的便是躺在楼梯下的叶鹿,她一条腿搭在台阶上,一条腿则弯在台阶下,而且角度看起来有些诡异。

    更重要的是,她额头摔破了,血流进了她的头发里,并且染到了她头下的地毯上。

    看着她,申屠夷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后,他单膝跪在地上,放慢动作将叶鹿抱起来,可是她毫无所觉。

    “来人,来人!”托在她头下的手沾染上了她的血,手心瞬间变得粘腻无比。

    守在院外的黑甲兵冲进来,此情此景,似乎一直在谣传里听到过。但凡与申屠夷亲近的人,都会发生各种莫名其妙的意外,继而没命。

    随着被申屠夷抬起来,从叶鹿额头流出来的血流到了她的脸上,她双目紧闭,根本感觉不到。

    不过片刻,无数的人汇聚于此,麦棠从听到叶鹿出事了开始便慌张不已,此时看见她满头满脸的血,她险些晕过去。

    申屠夷抱着她的头,那边大夫急忙过来,先拿出纱布按在叶鹿额头上的伤口,继而检查头部其他部位。

    “城主放心,其余部位没有伤,只这一处。”看了一眼申屠夷,大夫不禁也有些退缩,很明显他现在脸色极其不好。

    什么都没说,申屠夷看着躺在自己臂弯里毫无反应的人,他眼眸深处恍若深海,浸满了伤痛。

    没人能明白他的感觉,自来到这里,身边的亲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虽他一一承受,可是眼下,他不知他是否还能承受。

    大夫逐一检查,身体均没有伤到,最后检查到腿,这才赫然发现,叶鹿那条弯在台阶下的腿断了。

    “城主,现在必须把这姑娘抬到床上平躺,她的腿断了。”而且,腿断了还好医治,但是额头的伤才更是难处。

    抱起她,申屠夷快步走上楼,大夫丫鬟跟随,受到刺激的麦棠也快步的跟了上去。

    将她平放在床上,叶鹿头发里的血也沾到了床单上,她脸上都是血,双目紧闭,毫无所觉。

    申屠夷坐在床边,握紧了她的手,不过她手软软的,根本没有力气回应他。

    大夫开始处理她额头上的伤口,期间不断的试探她的脉搏,所幸她的脉搏跳动一直很有力,否则大夫也不知该如何进行下去了。

    麦棠抢过丫鬟手里的毛巾,过去清理她脸上的血,她眼圈泛红,边擦拭边轻声唤她,不过叶鹿根本听不到。

    抓着叶鹿的手,申屠夷下颌紧绷,至始至终看着她,恍若一尊雕塑。

    麦棠无法,抬头看了一眼申屠夷,想说些什么,可是最终没有说出来。看得出来,他大概正在莫大的自责当中。

    叶鹿的腿,从小腿处断了,她的腿露出来,很明显的能在小腿那儿看到有一截骨头凸出,就在皮下,好似只要一用力就会从皮肤里戳出来。

    麦棠站在一边,咬住嘴唇,不忍去看她的腿。

    大夫接骨,但这接骨异常疼痛,看了一眼申屠夷,他小心道:“城主,现在需要按住这位姑娘,因为疼,她可能会忽然醒过来挣扎。”

    申屠夷好似没有听到,麦棠随即挥挥手要几个丫鬟过来帮忙,几人分别按住叶鹿的身体和另外一条腿,这边大夫开始试探着接骨。

    按理说,只要碰到叶鹿的腿,她就会醒过来。只是,大夫试探着按压,叶鹿却没有一点反应。

    找着位置,大夫快速的将骨头推了回去,麦棠几乎都听到了声音,可是叶鹿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抓着叶鹿的手,申屠夷的中指一直搭在她的脉门间,她还活着,只是对于疼痛没有一点反应。

    她处于重度的昏迷之中,对外界毫无所觉,甚至连自己的疼痛都感觉不到。

    大夫接上了骨头,随后便用竹尺固定,一通忙活下来,他满头都是汗。

    “城主,这姑娘失血过多,腿又骨折,但是脉象平稳,应当没有生命危险。眼下,只需安心静养便可。”擦了擦头上的汗,大夫小心道。

    “她为什么不醒?”终于,申屠夷开口,随着说话,他抬头看了过来。

    对上了申屠夷的眼睛,大夫不禁瑟缩,“这、、、、”这了半天,却什么都没说上来。

    申屠夷看着他,幽深的眸子恍若浸了冰水,单单是看着他便感觉如堕冰窟。

    “申屠城主,我有话说。”麦棠开口,想将她所知道的告诉申屠夷。

    依旧盯着那个大夫,申屠夷缓缓眯起眸子,“滚。”

    如获赦令,那大夫快速拎着药箱离开,丫鬟也收拾起水盆等物品撤出房间。

    麦棠在床边坐下,皱眉看着叶鹿,随后抬起头看向申屠夷。

    “爷爷去世那一年,小鹿便莫名其妙的大病了一场。她昏迷的不省人事,怎么叫怎么拍打也不醒。最后,舍掉了一条命才救回了她。眼下,我认为与那时情况无异,常理上来说,她应该死掉。但是,她是九命人,还有剩余的几条命在支撑。几天后,她就会醒过来的。”说着,麦棠垂眸,这样的事情若是再发生几次,她的几条命就都没了。

    看向叶鹿,她依旧闭着眼睛,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握紧她的手,申屠夷的指节泛白,麦棠的话一遍遍的回响在耳边,任凭他想忽略都不行。

    麦棠无声的长叹口气,即便是许老头的符文也阻止不了因意外而损命。而且,若是在申屠夷这个天煞孤星身边,这种意外只会层出不穷。

    可是,若是让叶鹿离开申屠夷,这显然不现实。但是若不离开,说不定哪一天她剩下的几条命就都没了,那样,她也就没了。

    ------题外话------

    新年活动详情请看留言区置顶公告哦,此次活动有丰厚的奖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